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综合法制> 经济与法 登录注册

花花公子赫夫纳:我本保守

2011年01月13日 15:26 新华08网我要评论0字号:T |T

四个女人和赫夫纳的发家之路

阅女无数的《花花公子》创办人赫夫纳曾是清教徒? 是的,"清教徒的压抑是解开我一生秘密的钥匙"。

赫夫纳亮相时总喜欢穿着丝绸睡衣,这已经成为他的标志

2010年的平安夜,84岁的《花花公子》杂志创始人休·赫夫纳,将一枚订婚戒指交到芳龄24岁的金发美女模特克丽丝塔尔·哈里斯手中。据称,克丽丝塔尔当时激动得泪流满面,竟久久说不出“我愿意”3个字。

算上这次婚姻,赫夫纳已是梅开三度。他一生阅女无数,传说曾与两千多个美女共枕鸳梦,堪称世界第一“性福”男人。然而,他本人却说,妻子之于他,好比“阿喀琉斯的脚后跟”,“清教徒的压抑是解开我一生秘密的钥匙。”

初恋贝蒂 成就美好时代的“重生”

赫夫纳1926年出生于一个极端保守的卫理公会教徒家庭,父母的一言一行,向赫夫纳诠释了清教主义的全部含义,同时也给他套上一副心灵枷锁。

父母的清心寡欲,让赫夫纳很难感受到他所渴望的温柔和爱抚。父亲格伦从未对他进行性事启蒙,母亲格瑞斯也只是给了他一个朦胧的概念,但“精子和卵子究竟如何相遇”,对赫夫纳来说一直是个谜。

后来,赫夫纳家族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丑闻: 赫夫纳61岁的爷爷因“抚爱”数名十来岁的女孩而被投入监狱。母亲格瑞斯一度怀疑自己嫁入了“堕落之家”而意欲离婚,但看到因蒙羞而心碎的丈夫,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多年之后,赫夫纳才知道爷爷是一个“性变态”,他说,是“清教徒的性暴虐让好人变成了恶魔”。

赫夫纳一直小心翼翼地寻求“解放”。上高中时,他倾心于一个名叫贝蒂·康克林的女孩,可是在一次重要派对上,她邀请另一个男孩作为同伴,而不是他。赫夫纳深受打击。他下定决心,要让自己脱胎换骨。

从此,他扔掉父母给他挑选的古板服装,换上流行的灯芯绒裤子、沙滩鞋和色彩鲜艳的T恤。他演戏、跳舞、画漫画、当学生会主席,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后来他回忆说,他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新世界(600628),在这个世界里,他获得“重生”,是一个英雄,“高中时代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第一任妻子米莉 催生《花花公子》的辉煌

然而很快,赫夫纳就犯了一个错误。22岁时,他结婚了,妻子是他高中时相识的米莉·威廉姆斯。他以“童男”之身步入婚姻殿堂,可米莉却向他坦白,在他服兵役期间,她与另一个男人上过床。赫夫纳崩溃了,“那是我生命中最具毁灭性的一刻。”他原谅了米莉,但心中对爱情和女性贞操的信仰,从此灰飞烟灭。

婚姻让他无所适从:孩子是累赘,挣钱养家无聊乏味,床上的米莉也令他了无“性趣”。有一次参加完高中校友聚会,他独自一人面对密歇根湖,感到前途迷茫,“我感觉自己已经成功地变成了我的父母。”

当时,赫夫纳是《时尚先生》杂志的广告撰稿人。因涨薪5美元的要求遭拒,他愤然辞职。他抵押了家具,从银行贷款600美元,又向45名投资人筹集了8000美元,于1953年创办了《花花公子》杂志。

赫夫纳在杂志中倾注了自己对男人生活方式的渴望,并坚信那也是所有男人的理想。创刊号以玛丽莲·梦露的裸照为封面,共卖出7万册;第二期卖出18.5万册;1959年单期发行量超过100万册;1972年最辉煌时更是高达700万册。花花公子娱乐公司不断扩张,业务涉及俱乐部、酒店、旅游、书籍、唱片和影视,成为名副其实的“娱乐帝国”。

