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 社会与法 登录注册

哈尔滨一警察被错押301天 获国家赔偿3万余元

2010年07月07日 12:16 东北网(哈尔滨)我要评论28字号:T |T

东北网7月6日讯时值盛夏,哈尔滨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警官申成思刚刚过完39周岁的生日,没有蛋糕,没有蜡烛,只有厚厚一摞信访材料和判决书陪伴着他。

3年前,一起冤案令申成思被错误羁押了301天;3年后,冤案昭雪,但该案却给他的人生烙上了难以磨灭的印记。申成思说,他的余生可能会一直笼罩在阴影里了。

祸起“老上号”

提起3年前那起冤案,申成思显得非常痛苦,心底尚未结痂的伤口被再次揭开,带血的记忆一幕幕在他眼前回放。在炎热的6月里,记者几次采访申成思及其家人,终于弄明白了那起冤案的来龙去脉。

2007年3月10日15时许,申成思带着父母妻儿到位于哈市香坊区体育头道街的“老上号”快餐店用餐,因为座位问题,他与饭店女经理王某发生了争吵。“我妈因患心脏病刚出院,我们就想找个安静一点儿的座位吃饭。”申成思说,因为不是饭时,当天就餐的人很少,但女经理王某拒绝了申成思一家更换座位的要求,还说:“爱吃就吃,不吃滚蛋!”双方因此发生了争吵。在日后的庭审中,王某当庭承认自己曾说过上述的话。

申成思的母亲当了一辈子的教师,看不惯对方出言不逊,上前拉扯王某的胳膊要和她理论。结果王某飞起一脚就踹了过来,申成思急忙把母亲拉到一边,并用双臂护住了母亲。看见王某动手打婆婆,申成思的爱人叶妍宇上前拽住了王某的头发,两人厮打在一起。随后,“老上号”里的服务员也都动了手,申成思的父亲申海清在拉架过程中也被打了。

哈平路派出所的民警接到双方报警电话后迅速赶到了现场。根据《申成思伤害王某》一案的案卷记录显示:民警证实,出现场时王某在半小时内无血、无伤,无指认申成思打她。“老上号”的员工也没人受伤,而叶妍宇的脸上有三四道血痕,申海清头部有明显包伤。

随后,哈平路派出所的民警要求双方到派出所录笔录。王某与其丈夫先行一步,申成思安顿好父母和孩子,便和妻子赶往派出所。到了派出所门口,申成思只看见了王某的丈夫,并没有见到王某。进了派出所,王某的丈夫提出王某需要到医院验伤,拿到民警开具的验伤单后便离开了。在这个过程中,申成思仍然没见到王某。“他们去验伤了,我们也提出要验伤。”申成思说,由于老人和孩子中午饭和晚饭都没吃,他在征得民警同意后带着家人先去吃了晚饭,然后才赶往哈市公安医院验伤,这时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当申成思一家赶到哈市公安医院时,恰好遇见了同样赶来验伤的王某,只见王某的嘴里正往外流血。“坏了!哪来的血呢?”警察职业的敏感性让申成思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了。

果然,王某声称自己的两颗门牙被申成思打掉了!申成思非常气愤,事发当场他并没有与王某有任何身体接触,王某却一口咬定门牙是被他打掉的。

“两颗门牙”酿冤案

2007年3月12日,哈市公安局法医鉴定所出具了鉴定书,称“王某体格检查时相邻牙齿无松动”,鉴定结论为“王某牙齿(指两颗门牙)外伤性脱落,损伤已构成轻伤”。2007年3月15日,香坊公安分局决定对王某被伤害案立案侦查。

此时,申成思一家仍十分相信警方办案的公正性。“鉴定都已经说‘相邻牙齿无松动了’,如果真是我打掉的,怎么能不偏不倚就打掉两颗门牙而不伤及其他牙齿呢?”没有动手打人的申成思非常有信心,自己是被冤枉的,假的永远真不了。

