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司法动态> 法院 登录注册

法院周边“案虫子”忽悠当事人 称办案像玩一样

2010年10月27日 11:57 法制晚报我要评论0字号:T |T

“我代理这种案子跟玩似的。”10月20日,密云法院立案庭门口,一位自称是律师的男子称。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上,绑着代写诉状的牌子。

据记者了解,全市各级法院门口盘踞着各种各样包打官司的“能人”,被当事人俗称“案虫子”,被法官们称为黑律师。

他们有的就在法院门口“摆摊设点”,声称是法官的朋友,什么官司都能打赢;或者雇人四处散发可代人打官司的小广告;主动向来法院打官司的人推荐律师。

因为这些人并非真正的律师,没有深厚的法律功底,很多当事人在委托其代理案件后,深受其害。

记者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发现,对这些人的管理存在着部门对接上的“真空”,黑律师存在着无人监管的状态。

事件

法院门口遭遇热情“律师”

9月22日上午10时左右,丰台法院附近的近园路口,一男两女突然扭打在一起,随即男子挣脱了撕扯,撒腿跑掉了。

这两名女子姓方,是姐妹俩,江苏吴江人,现在丰台区铁匠营医院附近做水果生意。半年前,她们的一个熟人遇到急事,向她们借款4000元,约定1个月归还。借款到期后,她们曾多次催讨,对方总以各种理由推迟还款日期。

后来,对方突然联系不上,这让两姐妹很是不安,于是,她们决定通过法院向对方索要借款以及利息

7月24日一大早,她们就携带起诉书来到丰台法院,由于时间早,法院还没有上班,就在她们在门口等待时,一个斜背着电脑包,文质彬彬的男子来到她们面前,热情地问:“大姐,你们是打官司的吗?”两人回答是。

对方开始自我介绍:“我姓王,是律师。你们今天来是开庭还是起诉?”两人将情况告诉了他。对方拿过起诉书看过后说:“大姐,这是个简单的返还借款的小案子,用不着打官司。你们只要给我800块钱,我保证在1个月内把欠款给你们要回来。”

到法院之前,姐妹俩曾向其他人咨询,都说打官司很麻烦,一审完了还要二审,真正把欠款追回来,顺利的话也得半年以上,不顺利,可能遥遥无期。思前想后,他们将案子和800元“代理费”交给了“王律师”。

受骗

黑律师不办案也不退钱

8月17日,借款人带着礼品找到方氏姐妹,不但一次性将4000元还给她们,还向她们支付了借款利息。方氏姐妹对借款人的怨恨一下消失了,不好意思地向对方解释:“我们找律师催你还钱也是没办法。”

对方蒙了:“什么律师?根本没人催我还你们的钱,前一段我老家有事,回去了一段时间,大前天刚回来,怕你们有想法,今天赶紧来还钱,还特意给你们带了礼物。”

送走了借款人,方氏姐妹马上赶到“王律师”的办公地点,她们这才知道,“王律师”的办公地点是丰台小井附近一家旅馆。

旅馆服务员告诉她们,“王律师”根本不是什么律师,是在法院门口专门揽案子的,揽了案子再介绍给律师。服务员还向她们提供了“王律师”的新住址。于是,她们很快在北大地一家招待所找到了他,要求他立即退还800元“代理费”。

此时,“王律师”并不知道方氏姐妹已经拿回欠款,不停地说自己已经与欠款人取得联系,很快就会拿到钱。被戳穿后,他还坚持说自己做了工作,应该有所得。

方氏姐妹提出要到派出所解决问题。对方见事不好,当场退还了500元,余下的300元承诺一周之内归还。

一周后,“王律师”离开招待所,方氏姐妹也无法与他取得联系,9月22日,方氏姐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到法院门前寻找“王律师”,恰巧在路口遇上,她们拽住“王律师”要求还钱,其挣脱跑

掉,于是就出现文章开头的一幕。

探访

九成“案虫子”来自外地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法院门口90%的“案虫子”都是来自外地,他们中很多人曾经还在当地从事过法律工作。

在丰台法院门口“拉活”的小肖和小高是老乡,都来自江苏海安。记者以咨询案子为由,跟随小肖来到法院对面丰华苑小区的一个房间内。室内摆设简单,除了一张床,还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几本法律方面的书籍。

小肖说,他在海安当地是一名法律工作者,曾在街道司法所工作过,几年前街乡合并时被裁下岗。下岗后他就在当地做法律服务和法律咨询,案源少不说,而且收费也低。

“在北京代写一份诉状最少也要收50元,稍微复杂点的收费80元,甚至100元。而我在当地,代写一份诉状10元钱。法律咨询也是这样,北京法律咨询不计时间,一般收费50元,我们那里最多5元钱。”小肖说,于是他决定来北京发展。

小肖介绍,他长期在丰台法院门前揽案,揽到案子后再推荐给律师,按代理费的20%-30%提成,从8月底到9月20日,他已经揽了两个案子,两个官司律师一共收费1.8万元,他拿到了5000元的提成。

