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技术开发问题,拔打免费技术开发咨询电话:-专业技术开发律师为您服务!
法邦网  >    >  技术转让  >  著作权转让  >  作品独创性在著作权法保护上的法律解读

作品独创性在著作权法保护上的法律解读

正在读取...  作者:北京技术开发律师  来源:法邦网
北京技术开发栏目关注:​ 软件著作权的保护有哪些

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应具有独创性

著作权是基于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依法产生的权利。作品必须具有独创性才能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独创性是指作品形式上的独创,而不是思想或理论观点上的创新,其要求作品的完成应是作者自己创作(包括选择、安排、取舍、综合、归纳、描述、设计等)的结果,必须最低限度地体现人的智力劳动成果,具有最低限度的“独创性”。如果没有任何独创性,则不能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案例]

一周广播电视节目表不能体现独创性,不是作品

广西广播电视报社诉广西煤矿工人报社电视节目预告表使用权纠纷案

原告广西广播电视掘。社诉称,本报经自治区广播电视厅和中国电视报社同意,取得刊登广西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节目预告的权利。中国电视报社还授权原告代为追究广西境内各种非广播电视报社擅自刊登中央电视台节目预告的侵权行为。原告先后在广西广播电视报上就禁止擅自刊登有关 电视节目预告问题发出声明,但被告仍继续在每星期一出版的报纸中缝刊登广西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节目预告。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刊登广西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一周电视节目预告表的侵权行为,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

被告广西煤矿工人报社辩称,电视节目预告是时事新闻,而时事新闻不受著作权法保护。被告报纸确实从1987 年起一直刊登广西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一周电视节目预告,但既没有将原告报上的电视节目预告和文章翻印,也未将其整张电视报复印下来出售。故原告诉被告侵权毫无根据。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电视节目预告属预告性新闻范围,应视为时事新闻,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不服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一周 电视节目预告表是电视台为了让观众预先知道在一周內的节目以便供其届时选择收看的预报。因而,电视节目预告表不属于《著作权法》第5 条第2 项所指的时事新闻。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广播电视节目预告转载问题的通知》规定:“各地报纸和以报纸形式出现的期刊可以转载广播电视报所刊当天和第二天的广播电视节目预告。但不得一次转载或摘登一周(或一周以上的)广播电视节目预告。如需要转载整周的广播电视节目预告,应与有关广播电视报社协商。”广西煤矿工人报社不经广西广播电视报社许可,擅自转载一周 电视节目预告表,违反了该通知的规定。广西广播电视报社通过与电视台订立协议有偿取得在广西境内以报纸形式向公众传播一周 电视节目预告表的使用权,受法律保护。广西煤矿工人报社的行为已构成对广西广播电视招。社民事权益的故意侵犯,判决广西煤矿工人报社立即停止在其报纸上刊登广西广播电视报的一周电视节目预告袁的侵权行为,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广西广播电视报社经济损失 5万元。

[分析解答]

我们认为,一周 电视节目预告表并不属于“时事新闻”。电视节目预告表不能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的根本原因在于其没有独创性。虽然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独创性要求很低,但“很低”不等于没有。节目预告表是对电视台一天或一周的节目按时间顺序排列加以报道,仅是对预定事物客观、机械的反映,是按照预先设计的节目构成和时段安排填充节目表格,只要有一定的文字识别能力又不出差错,任何人排列填充该表格都会得出同样的结果,该结果不能体现制表人的独创性,不能作为作品获得著作权法上的保护。不能适用著作权法保护,不等于相关权益不受法律保护。虽然电视节目预告表因不具有独创性而不能获得著作权法保护,但电视节目预告表的制作需要电视台及电视报编辑付出相应的劳动,这种劳动属于应当得到法律保护的其他民事权益,本案的二审判决即是通过民法进行保护。

[案例2]

不具备独创性的校订手记不是作品

甄某诉某出版社侵犯著作权案

1999 年至2000 年,甄某校订了某出版社出版的《外国法制史》、《西方法律思想史》、《中国法律思想史》,制作了《校订手记》,并告知该出版社。某出版社接受了其提出的异议。甄某向陕西省版权局申请对《外国法制史》的《校订手记》进行作品登记,陕西省版权局出具《作品自愿登记不予登记通知书》,以甄菜提交的《外国法制史》的《校订手记》不具备作品特征为由,通知甄某不予登记。甄某又向陕西省政府申请行政复议,陕西省政府对陕西省版权局的具体行政行为予以维持。随后,甄某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认为甄某要求登记的理由不能成立,驳回其诉讼请求。2005 年 7月6日,甄某向国家版权局申请著作权登记获得成功。甄某诉至法院,认为《外国法制史》和《西方法律思想史》差错率较高,为不合格图书,因采用了其校订意见才修改为合格图书,故主张对《外国法制史》、《西方法律思想史》享有著作权,出版社在修改后的图书中未署甄某的名字,侵犯其署名权。