随后,香坊公安分局向省公安厅申请做“成伤机制”鉴定,申成思则申请去外地做。“当时我更相信北京、上海或者沈阳的法鉴机构。”但是,申成思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申请却因香坊公安分局“不予答复”没能获得通过。

2007年4月3日,王某到黑龙江省公安厅法医鉴定中心做了“成伤机制”鉴定,一天后,鉴定结果便出炉了。4日,黑龙江省公安厅法医鉴定中心出具了一份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上面记录“(王某)步入检查室,神清语明,查体合作,口唇无肿胀……依其损伤部位、形态、程度,结合案情,王某左、右上正中切牙脱落系局部受钝性外力作用所致。”

“我当时咨询了医学专家,‘成伤机制’鉴定一天就出结果是不正常的,这种鉴定一般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出结果。”不过,这份鉴定书也让申成思看到了一线希望。“既然说是钝性外力作用所致,那么就不排除有用钳子等工具拔掉牙齿的可能性。”事过境迁,再提起当时的事,申成思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猜到了,那两颗门牙应该是王某自己拔掉的。干我们这行的都懂,打掉两颗门牙就构成轻伤害了。”

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是申成思没有想到的:假的竟然可以变成真的!

[1]2007年4月20日,申成思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取保候审,在香坊公安分局做出的《取保候审决定书》上,申成思拒绝签字。

2007年7月14日这天,对申成思来说终生难忘的。“过去都是我往看守所里送人,这次是我自己被送进去了。”说到这里,申成思的眼睛里噙着泪水。

“那天我正在家休息,单位领导打电话通知我说案子调解不了,让我收拾收拾去单位。”申成思当时就明白了,要“进去”了。申成思和父亲说他要出去一段时间,然后带着几套换洗衣服便离开了家。申成思没有告诉正在上班的妻子。“我以为用不了几天就回来了,一告诉她好像要生离死别似的,没必要!”直到那一刻,申成思的心里还存有一线希望。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走,就是301天。在逮捕证上被逮捕人签名处,申成思写上了“冤枉”二字。

2008年1月24日,申成思被哈市香坊区人民检察院起诉。香坊区人民检察院认为:“申成思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请依法判处。”

申海清告诉记者,作为公诉人之一,香坊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孟某自始至终认为案子不能成立,“保留个人意见”。可是,案子最终还是起诉到了香坊区人民法院。

申成思和父亲在整理相关材料。王忠岩/摄

申成思的妻子叶妍宇提起丈夫泪流满面。王忠岩/摄

申成思的妻子叶妍宇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在申成思被羁押的日子里,白天她硬撑着照顾公公婆婆和孩子,与公公申海清写上访信、搜集证据、打印材料;到了晚上,她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默默流泪。叶妍宇了解自己的丈夫,她知道丈夫是被冤枉的。她带着公公婆婆和儿子去北京上访6次,但都无功而返。

警察妻子跪倒在公安部

申成思的妻子叶妍宇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对于这件案子她不愿过多提起,“心里难受”。刚说几句,叶妍宇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带着公公婆婆和儿子去北京上访6次,都是无功而返。”

转眼到了2009年春节,申成思还被羁押在看守所里。听着窗外噼里啪啦的爆竹声,看着别人家欢天喜地过年的情景,叶妍宇心如刀绞,决定再去北京上访。大年初八,叶妍宇带着公公婆婆和孩子一大早就赶到了公安部信访处。刚一进门,叶妍宇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流满面地恳求信访处的工作人员主持公道,帮帮她的丈夫申成思。信访处一位处长听完叶妍宇和申海清的陈述后说:“这个案子错在源头,如果民警现场就为冲突双方和就餐顾客做笔录,后来的事就不会发生了。没有做现场笔录,所以就一错再错。”之后再无下文。

