遇到股权问题,拔打免费股权咨询电话:-专业股权律师为您服务!
法邦网  >    >  股权纠纷  >  高管侵权纠纷  >  高管勤勉义务

高管勤勉义务

正在读取...  作者:张长红律师  来源:法邦网
导读: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第四条,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第五条,公司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不受侵犯;第二十一条,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第一百四十八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等规定,不论是否是公司实际控制人、事实股东还是高级管理人员,均应尊重公司独立的合法权益,无权违法占有公司财产和相关资料。

 【案情介绍】 

   恒发电业公司成立于1993年,系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其三方股东香港恒发世纪有限公司、福建省龙岩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香港朗远有限公司分别持有90%、7%、3%的股权,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为陈进强(本案一审诉讼期间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陈昆)。公司《章程》第十八条规定:董事会决定合营公司的一切重大事宜,其主要职权有:1.决定聘用总经理、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总会计师等高级管理人员。2.决定和批准总经理提出的工作报告,如经营规划、资金、市场、年度资产负债等。3.批准年度财务报表、收支预算、年度利润分配方案。4.决定设立分支机构。5.审查批准公司的重要规章制度。6.负责公司终止和期满的结算工作。7.董事会决定的其他重大事宜。2006年1月20日,陈进强向郑振欣出具《授权书》一份,其内容为:兹因恒发电业公司法定代表人陈进强先生现住香港,无法经常回龙岩处理有关公司事务,现特全权委托受托人郑振欣先生处理有关公司事务(包括签订合同、办理银行贷款等),受托人郑振欣先生在上述授权委托事项范围内所签署的一切文件,授权委托人均予以承认。委托期限:2006年1月20日至2008年12月31日。受托人郑振欣先生无转委托权。之后,恒发电业公司的经营管理由郑振欣负责。2007年12月20日,陈进强代表恒发电业公司通过龙岩市公证处公证,签署《取消委托声明书》一份,从当日起取消对郑振欣的前述委托。2007年12月11日,陈进强向李强签署《授权委托书》,授权李强全权处理有关恒发电业公司事务(包括签订合同、办理银行贷款等)。同年12月24日,郑振欣签收前述公证《取消委托声明书》。2008年1月1日,陈进强主持召开恒发电业公司董事会,决议聘请李强为公司总经理,同时免去郑振欣公司总经理职务。

2007年9月21日及2008年1月2日,根据郑振欣要求,刘晓萍向恒发电业公司借出公司相关资料文件20份、房产证17本(具体文件载于刘晓萍签字的二份《文档借阅目录》)。2008年1月2日,根据郑振欣要求,刘晓萍取走恒发电业公司董事会成员签名空白文件两份。郑振欣离职后,其占有的恒发电业公司所有的龙岩市西城莲花侨新村金怡阁d座304号住房一套和车牌号为xxxxxx的保时捷越野车及车牌号为xxxxxx皮卡车各一辆未归还公司。