某出版社辩称,出版社仅是这三本书的出版者,仅享有专有出版权,并不是三本书的著作权人,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修改并不都是依据原告意见而进行的,编辑在复查中也发现了一些错误,还接到过其他读者提出的意见,修改是由作者在思考后独立进行的。

法院经审理认为,由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采用自愿登记制度,对作品内容不进行实质审查,故甄某的写作和登记行为能够证明《校订手记》是其独立完成,而不能表明该作品是否具有独创性而构成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一般而言,为修改图书而制作的校订手记,相对原作品作者而言,主要是一种辅助性工作并非一种创作行为,故一般校订手记并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校订手记》与《中国法律思想史》、《外国法制史》、《西方法律思想史》并非同一作品,甄某是否享有《校订手记》著作权与其是否享有《外国法制史》、《西方法律思想史》等的著作权并无必然关系。法院据此作出判决,驳回甄某的诉讼请求。甄某不服上诉,在二审中又撤回上诉。一审判决生效。

[分析解答]

首先,图书的《校订手记》作为文字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的关键在于是否具备作品的独创性要件。根据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3 条规定,创作是指直接产生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的智力活动。为修改图书而制作的校订手记,相对原作品作者而言,主要是一种辅助性工作并非创作行为,不具备独创性。同时,校订并不必然产生新作品,因此不属于《著作权法》第3 条所列的作品范畴,亦不符合《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2 条有关作品特征之规定,故一般校订手记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

其次,是否享有《校订手记》的著作权与是否享有相关图书的著作权并无必然关系。著作权的取得分为原始取得和继受取得,创作是原始取得著作权的前提,校订作为一种辅助完善的手段,并不产生与作者身份的必然关系。根据我国著作权法对专有出版权的规定,同时考虑出版社与作者之间的关系,出版社的校订工作不属于产生著作权的创作工作。同理,《校订手记》也不属于《著作权法》第3 条所列的作品范畴,不享有著作权。

最后,在图书发行过程中作者进行了修改和完善,原因并不必然是受校订手记的影响,作者或者其他读者发现错误也是使错误得以纠正的原因,并不直接必然地表明修改采纳了《校订手记》的意见。另外,《校订手记》的意见即使被相应图书修改时部分采用,也仅是使用《校订手记》的思想,不会改变图书的文字表达。总之,校订工作并非图书的创作工作,校订者对图书不因校订工作而享有著作权。

就同一题材创作的作品,作品表达系独立完成且有独创性的,各自享有独立著作权

著作权法只保护表达,而不保护思想。著作权法鼓励创作的多样性,就同一题材创作的作品,由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和认知,加之创作手法的多样性,会产生不同的作品,只要这些作品各自具有独创性,则各自享有独立的著作权。

[案例]

独立创作的作品不构成侵权

薛某诉燕某侵犯著作权纠纷案

薛某为摄影家,燕某系油画专业创作者。薛某称燕某擅自将其创作的摄影作品《窗边》演绎为油画作品《左拉》并进行展览、出版,侵犯了其对作品享有的改编权,诉至法院,请求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将《窗边》与《左拉》进行比对,两幅作品均为对同一个佩戴帽子和纱巾的女孩进行的头部特写,二者所选择的角度相同,但女孩所戴帽子和纱巾的装饰饰物细节不同,所呈现的女孩的画面整体形 象的比例、脸部的用光、五官特征、视觉远近存在区别。法院审理后认为,不论是薛某的摄影作品,还是燕某的油画,其所表现的人物以及表现人物时所选择的角度均属于创作题材或思想的范畴,作品所呈现的画面形 象才属于作品的表达,而前者并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对象。尽管双方作品存在一定的相似性,但考虑到燕某与薛某曾经同时到同一地点,同样以当 地居民为对象进行创作,薛某未举证证明向燕某提供了其涉案作品以及燕某还提供了附有画中人物证言的草图等因素,可以就其相似性得出合理解释。因此,根据现有事实及证据,无法认定燕某创作涉案油画时使用了薛某涉案摄影作品的内容。薛某主张燕某的涉案油画系对其摄影作品进行的改编,依据不足,法院判决驳回了薛某的诉讼请求。判决作出后薛某未提出上诉。

