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综合法制> 经济与法 登录注册

叶檀:创业板必须剥下画皮

2010年08月24日 16:16 每日经济新闻 叶檀我要评论0字号:T |T

【创业板再遭质疑】

==半年报出炉==

高成长公司纷纷“变脸” 半年报把创业板打回原形

==高管离职==

创业板33名高管辞职 公开说法难掩背后玄机

去年10月,创业板推出,迄今已历10个月。截至2010年8月20日,创业板共有106只个股,上市之快为中国证券市场罕见。

创业板是培育中国创新性成长型企业的温床,是中国后制造业、后房地产时代的希望所系。创业板是否存在创新泡沫、是否存在体制弊端,对创业板的剖析与反省是发展中国创新产业、培育中国市场经济的要务。

一年将到,回顾创业板,有4层画皮必须剥下。

首先,创业板的高溢价并非基于高成长性,主要由宽松的货币流动性与上市资源被有意扼制所赐,随着两个前提条件丧失,创业板的估值溢价必须消退。

创业板大量超募,是资源错配与效率低下的体现。按照数据显示,在8月20日前上市的103家创业板合计超募资金459.24亿元,平均每家公司超募4.46亿元。一夜暴富、半年之内使用,导致买房买车、资金置换层出不穷。这说明社会资源在高科技与成长性的幌子下进入少数几家创业板公司,而后回流到资本与货币市场,这是创业板的悲哀。

2010年将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在创业板上市,货币发行量下降,货币泡沫被强行挤出。按照央行的报告,今年M2维持在17%,加上占信贷余额比达到10%左右的银信理财产品被严厉监管,今明两年银行大规模增加信贷的空间不大。7月份M2新增值从上月的10570亿元快速回落至178亿元,回落幅度很大,增量创5年新低,这与外汇占款减少、表外资产表内化有密切关系。同时也说明,资金推动的创业板溢价水平将越来越低,最终回归均衡,与中小板看齐。

第二,一些公司高科技金漆剥落,业绩变脸,露出圈钱的本质。

业已上市的创业板公司大多属于高科技领域。在创业板的申报初期,为体现与中小板的差别,创业板审核部门就提出两方面的参考因素:一是行业,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电子信息、环保节能、现代服务等6个领域的企业,以及其他领域中成长性特别突出的企业;二是在技术业务模式上创新比较强、行业排名靠前、市场占有率比较高的企业。为此,在创业板开板初期申请的百余家企业中,电子信息、新材料、生物医药、现代服务业行业等占七成左右的比例。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即便是号称的高科技公司,也有很大一部分属于寄生于垄断企业的 “寄生公司”。恒信移动(300081)和神州泰岳(300002)寄生在中国移动上,华伍股份(300095)寄生在振华重工(600320)上,可以看作是大型企业的另一只钱袋子。

第三,上市之后,创业板上市前冲刺业绩的动力不在。

截至8月18日,已公布半年报的56家创业板公司,8家企业业绩出现负增长,占比高达15%,而华平股份(300074)净利润同比下降76.6%,创下了已公布半年报公司的最大降幅。业绩下降并非没有先兆。今年一季度,创业板整体净利润同比增长27.32%,这一增幅不仅与去年全年增幅相比大幅缩水,与去年第四季度环比下降了29.81%。

由于创业板上市公司利润要求较高,与中小板看齐,过了早期发展阶段,这就导致创业板的成长性甚至不如中小板。中小板的中报业绩同比增长125%,业绩远高于创业板的42%,更何况后者的业绩中还加上了超募资金的利息、投资收入。截至8月18日,已公布中期财务数据的56家创业板公司上半年财务费用为-3442.45万元,而去年同期为6588.72万元。国民技术(300077)上半年的利息收入达458.12万元,同比增加了1916.66%。碧水源(300070)、奥克股份(300082)等公司的利息收入也有大幅增加。而华力创通(300045)上半年虽然仅盈利1852.46万元,但同期的利息收入高达207.57万元,占净利润的11.21%。

第四,最大的风险是,创业板成为权贵造富的沃土,创新精神退却,圈钱劲头十足。

持股一年限制期眼看快到,大规模的解禁套现近在眼前。11月1日起,创业板公司原始股东陆续解禁,据华泰联合证券一份研究报告,其解禁市值达到422亿,占创业板流通市值827亿的51%。其中11月1日解禁股票最多达316亿,解禁占市值比达38%。

在企业成长前提下的创富形成良好生态,但在创新精神消失前提下的造富是对创业板存在合理性的致命打击。随着一些机构投资者逃离创业板,市盈率从创业板开板初的110倍,到如今的80倍,国内知名的创投公司深圳达晨创业投资公司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刘昼公开表示,估值将下降一半,至30~50倍。也许那时候在创业板中寻宝是不错的选择。

希望未来一年有更多的公司在创业板上市,创业板成为市场与法治的样板。

近日,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的35名委员全部被续聘为第二届委员。这种与主板发审委委员定期更换的迥异做法,引起多方猜测和质疑。

我们看到,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的业绩突出。细读各家创业板公司法律意见书、保荐工作报告,发审委提出的很多问题独到、尖锐,揭开了很多公司招股书背后的“面纱”;同时,其工作效率也很高,截至7月末,第一届发审委在10个月时间里共召开发审会88次,审核企业163家,其中审核通过130家。而同样数量,中小板花了两年多。

这些表征的背后是福还是祸?

