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综合法制> 经济与法 登录注册

温州最大蛋糕坊桂香村20%股权前路成谜

2010年11月22日 18:29 浙江在线-今日早报我要评论0字号:T |T

妻子离世引发巨额遗产纠纷,好不容易有了判决,又掀股权出让风波

温州最大蛋糕坊“桂香村”

20%股权前路成谜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称,家族企业产权明晰问题已到了必须正视的时候

□本报记者 解亮 文/摄

深秋时节,连日阴雨,温州似乎有了初冬的寒意。年初就已曝出的温州“桂香村”豪门“遗问”,也在这凉意愈深的氛围中,延续着末节的纷扰。

法院的一纸判决,曾让这场遗产风波,看似走向平歇。然而,当坊间开始传言,温州桂香村已亡副总陈建伟(曾用名陈建瑜)的父母,有意出让法院判给的20%公司股权之后,这件事再次引人关注。

而让人值得深思的是,这件事已不仅仅是简单的遗产继承问题,而是温州乃至中国诸多家族企业突遭“遗问”困惑后,需要正视的民营家族企业产权明晰的必要性。

妻子突然离世引发遗产纠纷

中国民营企业的“产权危情”,一般都会在人事“地震”或第一代创始人早亡的特殊时期,突然展露出来。温州桂香村豪门“遗问”,似乎再次印证了这一说法。

去年6月25日,温州市桂香村食品有限公司(下称温州桂香村)老板娘陈建伟突然失踪。第二天,噩耗传来,有人在蒲洲河中发现了陈建伟的尸体。

温州桂香村之后发出讣告:陈建伟在自家公寓晨练时不慎失足落水,意外辞世。

很快,“遗问”出现了。陈建伟的三妹陈建秋曾描述,随着二姐(陈建伟家中排行老二)卡上的钱被转存,生前最早买的一块花木兰手表被送人,陈家人每季度“分红”戛然而止等等状况的出现,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丝“危情”。

9月3日,陈建伟父母将昔日女婿、温州桂香村老板马建伟等告上了法庭,要求分割女儿所有遗产。9月8日,又因考虑到陈建伟未成年儿女的感受,撤诉。

公开资料显示,当时“遗问”的焦点,已逐渐聚往陈建伟留下的50%温州桂香村股份。

陈家人曾提及,马建伟想把公司股份、不动产等,都“折现”分给陈建伟父母。但这让两位老人颇感纠结,“如果答应,等于彻底退出温州桂香村了”,进而一直没谈拢。

结果是,“遗问”再次闹到法院,11月3日,鹿城法院受理了该案。

双方各执一辞只等法院判决

按照规定,温州桂香村的股权、15处不动产、银行存款、股票……陈建伟依法享有50%的份额。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仅诉争的15处不动产,总评估价值已达9200多万元,银行存款也超千万。

而门店数已过百、号称浙南地区烘焙行业第一品牌的温州桂香村,其股权蕴含的价值,更不必言说。

仅诉讼费就超过了64万元,这无疑是一场天价诉讼。双方都委托了温州顶级律师做代理人。

陈建伟意外身亡,没有遗嘱,法定继承分别是她的父母陈洪巧、林菊花、丈夫马建伟以及子女,共5人。

陈建伟父母提及,马建伟曾以种种理由拒绝分割遗产。他们要求各继承遗产份额的五分之一。

马建伟对昔日岳父母的合法继承人身份并无异议,但觉得“以种种理由拒绝分割遗产”不是事实,而是一直在亲友的协调下,对遗产问题进行协商。

马建伟一方还表示,考虑到两个子女未成年,今后开支较大,应当给予照顾;诉争房产大多为营业性用房,与温州桂香村生产经营密不可分,应该本着有利原则进行分割;还有部分债务等问题……综上,为了不损害遗产效用,要求对陈建伟父母应继承份额,给予折价补偿的方式分割。

陈家这边则当庭回应,“对‘其他品牌手表、黄金等物品’以及除双方确认的银行账户以外的其他账户存款均不再主张权利”。

双方只等法院判决。

到手的“蛋糕”为何又要出让

今年7月16日,法院作出判决。陈建伟父母除了分得4套房产等物外,马建伟等人还须支付一笔巨款(包括房产差价款、汽车折价款和银行存款等)。

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温州桂香村的股权问题。按照判决,温州桂香村股权比例将分成:马建伟和子女占80%,余下的20%归陈建伟父母。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对于这份判决,双方都比较尊重,相关交接处置也在行进中。不过,关键的股权分割手续还没办好。

