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司法动态> 法院 登录注册

妻子照顾瘫痪丈夫25年 丈夫要求离婚还妻子自由

2010年11月27日 10:23 新京报我要评论0字号:T |T

结婚28年,瘫痪25年,不忍心再拖累妻子,门头沟区斋堂镇人曹玉斌向法院起诉离婚,要还妻子自由。

23日,门头沟法院斋堂法庭审理了这起离婚案。

庭上,57岁的村民曹玉斌对妻子陈来云赞不绝口。

1985年,曹玉斌在煤窑采煤时,巷道意外坍塌,他被埋矿下,虽经抢救但高位截瘫,生活不能自理。彼时,陈来云已怀有身孕,并于次年5月生下二女儿。

面对生活的重压,陈来云没有选择逃避,而是在丈夫身边悉心照顾了25年。如今两个女儿都已开始工作。

曹玉斌觉得愧对老伴,“我无法履行做丈夫的义务,不想再拖累她了,要求离婚。”

陈来云说,老伴的心思自己理解。即使离婚,自己还会继续照顾丈夫。前日,门头沟法院下发民事调解书准许离婚。但夫妻俩离婚不离家,还在一起生活。

“熬25年,你觉得值吗?”

“不值。”

“干吗不丢下老伴?”

“从来没想过。”

“那怎么又离婚了?”

“离了婚,我也不离开他。”

陈来云说着说着,自己也觉得奇怪,咋就同意离婚了呢。

曹玉斌要和陈来云离婚。25年前,曹玉斌在煤矿干活时,巷道塌方把他的腰和腿全砸断了,高位截瘫。彼时的陈来云怀着第二胎,她选择和他患难与共,过了25年。

曹玉斌求法官,他觉得自己拖累了老伴,不能再拖累了,要离,哪怕只给妻子形式上的自由。

陈来云说,自己从没想过丢下老伴,以后也不会。

离婚

尽管夫妻俩都年过五十,他也要离婚,哪怕只是给妻子“形式上的自由”。

“咱离婚吧。”11月初,曹玉斌对老伴陈来云说。

曹玉斌说愧对她。他当过兵,壮得像头牛,如今躺了25年,啥都干不了。他说,看妻女受苦,自己比死还难受。

他们的家在门头沟斋堂镇白虎头村。村里不到100户,大多盖了新房,陈来云和老伴还住在祖上留下的老房里,一间房既当卧室又是厨房,窗户糊的是麻纸。家里电视机是亲戚送的,陈来云一件衣服没买过。

“我没法履行做丈夫的义务,不想再拖累她了。”曹玉斌向法院起诉说,俩女儿如今已成人,尽管夫妻俩都年过五十,他也要离婚,哪怕只是给妻子“形式上的自由”。

俩女儿都反对,但陈来云同意了,她说她理解老伴的心思。

丈夫动不了,陈来云去法院递诉状,在门口转了三圈,法官知道她不坚定,说特殊情况得入户调查。“说说容易,真去离,我的腿都是软的。”

23日上午,门头沟法院法官来到曹玉斌家,劝别离了,但俩人心意已决,法院只好给了民事调解书,准许离婚。

婚正式离了,但两口子没告诉女儿,怕孩子不高兴,影响工作。

变故

“砸了曹玉斌,腿断了”,对方连答了三遍,陈来云都没听到,还问。对方拂袖走了。

陈来云觉得,离不离婚都一样,这么多年,也过来了。

何况,早已熬过了最困难的那段光景。

也许是长期的忙碌所致,陈来云语速快得像打机关枪,有时突然忘记刚才说到哪里了,她说,自己51岁了,脑子有点糊涂了。

但1985年10月24日这天,陈来云一直记得,自己正怀着二女儿,准备等曹玉斌下了矿,带她去医院做检查。

上午9点多,曹玉斌的嫂子突然冲进家喊“快去,矿上出事了!”

打小在平原长大、从没下过深山矿井的陈来云蒙了。跑出去胡乱拽个人问,“砸着谁了?”

“砸了曹玉斌,腿断了”,对方连答了三遍,陈来云都没听到,还问。对方拂袖走了。

白虎头村村主任宋富强回忆,曹玉斌当时在村里的煤矿推车,嫌装车的工友手脚慢,非要跑过去干,这时巷道塌了,把曹玉斌整个埋了,斋堂医院治不了,又被紧急转到积水潭医院。

陈来云赶到医院,丈夫的腰和腿都断了。亲戚悄悄劝陪床的她去做流产,“曹玉斌一时好不了,你肚子再大了,没人伺候你们。”但婆婆说,生。生个男娃给曹家留个后,生个女娃能和大女儿做伴。

当时的村支书听说后,和计生办说,这第二胎别罚款了。

过了大半年,曹玉斌才出院回家,高位截瘫,大小便都失禁了。

压力

刚受伤那会,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曹玉斌心里烦,一烦就骂她,“你给我滚”。

村里支付了医药费,和他商量补偿办法。最后谈妥,保险公司和村里共赔8500元。这在当时是笔巨款,但陈来云觉得不值。也只能认命,8500元在银行存了定期吃利息。

“曹玉斌沉不住气,三年就能把他憋死。”亲友都这么说,还想过帮忙找个帮挑的(指让陈改嫁),但陈来云拒绝了,“改嫁也得带着曹玉斌。”

