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客服热线:400 818 9919
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婚姻房产刑事债务劳动交通合同
黄晓明办公室曝光
爱妻狂魔黄教主的办公室照片被爆了出来。
情人节频遭“浪漫陷阱”
全景网讯:“随着情人节的到来,玫瑰简直一天一个价。
汪峰罕见谈二女儿
汪峰共有三个女儿,然而二女儿却很少被提及。
首页法邦时评法律名人谈热点追踪法邦视频明星那些事儿曝光台民生社会贪腐深度

第三单元:中南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虎发言

2015年10月20日  来源:法邦网  我来说两句(2人参与)  

陈虎(中南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律师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发言:

我得先表达一下感想,去年的尚权论坛是在武汉举办的,这次来感觉很不一样。这次主办单位南开法学院有我的师兄。这个环节的主持人王雪莉律师也是我非常敬佩的律所带头人。他们那边的刑事案件做得特别有特色,不但刑事案件的数量首屈一指,质量上也有很多亮点和特色。

我今天讲的职业伦理的话题是一个小的方面,是指律师和当事人之间的关系。我讲两个案子:

第一个陕西华南虎照案,当时的被告周正龙指控两个罪名,诈骗罪、非法持有枪支最。周正龙开始坚决不认罪,后来突然认罪。辩护人当时手足无措,在法庭上选择继续按原来的无罪辩护思路继续为其辩护。检察官说当事人已经认罪,你们还做无罪辩护有什么意义?辩护人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说“法律规定律师是独立辩护人,所以他认他的,我辩我的”。

第二个案子是李庄案。今天确实是一个盛会,李庄案件的二审辩护律师来了两位,高子程律师和刘仁文教授。我所了解的情况是这样,李庄一开始的时候非常不愿意认罪,在一审法庭上态度非常坚定,而且多次申请法官回避,甚至要求集体回避。二审开庭时态度突然发生180度转变,突然开始认罪。律师在法庭上立即告诉李庄说你要知道你自己认罪的法律后果,想清楚再认罪。李庄说想清楚了。但是,陈律师和高律师继续按照之前无罪辩护的思路继续辩护。这中间有一个细节,刘仁文律师之前接受委托的时候,他在家里一直写无罪辩护思路。突然好像是他知道李庄准备认罪,然后突然就准备辞去辩护。后来,经过紧急的沟通,法庭破例同意三位律师同时出现在法庭上,这就是网上看到的著名照片,三个律师出现在法庭上为李庄辩护。这不是违背法庭规定吗?不是,法庭当时说可以出庭,但不能发言。

刘仁文律师的观点和另外两位完全不一样。刘仁文律师认为既然他认罪,我就不能再继续做无罪辩护,所以要退出。高子程律师和陈律师有另外的思路,他们认为要在李庄认罪的情况下坚持做无罪辩护,帮他说出内心没敢说出来的话,为历史重新认识这个案件留下空间。

这两个案件发生以后,我想提炼出三个问题。

第一,当辩护人和当事人意见不一致时,我们选择听谁的?

   第二,如果意见不一致,是否还应该按照之前准备的辩护思路继续以独立辩护为理由按自己的思路继续辩护?

   第三,是不是可以依据不受被告人意志左右的所谓独立辩护论,因此就可以不用和被告人协商?

这起事件后来引起了争论。北京大学一位教授写了文章《李庄案,荒诞的自说自话》,抨击了律师在这起案件中的辩护策略选择。《南方周末》登了文章以后,迅速引起了反弹,陈光武律师立即写了篇文章《李庄案的辩护真的失败了吗?》,来反驳陈教授的观点。陈有西律师更是写文章说陈老师是一个书生,不了解案件背后的细节。

这起争论发生以后,我们可以讨论一下独立辩护论到底是否成立,如果我们将来碰到跟当事人意见不一致,该采取哪种意见。

为什么要采取独立辩护论?

第一个原因,大陆法系国家,一定会产生独立辩护的观点。因为大陆法系的职权主义有两个潜在的理论前提,就是检察官会有客观公正义务,你放心被告。第二,法官有诉讼关照义务,你放心被告。在职权主义之下,检察官会照顾你的,法官也会照顾你的,所以你有没有律师无所谓。这是潜台词。

在兰博约所写的《对抗之审判的起源》当中,记载了1663年一个被指控出版非法书籍的案件中,法官对被告说了这样一句话“既然都有我了,你还请律师干嘛?”英国当时不是当事人主义,当时实际实行的是职权主义,你可以了解职权主义内在就不需要律师。所以我准备写一篇文章《刑辩律师的制度空间》,我有一个悲观的预设,在职权主义之下律师的空间很有限,在职权主义之下很少能诞生刑辩大律师。

有两个数字,第一个,每年几百万起刑事案件,无罪判决只有500多起,不足百分之零点几。但另一个数字非常耸人听闻,从1997年到2003年,被抓的刑辩律师有300多人,罪名都是伪证罪,二审被判无罪的多达80%。一个是一般被告无罪率不足0.5%,另一个是律师无罪率80%。这两个截然相反的两个数字,再次说明两个观点,我们对被告欲置之死地而后判,对辩护律师有强烈的对立情绪,大量是证据不足就直接打击报复。这两个数字体现了中国真的是职权主义吗?其实不是。看起来似乎有客观公正义务的理论预设,但实际上在利益层面早已实现高度的对抗化。