上世纪60年代,“性解放”运动在西方如火如荼。《花花公子》的横空出世和风靡全球成为那个时代的一个标志。1962年到1965年间,赫夫纳先后发表25篇冗长文章,详细阐述他的“花花哲学”,宣称要解放所有受束缚的男人,就像拯救自己一样,“满足现代男人更加现实、合理、人性和人道的性道德需求”。而杂志中页“玩伴女郎”的裸照,正是实现他“宏伟目标”的绝佳方式。“玩伴女郎”网罗了美国男人梦想中的女人:金发,丰乳,翘臀;而这些女人如此热切地向公众宽衣解带,证明“漂亮女孩也热爱性”。

同时,赫夫纳“从理论走向实践”,身体力行地扮演着《花花公子》的代言人角色。1959年,他结束早已名存实亡的婚姻,开始以“报复性的方式”,染指生活中邂逅的每一个漂亮女人,甚至还尝试了一次同性恋。他抽烟斗,开最酷的车,主持电视节目“花花公子的阁楼”,购买豪宅,创办俱乐部……他说:“我又一次获得了重生。”

第二任妻子金伯利 回头浪子的再次堕落

过度的性生活让赫夫纳的心脏不堪负荷。1985年,他经历了一次轻微中风,之后开始反省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大幅减少通宵派对,并于1989年迎娶第二任妻子金伯利·康瑞德。

金伯利是《花花公子》1989年年度“玩伴女郎”,比赫夫纳小36岁。他们将发生过无数风流韵事的“花花公子豪宅”变成一个温馨的家,共同生养了两个儿子,演绎了一个“模范家庭生活的样本”。用赫夫纳的话说,“我转了个圈,又回到了与我父母类似的生活。”

然而,生活再次捉弄了他。在共同生活的9年里,他恪守誓言,忠于婚姻,可金伯利不甘寂寞,红杏出墙。这对创造了“花花哲学”的赫夫纳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花花公子渴望重返家庭,而他的花花女郎却拒绝回归。

回头浪子一旦再次失足,就会变本加厉地堕落。72岁生日那天,他以与4位“玩伴女郎”共洗鸳鸯浴的方式,祭奠自己灵魂中“清教徒”的死亡。此后,他身边的女伴走马灯般变换,“花花公子豪宅”里时常同时进驻数名“玩伴女郎”。他给每个女朋友一间卧室,每周发1000美元生活津贴,提供免费医疗、美肤服务和无尽的华服……他甚至将豪宅中的故事拍成真人秀节目《邻家女孩》,在电视上大肆炫耀。

此时,赫夫纳“解放所有男人”的“伟大工程”,也终于初见成效。如果说《花花公子》的诞生是时代的产物,那么半个世纪以后,这份杂志已经让新时代深深刻上了自己的烙印。《花花公子》是色情产业的“先锋”,赫夫纳是“感官王国”的教父。

克丽丝塔尔 最后一个女人?

赫夫纳和金伯利的婚姻一直拖到2010年初才正式结束,而早在10年前两人分居时,赫夫纳就说过:“我不大可能再结婚了,因为事实证明,我在这方面不太成功。”转瞬又说:“一切皆有可能。”

人们一直乐此不疲地猜测,谁将从其眼花缭乱的女友中脱颖而出,成为他的第三任妻子。《邻家女孩》主演之一霍莉·麦迪逊一度是热门人选,但两年前,她被踢出了候选名单。赫夫纳说:“我非常爱她,但她非常渴望结婚,还想生孩子,那似乎不是我的菜。”

霍莉搬出“花花公子豪宅”后,赫夫纳很快又和一对19岁双胞胎模特打得火热,直到克丽丝塔尔出现。两人在2008年万圣节派对上一见钟情,正在大学攻读心理学的克丽丝塔尔立即中断学业,搬进了“花花公子豪宅”。

一个是年过八旬的耄耋老人,一个是如花似玉的妙龄女郎,克丽丝塔尔莫非是看上了赫夫纳价值3000万美元的资产?对此,克丽丝塔尔表示:“我对他的钱财没兴趣,我爱的是他本人。”她透露会签署婚前财产协议,以证明自己的感情。

