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 社会与法 登录注册

甘肃一父亲溺杀两儿:人伦悲剧之后的沉重反思

2010年08月20日 13:10 每日甘肃网我要评论0字号:T |T

两条鲜活的生命,转瞬间被汹涌的波涛吞噬,而制造这起人间悲剧的,竟然是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带着他们走进另一个天堂”的父亲溺杀亲子的背后,是人们对维系现实婚姻问题的沉重忧思

残忍父亲水渠之中溺亡两儿

告别连续多日的酷暑,一夜及时雨浇透了干涸的河床。8月5日,凉州区金塔乡境内的干渠中,湍急的水流忽然暴涨,部分地段的渠水漫过河堤和桥洞,沿途许多村民开始忙着清理积水和封堵河坝。沿着水渠逆流而上,记者来到凉州区南营水库东西干渠分水总闸处,宽阔的干渠中,汹涌的水流翻滚着浪花,发出巨大的“哗哗”声,似乎还在倾诉着发生在这里的人间悲剧:

一年前,令人震惊的武威凉州区父亲溺杀儿子的悲剧就发生在这里。2009年7月23日14时许,时年36岁的凉州区金塔乡右五坝村八组农民吉生武带着自己年仅8岁的乾乾(化名)和7岁的坤坤(化名)两个天真可爱的儿子,父亲吉生武谎称一起到凉州区金塔乡政府玩,至凉州区牛祁公路边的干渠旁分水总闸处,他竟然抱着两个不谙世事的儿子跳进了汹涌的波涛中……

距离分水总闸不足20米处,是两家简陋的路边小商店。悲剧发生的那一幕依然清晰地印在商店业主的脑海中,凉州区金塔乡穿城村6组村民王金城向记者回忆了案发前的一幕:“当天下午2点多,一个中年男子领着两个小男孩到我的小卖部买了3包方便面,当时天气炎热,我看到他们父子三人坐在分水闸的台子上吃起了方便面。那两个孩子边吃方便面,边说说笑笑,显得非常活泼可爱,我心里还想,这是多么幸福的一家子啊!接着,我就回店里去了。”“回到店里不大一会工夫,我就听到了呼救声。后来,才知道是那个中年男子抱着孩子跳进水渠了。”王金城奔出门外,水渠台子上的父子三人已经不见踪影。

据穿城村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年妇女讲:“我看到一个孩子露出了小脑袋,大口地呼吸和挣扎,不停地喊着救命,我赶忙跑到有人的地方大声呼救。”因为干渠顺坡而建,干渠的落差较大、流速很快,落入渠中的两个孩子在水中拼命挣扎着,转瞬间就无影无踪了。凉州区金塔乡穿城村村民高教元回忆说:“当日下午2点多,我与村民王居在南营水库东西干渠分水总闸处闲聊,忽然听见有小孩喊‘救命’,我和王居赶紧往渠边走了几步,看见渠里漂着3个人,前面漂的是两个男孩,后面漂着一个大人,我和王居挡了个车沿渠往下游追,用绳子把大人救了出来,两个小孩找不见了。那个大人被救出来后说,他女人跑掉了,两个娃娃养活不住,他把孩子推进渠里自己又跳进去了。”据村民们介绍:“当时,那个男子拒绝救助,我们用绳子把他拉上岸以后,他的情绪非常激动,并试图再次跳进水渠中,我们不得不用绳子把他暂时绑在一棵树上,随后,我们给公安局打电话报警,等待警察来处理。”

因村民高教元与王居以及闻讯赶来的村民出手相救,吉生武被救出自杀未遂,而两个孩子在水流湍急的渠水中很快不见了踪影。2009年7月23日下午3时许,凉州区高坝镇村民王绪祖、王涛祖到村子南面的渠里洗澡时,发现并捞出了乾乾的尸体。当天下午5时许,凉州区公安局高坝派出所民警沿高坝镇二坝村支渠寻找时,在村民王绪祖等人打捞出第一具尸体的附近,又发现了坤坤的尸体。经武威市凉州区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乾乾、坤坤系生前溺水窒息死亡。