2007年2月13日,福建紫金集团与香港顺安泰有限公司、恒发电业公司签订《中外合资福建紫金恒发建材有限公司合同》,约定三方合资成立福建紫金恒发建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紫金恒发公司),其中,福建紫金集团出资42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0%;香港顺安泰有限公司出资105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0%;恒发电业公司出资63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30%。根据福建紫金恒发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设董事会,董事会由3名董事组成,出资三方各委派一名,董事长由香港顺安泰有限公司委派,副董事长由福建紫金集团委派,董事会是合营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决定合营公司的重大事宜。包括抵押公司资产、公司对外担保事项等八项事宜需由出席董事会会议的董事一致通过决定。随后,顺安泰有限公司委派陈进强为公司董事,任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恒发电业公司委派林钦木任公司董事;福建紫金集团委派郑振欣为公司董事,任副董事长兼任总经理。2007年3月20日,福建紫金恒发公司法定代表人陈进强到龙岩市公证处公证授权委托,"特全权委托受托人郑振欣先生处理有关公司事务(包括签订合同、办理银行贷款、担保等)及代为召集、参加公司董事会并表决,受托人郑振欣先生在上述授权委托事项范围内所签署的一切文件,授权委托人均予以承认。"2007年紫金恒发工业园开园仪式时,陈进强以董事长身份参加。2007年12月11日,陈进强向福建紫金恒发公司提出《辞职报告》,向公司董事会辞去董事长职务。在成立福建紫金恒发公司和办理公司有关变更事项过程中,福建紫金恒发公司合资三方签订的合资合同和福建紫金恒发公司《章程》中恒发电业公司法定代表人陈进强签名、委派林钦木任福建紫金恒发公司董事时恒发电业公司法定代表人陈进强签名、福建紫金恒发公司《住所或营业场所使用证明》上陈进强签名、福建紫金恒发公司企业实收资本《变更(备案)登记申请书》上陈进强签名、委托刘晓萍办理变更手续的《指定代表或委托代理人的证明》上陈进强签名均为郑振欣代签。但陈进强向福建紫金恒发公司提出的《辞职报告》系本人亲自签署。

2007年12月19日,恒发电业公司与漳州紫金公司签订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12·19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恒发电业公司将其持有的福建紫金恒发公司30%股权转让给漳州紫金公司,同时鉴于至协议签订之日,恒发电业公司实际投入福建紫金恒发公司3865万元(含已验资的2835万元及未验资的1030万元),因此,双方商定股份转让价格为3865万元,上述款项漳州紫金公司于股权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办理完后支付。同日,形成福建紫金恒发公司董事会决议,同意此次股权转让并决议免去陈进强董事、董事长职务。前述《12·19股权转让协议》及董事会决议中恒发电业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陈进强的签名均为郑振欣代签。2008年1月7日,龙岩市新罗区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批复同意该项转让后,龙岩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了变更登记手续,将股权变更到漳州紫金公司名下。

针对恒发电业公司《关于申请变更项目业主的报告》(龙恒电(2007)综第6号)和龙岩市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的请示意见(龙发改产业(2007)37号),福建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2007年11月9日作出闽发改工业(2007)1061号《关于同意恒发电业公司日产4500号熟料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项目业主变更的批复》,同意该项目业主由恒发电业公司变更为福建紫金恒发公司。

漳州紫金公司系中方股东饶建洪与外方股东顺安泰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的公司。

陈进强在本案诉讼前系恒发电业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其同时还是占恒发电业公司90%股权的最大股东香港恒发世纪有限公司的董事。2004年7月,陈进强代表香港恒发世纪有限公司将持有的恒发电业公司90%股份质押给香港集友银行。

【法院裁判】

一审:一、郑振欣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恒发电业公司自成立以来至2007年的全部财务帐簿和财务文件、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正、副本)、批准证书(正、副本)、组织机构代码(正本和副本卡)、房产证十七本、法人代码书、财务专用章、带有恒发电业公司董事会成员签名的空白文件两份;二、郑振欣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恒发电业公司车牌号为xxxxx的保时捷越野车一辆、车牌号为xxxxx皮卡车一辆、龙岩市西城莲花侨新村金怡阁d座304号住房;三、恒发电业公司与漳州紫金公司于2007年12月19日就福建紫金恒发公司30%股权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四、漳州紫金公司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办理变更手续,将福建紫金恒发有限公司30%股权返还给恒发电业公司;五、驳回恒发电业公司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66964元,由恒发电业公司负担170089元,郑振欣负担396875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郑振欣负担。