赫夫纳则声称,自双胞胎姐妹搬出“花花公子豪宅”之后,他忠实地遵守“一夫一妻”的规则。“经过反省,我确信,在最近几年里,我不知不觉开始寻求一种更为严肃的一对一情侣关系。克丽丝塔尔很浪漫,很体贴,我很认真地与她 交往。如果幸运,她会陪伴我的余生。”

“花花公子”效应让这个世界充满谎言和变数,谁也不知道,克丽丝塔尔是否真的是赫夫纳生命中最后一个女人。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最终长眠于赫夫纳身边的女人一定不是她。早在1992年,赫夫纳就花7.5万美元在洛杉矶的西林村纪念公园购买了一块墓地。他的隔壁墓穴里,躺着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玛丽莲·梦露。

花花公子豪宅生活内幕

《花花公子》杂志,让其创始人休·赫夫纳名利双收,还一手创建了自己的情色帝国。在他的情色帝国中最有名的,除《花花公子》杂志本身和一大批封面女郎外,或许要数他那被称为“花花公子大宅”的住所了。

外界看来,这个大宅里不断演绎着灯红酒绿的奢靡景象,不时有各界名流到访,参加赫夫纳举办的狂欢派对,而能够获得赫夫纳邀请入住大宅的女孩,经常有机会接触走在时尚前段的名流,对她们的前途而言大有裨益。

不过,当事人却不这么认为,一名赫夫纳的昔日“女伴”最近就出书揭露,“花花公子大宅”里破旧不堪,环境恶劣,光鲜背后隐藏着种种阴暗。

曝光内幕 大宅生活其实很阴暗

赫夫纳的“女伴”们对“花花公子大宅”内的生活十分不满意。不久前,赫夫纳的前“女伴”伊莎贝拉·詹姆斯在她的回忆录《兔女郎传说》中,描述了在 “花花公子大宅”的生活真实写照,卧室满是狗粪,家具破烂不堪,不仅如此,人身自由还受到限制,光鲜背后隐藏着种种阴暗。

2002年,当时26岁的伊莎贝拉在好莱坞一家夜总会遇上了赫夫纳,当时她还是个法律专业的大学毕业生。赫夫纳邀请伊莎贝拉和其他7名“女伴”一起搬进 “花花公子大宅”生活,8人欣然前往。

写书爆料的伊萨贝拉·詹姆斯与赫夫纳

赫夫纳的“花花公子大宅”几乎可以被称为是现代版的“酒池肉林”。根据赫夫纳昔日“女伴”们的介绍,他无论到什么地方,都喜欢随时带着3个以上的 “女伴”,多的时候能达到15个。这在“花花公子大宅”中也不例外。

在外界看来,能够入住“大宅”的女孩是幸运的,因为搬进“大宅”意味着她们将有许多机会与包括好莱坞明星在内的各路名人接触——赫夫纳喜欢邀请各行各业的名流去他的豪宅开派对。

然而,包括伊莎贝拉在内,许多赫夫纳的昔日“女伴”都表达了对赫夫纳以及在“花花公子大宅”内生活的厌恶感。她们说,生活在“大宅”就像生活在一个没有自由的世界,她们如同妓女一样,要随时听候赫夫纳的召唤,为参加派对的客人服务。

据伊莎贝拉透露,许多演艺界的大牌巨星,包括查理·希恩、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科林·法雷尔等都曾参加过赫夫纳在“大宅”内举办的派对。派对上,这些来狂欢的客人们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让大宅内的女性们做任何事情。

环境恶劣 家具破旧还满地是狗粪

与外界猜测的不同,伊莎贝拉说,“花花公子大宅”完全不是她想象中那种富丽堂皇的宫殿。“每个卧室的家具都少得可怜,而且搭配十分不协调,”她在回忆录中写道,“就好像有人专门去慈善商店购买了基本的家具,然后随便放在各个房间而已。 ”

“虽然我们想尽办法,竭尽所能去装饰我们的房间,希望让它能够更有家的感觉,但床上那些废旧褪色的床垫看上去就让人觉得恶心,被单也都是过时的。我曾经劝说赫夫纳买一些新床垫和床上用品,但他竟然还要我先付钱,拿到收据后才给我报销。 ”