家破人亡6口之家仅剩孤老

2010年8月5日,记者来到了凉州区金塔乡右五坝村八组采访,吉生武家的院门紧锁,据当地村民介绍,事故发生后,吉生武的父母在武威城区的一处家属院看守门房度日。当日下午,记者几经周折,终于在武威市皇台大厦附近的一处家属院门房中,找到了吉生武的父亲吉柏年和母亲杨福兰。现年69岁的吉柏年和66岁的杨福兰在出事后,经好心人介绍,在家属院一间低矮的平房中,依靠看守门房每月仅400元的工资度日。“我们老两口一手拉扯大了儿子,又一手拉扯大了两个孙子。如今,两个孙子离开了人世,儿媳妇早已不知去向,儿子今年判了死缓,一家6口人如今只剩下我们老两口,我们活着生不如死呀。”杨福兰痛哭失声,不断地提起衣角擦拭眼中的泪水。

杨福兰说:“悲剧的发生,归根结底在于儿子不幸的婚姻。”杨福兰告诉记者:“1999年,经人介绍,儿子吉生武与凉州区张义镇女子李玉林(化名)相识,2000年,吉生武与李玉林结为夫妻。结婚初期,李玉林与吉生武小两口常常说说笑笑,感情也很不错。后来,李玉林相继生下两个男孩乾乾和坤坤,看着两个孙子降生,我们做大人的心里也踏实了。为了生计,吉生武经常外出,到兰州等地打工,整个夏季都回不了家。后来,吉生武出去打工以后,李玉林也和娘家的亲友们相约,去民勤帮助农户摘棉花,一两个月之后,摘完棉花她就回来了。”“那个时候,我感觉李玉林慢慢地有了变化,变得不太爱回家了,过年的时候,我们给她交的电话费很快就欠费了。”吉柏年告诉记者:“从2003年开始,李玉林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有一年,李玉林说要去酒泉给别人打工,进行玉米接种,但去之后就一直没有了音讯,乾乾和坤坤则一直由我们抚养。后来,李玉林偶尔也会给家中打电话,让我们把孩子叫过来跟她说说话。李玉林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两个孩子经常在出门玩耍时,被村子里的孩子戏称‘没娘娃’,一家人的心头笼罩了一种不祥的阴影,而儿子吉生武更加变得沉默寡言。”

吉柏年说:“我们最后一次见李玉林是在2008年夏天,从外面回来的李玉林提出要和儿子离婚,他们去了凉州区民政局准备办理离婚手续,但因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已经下班,吉生武给我打电话时说,李玉林趁其不备又不见了。”吉柏年对记者说,从那一次开始,他们一家人再也没有见到过李玉林。

吉生武变得更为沉默寡言,父母也不知道吉生武心里在想什么。“事发前,我们都没有发现他流露出要死的迹象,也没有说过要与两个小孩一起死的事,要不然,也就不会发生悲剧了。”吉柏年懊悔不已。

对于吉生武当天的举动,母亲杨福兰告诉记者:“那天早晨,儿子早早起床,并烧了许多热水,等孩子们起来吃过早饭后,他对乾乾和坤坤说要带他们到金塔乡政府去照相,两个孩子都非常高兴,之后他又帮两个孩子洗了个澡。当时,我心里有些嘀咕,他今天怎么想起给娃娃们洗澡了呢,没想到他竟会走这样的一条路。洗完澡后,他给我打了招呼,父子3人就出门去了。他们走出门后,我听见院门响动的声音,一看才发现儿子将院门从外面锁住了,我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拿来梯子从院墙翻出去找他们,但没有找见。”惊慌失措的杨福兰赶紧大声呼救,让乡亲们去找。吉生武的叔叔吉长年说:“那天早上9时许,听到吉生武领着他的两个儿子寻短见去了,我们赶紧四处寻找,但没有找到。吉生武的妻子跑了两三年了,他的情绪很低落,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才把儿子推到渠里淹死了。”

人伦悲剧现实原因值得深思

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吉生武被村民救出当日,被武威市公安局凉州分局刑事拘留。2010年8月7日,记者采访了吉生武的指定辩护人、武威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师刘文,接受指定辩护的任务后,刘文提出:“吉生武系初犯、偶犯,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不大,能够认罪服法,且被害人亲属亦表示谅解,请求法院对吉生武从轻处罚。”刘文告诉记者:“该案开庭时,吉生武在法庭上说他抱着孩子共同跳渠,不是故意杀人,他请求法院对其尽快判处死刑,希望尽快在另外一个世界与早去的两个孩子团聚。”

