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 反腐倡廉 登录注册

内蒙古锡林郭勒原盟委副书记蔚小平夫妇受审

2010年09月07日 09:27我要评论0字号:T |T

一头扎进权力“宝藏”的副书记

内蒙古锡林郭勒原盟委副书记蔚小平与企业头头相互开发“富矿”的故事

在内蒙古自治区中部,有一片美得醉人的大草原——锡林郭勒。多少年来,原生态的锡林郭勒蒙着神秘的面纱,像一条悠长婉转的河流,不疾不徐地流淌在历史的大地上。随着西部大开发,无数的有识之士、弄潮儿和投机家蜂拥而至,在这片草原下面寻找着财富。经济的快速发展,似万马奔腾,迅疾前行之际亦踏起滚滚黄尘。一些人,倒在了尘埃中。

8月26日,赤峰市中级法院,法槌声起,大幕拉开。那一天,接受审判的人叫蔚小平,曾是在锡林郭勒发展中被党和人民寄予厚望的人。

来到锡林郭勒发现了“宝藏”

2003年,蔚小平被任命为锡林郭勒盟委副书记,分管的工作里包括城镇经济。当时的他,是以煤炭行业专家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

1999年,时任内蒙古自治区煤炭厅人事处处长的蔚小平被提拔到赤峰市平庄矿务局任副局长。到2001年,因工作出色,他又被任命为呼伦贝尔煤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到锡林郭勒时,他的高学历、高级技术职称,还有他的丰富经历,让亟待发展、渴求人才的锡林郭勒对他充满了期待。

而蔚小平似乎也找到了一展身手的新天地。他的身影常常出现在各种招商引资、项目论证,甚至具体企业经营的指导活动中,锡林郭勒的许多企业家都成了他的“朋友”。

在这个过程中,蔚小平富有了,而且越来越富有。也许在蔚小平的眼里,锡林郭勒的宝藏太丰富了。不过那时的他大概没有意识到,在那些有着董事长、总经理头衔的“朋友”眼里,他自己也是一个“富矿”。于是,在这种相互“开发”中,蔚小平和他的朋友们各得其所。就像公诉人在法庭上指控的那样:2004年5月至2009年1月,蔚小平利用担任锡林郭勒盟委副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798.3万元、7万美元、2万欧元、10万港币。

招商引资本是为了解决西部地区发展中的资金、技术、人才等方方面面的困难,为招商引资企业服好务也是地方党委政府职能的题中应有之义。然而,分管工业的盟委副书记蔚小平却从招商引资活动中获利颇丰。

2005年初,辽宁久益置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到锡林郭勒盟投资,开发西乌旗到巴林右旗的运煤专用公路。在蔚小平的积极帮助下,该公司取得了锡林郭勒盟白音华一号井工矿露天煤矿项目。为此,该公司负责人先后三次送给他10万港币、1万元人民币和1万美元。

2007年9月和2008年4月,蒙东能源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对乌兰图噶煤炭有限责任公司增资扩股。蔚小平应该公司负责人的请托,在销售煤炭和申请独自修建铁路运煤专线方面提供帮助。蔚小平也从中得到了丰厚的“回报”——3万美元、100万元人民币,以及3块价值85万元的鸡血石。

对地下资源进行科学合理的勘探是开发的必备前提,勘探权也为蔚小平带来了丰厚利益。

2005年9月,河北唐山某公司申请办理锡林郭勒盟额和宝力格煤田探矿权手续,蔚小平在相关申请文件上签字批准。第二年夏天,该公司董事长为了表示感谢,并请其再次帮助取得一块勘探区域,在北京送给蔚小平10万元。2007年初,这名投资商投资建设的锡林浩特大酒店工程资金出现短缺,蔚小平便要求一名在锡林郭勒盟从事热电厂和煤矿投资的商人与其合作。为此,蔚小平得到了60万元“感谢费”。

2006年四五月份,蔚小平向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东乌旗有关领导打招呼,帮助山西某路桥集团公司内蒙古分公司取得东乌旗准哈诺尔煤田、配置给太仆寺旗的东乌旗呼热图煤田以东煤炭资源的探矿权。三四个月后,他拿到了50万元的“好处费”;国庆节期间,该公司董事长又送给旅游“专程”路过山西的蔚小平夫妇30万元。

