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综合法制> 经济与法 登录注册

施压花旗 株洲高科主导太子奶破产重整

2010年06月24日 14:31 时代周报我要评论0字号:T |T

现在太子奶全国所有的生产都集中到株洲了,日产应该有几百吨。

牵一发而动全身。

52岁、满脸倔强的太子奶原董事长李途纯,在看守所中度过了平生第一个别样的端午节。

而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奶业” )、花旗银行和众多债权人也并不轻松,面对目前太子奶这个烂摊子,个个心急如焚。

6月21日上午,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在新搬迁的办公室里召开第一次会议,参会者除株洲总部外,其他均为来自北京、湖北和成都等基地的高管。

“现在政府拯救太子奶的唯一方案就是破产重组,困难再大也要面对,”文迪波说这句话时神色严峻,语气中又似乎力不从心,身为政府派驻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的第一责任人,他现在进退维谷。

“剥离太子奶的闲置资产和负债其实不难,关键是如何应对开曼的清盘令,”面对时代周报记者,文迪波不得不承认当前随时可能发生的变数,他对花旗银行心里无底。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尽管株洲法院方面已开始审核相关债权人的破产申请,但是否真正进入法定破产程序,至今还悬而未决。就在李途纯确定被拘后的6月17日,太子奶最大债权人花旗银行第一时间通过开曼群岛大法庭委任香港保华顾问(Borrelli Walsh)对太子奶下达清盘令。

知情者认为:“花旗方面高达6.5亿元的贷款并非小数,株洲方面绝不可能轻易将对方撇开后进行破产重组,双方必须坐下来商议。”

外界现在无法预料,已被囚禁狱中的李途纯,会因“非法吸储”罪名面临怎样的审判?而太子奶,其命运是否因破产重组而被改写呢?

太子奶风雨飘摇

6月21日,株洲市天元区粟雨工业园太子奶总部,由李途纯亲手打造的太子奶帝国,在骤雨初晴的碧空之下显得恢弘壮丽。

太子奶总部占地约650亩。整个建筑呈灰白色,其欧式建筑风格和拱形玻璃塔顶造型,显然是参照了美国白宫设计。

在北面办公楼顶,由单体高达5米的钢架,支撑着12个巨型大字:“太子奶10年销售超越一千亿。”

正是这12个字,在株洲被传为笑柄。一位陪同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株洲市委官员当场哂笑道:“就像是童话王国里出来的数字。”据估算,如果要达到这个销售规模,京珠高速上面每天充斥的都应是为太子奶拖拉原料和成品的卡车。

上述官员介绍说,当2008年竖上这12个字仅2个月后,太子奶就“出事”了。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为在非常时刻节省办公开销,6月20日,高科奶业已将太子奶散落于三处的办公地点合为一处,地点为总部大门右侧办公楼二楼。

因近段时间的异动和破产传言,太子奶的市场占有率已降到历史最低点。记者进入总部生产区看到,占地16万平方米的4个能日产4000吨的生产车间,已完全处于闲置状态,唯一还在运作的2号车间,其15条生产线也只开了3条,正在现场作业的工人不足60人。而太子奶鼎盛时期,号称有4000员工同时作业。

高科奶业总经办主任李平平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现在太子奶全国所有的生产都集中到株洲了,日产应该有几百吨。”

据本报记者了解,从今年5月到6月中旬,因债务纷争,太子奶株洲之外的北京密云、湖北黄冈和成都等基地的账户和厂房,均已被地方法院冻结查封。截至6月18日,株洲以外的4个基地均已停产。

株洲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赵光辉坦言:“太子奶如不尽快走出困境,就要被拖死。”

李途纯另立山头激怒政府

在株洲政府看来,太子奶要走出当前困境,破产重组是唯一可行方案。也正因此,6月上旬,李途纯被拘后,外界将之与太子奶的破产清算直接关联起来。

“我事先并不清楚,是市里内部通报时我才知道,”6月21日,文迪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里面没有阴谋。”

据本报记者了解,6月16日下午,李途纯的北京律师飞抵长沙,晚上和李的夫人金晓琳见面。17日,律师只身到株洲经侦局了解情况,但经侦局拒绝其会见李途纯。

株洲公安公开通报的案由是:根据群众举报,株洲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李途纯等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所谓“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实指李途纯在2008年向太子奶员工借款一事。2008年中,李途纯向公司中高管分别以20万元和10万元数额,募集资金9000万元,太子奶按10%月息支付利息。此外,李途纯在当年4月设立一项“货款准备金”制度,即把经销商的预先支付货款提高到10%,以此筹得资金6000万元,太子奶以现金方式每月支付2%或2.5%的利息作为回报。

