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司法动态> 法院 登录注册

北京恶势力团伙强行承包西六环工程等获刑

2010年08月09日 10:45 京华时报 王丽娜 王鹏昊我要评论0字号:T |T

京华时报8月9日报道 房山“一霸”关亚彬,人送绰号“大彬子”。在房山良乡,他和“兄弟们”依靠暴力,强迫交易,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称霸一方。关亚彬在良乡地区曾扬言“房山地区没有我,谁也干不成工程”。他还率人强行从他人手中承包了西六环的土方、石料供应工程。

近日,西城法院一审认定,关亚彬等17人形成了犯罪集团。首犯关亚彬获刑13年半,其余成员分别被判有期徒刑10年至1年半不等。宣判后,关亚彬未提出上诉。

歌厅看场子起家 结识南关村书记

关亚彬之所以能够从美发店老板到“工程大佬”,结识村支书蔡长友,是关键的一步。

在房山良乡,今年35岁的关亚彬是个外乡人。11年前,他独自一人从老家黑龙江伊春来到北京闯荡。此前,在家乡,他以种土豆和苞米为生。

经朋友介绍,关亚彬到房山区良乡一家歌厅看场子。但好景不长,这个歌厅不久被警方查处。

虽然在歌厅工作时间不长,但歌厅往来人员多且复杂,关亚彬凭借豪爽、仗义的性格,很快得到“圈内”认可,并积攒起自己的人脉。

凭借对良乡地区“地下秩序”的了解,在歌厅倒闭后,关亚彬想到了另外一条生财之道。他回老家找了几名年轻女子,在良乡地区开了一家美容美发店。

这家美发店,成为关亚彬在房山事业的起点。

关亚彬盘算自己事业的发展时,将自己在北京的发展以2002年为界进行了划分,2002年之前干个体,2002年至案发前是公司法人代表。他之所以能够从美发店老板到“工程大佬”,结识村支书蔡长友,是关键的一步。

现年48岁的蔡长友是良乡本地人,1993年开始担任良乡大南关村党支部书记。

蔡长友回忆,他曾经帮助过外来者关亚彬,两人因此结识并日渐成为好友。

租地办土方公司

村书记帮拉工程

在关亚彬的17人犯罪集团中,共有9人是他的黑龙江老乡。暴力,是员工们和工程竞争者常用的“沟通方式”。

2002年,关亚彬找到蔡长友,表示想弄块地,蔡把大南关村的一块废弃地租给了他,租期20年。这里日后被关和手下称为“基地”。

他在“基地”创办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北京富德伟业土方公司。

这个所谓的土方公司,并未在工商注册。公司“经理”周凤军的供词,交代了公司实际的“业务”和赚钱方式——把一些送土方和石料的活儿强行要过来,再把送土方的活儿转包出去,从中挣钱,甚至有时直接找一些工程负责人索要 “保护费”。

据一名在房山干过工程的人说,在房山干工程,总有人去工地捣乱,打架的事儿常发生。建材厂的一个老板证实,蔡和关认识后,几次对他说,“你干建筑的,难免会出麻烦,大彬子他们这些兄弟能帮助解决这些事情,你得养着这些人,需要拿钱的时候拿钱”。该老板未予理会。

蔡长友提供的帮助远不止这些。从目前的材料看,蔡长友接到的污水处理厂挖管道的工程、良关路挖沟的工程等都是和关一起干的。有些工程,蔡无钱垫资时,就把工程给关。

关亚彬成立公司后,他手下聚集的兄弟也在增多,并住进“基地”。在关亚彬的17人犯罪集团中,有9人是他的黑龙江老乡。

暴力,是员工们和工程竞争者常用的“沟通方式”。给房山区周口村工地供应土方石料的李某回忆,因关在收料时多写土方数,招致对方不满,并停止合作。关认为是李某抢了他的工程,伙同手下将李某带入办公室,让李某跪下,对其殴打并把工程抢走。

采用此种方式,关亚彬逐渐将房山不少工程的活源揽到自己手里。

以暴力威胁手段 抢夺西六环工程

一名承包商说:关亚彬指使手下到小区监视、骚扰,吓得我们一度不敢回家居住。

2006年底,在良乡的西六环工程段开工,这给关亚彬带来更大的机会。

刘光(化名)承揽了西六环一个标段的砂砾供应工程。刘光称,2007年11月,工程正常运转了十多天后,“事故”频发。不是运送石料的车堵在路上无法通行,就是有人到工地上阻挠施工。几天后,关亚彬主动找到他,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强行从其手中承包了土方、石料供应工程。刘光称,在送料中,关亚彬等人还经常将大货车变成载重量低的小货车,以此偷工减料。截至案发时,关等人从刘光处拿到工程款240余万元。