在权钱交易中,蔚小平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就连与他有着十几年交情的人也不例外。

锡林浩特某公司受让的一宗土地因两年未开发,被锡林浩特市国土局收回。和蔚小平有十几年交情的投资商王某请他帮忙协调不要收回该土地的使用权。蔚小平给锡林浩特市的分管领导打电话,要求他们重新考虑处理意见。事后,王某送给蔚小平30万元。

东乌旗一热电联产项目在建设过程中,因汽轮机与底座不符,导致施工缓慢。该项目负责人吕某是蔚小平在煤炭厅工作时的下级,在吕某的请求下,蔚小平通过协调帮他解决了设计、技术和调试等问题。蔚小平事后心安理得地收下了吕某送来的30万元。

只要有金钱,蔚小平就会把自己的党性原则抛在脑后,更不用说生态、环保、民生等问题了。

2006年下半年,锡林河煤化工有限公司因在锡林郭勒盟贺斯格煤田总体规划尚未审批的情况下违规开采,受到了赤峰煤矿安全监察分局的查处。但在蔚小平的协调下,该公司得以继续违规开采。2007年春节前,刘某送给蔚小平5万元。

心灵畸变后外化于行

专家型的领导、有魄力的专家,在一片阿谀和逢迎声中,蔚小平飘飘然了。他的心理在不经意间悄悄地变化着。

在妻子眼中,蔚小平忙工作忙得顾不上家里,甚至连妻子的生日都想不起来。蔚小平说他从不进歌厅,业余爱好除了打打乒乓球就是看书。然而就是他,在盟委副书记的位子上却变得多情起来,他自己承认的情人就有两名。

2007年四五月份,苏尼特右旗某矿业有限公司股东周某为答谢蔚小平的关照,送给他20万元;同年年底,又送给他20万元。两次蔚小平都欣然收下,并将钱转手送给了一名电视节目女主持人。在与这名女主持人保持情人关系的几年里,不管是情人要买房、旅游,还是要买衣服,蔚小平都会十几万、几十万元地给,直到后来情人向他要补偿费,蔚小平先后掏了90多万元。

还有一个是北京的歌唱演员,是蔚小平的老乡。蔚小平从“感觉好”最终发展到情人关系也投入了不少。他后来自己算起来有40多万元,不过这大多是别人送来的钱。蔚小平甚至要求一名投资商让这个歌手入股其公司,按照每年20%的比例分红。蔚小平说这样就能保证她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免得奔波太辛苦。

撑大了胃口也带来了毁灭

对金钱的追求几乎让蔚小平揭下了所有的遮羞布。在他看来,商人们拿钱来交换他的权力是天经地义的事,有时他甚至直接伸手去要。

2004年5月至2006年3月,在辽宁春城工贸集团有限公司筹建巴新铁路期间,蔚小平积极支持该项目的筹建工作,与该公司董事长王某交上了“朋友”。2005年11月,蔚小平直接给王某打电话,称其朋友有两辆车要处理顶账,王某随后知趣地带着60万元来找他,他却说车还没有开过来。后来,王某问过两次后便不再追问,蔚小平也就把钱装起来不再提这码事了。后来他对办案人员解释说“权当是王某对他的感谢”了。

2007年,锡林郭勒盟引进内蒙古乌海市某煤炭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东乌旗勘探、开采煤炭。5月,蔚小平夫妇在北京看中了一套房子,就以交购房首付款为由,向该公司总经理借钱30万元,称日后把房子卖了就还钱。直到案发,蔚小平这套房子也没卖,自然也就没有还这笔借款。此后的2008年11月,蔚小平还收受该经理所送的50万元。

几年间,手握实权的蔚小平把自己的工作、生活全部和钱联系在了一起。那些有求于他的老板们,抓住一切机会向他行贿,他也抓住一切机会伸手敛财。生病、出国、探亲、旅游、逢年过节,就连他女儿去英国上学,也是行贿者行贿的机会和借口。蔚小平心里非常清楚,知道他们一方面感谢,“一方面是因为我是分管工业的副书记,为搞好关系,所以送钱给我”。