第二,中国实行独立辩护人另一个原因在于我们一直强调律师和当事人之间公法义务至上,远远大于两人之间私法的契约义务。

我在个律所调研,这个律所是某省的一大刑辩律所。我的精力不集中,眼睛瞟他们个得到的所有荣誉,中间发现一块牌匾让我眼前一亮,或者说眼前一黑,写的是“奖励该律所在某某省打击两抢一盗行动中表现卓越”。我当时就傻了,百思不得其解,律所如何在打击两抢一盗的公安行动中如何表现卓越。估计是在法庭上跟法官表态一样,我完全赞成公诉人意见,判处嫌疑人死刑,立即执行。除了这种表现,你会发现我们一直以来都强调律师的公法义务,而忽视谁花钱请你,你的私法义务应该是第一位的。在某一段历史时期,律师年检的时候有一张表上面有一个专栏写的是请填写本年度你所掌握的犯罪线索。这是我们曾经的一种观念,但现在这种观念仍然存在,律师尽管拿了别人的钱,但你首先的义务对象是国家。你首先应该对法院承担忠诚义务,而不应该首先对当事人行使忠诚义务。所以真实义务压倒了忠诚义务,公法义务压倒了契约义务。独立辩护人就是职权主义国家的题中应有之意。

刘志军案再次得到体现。刘志军案三个半小时辩护完毕,死磕律师在微博上发了文章,指责律师没有和公检法的违法行为进行对抗。没有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没有维护程序法的尊严,三个半小时配合完演戏。这个时候,辩护律师说了一句话,他说揭发他的违法行为不是我首先考虑的对象,当事人的利益是第一位的。本案当中只要把他免死,我的任务就完成了。指控的几个罪名当中,只有一个能给他免死,就是受贿罪,把受贿罪的金额打下来,只要能判死缓,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其他不是我首先考虑的。所以我们反思一个问题,到底是维护当事人利益是第一位的,还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是第一位的?

又有一个案件,一个法轮功案件。律师找了法轮功的被告跟他说了一句话,“你放心,信仰是自由的,你要忠实于自己的信仰,坚决不要认错,听我的”。结果听了他的,全部人员当中只有他的当事人被判了重刑,其他所有认错的人被判了缓刑。我不知道这件事换了我怎么做,我只想问问大家,反思一下,换了是你,你怎么做?在整个环境没办法改变的情况下,在个案当中,到底是让他认错,换得缓刑?还是让他坚持信仰、自由,然后获得重判?这的确是非常煎熬内心的话题。

我有一个奉劝,职业伦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每个法律人都应该是理想主义者,但每个法律人都不要成为理想主义患者。

最后一个问题,谁来判断当事人利益最大化呢?你以为你懂法律就能知道他的最大利益吗?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个官员深受百姓爱戴,最后锒铛入狱,在法庭辩护的时候,你给他指出了不在场的犯罪证明,有谁证明不在场?他的情人。可是这个被告告诉你,他宁愿被判死刑,也不愿意让老百姓知道他有这么多情人。他每天受贿都不在场,因为每次都有情妇证明。你是尊重他的意志,还是按照你的思路,在法庭上检举揭发他有85个情人?这种最大利益到底由谁判断?是被判死刑利益最大,还是保留清白在人间利益最大?

《朗读者》中一个情节,那个男孩和女人在一起交流了很久,在一起各种交流,给她朗读书籍。因为她不识字。几十年以后,突然他发现他喜欢的女人出现在纳粹审判的法庭上,所有被告都把这个签字杀人的罪责推到了老女人身上,老女人一直一言不发。这个男人坐不住了,你干吗不说你是文盲,你只要说你是文盲,这个指控就不成立。可是老女人就暗自接受了一切指控。因为在她心目中,宁愿被判入狱,也不愿意让全世界知道她不识字,她觉得这是文化尊严,比自由更重要。请问,你能不能检举揭发她不识字?她宁愿当时就死。这个时候,谁来判断她的利益最大化呢?

我们总是认为我是法律专家,因此我可以判断你所有利益的权利都在我的手里,这是不是法律人致命的自负?我觉得其实律师就是一个的士司机,乘客上车以后,他告诉你要去机场,还是去高铁站。我们想象一下,一个乘客上车以后,你二话不说把他带到机场。乘客说对不起,我要去高铁站。他说不对,其实你要去机场,你不知道。这么简单的道理,这样一推类不就出来了吗?想去哪儿是他决定的,你的任务就是告诉他走二环还是三环。二环红绿灯多,三环时间较短,你自己决定。这条路是150块钱,那条路是80块钱。但走80块钱的这条路可能发生堵车,你选择。这就是你发挥的作用,去哪里是由他决定。多简单的道理?

简单讲几个结论。什么叫独立辩护人?不是独立于当事人,不听被告人的意志,而应该是独立于公检法,独立于司法行政机关的非法干扰,这才是独立两个字真正的含义。

[责任编辑:董晓芳]
标签

网友评论

 共2人参与 - 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法邦网立场。

新闻推荐

结婚写错新娘名字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

法邦时评

法律名人谈

©2007-2016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关于法邦网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反馈留言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