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客服热线:400 818 9919
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婚姻房产刑事债务劳动交通合同
邵峰低调娶影后
邵峰和妻子刘欣是圈内有名的模范夫妻。
醉倒草丛被当猎物击毙
葛山村2民村民醉酒滑倒草丛,被当地狩猎队员当成猎物开枪击毙。
香港前特首曾荫权涉贪
现年72岁的曾荫权共涉嫌3项指控。
首页法邦时评法律名人谈热点追踪法邦视频明星那些事儿曝光台民生社会贪腐深度

第一单元:西南政法大学副校长孙长永发言

2015年10月19日  来源:法邦网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  

孙长永(西南政法大学副校长、教授、博导):

首先感谢尚权所盛情邀请,我第二次参加这个论坛,尚权所为了维护律师的权利,做了很多工作,在我参加的会议中我们这个论坛人数是最多的,题目是依法治国与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我就关于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谈点想法。贯彻四中全会精神和全国律师工作会议的精神,在重要会议上文件已经在征求意见,孟建柱律师在会上政策性的解读,讲得非常清楚,总的希望是加强律师执业权利的保护。从依法治国角度,律师队伍是社会主义法治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官对律师的尊重是一个国家法治文明程度的标志,律师对法官的尊重程度也是一个国家法治发展水平的标志。这个文件把孟书记的讲话精神、中央四中全会决定的精神以及司法实践中各个地方在保障律师权利的经验,两院发布的文件中49条的篇幅不是个小文章。

我注意了一下,至少有七八方面比现行法律的规定有进步,有些进步比较明显,比如关于知情权问题,这个文件的第六条对政法机关告知律师的事项列举了七方面程序性的事情做出规定,但是现在法律上没有明确要求,或者个别地方有要求其他的没有。第一条里要求办案机关对移送审查起诉退回普通侦查提起公诉延期审理、二次不开庭审理宣告判决等重大事项以及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案件报请上级检查机关逮捕的要及时告知辩护律师,这里边除了移送起诉要告知法院的规定,其他的现在没有规定,我觉得这是一个进步。还有关于会见问题,这个文件第一次出现,能够当场会见的当时就要安排会见,这是个原则。

如果按照这个文件落实比现在的规定要好,要求派出所要保障会见的顺利和安全,保证律师履行职责所需要的会见的时间、会见的次数,如果委托了两个辩护人的可以共同会见也可以单独会见,这是律师要求的。还可以带律师助理进行会见,会见前还是有些可圈可点的地方。特别增加一条规定,办理申诉案件、抗诉案件,律师个人可以到档案管理部门、办案部门查阅摘抄已经审结的案件材料,现在的法律和司法解释里都没有规定。要求检察院法院不得限制律师约见的次数、约见的时间,包括约见方式都明确,有些地方去调研的时候不允许用手机拍照,不允许扫描,现在这个规定很清楚都可以,带律师助理约见都可以。

比如调查取证权,规定第19条明确赋予了辩护律师向服刑的罪犯调查收集案件有关材料的权利,这也是现在规定不明确。特别是大家反应强烈的律师参加庭审要进行安检的问题,这次第一次做了明确规定,一是建立律师专用通道,第二如果要安检跟检察官一样,要同等对待,这个明文规定,这条如果能落实,对律师来说应该是个巨大的利好。自证辩论和辩护权,可能很多同志不是很注意,自证辩论辩护权,第29条很明确,明确在自证环节发表辩论意见,我们现在庭审当中包括法院搞庭审改革试点当中,要求审判员不能要求律师就说行还是不行,是还是不是,意见怎么看辩论阶段再说。