就像温水煮青蛙,蔚小平渐渐走上了一条毁灭之路。

最后的疯狂悔已迟

2008年夏天,一个消息让蔚小平开始坐卧不安。赤峰市原市长徐国元因违法违纪被查处,随后,一个曾向徐国元行贿、也曾向他行贿的赤峰某矿冶公司负责人被调查了。蔚小平产生了危险迫近的恐慌。

蔚小平与这家赤峰企业的交往要追溯到2005年夏天。那时,这家企业到锡林郭勒盟投资开发铅锌矿,蔚小平帮助该公司解决了通往铅锌矿区高压输电线路的问题,第一次收下了好处费1万美元。2007年春节前,蔚小平收下该公司另一负责人送的3万元,答应帮忙协调有关部门退还该公司自行垫资修建高压输电线路的建设款。六七月份,他亲自携带锡林郭勒盟行署出具的关于商请解决该工程建设资金的文件,与该负责人一起到呼和浩特,争取到内蒙古电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同意解决。同年10月,蔚小平收受该公司送来的100万元。

徐国元案发后,蔚小平从这100万元中嗅到了危险。他给行贿者打电话说:“你送我的那100万元出了问题,怕跟徐国元案件牵连上,一会儿我的朋友吕某和你联系,你俩签一个假的探矿协议。”然而没等这个精心设计好的假协议签成,蔚小平就和行贿人断了联系。等到2008年末,蔚小平再也坐不住了,指使为他保管受贿所得的吕某向该公司账户上打进100万元,然而此时那个账户已经作废了。

预感到大事不妙,蔚小平指使吕某和另外一名向他行贿60万元的商人签订了虚假的探矿协议。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割舍不下对不义之财的眷恋,依然不忘提出“如果探矿有成绩再感谢我”的要求。

真相无法掩藏,幻想也终究没能拯救他。当纪检监察机关找到蔚小平时,他知道大限已至。2010年7月,他被赤峰市检察院提起公诉。

在8月26日的法庭上,蔚小平终于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他说出了对党和人民的负罪之感、对家人的愧疚之意。他说:“这次审理不仅仅是对我的犯罪行为进行审理,也是对我灵魂的审判。我是从一个煤矿工人经党组织培养成长起来的干部,党和人民给了我相应的职务和待遇。我也曾有高尚美好的理想和追求,但我现在却走向了腐败的深渊。我深深地感到对不起组织上的培养,对不起曾经帮助和支持我的干部和群众。我的犯罪行为也深深地伤害了我的亲人,我对不起老母亲和妻子、儿女。我不知道今后该怎样弥补因自己的过错给他们带来的伤害。”

然而,对于过去几年间所发生的一切,仅有忏悔恐怕是不够的。

案发后,经检察机关查证,除涉嫌收受巨额贿赂外,蔚小平还对597.6万余元人民币、7.1万欧元、5.3万余英镑的家庭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一个多月以前,在看守所里,蔚小平轻轻叹息着,对采访他的记者说:“现在想想,那钱真没啥用。”同样,赤峰市原市长徐国元也曾经说过“我根本没把那钱当回事儿”。

那么,这些身居高位、身负重托的人迷失在罪恶里的时候,是什么在牵引着他们的方向呢?(王冬梅)

看了《内蒙古锡林郭勒原盟委副书记蔚小平夫妇受审》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内蒙古锡林郭勒遭风雪袭击 部分路段积雪两尺 2010-12-31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从陈明月案看交通

天顺国际百名业主

卖小产权房被控诈

退市新政,先拿创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年终奖,你不得

尚权刑辩律师公

“法邦律师学院

新刑事诉讼法背

相关知识
·盗窃罪的量刑标准是哪些?
·盗窃未遂如何处罚?
·婚内强奸是否违法?
·
·婚内强行发生性行为算强奸吗?
·如何认定入室盗窃?
·“入户盗窃”的既遂与未遂如何界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