“这相当于我在海安搞法律服务半年的收入。”他已经将这个情况告诉了他原来的同事,那两名同事很快会来北京和他一起干。

手段一

“久病成医”后混水摸鱼

丰台法院花乡法庭法官谢占林办案多年。在此过程中,他发现很多代理人“特别眼熟”,几个案子都是同一个人代理,但他们没有律所的所函,只是一般的公民代理。

“这里不乏有一些黑律师,在法院门口、在各个法庭、在立案庭、在信访办等地发名片,冒充律师违规收取代理费,他们并没有律师证,也没通过司法考试。”谢占林说。

根据谢占林的总结,“久病成医型”的黑律师让他印象深刻。“这些人自己经常打官司,翻了很多法律书籍,也熟悉法律程序,当他发现这方面来钱很快,就开始做代理人。”

2007年3月,家住丰台的老孙自家房子要拆迁,因难以达成拆迁协议,他起诉到法院,该案经过一审、二审、再审,一年内老孙进出法院无数,接触到了法官、律师和其他当事人,结果,他发现替人打官司比干其他工作更挣钱,于是,官司结束后,他买了大量的法律书籍,边学边做起了“案虫子”。

老孙告诉记者,简单的官司,他亲自打,复杂的官司,他就联系律师,将案子推荐给律师,自己拿提成。

手段二

倒卖案源拿提成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案虫子”没有相对固定的律所或律师,他们一旦揽到案子,将根据案子的类型,收费、提成多少,寻找不同的代理律师。

老刘退休前是单位的法律顾问,退休后先在一家律所帮忙,后来就干起倒卖案源的“案虫子”,他与七八家律所和20多名律师保持着联系,揽到案子后,他再根据情况联系律所和律师。

他说,他揽的案子律所一般按收取代理费的20%-25%提给他,而一般的“案虫子”,律所大部分仅给10%提成,于是,他就与其他“案虫子”达成协议,他们揽到案子由他找律所按20%提成,提成后“案虫子”拿15%,他拿5%。

手段三

免费咨询做诱饵

“案虫子”为了吸引群众,招揽案源,常常打着免费法律咨询的幌子,当事人去了后才知道,免费法律咨询不过是诱饵,不委托其打官司不给咨询费休想离开。

手段四

熟背法官姓名迷惑当事人

熟背法官姓名,装作与法官很熟的样子,借此迷惑当事人,也是“案虫子”招揽生意的一个手段,当事人杨某就上了这样的当。

今年4月,杨某与用工单位发生劳动纠纷,到劳动仲裁部门提出仲裁申请时,因以超过了仲裁时效,劳动仲裁部门不予受理,于是,杨某便决定到法院起诉。

在到法院前,他曾打电话向一个律师进行了咨询,对方回答他,因劳动纠纷案件,需要仲裁程序,没有经过劳动仲裁,法院一般不予受理。可是,杨某并不甘心,他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来到了丰台法院,结果在立案庭门前遇到了“案虫子”刘明。

刘明自称跟法官是哥们,接着报出一连串法官的名字,杨某将信将疑进行了查对,发现这些法官的名字都是真的,于是,便将案子交给了他。

后来,刘明将案子转给了一个律师,前后经过了3个月,也没能在法院立案。

“带当事人见法官,一见面就和法官拉近乎,称兄道弟,其实他是提前就知道法官的姓名,法官根本就不认识代理人。而当事人一看代理人和法官确实挺熟,就相信了。”谢占林说。

“案虫子”揽案流程

1

以免费咨询,委托代理收费少为诱饵吸引当事人。

2

代写诉状。案情简单的收费30元左右;复杂的收费60元-100元。由于“案虫子”对案情并不认真研究,对被起诉人身份审查不严,代写的诉状经常不被法院接受、立案。当事人再找他们,不是找不到了,就是要求加钱重写。

3

拿到案件材料后将当事人带去见承办“律师”。

4

承办案子中途加收代理费。“案虫子”的承办律师,表面看收费低,可他们往往承办案子的中途提出加钱。一旦当事人不满足要求,对方不是有意消极怠工,就是甩手走人,让当事人措手不及。

文/特稿记者秦胜利孙慧丽

看了《法院周边“案虫子”忽悠当事人 称办案像玩一样》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原法院干部指责律师被判连续10天道歉并赔偿 2013-05-20
·企业欠债数亿被终结执行 法院院长女儿在受托律所 2013-05-16
·法院院长和女儿被杀 故意杀人的量刑标准(图) 2013-05-14
·法院退休干部微博上称律师“无良”被判赔偿万元 2013-05-14
·法院院长和女儿被杀 未成年犯罪死刑可免(图) 2013-05-14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菜刀队”VS“砍

小产权房70年会员

妻患精神病,夫叹

无责免赔被废,代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第十届尚权刑辩

马航MH17坠毁

“法邦律师学院

相关知识
·私自开采大理岩,会构成非法采矿罪吗?
·
·
·私自买卖炸药、雷管等物品,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吗?
·路口驾车未减速而撞死他人,构成交通肇事罪吗?
·
·
·
·医院儿科检查室窃取手机,应受何种刑罚?
·明知是盗来的电动车还收购,是否构成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