虽然6次上访都失败了,但叶妍宇仍没有灰心。白天她硬撑着照顾公公婆婆和孩子,与公公申海清写上访信、搜集证据、打印材料;到了晚上,她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流泪。与丈夫结婚10多年,她了解自己的丈夫,她知道丈夫是被冤枉的。

在哈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2008年2月19日为申成思开具的一份证明上,记者看到了这样一段话:“申成思为人勤恳,积极肯干,2002年至2005年连续4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2006年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2007年,申成思本该由一级警司晋升到三级警督,但由于受此案的影响,被耽误了。

“他被关在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他比我们还要难过,他心里承受的苦我都能理解。”叶妍宇说出这番话时已经泣不成声。

申成思的父亲申海清是哈市文联的退休干部,母亲是哈市第28中学的退休高级教师。申成思被羁押后,母亲卧床不起,父亲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儿子本该2007年上小学,但因为家人忙着打官司、上访,孩子不得不推迟一年上学。当时天真的孩子每天都要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爸爸怎么出差这么久呢”……

叶妍宇告诉记者,因为这个案子,她失去了工作,家里的房子也卖掉了。“这几年,无论是精力还是财力,我们都消耗殆尽了。”

申成思出事后,哈市公安系统内认识不认识申成思的警察都希望了解事情的真相。哈平路派出所一位民警不愿看到同行被冤枉,主动为申成思家人指点迷津:“第一,民警出现场为什么不当时取笔录?这是民警过错;第二,受害人有伤,为什么当时民警没看出来?为什么下午4点出警,到晚上9点多才取笔录?这段时间她(王某)是怎么把牙取掉的?”这位民警还安慰申成思一家人要看开点儿,“当今社会没有你们文人所说的正义”。

“会说话的牙齿”至今没“现身”

“两颗门牙”成了申成思冤案的关键:申成思有没有打掉王某的牙齿?王某声称被“打掉”的两颗牙齿究竟在哪里?申成思的辩护律师刘惠民说,如果找到牙齿,牙齿就会“开口说话”,它会还申成思一个清白的。只是,这两颗门牙从案发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出现。

2008年3月26日,哈市香坊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申成思伤害王某一案”,申海清对庭审过程做了录音。记者在录音里听到,申成思辩护律师刘惠民为申成思做了无罪辩护。

刘惠民辩护称,首先重要证物缺失。王某被“打掉”的门牙至今没找到。王某则声称“牙齿被她随手扔了”。刘惠民表示,如果一个人的两颗门牙真是被打掉的或者打活动后掉的,但凡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应当知道保留证据,而绝不会像王某那样随手扔掉。其次,主要书证未入卷。在没有牙齿的情况下,牙床X光片就成了另一份能直接揭示真相的证据。然而,哈市公安医院的病历档案显示,医院对王某做了十几项检查,却唯独没照和牙齿有关的牙床X光片。

王某则辩称她在哈市儿童医院拍了牙床X光片,并向法庭提供了一张没有姓名日期标注的X光片。申海清不相信王某所说,第一次庭审结束后,他立即赶往哈市儿童医院调查取证,结果证实王某并没有在该医院拍摄牙床X光片。

2008年6月17日,香坊区人民法院第三次开庭。在庭审过程中,辩护律师刘惠民与申海清不断向王某发问:“X光片在哪里拍的、为什么哈市儿童医院没有拍片档案、你提供的X光片是不是你的”……所有问题,王某均“拒绝回答”。庭审草草结束,法庭并没有当庭宣判。

而此时,刘惠民律师觉得已经胜券在握。通过当时王某拍摄的彩色照片,刘惠民认为,这两颗门牙绝不是被打掉的,而是被专业医生拔出来的。理由是:“牙窝周围牙龈光滑无破裂,上唇无伤,下唇只有一小片黏膜淤血,很浅,连破都没破。这种状况用拳头和脚是无论如何也打不出来的。”

刘惠民称,就本案而言,检察机关几乎没有一份像样的指控证据!而本案违背常理,疑窦重生则成了申成思无罪的第二个理由。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刘惠民指出,如果王某的两颗门牙真的被申成思拳脚相加打到三度以上松动(轻轻一拨拉就掉)的程度,王某不仅会口唇肿胀、满嘴流血,而且会剧痛难忍。“她怎么可能会像案卷里记载的那样:表面无血无伤,被打40分钟后回派出所开验伤单时只说肋骨疼得厉害,根本没提牙的事呢?”