伊莎贝拉还透露说,在她们的多次要求下,赫夫纳最终同意把各个房间重新粉刷一下并铺上新地毯,“但出于某些原因,他坚持使用奶白色的地毯。他喜欢把我们的房间装扮地十分女孩子气,全部用白色的地毯,墙壁也粉刷成粉色的。 ”

伊莎贝拉说,刚装修完的时候,房间看上去还“挺不错”,但许多女孩都养了宠物,这些宠物经常把房间弄得一团糟,再加上管家送食物进房间时偶尔会打翻一些东西,导致地毯和墙壁不久后又变得一塌糊涂。

她补充说:“赫夫纳随后就不管这些脏地毯了,似乎他已经习惯了一样。他房间里的那个地毯已经好几年没有换了,当霍莉·麦迪逊带着她的两条宠物狗搬进去后,情况就变得更加糟糕了。 ”据伊莎贝拉透露,这两条狗完全没有接受过训练,经常在地毯上随意便溺。每天早晚还没有打扫的时候,如果有人要进赫夫纳的房间,就必须忍着恶臭,走路时还要小心避开一堆堆的狗粪。

伊莎贝拉还说,“花花公子大宅”中的许多东西都很陈旧,而且赫夫纳养的宠物狗还经常在落地窗帘边小便,导致大宅内经常弥漫着一股“腐朽味和排泄物臭味混合的恶心气味”。

勉强忍受 “兔女郎”各有所求

然而,在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依然有许多女孩选择了忍受。其中大部分女孩是为了能够成为《花花公子》杂志的封面女郎或内页女郎,这对于任何希望成名的女孩来说都是一种最简而易行的方式;还有一些女孩则是为了能够获得免费的美容机会——赫夫纳会在她们生日时送给她们“美容基金”,在贝弗利山庄高级住宅区的美容整形所免费接受美容手术。

对于读大学时候欠下大笔贷款的伊莎贝拉而言,赫夫纳每周支付给“女伴”的零花钱才是她留在“大宅”的理由。 “每个周五的早晨,我们都会到赫夫纳的房间,等着他发零花钱。他总是慢吞吞地处理好地毯上的狗粪,然后从书柜的保险箱中拿出一大叠现金,分给我们每一个人。 ”

不过,伊莎贝拉说,她和其他女孩都“十分痛恨这个过程”,因为赫夫纳总是借这个机会大发牢骚。“他会抱怨各种事情,比如说女孩们之间没有和睦相处啦,或者有谁在他举办的派对上表现不好啦。他甚至还拿扣发零花钱作为威胁,如果我们中间有谁以各种理由离开大宅,或者是缺席他举办的各种夜总会活动或派对,他就会克扣零花钱。 ”

据伊莎贝拉透露,赫夫纳还对所有“女伴”制定了严格的规定,如果有任何违规的行为,他也会克扣违规者的零花钱。“我搬进大宅前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样做会让自己失去所有的自由,只能按照他规定的方式生活。 ”

毫无自由 出入都有专人记录

赫夫纳的规定中,最严格的就是宵禁。住在大宅内的女孩们每天晚上9点前必须返回大宅,除非是跟着赫夫纳一起去夜总会或参加社交活动。伊莎贝拉说:“我跟人们说起这个时,他们完全不相信,似乎我在撒弥天大谎一样。 ”现年25岁的肯德拉·威尔金森在2004年遇上赫夫纳,随后也搬入了“花花公子大宅”,直到2009年才离开。她也透露说,赫夫纳的工作人员每天都会记录下每个女孩进出大宅的时间,而赫夫纳每天早晨都会亲自察看记录。 “这实在是太疯狂了,甚至比我父母管得还要严很多,”威尔金森说。

对于住在大宅的女孩来说,每周周三和周五是获得片刻自由的机会。赫夫纳会用他的豪华轿车带着“女伴”们到夜总会参加聚会。不过,伊莎贝拉透露,即使是出去参加聚会,女孩们的自由也十分有限,赫夫纳总喜欢去同一些夜总会,并且他的贴身保镖总是随时盯着,不让其他未获邀请的男性离他的“女伴”太近。而且离开的时间一到,所有“女伴”都要被“赶鸭子般排队离开”。