二审维持原判

【律师说法】

   因当事人对涉案《1·4股权转让协议》争议另案诉讼,本院已以(2013)民四终字第30号民事判决对该协议的效力问题等作出终审判决,本案对此不再审理,直接采用本院上述生效判决书的认定和判决结果。本院上述生效判决书认定《1·4股权转让协议》为陈进强与郑振欣签订的关于恒发电业公司向郑振欣转让股权的协议,因陈进强是占香港恒发世纪有限公司70%股份的股东,而香港恒发世纪有限公司是占恒发电业公司90%股份的股东,故该《1·4股权转让协议》虽然具备合同成立要素并有效,但并不构成转让恒发电业公司股权的协议,郑振欣主张为其办理受让恒发电业公司股权报批手续及股权变更登记等,不能获得支持。据此判决结果应认定《1·4股权转让协议》仅对陈进强和郑振欣有约束力,对恒发电业公司并不产生法律后果,郑振欣以其与陈进强之间签订的该协议主张其为恒发电业公司事实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应享有经营管理权的观点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陈进强对郑振欣的授权委托等安排系其个人行为,并非恒发电业公司的决定。陈进强并非恒发电业公司股东,其为恒发电业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向郑振欣签发《授权书》系将其在恒发电业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务权力委托给郑振欣行使。陈进强以其享有的香港恒发世纪有限公司控股地位、香港恒发世纪有限公司对恒发电业公司的控股地位间接控制恒发电业公司,以及其为恒发电业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特殊身份,为履行其在《1·4股权转让协议》中对郑振欣的承诺,通过《授权书》将自己在恒发电业公司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的权力直接交给郑振欣行使。陈进强虽然可以对恒发电业公司形成间接控制,但恒发电业公司共有三个股东,除陈进强控股的香港恒发世纪有限公司外,还有福建省龙岩市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和香港朗远有限公司。恒发电业公司章程规定由董事会决定公司的重大事宜,包括决定聘用公司总经理等。2006年1月20日,恒发电业公司向公司各部门发出任命郑振欣为公司总经理的文件,该文件同时抄报龙岩市人民政府、龙岩市经贸委、龙岩市外经局、恒发电业公司董事会等部门。该事实表明恒发电业公司曾经聘任郑振欣为该公司总经理,此外本案没有关于恒发电业公司对郑振欣其他特殊授权的证据。恒发电业公司关于郑振欣为恒发电业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主张成立。郑振欣在诉讼中主张恒发电业公司董事会为其预留了经董事签名的空白文件,印证了恒发电业公司对郑振欣的概括授权。因涉案董事会空白文件系郑振欣被陈进强取消了委托授权和被公司免除了总经理职务后于2008年1月2日要求刘晓萍为其取走,并非公司主动交给郑振欣,且空白文件没有文字内容,不能证明恒发电业公司董事或者恒发电业公司对郑振欣有概括性授权,故郑振欣的该主张不成立。