刘惠民说:“这个案子能进行到庭审是法律的悲哀。”还好,哈市香坊区人民法院没有让法律的悲哀继续发展。

冤案了而未了

2008年5月9日,哈市香坊区人民法院决定对申成思取保候审。根据哈市人民检察院提供的数据,申成思此时已被整整关押了301天。

2008年7月23日,哈市香坊区人民法院终于下发了判决书,判决申成思无罪。时隔近一年,2009年5月4日,哈市人民检察院确认,对于申成思的批准逮捕属错误逮捕。

2009年6月29日,哈市人民检察院作出《刑事赔偿决定书》,按照国家相关规定,赔偿申成思3.3万余元人民币;《刑事赔偿决定书》称,哈市人民检察院在侵权行为影响范围内,为申成思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如今,冤案已经得以昭雪,申成思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但是,被错误羁押301天的经历却在他心中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回到单位,同事们依旧像往常一样有说有笑,而说笑的背后则是隐藏起来的同情,这种同情令申成思十分难过。“作为一名警察,遭受这种不白之冤,那种感受不是简简单单用‘窝囊’二字就能概括的。”申成思说,他一走进单位头就开始疼,坐在办公室里立刻感觉胸闷气短,呼吸困难。申成思知道,这是这起冤案留在他心中的阴影在“作怪”。

办案更加严谨是这起冤案给申成思带来的唯一正面影响。“我生怕办错案,让当事人蒙冤,我不想让自己的经历再次发生在别人身上,那种受人冤枉、不被人信任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

在申成思家里,父亲申海清的书法作品挂得满屋都是。“我父亲过去只是抄写一些诗词歌赋,现在基本都是公平啊、正义啊这类自创作品。”申成思难过地说。

在申成思的《国家赔偿申请书》上,请求事项有两条:第一,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并向请求人书面正式赔礼道歉。第二,请求赔偿义务机关哈市人民检察院按照《刑法》第243条“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犯钱款罪的,从重处罚”等法规,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目前,申成思只得到了3.3万余元的国家赔偿,其余请求没有得到支持。在记者的几次采访中,申海清的情绪始终无法平复。他不满意现在的结果,儿子虽然“平反”了,但却没有人为此事负责。“冤假错案是怎么造成的?谁在任错误发展?王某冤枉了我儿子,让我儿子白白被羁押了301天,谁来追究她的法律责任?”申海清说,当时办理这个案子的派出所副所长如今已经升官了,“办了冤案,让无辜的人蒙冤,他的良心能得到安宁吗?”

看了《哈尔滨一警察被错押301天 获国家赔偿3万余元》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哈尔滨一副处长酒后闹事打伤两名警察被逮捕 2010-12-11
·哈尔滨政府一副处长酒后闹事打伤两名警察被捕 2010-12-11
·哈尔滨政府一副处长酒后闹事 打伤两警察被捕 2010-12-10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从陈明月案看交通

说说房产继承的那

卖小产权房被控诈

无责免赔被废,代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从险资举牌谈股

第十届尚权刑辩

火车票实名制后

相关知识
·盗窃罪的量刑标准是哪些?
·盗窃未遂如何处罚?
·婚内强奸是否违法?
·
·婚内强行发生性行为算强奸吗?
·如何认定入室盗窃?
·“入户盗窃”的既遂与未遂如何界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