2008年,关亚彬还以保证工程顺利进行为由,采取威胁恐吓的手段先后4次向刘光夫妇勒索21万元。“他还指使手下到小区监视、骚扰,吓得我们一度不敢回家居住。”刘光说。

在承包商看来,关神通广大。有一名承包商刚签订完西六环一个标段的土方工程协议,当晚就接到关的电话,“那个工程我们早看上了,是不是分给兄弟们干一段”,该承包商对关并不陌生,迫于压力将其中的一小段分给了关。

在西六环工程结算时,关亚彬还纠集手下来到项目部,通过摔杯子等暴力和言语威胁,多算工程量,强行多结算工程款29万余元。

在抢夺西六环工程后,关亚彬在房山的名声更加“威猛”。

在房山良乡地区干工程的人,大都听说过“大彬子”的名号。据悉,关亚彬还扬言,“房山地区没有我,谁也干不成工程”。

名气越来越大的关亚彬,却渐渐与村支书蔡长友疏远。

据蔡长友称,2006年左右,关手中有钱后,就变懒了,“有时晚上去工地检查,也看不见关。他不好好干活了,还经常玩牌,我就和他分开了”。

蔡长友说,关认识了其他人,能自己找活,“还在市里买了房”。在蔡长友的观察里,关亚彬的车也不断换,开过广州标志、旧的奥迪1.8T轿车,还换过两辆本田轿车。

发放高利贷牟利 受害者无奈离婚

当事人称:关亚彬的手下声称如果不还债,其家人将会被绑架。

在通过暴力承揽土方工程积累了原始资金后,关又渐渐走上另外一条生财之道——与手下一同放高利贷。其团伙中的王艳辉因放高利贷生意,被称为“高利辉”。

根据相关材料查证的事实,2007年以来,关亚彬伙同王艳辉、刘宏歧违反国家规定,未经批准长期借款给他人牟取高额利息,非法经营额达100余万元。

其中较为典型的一笔,是“李明(化名)案”。2008年3月,李明的朋友范某向关亚彬借款12万。为了帮朋友作担保,李明用家中的房子、汽车、鱼塘做抵押。双方约定,一个月后还款15万。

因李明的朋友无钱偿还,王艳辉等人找到李明,要求他还债。李明称,关的手下声称如果不还债,其家人将会被绑架。见此情形,李明只得写下借条,并被迫将借款及利息19万元的借条修改为欠款22万元。

为了不让“高利辉”等人拿走抵押的房子、汽车等家当,李明无奈之下只好与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并将财产过户到妻子名下。

3个月后,关亚彬和“高利辉”见李明迟迟没有还钱,便安排手下多次跟随李明并催促他还钱。李明无奈,只得自掏腰包还了15万元,并且将自家的汽车以2万元的价格抵出。

因群众举报案发

村书记涉案被判

检方指控,以关为首的犯罪集团实施了6起寻衅滋事,1起强迫交易,4起敲诈勒索。

就在关亚彬将李明一家逼得家破财空的时候,其并未预料到自己的“买卖”也即将走到尽头。

2008年11月,警方根据群众举报和秘密侦查,将“大彬子”等人在“基地”抓捕归案。半个月后,蔡长友因一起敲诈勒索事件被捕,与关案一并审理。

2007年12月,在房山 “瑞雪春堂”项目部,蔡长友向经理田某索要土方工程遭拒,便以赔偿 “经济损失”为由勒索15万。庭审中,蔡的辩护人北京安园律师事务所律师于红刚为其做无罪辩护。最终蔡长友获刑3年半。

昔日霸道且让人闻之即怕的关亚彬,一审获刑13年半。宣判后,关亚彬放弃上诉。等待他的,是漫长的牢狱生活。

看了《北京恶势力团伙强行承包西六环工程等获刑》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黑恶势力上阵:北京“一日游”的“看口”模式 2011-02-16
·北京房山恶势力团伙强行承包他人工程等获刑 2010-08-09
·北京:王晓雷等18人恶势力团伙被判决 2010-08-04
·北京将重点打击插手农村基层政权黑恶势力 2010-06-26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说说房产继承的那

天顺国际百名业主

“菜刀队”VS“砍

无责免赔被废,代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第十届尚权刑辩

第九届尚权刑辩

“法邦律师学院

新刑事诉讼法背

相关知识
·员工离职可以领取失业金吗?
·狠心夫妻出卖亲生女儿,哪些情况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
·发现对方经营不善,能否拒绝支付预付款
·男子踢球至女婴死亡,竟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剥夺子女监护权的 可以要求精神损失
·重大误解,如何认定?
·出现工伤时公司未成立如何认定?
·保安起色心进女厕偷拍,偷拍隐私如何处罚?
·领取结婚证但爽约不出席婚礼 巨额彩礼如何归属?
·性格不合为由主张离婚,没有直接证据法院如何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