今年11月初,坊间突然流传一个说法,意指陈建伟父母待股权分割完成后,倾向出让手中的这块“蛋糕”。

原本看似平歇的“遗问”,至此又引来了世人关注。

近日,记者向陈建伟的弟弟陈伟进求证了传言真假,“之前拿到法院判决,说实话,父母并不想就此退出桂香村。毕竟那也是二姐白手起家参与做起来的,要这么放弃了,有点放弃姐姐的意思。不过,目前父母确实比较倾向出让这部分股权,不太想参与温州桂香村的事情了。”在陈伟进看来,这样的转变,源自10月下旬召开的温州桂香村股东会议。

“当天,公司一个重要岗位要确定人选,马建伟一方的提议,我父母不太认同。”陈伟进说,双方离场后,陈家人分析,如果继续以股东身份参与公司经营,今后这样的纷扰可能还会上演,“再纠缠下去没有必要了。”

“父母还考虑到,他们之前也没做过企业,对桂香村帮助可能也不大。”陈伟进说,这也是倾向出让的一个诱因。

当谈及可能出让的对象,陈伟进显得很谨慎,“不方便透露”。

会不会出让给烘培行业的竞争对手?“这个很难说。”陈伟进说,当判决下来的时候,有同行和朋友来询问过这方面的事。至于出让价格,“要等公司整个评估以后,才能定价。”

“就算出让也想找一个好的买家,要能帮助公司继续发展的。”陈伟进说,虽然父母不想再有瓜葛,但公司毕竟是姐姐从前的产业,他们也想看到公司继续做大。

如果陈建伟父母最终决定出让判给他们的20%温州桂香村股权,作为公司最大股东的马建伟一方,又会如何应对呢?

“怎么出让?大股东有优先购买权的。”马建伟婉言,由于很多事情还在处置中,目前不方便谈这个问题。

对于大股东有“优先购买权”这个问题,陈伟进表态是,法律规定的权利,自然要遵守。

家族企业产权纠纷何时休?

采访中,陈伟进曾提及,“二姐走之前,就曾考虑转成股份制公司这件事……只是公司里双方家族的人比较多,方方面面都要权衡,她还没来得及做。”

“可能当初明晰了,也不会闹到两家人打官司的地步,结果损失了亲情。”陈伟进说。

现实中,温州乃至中国诸多家族企业,可能都面临这样的纠结。

一方面,为了企业更好地经营和发展,建立产权明晰的现代企业制度十分必要;另一方面,家族企业的特性,又使得这条现代企业之路,往往走得漫长而艰难。

“但不要忘了,古人都知道‘亲兄弟明算账’这个理啊。”谈及这个话题,省人大代表、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这就好比几个兄弟都长大了,分家反而能避免矛盾。”

周德文说,家族企业所有权和经营权高度重合的状况,往往会导致所有权的纷争,从而直接影响经营权的正常执行。“很多人的固有观念是,有股权就一定要参与经营。”

“为了规避这样的‘风险’,家族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就应该考虑按照各自权利和义务,尽快明晰产权。”周德文说,国际上很多成功的企业,即使股东是仇人,也能不影响企业正常经营。

在周德文看来,近来温州接连发生的几起家族企业产权纠纷,恰恰预示着上述问题,已到了必须正视的时候。

周德文说,接下来的“两会”,他就在准备拿出一个提案,希望政府能为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家族企业,适时进行产权明晰引导,尽可能提供规范化的操作意见。比如,设定一些样本供参考,或制定一些章程给予帮助。

政府为何要重视这块?周德文说,民营企业作为当下经济主力之一,如果可持续发展出现问题,不仅是企业老板的损失,也是社会和国家的损失。“一个家族企业,牵动的不仅是一个‘豪门’,而是许许多多个家庭。” “无论产权明晰是多么痛苦的过程,可以肯定的是,民企想要做大做强,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那又何惧早晚呢?”周德文说。

看了《温州最大蛋糕坊桂香村20%股权前路成谜》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温州破获浙江今年最大电信诈骗案 千余人受骗 2012-09-05
·温州近年最大涉黑案开庭 33人受审20人系90后 2012-07-19
·温州近年来最大一起串通投标案 2名涉案人员被公诉 2011-05-06
·温州最大一起串通投标案2名涉案人被公诉 2011-05-06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从陈明月案看交通

天顺国际百名业主

卖小产权房被控诈

退市新政,先拿创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年终奖,你不得

尚权刑辩律师公

“法邦律师学院

新刑事诉讼法背

相关知识
·盗窃罪的量刑标准是哪些?
·盗窃未遂如何处罚?
·婚内强奸是否违法?
·
·婚内强行发生性行为算强奸吗?
·如何认定入室盗窃?
·“入户盗窃”的既遂与未遂如何界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