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客服热线:400 818 9919
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婚姻房产刑事债务劳动交通合同
黄晓明办公室曝光
爱妻狂魔黄教主的办公室照片被爆了出来。
情人节频遭“浪漫陷阱”
全景网讯:“随着情人节的到来,玫瑰简直一天一个价。
汪峰罕见谈二女儿
汪峰共有三个女儿,然而二女儿却很少被提及。
首页法邦时评法律名人谈热点追踪法邦视频明星那些事儿曝光台民生社会贪腐深度

第五单元: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校长、教授林维发言

2016年10月16日  作者: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校长、教授林维  来源:法邦网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老师都比较讲政治,所以我还是按照我们正常的讲政治的这个思路来讨论这个问题。刚才两位其实也是学者了,新环也是我们青年政治学院的兼职教授,都讲到这是一个虚幻的东西。我倒还是呈现出一个讲政治,一个乐观的心态,我们法学院的老师天天在上课的时候,我们多少会希望,因为面对的学生以后不管怎么样,他们总是绝大部分去做司法实务工作,或者在公安,或者在检察、法院,越来越多的人会去当律师。我们当然希望他们能够分享共同的理念,而这样的理念在法学院的这种教学过程当中,我还是乐观的。通过我们潜移默化这样的精神,多少会给他们灌输一点。

当然到了不同的岗位,到了不同的机构,每个机构他訧蹋的政治取向,每个机构有他利益的倾向,工作的价值,屁股决定脑袋,当然会有一些改变。我每次在法学院毕业致辞的时候,我每年都会讲,希望他们永远能够记得当年在法学院学习的时候,你们曾经是坐在一个教室里的人,而不是现在在不同的办公楼里头,在法院,在检察院的办公楼,在律师事务所的办公楼里面,当时你们是从一个教室里面出来的。这个我还是比较乐观的。

我们提法律职业共同体提了那么多年,但是我们现在所见到的是每天更加分裂的这样一个局面。律师本来跟检察官打,一开始跟公安打,后来又跟法官打,最近律师跟律师又在打,各个门派,刑辩业也是一个江湖。前一阵子律政杂志让我写一篇评论,我的题目很简单,刑侠何需分高低,律师是最容易形成的律师的共同体反而呈现一个分裂的状态,在目前的状态当中,这样的情势之下,反而会削弱律师的力量。

话说回来,刚才两位老师讲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我们现在到底共同在哪?我们没有开过共同的法律人的大会,法官开法官的,检察官开检察官的,律师开律师的。在座的除了新环,没几个检察官,法官可能更少一点,我现在也算半个法官。但是很少会有法官、检察官、律师、学者能够集聚一堂,除了开刑法学年会的时候,倒是有很多律师去参加。我们没有共同的奖项评选,每次大案要案弄完了以后,法官、检察官都会立功,我们在座的律师有很多承办了大案要案的辩护,好像没听说获过什么奖励,优秀辩护人或者辩护人立个一等功。我们有一个法学家的评选,全国凭了七届的法学家,全国青年法学家,70个里面,我们这里面有几位老师都是,好像没有律师,有检察官,有法官,当然更多的是学者。北京市第二届的青年法学家的评选里面有法官,有检察官,有律师,也有学者。这个共同,有一次评选的时候我投票的时候,律师、法官、检察官没必要跟学者一起参与评选,本来这个指标就够紧张的,检察官、法官、律师占掉三个,我们只有七个学者了。有的时候是该分则分,但是有的时候该合则合,我对这个合还是抱有一定的信心。当然我这里面剩下时间不多,我主要讲三个我们分裂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第一个就是互动的缺乏。刚才我们讲的,本来刑事辩护论坛光有律师也辩不起来,我希望我们有一个互动的平台。但是我们法官、检察官恐惧和律师交往,这是正当的交往,是一个相互沟通的特别好的渠道,是加深双方的理解,进行理念融合这样一个特别好的渠道,这样互动的渠道、平台越来越有限。这是我特别担心的一个地方,如果两个群体,两个阶层不交流,不沟通,不互动,甚至没有人员的交换,人员的交换几乎是单方面的,又没有思想的交换,两个之间的隔阂就会越来越深,这种分裂就会越来越大。

第二个就是共识的模糊。我刚才回顾了一下我们尚权所十届的论坛,大部分都是在讲刑事诉讼,包括我们这次在讲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我是搞实体法的,今天第一排坐的都是诉讼法学界的老前辈,我特别希望尚权所搞一些实体法的论坛,以便我有机会能够多参加。为什么?因为诉讼制度的改革对于我们整体推进当然有特别宏观的、特别深刻的,甚至说是一个基础性的意义。但是各位作为律师是在办一个一个具体的案件,而这一个一个具体的案件其中很大一部分,甚至过去就是主要是围绕实体法,当然现在程序性的辩护越来越多,程序辩护的价值越来越大,甚至有的时候会主导甚至推翻实体法的判断。这是一个趋势,但是无论如何,在这个过程当中,实体的辩护仍然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我在这里面讲的共识的模糊,主要不是讲那些理念,对一个案件的看法,对一个发条的解释,对一个规范它的字词的掌握,尤其是审判,在审判历史过程当中,在审判的阶段过程当中,法院是怎么想,检察官是怎么想的,律师应该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去了解法官、检察官的想法,这一点是特别重要的。