调查证据阶段关于自证的时候不允许发表辩论意见,这个是违反庭审调查规律,现在这个文件非常明确,而且这个规定第33条34条特别加了一条,庭审过程中出现有重大情况的允许律师跟被告人进行交流,必要的时候律师可以申请休庭,我觉得这个是对律师法庭辩护权利的重大保障,刑事法的规定有明显的进步。当然关于控告申诉维权机制也做了更加细化的规定,我个人觉得这个文件确定是落实中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精神的重要文件。两院三部这个规定比起现有的司法解释在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方面有明显的进步,如果这个文件能得到落实,我们律师的权利一定比现在能得到更好的保障。

第二,这个文件本身存在一个不足,我估计律师同志们看不足的比较多,我提出这么几条我们一起商量,不一定对,第一关于辩护律师与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之间的通信权,这个文件第13条规定派出所对律师和在押嫌疑人被告人之间往来的信件进行检查,我个人觉得这个规定不符合国际准则,也缺乏国内法律上的实证依据,我们国内的任何法律没有这样的规定。我觉得这个规定对我们律师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之间的通信往来权进行了严重的限制,损害律师和当事人之间建立一种信任关系。既然会见的时候不能派人在场,为什么通信要做检查,特别是对通信内容的检查,如果表面检查,怀疑里面有违禁品可以检查,通信的内容是保密的,看守所怎么能打开检查呢?我专门查了一下德国刑事法典,以前不限制,60年代修改的时候增加了一条,148条,但是德国对律师和在押犯罪嫌疑人之间的通信权的限制仅仅限于恐怖活动案件,而且只有法官可以监督,办案机关、羁押机构不可以。我还特别强调了2013年10月份,欧盟关于刑事诉讼中律师帮助权的决定,这个里面按照国际通行的规则,明确要求各个缔约国要充分尊重犯罪嫌疑人和他们律师之间行使诉讼权利之间行使诉讼权的秘密交流,这个秘密交流包括会见,包括通信、电话会谈以及其他国内允许的交流,完全保密,不受检查不受监督。

不足,如果展开来说就多了,比如授权所有人都可以查,第二授权看守所查,这个有问题,而且这里面中立的机构,损害了通信权的没有规定任何的程序,还是原来的控告程序,没有独立的中立机构来进行,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缺陷,律师约见权,我们现在保证得比较好,这个文件加了一些具体的规定,但是有一条规定我觉得对律师是不足的,第14条,辩护律师查阅摘抄案件材料属于国家秘密的应当经过检察院法院统一并且遵守国家保密规定,这个规定是塞进去的,现在法律规定对我们律师约见权没有涉密的要经过我们同意,经过办案机关同意,没有这个规定,这条规定不太符合法律精神,虽然写的是检察院法院同意没有说经过公安同意,但是凭什么要经过检察院同意。哪怕不经过同意列到了这个是保密的涉密的,律师要保密,不得扩散,这个要求是可以的,但是要经过检察院法院同意,这个是缺乏法律依据的。

第三,三类特殊案件会见权的保障,这次重点规范事先申请,发一个许可决定书,凭许可决定书就可以到看守所见,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律师事先是不知道这个案件是不是属于三类特殊案件,我们凭什么去申请呢?我们主动去申请,我们自己认为这是三个特殊案件,我们律师一定是凭着三个先到看守所见,看守所不让见,看守所不能凭嘴巴上说,他可能跟你打游击,你到办案机关办案机关说这不是三类案件,我们要等通知,踢皮球了。所以三类特殊案件的会见权保障问题,这个还应加一条,看守所如果说这是三类特殊案件拿文件才让见,看守所要出具拒绝会见的文件,给个书面通知,否则看守所有什么理由拒绝律师的会见,这是这个文件里的第三个问题。

第四,这个文件对侦查阶段律师调查取证权没有任何的保障性工作。尽管这个问题在学界目前还有不同意见,但是2012年行政法规定非常明确的肯定了律师在侦查阶段是有调查取证权,原来刑诉法41条规定将辩护律师经过程序同意可以调查取证,这个规定辩护律师没有说是起诉阶段,侦查阶段完全是可以的,而且三类特殊案件还要公安机关告知检查机关,我没有权限我怎么调查怎么告知,这也是导致各位律师侦查阶段不太敢调查,尤其人证你们不敢调查的很重要的因素,这个文件有四方面的不足。