“儿子经常在外面工地上干活,夫妻团聚少,儿媳在外出打工时就有了婚外恋。”吉生武的母亲杨福兰坚定地这样认为。杨福兰说:“后来,我们村的其他人也在新疆等地见过李玉林,发现她跟别人已经有了孩子。”对于杨福兰的说法,吉生武的指定辩护人刘文律师告诉记者,案发后,执法机关曾找过李玉林,但并未找到,李玉林的父亲曾告诉办案人员说:“女儿李玉林是2000年出嫁到金塔乡右五坝村八组,与吉生武结为夫妻。案发的两三年前从吉生武家离家出走,不知去向,与娘家人也没有联系。”

刘文律师认为,尽管法庭上尚未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证明造成这起悲剧的直接原因是婚外情,但从事实情况来看,他们之间的婚姻已经亮起了红灯。刘文律师说:“现实的婚姻中,婚外恋的情况并不鲜见,其中与夫妻长期的两地分居不无联系,妻子在外出打工后选择离家出走,也是现实婚姻的‘多发病’。丈夫和妻子长期分别在不同的地方打工,互相见面的次数比较少。而一个人漂泊在他乡,就难免存在孤单和寂寞的心理问题和生理需求,这就滋生了婚外情的土壤,增加了离婚的几率,给更多的家庭带来情感上的伤害和打击。”

8月3日,记者从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罪犯吉生武仅因其妻外流等家庭琐事,竟挟子投渠溺水,致被害人乾乾、坤坤死亡。吉生武虽共同溺水,意图自杀,但并不影响该罪的成立,故对其所持“其抱着孩子共同跳河,不是故意杀人”的辩解意见不予支持。鉴于吉生武的犯罪行为造成了其近亲属死亡,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较其他故意杀人案件相对较小,故其辩护人请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应予采纳。法院一审判决吉生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阴暗的小屋中,杨福兰爬到床脚摸索出一个用布包裹的小纸盒,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她的老伴吉柏年。轻轻地打开包裹,吉柏年拿出了一摞儿子和孙子的照片,在灿烂的阳光下,在绿草如茵的草坪上,留下了吉生武和两个孩子幸福的一刻以及灿烂天真的笑容,这一切,已经永远定格在了过去的那一天。看着照片,杨福兰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痛哭失声:“那时候,儿子建起了奶牛场,他在兰州打工的工资也没有按时发放,家里的经济条件非常困难,而他的媳妇李玉林又杳无音信,他身上的压力非常大。我还劝他,只要你妈能活10年,就会把你的孩子也拉扯到十七八岁,那时候孩子们也就能打工了,你不必有那么大的压力。”然而,吉生武最终选择了绝路,在狱中,吉生武告诉前来探视的父母:“当初只考虑自杀,但又担心自己死了,留下两个孩子不但拖累年老的父母,也让两个孩子受罪,不如一同带着他们去天堂。”

关注婚姻问题的武威市法律界张先生认为:“吉生武的人伦悲剧警示我们,人要学会经营婚姻,当不幸婚姻到来的时候,应当保持理智,不要在婚姻的悲剧中沉沦下去,每个人都应该学会善待生活,善待婚姻,善待自己。”

看了《甘肃一父亲溺杀两儿:人伦悲剧之后的沉重反思》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甘肃平凉一副地级干部受贿案开庭 7年受贿逾千万 2013-04-15
·甘肃一副市长座驾超速被抓拍 称系“因公超速” 2013-03-20
·甘肃金昌一男子醋意大发 打死女友后自首获无期 2013-03-19
·甘肃一镇原党委书记受贿96万领刑十年 2013-02-28
·甘肃一男子酒驾执法车肇事 扬言“你能把我怎样” 2013-02-22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说说房产继承的那

天顺国际百名业主

诺基亚高管演讲泄

“菜刀队”VS“砍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尚权刑辩律师公

“法邦律师学院

火车票实名制后

新刑事诉讼法背

相关知识
·预定的货物迟延送到,能否拒收
·“今还欠款”解释为“已归还欠款”还是“尚欠款”
·在无人居住的待租房内抢劫,是否构成入户抢劫?
·借用他人信用卡透支,偿还责任由谁承担
·买卖合同中未约定违约金,逾期支付货款应当怎么办
·办理健身会员因来回路程变长,而要求退订服务
·夫妻一方不能生育怎么办 不能生育能作为离婚理由吗?
·员工旷工一天,单位有权辞退吗?
·员工离职可以领取失业金吗?
·狠心夫妻出卖亲生女儿,哪些情况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