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客服热线:400 818 9919
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婚姻房产刑事债务劳动交通合同
情人节频遭“浪漫陷阱”
全景网讯:“随着情人节的到来,玫瑰简直一天一个价。
汪峰罕见谈二女儿
汪峰共有三个女儿,然而二女儿却很少被提及。
委托收购股权未成功 股权转让人的义务有哪些
在股权交易的形式中,股权收购人往往会委托第三人代其收购股权。由于委托收购的间接性,便不可避免的会出现股权出让人不按时完成股权转让手续的现象,那么由此便会产生法律纠纷。然而,股权出让人的义务究竟有哪些呢?
首页法邦时评法律名人谈热点追踪法邦视频明星那些事儿曝光台民生社会贪腐深度

第五单元: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李春光发言

2016年10月16日  作者: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李春光  来源:法邦网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  

蔡华律师讲说法律职业共同体概念是14年,我觉得好像应该更长。现在已经成为一门选学,搞论坛没啥谈的,就得谈这个,有啥谈的,也得谈,否则格不太够。尚权不但谈,还要分上和下,觉得这个问题还是比较重要。

08年陈教授就发过文章,在问法律职业共同体建成了没有?时隔八年之后,这个答案仍然是扑朔迷离的。我谈谈我的感受,理论的可能与实践的不行,前面几位都谈到了,大家有基础的,一个学校出来,一个学科,一个老师,一本教材,都是同学,所以有知识这么一个基础。当然陈虎说利益不太一致,我觉得是一致的,大家都是靠法律这碗饭来吃饭。前世和今生都没有什么问题,但现状比较尴尬。昨天有人提到律师和公诉人到底是对抗还是合作?我觉得更像是切磋。各个名门正派之间在这切磋一下,但是切磋过程中就出了问题了。法官、检察官认为律师招数都不是我们名门正派的,用暗器或者咬耳朵,所以普遍形成一种共识,甚至还在世界上创造了第一个有名有姓的律师门派,死磕派。但是背后的问题是什么?因为我们作为一线的刑事辩护律师,有时候确实要反思这个问题,也要研究这种现象。有没有害群之马?我相信都有,法官也不敢说就没有,而且事实证明确实是有。

但问题是除了害群之马的一些问题之外,到底是什么问题激化了这么一些现象?比如刚才陈虎提到的一些案件,我们在去年年底,前年年初连续开了七天的庭,事先当事人就告诉我,这个案子已经有定论了,要当庭判,领导研究过了,什么刑期,我觉得不可能,这么一个事,死了八个人,开了七天的庭,开完庭,我发了一个朋友圈,再牛的辩护也牛不过领导,因为结论已经就了。一百多个小时的庭审,三个主审的法官竟然不动一个笔,就是很认真的听,问题可能就出来了。大家都觉得是法,但是在实践切磋的时候,律师是天真的认为我们要依法去弄,管他实体还是程序。但是我们突然发现怎么有些法官甚至公诉人他们依的法就咱们不是老师教的法,而是领导的看法。这个问题当然就严重了,我是依老师教的套路玩,你是依领导的看法来玩,虽然你认为我用了一些不该用的招,作为你敢回答这个问题吗?所以我觉得为什么说在实践中的不行?法律职业共同体我想可能一个期待,大家都能在法律的话语体系内去解决问题,在法律框架内解决问题。如果框架之外还有看法,当然就是不行的。这是我谈的第一个感受。

第二个感受,思路的重视和思维上的歧视。有学者也做了分类,觉得法律职业共同体就是法检、学者还有律师,还分了两级,法检是一级,律师是一级,学者是在中间呐喊的。这个两级的分法也是值得商榷,但是从感受上,刚才前面提到了,律师群体有时候是自我膨胀的,今年太重视了,春天来了,前年就说春天来了,律师工作会开了,前两天出了一个沸沸扬扬的管理办法。但是我们研究这些问题之后,尤其跟做非诉的律师沟通,他们完全是一脸蒙圈,你们搞的东西是什么东西?职业共同体我们搞IPO的,搞并购的,跟你法官、检察官谈什么?要谈也应该跟证监会搞一个法律职业共同体可能更合适。管理工作会议和管理办法准确的讲,应该是刑事律师管理办法,刑事律师工作会议,主要是给尚权这种定制的。我们到底是重视了呢还是歧视了呢?

还有很多律师说我们律师是比较牛的,你看法官干了二十年来了,检察官干了二十年了来了,大家都奔着来肯定好。我的观点是那个级的群体到你这个群体,咫尺之遥,你这个群体到他那个群体,天涯之远,我们到底是被重视了呢还是更被歧视了呢?我觉得更像是一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所以这种膨胀可能也是对我们所谓共同体的建设,作为我们律师自己要思考的问题。

当然更严重的问题就是刑事律师这个特殊圈的管理,刚才讲切磋,人家就上来了,有裁判,我们背后除了场上的裁判,其实还有背后的掌门,当然不是我们各级的会长,会长都是是掌门人的非掌门人,真正的掌门人不是会长。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上了场就切磋,就发现真正的掌门人给了我们太多的限制。比如说前几天贵州出台律师收费办法,也是在律师圈引起沸腾。非常简单,以前那个就废止了,以后大家就协商了,没有提刑事这块怎么办,贵州这个做法,以前我们刑事收费是正好和非刑事相反的,人家是限低不限高,我们是限高不限低,贵州的做法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但是另外一个问题是更高层面的规范规定就是风险代理,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刑事收费要禁止风险代理?背后有很强大的逻辑,你风险代理设定目标,你就去勾兑了。我的问题是民商事诉讼可以风险代理,难道天然的风险就被天然的消解掉了吗?昨天有一位讲得很好,但是我修改一下,天不天亮都得等,但是我们更得起早。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彦方]
标签

网友评论

 共0人参与 - 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法邦网立场。

新闻推荐

结婚写错新娘名字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

法邦时评

法律名人谈

©2007-2016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关于法邦网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反馈留言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