最终,伊莎贝拉无法继续忍受“牢笼”般的生活环境,选择了离开这个不少渴望成名的女孩梦寐以求的“花花公子大宅”。当然,伊莎贝拉一走,立刻就有其他女孩子进来填补了她的位置,其中就包括刚与赫夫纳订婚的模特克里斯特尔·哈里斯。

赫夫纳和未婚妻

哈里斯本是一名来自英国的女孩,10岁时随父母移居美国。两年前,哈里斯成为一名心理学专业的大学生,相貌甜美、身材性感的她开始在业余时间充当兼职模特。2008年10月,哈里斯和多名美女应邀参加了赫夫纳在豪宅举行的万圣节晚会,第一次与赫夫纳相识,而赫夫纳对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子一见倾心。

“爷孙恋情”整整相差60年

去年的圣诞夜,赫夫纳与哈里斯一起观看了电影,随后两人交换了礼物:哈里斯送给赫夫纳一幅画有两人与宠物犬的油画,赫夫纳则送给了哈里斯一枚戒指,并明确表示,这是一枚订婚戒指。

尽管圣诞夜的求婚过程十分温馨,但赫夫纳已经84岁高龄,而哈里斯还只有24岁,两人足足差了60年。“爷孙恋”成为外界议论的热点。

年过半百《花花公子》求变身 将进军中国?

《花花公子》作为美国著名成人杂志,缔造出规模庞大的商业帝国。一个调皮的兔头加上PLAYBOY字样,这个中国人熟悉的标志,将在农历兔年,正式进军中国市场。

赫夫纳和他的第一批兔女郎

打进中国是多年计划

美国媒体近日报道,2011年为中国农历兔年,以邦尼兔为标志的《花花公子》瞄准中国市场,展开了拓展的脚步。中国是花花公子集团亚洲拓展计划的重点。

早在6年前,花花公子集团就想在上海开设一家俱乐部,但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实现。2008年北京奥运会召开期间,《花花公子》杂志能否进入奥运村一度成为新闻话题。国内某网站甚至宣称“你家男人下月能买到《花花公子》”。然而这种说法最终也止步于猜测。

2009年,《花花公子》杂志创始人休·赫夫纳打算以3亿美元将其卖掉,中国当时有不少媒体集团跃跃欲试。据悉,投资人们看中的并不是《花花公子》杂志本身,而是这个杂志背后有很多东西可以运作,例如选美赛事、化妆品、服装、饰品、网站等。然而这笔交易同样不了了之。

直到2010年11月,花花公子集团最终敲定与一家中国企业签订5年合约,计划在中国开设2000家品牌专卖店。随后,该集团在澳门的连锁豪华俱乐部开张。此外,集团还计划于2012年在澳门建成一栋花花公子大厦。

到“第三世界”找机会

1960年,第一家“花花公子”俱乐部在芝加哥出现。据统计,“花花公子”俱乐部在全盛时期达到全球40家之多,兔女郎达2.5万名。全球会员超过90万人。然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全球色情业竞争日益激烈。同时,随着里根当选美国总统及随之而来的新保守主义,“花花公子”俱乐部呈现衰落之势。更具打击性的是,随着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花花公子产业甚至面临破产威胁。

但与此同时,花花公子集团在亚洲的业务却发展迅速。亚洲市场、特别是中国地区消费能力的不断增强,让花花公子集团看到了扭转不利局面的希望。有预计称,2011年花花公子集团在亚洲的经营收入可占全球收入的34%,比两年前翻一番。

花花公子顺势而为,迅速做出了到“第三世界”寻找机会的决定,并积极寻求在“第三世界”的合作伙伴,以期凭借授权商品、扩展品牌俱乐部和赌场等举措增加收入。为了改变《花花公子》杂志一直以来在亚洲造成负面形象,该集团正努力调整发展方向,希望将自己从单纯的杂志出版商转变为一个休闲与生活时尚品牌。

想变得不再那么花

1953年,赫夫纳创办了第一期《花花公子》杂志。1980年《花花公子》全年的总发行量是6600万册,现在,《花花公子》向广告客户保证每个月的发行量为550万册。赫夫纳本人有一套完整的“花花公子哲学”,他自诩为一个哲学家,向大众灌输他的“花花哲学”。

