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客服热线:400 818 9919
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婚姻房产刑事债务劳动交通合同
黄晓明办公室曝光
爱妻狂魔黄教主的办公室照片被爆了出来。
情人节频遭“浪漫陷阱”
全景网讯:“随着情人节的到来,玫瑰简直一天一个价。
汪峰罕见谈二女儿
汪峰共有三个女儿,然而二女儿却很少被提及。
首页法邦时评法律名人谈热点追踪法邦视频明星那些事儿曝光台民生社会贪腐深度

第六单元: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副院长吴宏耀发言

2015年10月21日  来源:法邦网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  

吴宏耀(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副院长)发言:

我今天要汇报的是跟尚权的重要合作“蒙冤者援助计划”。

蒙冤者计划是从2014年5月23号,我所在的中国政法大学刑事法律援助中心和尚权律师事务所联合发起的蒙冤者救助活动。2013年,在我们国家有大量的冤案开始被平反,引起了民间的一系列推动。在全国范围内有很多关注冤案纠错的民间组织,比如有徐昕教授的无辜者计划、李金星律师发起的拯救无辜者洗冤行动、杨金柱律师的冤弱法律援助中心。

我们做的蒙冤者计划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只是想给大家提供一个平台,吸收各界的力量,共同给贫弱者提供相应的法律帮助。在实施过程中,我们有一些基本的想法,并不是想将我们的判断强加给司法机关,而是希望可以在申诉和纠错之间提供一个过滤机制,提供一个案件筛选途径。当时这个平台的建立就是多方合作,有职业律师、学者、志愿者团队。

简单来讲,我们的工作流程是案件当事人向我们提出,由研究生作为初查小组对案件进行初查。我们对案件是有一定限制的,案件范围、特定的案件类型,必须是死刑和无期案件。学生初选的案件符合刑事的援助条件,再由专家组成庭审,对案件的证据问题进行审查。然后提交给尚权的律师事务所,由尚权组织专业律师进行讨论,其实我们是合作的方式。

经过一年半的实践,我们自己总结了两次,发现了很多问题。从2014年项目开始到今年9月,总共收到了112人次的申请来信,是要求提供援助的。其中涉及到的案件被告人是75人。在案件初查过程中,筛选了一半。我们是有明确的援助条件的,但是,向我们申诉的案件情况特别有意思,有文革时期的案件,有恶霸地主案和特务案,这些案件跟我们的援助范围完全无关我们明确列出了案件类型,但是有职务犯罪案件,有4起找到我们,贪污贿赂案件完全不属于我们的援助范围。除此以外,我们在行刑期上也是有限制的,在75个被告人当中,有41个被告人根本不符合条件,他们的刑期很轻。

这些完全不符合援助条件的案件,我们应该怎么处理?当时我们就跟志愿者学生讲,这些人找到我们是希望获得帮助。我们不是告诉他们我们有条件限制,而把他们推出去,对于每一个向我们申请援助的,我们都会跟他们解释我们的规则是什么,同样还有其他的援助组织,甚至是正式的法律援助渠道。我们会尽可能的给他们指一条道路。

对于符合条件的,我们开始进行遴选。曾经有10个案件,尚权组织了3次专题讨论。其中还有一些典型的案件,高律师会给大家介绍。我们本来是要帮助冤错案件的,但在援助过程中,我们发现申诉过程中有很多值得关注的问题。

首先,我们现在关注冤案主要是大案、重罪的案件。我们这个计划主要是侧重于死刑、无期,事实上找我们的很多案件都是小案件,可能判了7年、8年,是刑期不长的。可能因为我们国家的冤错案件太多了,我们顾不上这些案件。我想讲一个观念,当我们接触当事人家属的时候,我们真是发现冤案不分大小。我们觉得死刑、无期才叫冤案,但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就算只是判了7年,他仍然觉得是冤的。这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和一个家庭的影响,同样是巨大的。所以我觉得责任感真是非常重要。

第二,申诉材料的问题。符合条件的36个案件当中,绝大多数的当事人只能诉冤,拿不出材料。他只能讲冤在哪儿,但他拿不找证据材料和案卷材料。原因有很多,比如有法院拒绝为当事人提供、一二审的辩护律师拒绝提供、辩护人律所拒绝提供的。还有一些是地方原因,案件比较敏感,拒绝提供。这就导致我们看不到材料。尽管案件表面上符合援助类型,但我们又没有办法做实质审查。当事人没有案卷材料,他只能讲他冤。我们听完之后很同情,没有案卷材料又没有办法做判断。

第三,申诉人的所有申诉材料都是文学化的,而不是法律化的。他只能用很朴素的语言跟你讲他怎么冤。你看了20页的申诉信,你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找到上法律对他有利的证据点。这次四中全会报告提出应该给申诉提供援助律师。我觉得必须要有援助律师。现在的援助是走法律渠道,但当事人还是用一种朴素的情感进行申诉。这相当于给你一箩筐的材料,你在里面挑有用的东西。可能这一箩筐里最重要的东西,他没有跟你讲。经过去年一年工作的总结,今年我们的工作有所转向,我们原来的志愿比较高,希望可以给当事人提供更有利的帮助,对推动错案纠正提供更大的帮助。但是,我们发现现在更大的工作是帮他们拿到材料,帮他写一份能够进入法官、检察官视野的申诉书。

第四,我们在项目过程中接触了很多人,接触了很多社会的贫弱者。在很多年之前,最高检的一位检察官说过一句话,如果没有大冤大错,谁会受这种苦、受这种磨难去申诉呢?大家风餐露宿。前段时间,看范忠信教授写的《谁是凶手》,谈明清时期的冤错案件。在申诉过程中,我们直面的是社会最底层。我一直在呼吁,一直在讲,很多案件对我们来说真是微乎其微。在你们的执业生涯当中、在我们的人生经历当中,我们觉得这冤真不算冤。但是,对当事人来说,他可能真是要穷尽一生想平复的事情。

蒙冤者计划是开放的平台,希望刑辩律师可以跟我们合作,能参与进来,给当事人带来一份温暖。很多时候,我们跟当事人讲,我们可能解决不了问题,但我们希望可以让学生和所有的志愿者团队给这些人一份关注。大家说现在的社会是很危险的时代,有些人要破釜沉舟。我们在同一条船上,你有什么办法?在社会中,我们关注弱者就是关注每一个人。我们用力所能及的力量给这些人提供一些温暖。虽然不能帮他们解决最终的问题,但至少让他感觉到这个社会还是有人关注他、支持他的。我们这个项目解决的冤案可能不多,但我们送出的温暖还是一大把一大把的。

我就讲到这里。

[责任编辑:董晓芳]
标签

网友评论

 共0人参与 - 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法邦网立场。

新闻推荐

结婚写错新娘名字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

法邦时评

法律名人谈

©2007-2016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关于法邦网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反馈留言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