陈进强可以根据其持股比例间接或者直接实际控制公司,但其控制地位只能对公司的经营管理发生影响,不能影响公司其他股东权利。陈进强在《1·4股权转让协议》中关于转让恒发电业公司全部股权的承诺涉及处分香港世纪有限公司和恒发电业公司其他股东股权,要实现陈进强的承诺,需要持有香港恒发世纪有限公司另外30%股份的其他股东及持有恒发电业公司另外10%股份的其他股东对《1·4股权转让协议》涉及处分其股权的追认,但截至本案诉讼期间香港恒发世纪有限公司及恒发电业公司其他股东并未追认陈进强的处分行为,尤其是在关于《1·4股权转让协议》争议的另案诉讼中,恒发电业公司的股东之一香港朗远有限公司还以第三人的身份参加诉讼,明确提出了撤销《1·4股权转让协议》的独立诉讼请求,故郑振欣是否能够实现受让恒发电业公司全部股权或者取得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地位还存在很多不特定因素。郑振欣在诉讼中主张《1·4股权转让协议》有效,应继续履行,其有权依约占有、保管和使用恒发电业公司资产等,因该协议仅为其与陈进强之间合同,对恒发电业公司没有约束力,陈进强选择违约还是继续履行合同是其个人行为,在陈进强未选择继续履行合同并将恒发电业公司经营管理权继续委托给郑振欣行使之前,郑振欣在恒发电业公司没有任何权力。恒发电业公司为独立法人,郑振欣以其与陈进强之间的合同有效为由主张占有恒发电业公司资产等观点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郑振欣主张其在恒发电业公司行使权利系陈进强为履行《1·4股权转让协议》的过渡安排,其在恒发电业公司行使的管理权远远大于公司"高管"等,符合曾经发生的客观事实,但其在恒发电业公司大于公司"高管"的权力主要系接受陈进强的个人委托,代理陈进强行使法定代表人职务的权力,在陈进强于2007年12月20日签署《取消委托声明书》后郑振欣不再享有大于公司"高管"的权力。2008年1月1日恒发电业公司董事会决议免去郑振欣公司总经理职务,至此,郑振欣在恒发电业公司也不再享有一般公司高管权力。郑振欣占有的恒发电业公司全部财务账册、财务文件及汽车和房产等属于恒发电业公司所有资产,其在被解除委托授权及被免职时应当依据恒发电业公司的管理规定予以返还,原审法院判决支持恒发电业公司请求郑振欣返还上述资产的主张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在签订涉案《12·19股权转让协议》时郑振欣在恒发电业公司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基于陈进强的个人委托代理行使法定代表人职权;另一个是行使恒发电业公司总经理职权。根据恒发电业公司章程规定,董事会决定公司一切重大事宜,《12·19股权转让协议》涉及转让恒发电业公司持有福建紫金恒发公司30%的股权,合同约定的转让价格为3865万元,属于对公司重要资产的处置,应当由公司董事会作出决议,郑振欣以法定代表人或者公司总经理职务身份自行决定签订上述协议无疑系越权处置公司资产。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郑振欣系龙岩紫金集团董事局主席,该集团包括福建紫金集团、漳州紫金公司等成员单位,在2006年4月26日至同年10月8日期间,郑振欣还曾经担任漳州紫金公司董事职务。郑振欣在恒发电业公司担任公司总经理并受法定代表人委托代行法定代表人职权,同时又在龙岩紫金集团中担任董事局主席,漳州紫金公司为该集团成员单位,且郑振欣曾经在漳州紫金公司担任过董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第四项关于"关联公司,是指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的规定,应当认定郑振欣与漳州紫金公司之间构成关联关系。该法第二十一条还规定:"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郑振欣利用其在恒发电业公司有权代理法定代表人签字及担任总经理职务的便利,利用公司名义与其关联公司漳州紫金公司签订涉案《12·19股权转让协议》,在未交付股权转让款的情形下安排将恒发电业公司的股权过户给漳州紫金公司,系双方联手侵占恒发电业公司利益。郑振欣及漳州紫金公司主张该股权原为其投资形成,无需再支付对价,故该《12·19股权转让协议》仅为办理股权过户手续需要的文件材料,恒发电业公司与漳州紫金公司之间并不存在真实的股权转让法律关系。郑振欣越权代表恒发电业公司与漳州紫金公司签订表面具备合同全部要素的协议,但实际上该协议系郑振欣以恒发电业公司名义与漳州紫金公司串通所作的虚假意思表示,其目的为获得相关行政管理机关关于股权过户审批和变更登记。因该协议载明设立的法律关系为双方当事人的虚假意思表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第二项关于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意思表示真实的条件,原审法院判决认定该《12·19股权转让协议》无效正确,应予以维持。对依据该协议过户的股权,漳州紫金公司应予以返还。