大女儿三岁,小女儿刚生,丈夫高位截瘫,但陈来云说,自己能干的活儿决不求人。农忙耽误不得,她一个人下地,中午回家给丈夫孩子做饭,揣块馒头再回地里。

陈来云想撑下去,但曹玉斌不忍心让她撑。

“刚受伤那会,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我心里烦,就找理由骂她"你给我滚"。”曹玉斌说,后来亲戚知道了,教训他一顿,从此再没说过这样的话。

几年前,民政人员入户调查,看陈来云一家太困难,给四口人都办了低保,还给了些其他补助,镇政府负责人嘱咐她,“别给别人说,说了我们工作没法开展了。”

坚守

先用酒精给刀片消毒,再用镊子夹着割掉烂肉,酒精消毒伤口后换药裹纱布,护士换次药半小时,她换一次得俩小时。

地里活再累,赶不上伺候丈夫累,因为陈来云不懂护理。

曹玉斌刚住院,半个小时就得翻身,陈来云搬不动他,整宿没法合眼。后来,陈来云在丈夫背后垫块案板帮他坐,半个月后长了褥疮,又进了医院。

1999年春节,曹玉斌翻身时大腿骨固定的钢针穿肉而出,陈来云和女儿说,“拿钳子来,我拔了它。”

“妈,你不懂,把我爸拔坏了怎么办?”

“咱能拔就不用去医院了。”

最后还是去了医院,因为没钱,民政部门放假还没上班,曹玉斌的手术一拖再拖。实在住不起院了,第40天时有个亲戚担保,硬是让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后大腿一直流血,两卷手纸都捂不住,还好他命大。”陈来云说。

手术出院后还得换药,隔一天换一次,每次光药钱就得近百元。时间长了,药房医生说,你以后中午人少时来,我优惠给你。陈来云每次大中午去,满头汗,医生又让她晚上来,她怕影响人家下班,不肯。

医院护士换次药200元,村医打次吊瓶也得5元。陈来云急了,只好“偷师”,留意医生护士的动作。先用酒精给刀片消毒,再用镊子夹着割掉烂肉,酒精消毒伤口后换药裹纱布,护士换次药半小时,她换一次得俩小时。

“他下半身没知觉,我敢扎。”陈来云抹着泪说。

挣扎

曹玉斌觉得,如今孩子都有了稳定的工作,陈来云被这个家绑了太多年,该得到自由和选择了。

15日,曹玉斌坐在自家炕上,他常年盖着被子,双腿直挺挺地伸着,早已无法打弯。

陈来云坐在炕沿上,不说话,就这么陪着。

“如果我老伴再婚,或有了新生活,那就随她。”曹玉斌说,原以为出事后自己活不过3年,却被照顾了这么多年,知足了。曹玉斌觉得,当初孩子小,离婚会给她们带来伤害,如今孩子都有了稳定的工作,陈来云被这个家绑了太多年,该得到自由和选择了。

“为了这个家,不说值不值了。”陈来云说,养只猫狗时间长了还有感情,何况和自己过了28年的丈夫,而且自己心软,一见电视里演缺爹少妈的孩子,自己就哭。这么多年了,自己从没有想过丢下他,今后也不会。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陈博

曹玉斌眼中的妻子

她是个急脾气,遇到看不过去的事就要说,而且很犟,自己能扛的事从不求人。但她心也软,一是我的伤、二是觉得孩子吃苦,遇到这两样她想想就哭。

陈来云眼中的丈夫

他憨厚,人老实,这么多年没和我红过脸。我曾埋怨过他自私,但俩闺女都说,我爸心里疼你,只不过嘴上不会说。这么多年过来了,感觉自己命苦,但老曹也没享过福。

作者:陈博

看了《妻子照顾瘫痪丈夫25年 丈夫要求离婚还妻子自由》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女子照顾瘫痪丈夫17年 称常获帮助已很幸运 2012-06-26
·男子照顾瘫痪哥哥十年 自称为做人基本道德底线 2011-12-03
·男子泼油烧死瘫痪母亲 称照顾其压力太大 2011-09-09
·四川一女子照顾瘫痪哥哥 43年如一日至今未嫁 2011-07-21
·瘫痪老人儿孙在国外 保姆不离不弃照顾11载 2011-06-29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遭遇星河湾质量问

卖小产权房被控诈

买了被查封的房子

无责免赔被废,代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年终奖,你不得

第九届尚权刑辩

马航MH17坠毁

第六届尙权刑辩

曝光台更多

曾国藩七日瘦身汤上黑榜

近日,云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保健食品化妆品监管处发布“2013年1至5期违法保健...

·熟食作坊非法添加罂粟壳被依法...
·凉糕太细腻小心是勾兑的成本低...
·中国中药材农药残留是否真相当...
·百事可乐被指含致癌色素 称正...
相关知识
·看房时应注意什么 签订房产买卖合同应注意哪些
·非婚生子女是否有继承权 非婚生子女一定能获得遗产吗
·夫妻离婚,共有股权是否当然转让?
·什么是公司债券 公司债券投资交易的基本原则
·出租人未及时通过审批 承租人改变经营方式属于不可抗力吗
·未及时交付拆迁安置房 房产商是否构成违约
·如何判断房产买卖是否属于恶意串通
·擅自出售执行中的房屋 合同是否有效
·擅自出售执行中的房屋 合同是否有效
·房屋租赁合同到期后是否补偿装修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