上述原为2008年旧账,为何在破产关口警方出手调查,并突然对李途纯采取强制措施。

对此,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并不同意“控制李途纯,就是为破产重组扫清障碍”的传言。

他认为, 2010年之前,受害人认为高科奶业出面救太子奶,还有希望,所以没有告,到后来一看高科奶业也搞不定了,“这些债权人感觉没希望了,所以就告到公安局,公安局就只能立案抓人。”

一位接近株洲市公安局的当地人士透露,决定对李途纯采取行动是株洲相当级别的领导拍板。时代周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当天连李途纯一起被抓捕的有8人,但截至日前,真正被刑拘的仅有李途纯一人,其余人员均在“承诺相关条件”后被保释。

而更多接近李途纯的人士认为,临湘之行是李途纯被拘的取祸之途。

据了解,就在被抓之前的6月3日晚,李途纯召集全国各地经销商在他的老家临湘聚会,并号召其支持太子奶抵制破产重组。而在此之前,李途纯频频走访遍及20多个省份的债权人,说服他们向株洲政府施压。

此外,李途纯另立山头的“仙山奶业”,也更加激怒株洲方面。

据北京密云一位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就在今年3月,李途纯带领旧部成立“仙山奶业”对抗高科奶业。该公司注册地在北京,厂址在河南漯河。虽然李途纯对外的头衔是该公司“总顾问”,但却是实际控制人。李的意图在于:以仙山奶业为载体保住太子奶品牌,从而摆脱对株洲等生产基地的依赖。

业内人士分析,正是在一退再退之后,株洲方面才悍然出手,一步到位将李控制。

不可回避的破产重整

即便李途纯还是自由身,面对太子奶堆积如山的资产和债务,也唯有望洋兴叹。

株洲市政府分管工业的副市长肖文伟,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太子奶当前的资产和债务的庞大程度举国罕见,外界难以想象。

株洲粟雨工业园一位负责生产的中层告诉记者:“太子奶现在是严重产能过剩,我们早就想让它们停下来了。”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太子奶销售最好纪录为2007年的16.8亿元,以此计算,每日只需生产1000吨。而太子奶生产版图的实际情况是,株洲工业园太子奶总部的日生产量为4000吨,北京、湖北和成都等4个基地的日生产量,均在1000吨以上。

这种庞大的产能浪费,已让太子奶早在几年前就不堪重负。

一个不容争议的事实是,无论是号称30亿元资产,还是号称25亿元资产,它和太子奶的销售都极不匹配。太子奶储运部一位中层坦言:“太子奶历史上销售最好的纪录还没有超过17亿元,但却用近30亿元的资产来销售不到17亿元的业绩,显然有悖常理。”

太子奶集团现在的困境是:负债大于资产,资产大于产能,产能大于销售。而近30亿元的资产,一年的折旧费至少也要2000万元。

株洲市曾参与清算的一位政府官员指出,太子奶的债权人太复杂,不仅人数多,而且涉及面非常广:“号称是8000个债权人,几乎所有职工都欠债。”

这种不正常的负债以2008年最为典型,当年太子奶总销售收入为12亿元,但却欠经销商高达4亿元债务。

正是在太子奶债台高垒、四面楚歌之时,株洲政府委派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对其进行租赁经营。但高科奶业的最终使命,却是完成对太子奶的破产重组。

2009年1月,株洲市政府成立高科奶业,委派高新技区管委会副主任文迪波担任高科奶业董事长。

据文介绍,当初太子奶的账号基本上都被银行查封,高科奶业无法直接进入太子奶。因此,高科奶业和太子奶合同约定,以“租赁经营”模式进行经营,太子奶的债权和债务不影响高科奶业的运作,形成封闭运作机制。

但这种模式仅仅过了一年即被瓦解,太子奶的债权人直接向高科奶业追索债务了,最后导致高科奶业的账号亦被查封。

租赁经营失败之后,株洲市政府迅速考虑实施破产重组,其目的是,剥离太子奶的闲置资产解决过剩债务,使太子奶能够迅速瘦身,具体目标为,使其资产规模降为3亿-5亿元,负债不超过3亿元。