郑振欣与漳州紫金公司对该股权主张系为漳州紫金公司隐名投资形成,恒发电业公司为代持股,并提供了载明签订日期为2006年6月20日的《委托持股协议》及自2006年9月27日至2007年12月16日期间有关企业、个人等关于3865万元资金往来的相关证据。因漳州紫金公司与郑振欣之间存在关联关系,郑振欣在代理行使恒发电业公司法定代表人职务期间具有随时签订合同的便利,《委托持股协议》形成时郑振欣已经被陈进强授权行使法定代表人职权,故仍不能排除郑振欣滥用权力与漳州紫金公司签订虚假文件的嫌疑,仅依据《委托持股协议》不能证明该股权实际为漳州紫金公司所有。郑振欣和漳州紫金公司提交的有关企业、个人等关于3865万元资金往来的相关证据,主张以发生的资金往来款证明股权系漳州紫金公司投资形成。根据一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上述资金往来款发生在2006年9月27日至2007年12月6日期间,第一笔资金的发生时距紫金恒发公司设立尚有半年时间,应认定该资金往来情况并不能简单证明登记在恒发电业公司名下的股权系依据漳州紫金公司的意愿在目标公司福建紫金恒发公司投资创设的,郑振欣及漳州紫金公司以此作为否定郑振欣滥用权力及漳州紫金公司应保留股权的抗辩理由不成立。漳州紫金公司主张登记在恒发电业公司名下的股权为其所有,该主张涉及确认涉案股权所有权的归属,已构成独立的诉讼请求,可以另案起诉。漳州紫金公司上诉主张本案案由为高管侵权,一审对《12·19股权转让协议》涉及的股权转让进行审理并判决其返还股权,但对《委托持股协议》表明的隐名股东关系判决另行解决,有失公正。因本案系恒发电业公司提起的公司高管侵权之诉,而《12·19股权转让协议》涉及的股权系侵权之诉的标的物,恒发电业公司通过请求认定该协议无效而达到追求返还股权的诉讼目的,故该《12·19股权转让协议》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漳州紫金公司提出的隐名持股关系涉及涉案股权在福建紫金恒发公司设立时是由谁创设的,涉及该股权的所有权确认,该法律关系与一审原告起诉涉及的法律关系是分别独立的,原审法院对此没有合并审理,决定由漳州紫金公司另案起诉符合法律规定


延伸阅读:

高管对公司的侵权行为,高管对公司侵权行为的分类

一、高管对公司的侵权行为我国的《公司法》目前尚不完善,董事、高管侵权行为一旦发生,对公司来讲,损失非常巨大,同时由于损失无法量化,取证及维权都有相当的难度。因此,必须 从了解董事、高管对公司侵权行为的类型,并有针对性的采取措施进行预防。我国......

高管对公司的侵权行为,高管对公司侵权行为的分类

一、高管对公司的侵权行为我国的《公司法》目前尚不完善,董事、高管侵权行为一旦发生,对公司来讲,损失非常巨大,同时由于损失无法量化,取证及维权都有相当的难度。因此,必须 从了解董事、高管对公司侵权行为的类型,并有针对性的采取措施进行预防。我国......

北京股权律师温馨提示:

股权作为财富资本,关系到投资人的切身利益。维护股东权益、避免股权纠纷、确保股权增值等是股权律师最基本的价值体现。确保投资人利益达到最大化!
如果您遇到股权问题,可以拔打免费股权法律咨询电话:,专业股权律师为您提供服务!
 

股权纠纷流程

只有大律师才能影响诉讼结果
专业股权律师温馨提示:
股权作为财富资本,关系到投资人的切身利益。维护股东权益、避免股权纠纷、确保股权增值等是股权律师最基本的价值体现。确保投资人利益达到最大化!
如果您遇到股权问题,可以拔打免费股权法律咨询电话:,专业股权律师为您提供服务!

高管侵权纠纷相关专题

高管侵权纠纷热门专题

法邦股权律师为您提供高管侵权纠纷,高管侵权纠纷律师,董事、经理、高管侵权纠纷解决的相关案例、法律咨询、法律法规、法律文书、法律常识等内容!
如果您遇到股权方面的问题,可以拔打我们的免费股权咨询电话:18910125000。专业股权律师为您服务。或发布:免费股权法律咨询
法邦网免费法律咨询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