我们要想跟法官、检察官成为一个共同体,不能让他们来了解我们,更主要的是我们要主动了解他们在想什么。我讲的还不是说理念的差异,我特别想强调,要了解法官对这样的案子他过去是怎么判的,是什么样的思考,他的难度在哪?我现在在最高法院的刑一庭,我就深刻的理解,深刻的体会到我们的法官和我们的律师之间,当然法官和检察官之间也有沟通的问题,不谈了,我们的律师和法官之间有特别大的认识上的差异。我还是要强调,第三次要强调,我讲的这个认识上的差异首先在这个个案里边所表现出来的不是理念的差异,而是法律解释上的差异。对某一个案件,对某一个问题的判断上的差异,所以这是我们要去进一步把握的。我们现在有很多的途径,包括我们现在的案例数据库越来越开放,最高法院也有把大量的判决都公布上网,有关死刑的判决我们现在能够掌握的仍然很少。作为一个学者,我仍然特别希望,包括我在庭里面开会的时候也都讲,我们至少可以把我们不核准的案例全部的都公开出来。当然因为这个问题是一个特别敏感的问题,我没有时间过多的展开。但是我觉得如果能把不核准的那些案例,那些标准告诉律师,律师就可以大体的判断出来法院的想法,法官的想法,这样能够使我们整个案件质量在双方互动过程当中,能够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包括我们的律师比较少的,律师不愿意参加,我们没有提供足够充分的开放的途径,能够让我们的律师去参与到我们的刑事立法和刑事司法的解释文件制定的过程当中。刑法修正案是一个特别奇特的例子,第一个在互联网上,公开的途径,向所有的公众包括我们律师在内,去征求意见的第一个刑法修正案。原来的刑法修正案的讨论都是处在保密的状态下,我们的律师比较少的有途径去参与到这样的过程中。我相信随着刑法修正案九开始,以后包括刑事的立法,公众的参与当然有价值,但是真正有价值的其实还是那些专业资质的人。律师对刑法立法的参与将会越来越得到体现,反过来,律师真正有多少以个人的形式,以集体的形式,以律协的形式参与到刑法立法当中去了,有没有这样的热情?有没有这样的学识能够去参与当中?迄今为止所有的刑事司法解释草案仍然处在保密的状态下进行的,我们的律师几乎没有更多的途径去参与。刑事立法公开了,刑法司法解释整个的过程能不能向律师开放?这是我们也要特别关注的。如果我们能够在这样一个规则制定的过程当中,我们的律师能够介入进去,我们先不说理念,我就讲技术问题,通过这样一种途径,能够使我们的共识在规则制定的过程当中,我们就已经逐步的达成。

现在经常出来一些司法解释也好,立法也好,出来以后,法官高兴,检察官有时候也未必高兴,因为有一个举证的问题,律师可能有时候又会反弹。上级法院最高法院觉得这个文件不错,基层法院觉得这个不好操作,甚至有的条文出来以后就没有生命。这种沟通上的缺乏,如果能够通过共识共建的过程,共识不是一个最终的结论,它是一个共建的过程。

第三点就是表达的阻隔。律师刑委会、律协、司法部以及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包括中央政法委,这中间一道一道的关口,使我们律师意见的表达在这个过程当中受到了阻隔。刚才讲到的,我到法院去复印卷宗,我到检察院去复印卷宗,只能拍照,不能复印,或者电子文档没有,这个可能仅仅是一个个案,仅仅是一个个体的工作人员。但是它由此反映出来的不仅仅是个案,个体工作人员这样一个态度,这样一个问题,。它可能反映的是一个体制性的问题,是一个制度上的安排。但是这样的意见,我们在这里说,还是以刑委会的名义去说,还是以律协的名义去说,还是以司法部的名义去说,说给谁听?说给承办的科员听,还是说给谁听?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从讲政治的角度来讲是有很多技巧的。我相信我们的最高法院的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检察长他们职业共同体的理念是有的,他们未必能关注到那么多具体细节细微的这种技术性的事情上面,以及在整个工作流程当中所出现的这样那样的问题,这个作为领导未必关心到。问题就在于我们需要采取什么样的表达途径去解决这个问题,这是我要讲的第三点。

最后一点,本领的恐慌。我们要加入这个法律职业共同体,我们历来认为法官、检察官自我感觉是非常好的,我现在越来越感觉到律师自我感觉非常好我还是要提醒律师,自我感觉不要自我膨胀,有的时候我们的律师有了一点自我膨胀的苗头,这种苗头是要不得的。要想加入这个真正的职业共同体,我觉得律师首先要提高本领。我不是说法官、检察官本领就很高了,我们的刑事辩护的专业性远远不到,刑事辩护的学术性远远不够,我自己原来也做律师,跟大家一起共同期望,也是对我自己的一个鼓励和鞭策。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彦方]
标签

网友评论

 共0人参与 - 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法邦网立场。

新闻推荐

结婚写错新娘名字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

法邦时评

法律名人谈

©2007-2016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关于法邦网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反馈留言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