第三,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我谈三点感想和建议。在全国律师工作会议的分组讨论会上,我当时提了三点意见,一个是充分保障律师执业权利,规范律师执业行为还需要共识,特别是一线办案人员,要树立尊重律师权利的意识,我们律师也要树立尊重办案部门办案人员尤其是法官的意识。构建司法人员与律师的新型关系需要有新思维,要从7号令阶段就要入手,四中全会决定提出来要建立全国统一的法治队伍职前统一培训,现在法官学院搞法官培训,检察官学院搞检察官培训,各干各的,想法完全不一样,哪怕是原来毕业于同一个学校,在不同部门进行培训,几年下来完全不一样,这个是有问题的。第三,我们要加强律师队伍建设,经常说律师队伍是社会主义法治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国家对于检察官对于法官都有国家人才建设规划,律师队伍为什么不能纳入国家人才队伍建设,我们人少,不到50个人能够在国际事务中代表中国。这几点要求跟我们保障律师执业权利也是有关系的。

今天结合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我再提三点感想和建议。第一,维护律师权利保障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对此所有律师应该有个清晰的认识。我有个基本的判断,我曾经说过犯罪嫌疑人和警察的关系,被告人和公诉人在法庭上的关系,本质上就是我们老百姓和政府之间在宪法上的关系在诉讼过程中的延伸,这个关系没有根本改变,我们不可能单方面地强化辩护律师的权益,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肯定是个漫长的过程,现在最高法在改革纲要里说到2016年之前要建立,我说那是梦想,是表面上的东西,公正司法的理念是缺位,我们的司法长期盛情专政司法的理念,公正司法理念没有,又是一体化的司法体制,又是行政化的司法权利运行机制,又是从前苏联学来的检查监督机制,这些短时间能改得过来吗?还有社会资源的不足,这个对我们人权保障包括律师权利的保障来说,最根本的不是争取一二三四五多少项权利,是要有一套独立的公正的司法体系,给我们的权利提供救济,而不是靠政法机关个别领导人自觉自律,依赖各种机缘,发一两个文件,文件飘一下就过去。

第二,加强律师执业权利保障,需要进一步发挥各级律师协会,尤其是省级以上律师协会的作用,我有一点感觉可能不对,我感觉律师单干的成分比较多,团队的力量比较弱,最多是律师事务所搞。我们能不能搞一个全国刑辩联盟,陈教授曾经提出过搞一个死辩联,应该有这样的组织,单干很难保证权利,我们是弱者,沟通、互相声援。我举一个例子,日本侦查阶段在押犯罪嫌疑人跟律师的会见交流权也是要经过许可的,后来怎么改过来的,1988年基本改革,日本律师联盟会和最高检察厅斗了几十年,最后把一般指令改为具体通知,没有集体的力量那我们就很难。今天在座的有全国律协的徐律师,待会儿还要讲,我讲的不一定对。

第三,律师行使执业权利确实要依法,要充分尊重法庭的权威和法官的权力,不能超越法律的规定进行。我第三次进行刑事实施情况的调研,我到了很多地方,一些法官检察官告诉我们,审判之前想开会打电话接都不接,然后在庭上突然提出意见。还有律师申请一百多个证人出庭,这种做法不仅让检察院法院对我们整个律师群体形成负面影响,也损害了这个案件中辩护的效果,直接损害当事人利益,所以我呼吁所有律师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按照执业伦理来行使我们的辩护权利。对方可以违反法律,但是你不要成为你不喜欢的那个人。

[责任编辑:董晓芳]
标签

网友评论

 共0人参与 - 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法邦网立场。

新闻推荐

刘德华坠马受伤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

法邦时评

法律名人谈

©2007-2016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关于法邦网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反馈留言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