《花花公子》经历了从一本杂志到一个帝国的过程。赫夫纳从创办刊物开始,逐渐开设酒店、夜总会、赌场,经营餐饮、香水、皮具、文具等,并将杂志电子化,影视全球化,同时还进军服饰市场。

不过,这个“兔子帝国”在近年遇到了巨大的麻烦。例如,美国沃尔玛连锁购物中心要求旗下所有店面不得销售以《花花公子》为代表的色情杂志;7-11便利连锁店也曾经对《花花公子》实行过长达17年的禁售令。

花花公子集团采取的对应策略之一就是塑造转型形象。2010年10月,《花花公子》推出了办公室版网站“吸烟夹克”,虽然网站打出的卖点是“火热视频、名流八卦、生活方式、趣味影片和约会建议”,但网友们却纷纷表示,网络版《花花公子》无论怎么看都不够火辣。当时就有评论说,看来《花花公子》想将脱下去的衣服再穿上,实在不容易。当《花花公子》变得不花了,人们也只能哀叹世界真是变了。

《花花公子》到底有多“黄”?

《花花公子》到底有多“黄”?一位在美国生活多年的华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刚到美国留学时,对《花花公子》充满了好奇。当他“怯手怯脚”地买了第一本《花花公子》后,才发现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色情”。“与欧洲著名的《FHM》、《maxim》等杂志一样,《花花公子》杂志只是一本纯粹的‘男性杂志’,”这位华人说,“其图片的裸露程度也是有限的,除了介绍‘健康的性知识’外,还涵盖了男性时装、政治、体育等其他生活类话题。”

《花花公子》封面

现《花花公子》杂志总裁克里斯蒂?海夫纳女士在接受《环球时报》的独家专访时也曾提到,由于将杂志名字“Playboy”的中文译名为《花花公子》,这本并不低俗的杂志在中国成为了“色情”的代名词。她认为,《花花公子》涉及题材广泛,并吸引了一批优秀的艺术家和作者为杂志提供图片、访谈、人物特写等,“这是一本有品位且精致的杂志”。而对于杂志中的那些“感官刺激”,海夫纳女士则认为:“感官刺激是人的本性。《花花公子》充满感官刺激,但它并不低俗。”

但一位曾经在西方国家工作过多年的媒体工作者却认为,就《花花公子》杂志本身来说,可能不像我们想象得的那么“黄”,但它是一个象征,正是因为这种象征意义,我们对是否解禁才应当更为慎重。

一位从事西方杂志研究的媒体工作者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有关《花花公子》的讨论在中国只是一个“序幕”,未来还将有更多的“西方情色文化”意图进入中国市场,并碰撞出诸多问题。“任何有人需求的文化产品都有存在的价值,也都应该赢得尊重。”他认为,我们应该把事情的关注点集中在“如何阻止这些文化产品让不适合的人群接触到”,比如制订“分级化管理”。

他介绍说,在中国已经出现了像《男人装》这样的与“西方文化接轨”的杂志。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出国门,亲身接触到一些国外文化产品,中国与西方文化的交流只会越来越多,这个时代离“性”不再“暧昧不清”已经不远了。这就意味着,弥补一些制度上的缺失已成为当务之急。

看了《花花公子赫夫纳:我本保守》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花花公子两款袜子不达标 质量与知名度无联系 2011-03-23
·花花公子或重回创刊人怀抱 公司估值2.07亿美元 2011-01-14
·看好亚洲市场消费能力 花花公子进军中国市场 2011-01-11
·花花公子集团欲进军中国 邦尼兔迎兔年 2010-12-28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从陈明月案看交通

说说房产继承的那

天顺国际百名业主

无责免赔被废,代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年终奖,你不得

第十届尚权刑辩

“法邦律师学院

第六届尙权刑辩

相关知识
·
·如何投资入股公司?
·入股投资合同应注意哪些事项?
·酌定不起诉包括哪些情况?
·
·
·未进行离岗前职业健康检查的,劳动关系不能解除
·工伤赔偿款怎么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