“如果现在还是近30亿元的资产和26亿元的债务的话,就无法做,”上述财务部负责人说。乳牛长沙分公司的一位人士认为,如果对外是26亿元的债务,仅每年的利息就会超过1亿元,就是说,最好年份的盈利还不够偿还利息。

文迪波毫不讳言:“要招商引资把太子奶做强做大,就必须首先完成破产重组,这是前提,否则,没有企业敢来接单。”

株洲展开心理攻势

事实上,尽管当前李途纯已被控制,但株洲和开曼双方对太子奶的破产重组,却进展得并不顺利。

司法重组只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破产重组,一个是破产清算。从当前形势看,株洲方面选择司法破产重组已成必然,而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开曼方面态度暧昧,似乎主张破产清算。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在太子奶2007年的融资过程中,共欠花旗银行5亿元和荷兰银行1.5亿元的3年期信用贷款,截至目前,李途纯仅仅偿还了3000万元。花旗银行通过开曼大法庭下达了“清盘令”。

文迪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开曼方面已经动手,我们不做就被动了。”当前市场曾经盛传,株洲方面已和花旗银行站到同一阵营,文迪波认为这纯属谣传。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距离4月中旬的破产清算申请之后,6月17日,太子奶集团临时清盘人—香港保华顾问有限公司发布株洲太子奶将根据中国破产法提出司法重组申请的声明。该声明还显示,株洲法院将是主要处理株洲太子奶司法重组的法院。但其到底是主张破产清算,还是破产重整,似乎含糊其辞,难以确定。

6月22日,株洲法院向时代周报独家证实,截至日前,花旗银行等海外债权人还未向株洲法院正式提交破产申请的法律文书。

高科奶业一负责人满腹狐疑:“开曼至今还未和株洲方面取得直接联系。”

外界猜测,花旗银行通过开曼大法庭的举动,主要是想尽力回避和株洲政府直接接触。

分析人士指出,花旗银行深知,在太子奶面临的繁杂债权中,它并不可能获得多少实际利益。倒不如让高科奶业出面搞定复杂局面。

“花旗的想法就是,把李途纯和三个投行的股权拿到手,再通过变卖股权兑现。”

日前,株洲方面已走出关键一步,相关债权人已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株洲法院正在审理申请材料。

“如不出意外月底就会受理,”株洲政府一位人士认为。

而文迪波当前的乐观在于,到目前为止,太子奶的所有权登记都还没有变更,法人都是李途纯,对方所主张的股权以及股东都在开曼,但是法人代表却在株洲。

法律人士分析,如果花旗银行不能和株洲政府方面达成一致的话,即便已将李途纯控制,双方也将面临跨国破产争战。

文迪波认为,如果中国和开曼已有法律协作关系,股东变了,法人就得随之更改,株洲就必须承认。如果两地没有确定这种司法协议关系,那就不是株洲地方法院能够解决,要从最高法院开始。

“按理来说,花旗银行应该拿着开曼大法庭的裁定,先要到我国的司法部和最高法院去确定这个‘清盘令’是否有效,”文迪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株洲政府一位官员私下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株洲方面似乎已胜券在握,政府和高科奶业负责人正在密切与战略投资者洽谈。

《时代周报》作为一份高端综合类新闻周报,秉承“全球视野,中国立场”的理念“报道一切重要新闻”,全国发行。每周一出版,单价3元/份,邮发代号:45-28,征订咨询热线:020-37591407。

看了《施压花旗 株洲高科主导太子奶破产重整》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美继续施压中国减购伊朗原油 称若响应美将有积极动作 2012-03-23
·俄罗斯呼吁各方施压促使叙利亚反对派同意对话 2012-02-15
·韩媒炒“中国大批遣返脱北者” 用人权问题向中国施压 2012-02-15
·俄罗斯高官今日将访叙利亚 分析称为施压阿萨德 2012-02-07
·欧元区施压希腊要求改革 各国对希渐失耐心 2012-02-06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菜刀队”VS“砍

小产权房70年会员

妻患精神病,夫叹

无责免赔被废,代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第十届尚权刑辩

马航MH17坠毁

“法邦律师学院

相关知识
·私自开采大理岩,会构成非法采矿罪吗?
·
·
·私自买卖炸药、雷管等物品,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吗?
·路口驾车未减速而撞死他人,构成交通肇事罪吗?
·
·
·
·医院儿科检查室窃取手机,应受何种刑罚?
·明知是盗来的电动车还收购,是否构成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