[分析解答]

本案中,薛某主张燕某使用了其独创性的表达,即燕某在不改变《窗边》人、物、场景等基本表达的前提下,将《窗边》演绎为油画作品《左拉》,并进行展览、出版,《左拉》为演绎作品。而燕某则主张《左拉》是其进入帕米尔高原进行写生,独立进行的创作,之所以在外在表达上有一定的相似性,是因为其与薛某曾经一起进行创作,薛某拍照,燕某进行绘画。针对薛某与燕某的主张,法院以双方各自提交的证据为基础,以“接触”加“实质性相似”为依据,进行判断。

首先,薛某未就其摄影作品《窗边》的发表情况提供任何证据予以支持,亦未举证证明其向燕某提供了其涉案作品,且薛某所主张的《窗边》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的时间晚于燕某油画作品《左拉》的出版发行时间。而燕某提供了附有画中人物证言的草图,画中人物证实系燕某于2005 年绘制美术作品《左拉》。综上,薛某不足以证明燕某有机会“接触”其摄影作品《窗外》。其次,尽管《窗外》与《左拉》所表达的人物整体形象具有相似性,但这是缘于薛某和燕某曾于同一时间到同一地点对同一人物进行的相关创作。且将《窗边》和《左拉》进行比对,可以看到画面整体形象的比例、脸部的用光、五官特征、视觉远近的不同,也就是两个作品在外在表达上也是存在明显区别的。综上,法院认定薛某的《窗边》与燕某的《左拉》系各自独立创作,薛某的摄影作品与燕某的油画是以相同人物为创作对象的两类不同作品。

摄影作品是指借助器械在感光材料或者其他介质上记录客观物体形象的艺术作品。油画属于美术作品,具体是指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造型艺术作品。尽管以相同人物作为创作对象,但不同的创作方式,或者即使是同一创作方式,不同的主体来进行创作,整个创作的过程也为创作者留下了充分展示其个性和创造力的空间。比如角度、光线、明暗、构图等。本案中,相同的人物即创作的主题,属于思想范畴;摄影作品和油画中所呈现的具体画面形象属于作品的表达。

演绎作品是在既有作品上再创作所形成的作品。《著作权法》第12 条就是有关演绎作品的规定,该条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演绎作品,虽然体现了在后创作者的个性,但同时又是以原作者的基本表达为基础,因而演绎人使用原作品应获得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现在画家的创作过程更多的是在四处采风的过程中先拍下照片,然后再根据照片所拍摄的内容,进行创作。对于根据照片所创作的美术作品而言,尽管绘画是另外一种创作手法,并非简单的技艺性劳动,体现了作者对摄影作品的独特的观察和理解以及具有不同艺术表现力的个性选择,但绘画中毕竟还沿用了照片中的一些基本表达,比如人物、场景等。所以,根据摄影作品所形成的绘画作品是演绎作品。如果摄影的主体与绘画的主体不是同一人,绘画作品的作者使用相应的摄影作品,必须获得摄影作品作者的许可。当然,对于同一题材,如果摄影作者与绘画作者系分别完成,则各自享有独立的著作权。

北京技术开发律师温馨提示:

著作权转让必然是权能完整的财产权的转让,也就是说,无论转让出版权,还是转让改编权或其他任何一种财产权,都必须将使用、收益、处分的权能一并转让。
如果您遇到技术开发问题,可以拔打免费技术开发法律咨询电话:,专业技术开发律师为您提供服务!
 

著作权转让相关咨询

技术开发纠纷流程

只有大律师才能影响诉讼结果
专业技术开发律师温馨提示:
企业不能仅仅关注自身产品业务,对企业技术授权漠不关心。更应该重视企业的技术授权,通过聘请专业的律师保护企业核心技术不被侵犯。
如果您遇到技术开发问题,可以拔打免费技术开发法律咨询电话:,专业技术开发律师为您提供服务!

著作权转让相关咨询

著作权转让相关专题

著作权转让热门专题

法邦技术开发律师为您提供什么著作权转让,哪些权利可以转让,哪些权利不能转让,转让方式和流程是什么等法律内容!
如果您遇到技术开发方面的问题,可以拔打我们的免费技术开发咨询电话:13811454389。专业技术开发律师为您服务。或发布:免费技术开发法律咨询
法邦网免费法律咨询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