当近期资本市场的IPO乱象多发于创业板,破发、超募现象迭出不穷,刚上市的创业板公司业绩即大幅下滑集中暴露后,我们希望监管部门需慎重考虑进一步推动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目前新股发行环节存在的弊端,不仅对投资者的权益造成了严重影响,也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极为不利。

破发超募问题迭出

A股市场今年以来虽波动频繁,但在发行上市方面的成绩却在全球一枝独秀。根据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普华永道向《投资者报》提供的统计,上半年,沪深股市IPO共176宗,融资总额达2127亿元,已超2009年全年IPO融资额(1870亿)。

其中,深圳中小板及创业板的表现更为突出。176家新上市公司中,创业板53家、中小板110家、上海主板市场13家,今年上市数量已超2006、2007、2008这三年的数字。

据此,普华永道预计,A股全年新股发行将达300家,预计融资总额将达到5000亿元。其中25宗在上海A股发行,其他275宗将在中小板及创业板发行。这些数据意味着,无论从数量还是融资金额统计,中国今年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IPO市场。

如此“出众”业绩,与发审委的高效率不无关系。但高频“交易”背后,也让更多相伴而生的问题冲击着投资者的眼球。典型如“破发”、“超募”。

截至8月10日,A股共75家公司股价低于上市发行价,即“破发”。其中,IPO重启之后上市的公司多达61家,占比81%。它们的平均发行市盈率达56.1倍,而全部A股公司只有31倍。

此外,截至8月13日,所有上市的创业板公司实际募集资金额达693.27亿元,其中共超募资金约500亿元,超募资金占比高达70%。

这使得很多创业板公司不知如何安排好手中的资金,林林总总的铤而走险行为于是纷纷上演。比如,有的用资金置换游戏,把限定严格的超募资金变为自由资金;有的大手笔买地,与其所宣传的主业成长性相距甚远。

新股询价制度仍需调整

很多人或许会问,破发、超募等目前创业板集中暴露的问题,与新股发行制度有何关系?两者关系实则紧密。

2009年新股重启以来,发行市盈率不断走高,并于2009年12月达到顶峰,当月新股平均市盈率高达70倍。定价高企之后,相伴而生的是资金超募现象严重,平均来看,IPO重启之后的超募比例远超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前的水平。

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在于,目前的新股发行定价机制存在缺陷。

首先,由于网上收益率大幅下滑,促使绝大部分机构选择放弃网上申购,转而参与网下配售。2009年6月,作为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核心,证监会对单一账户申购上限进行了规定,导致规模越大的资金收益率越低,特别是亿元级别的资金参与网上申购的收益率大幅下降。根据申银万国证券的测算,1亿元资金参与网上申购累计收益率仅为0.89%,但资金降至2000万元,收益率将提高至3.97%。

但相比而言,IPO重启以来,新股网下配售月度累计收益率均高于1%,对应的年化收益率则高于12%,这对机构投资者而言,无疑具有较大的吸引力。

其次,在增量发行方式下,无论是发行人还是主承销商,都有把价格抬高的动力。其中,荷兰式投标无疑起了较大的推动作用。这是因为,当新股申购收益率较高时,单个机构更在意最终获配的新股数量,而不是新股的最终发行价格。因此报价时,数量优先投资者均会按照合理价格上浮一定比例(如20%~50%)来报价,以保证最终能获配到足够数量的新股。

然而,一旦市场下跌,高价发行的新股则存在破发的风险,对网下配售的机构投资者和网上申购的中小投资者而言,均有较大的申购风险,这尤其对中小投资者不公平。

再吁让发行权回归市场

在我们看来,目前新股首发市盈率已到了畸高的地步,不仅对于投资者的权益造成严重影响,也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极为不利。这一问题将引导我们重新思考新股发行体制,朝着全面市场化的发行体制迈进。

唯有在询价市场化的基础上,进一步推进发行市场化,才能真正打破新股发行价过高的“魔咒”,减少各种腐败和寻租行为的发生。

6月29日,证监会在上海召开了“新股发行体制与改革研讨会”,主题是对新股发行改革以来的成效和有待完善的问题进行专题研讨,根据会后有关报道,证监会有望出台新措施,对新股发行改革进行完善。

而早在2009年4月本报“沟通管理层”专栏《创业板发审委 这个可以没有》一文中,就曾呼吁监管部门寻找合适的时机将目前由发审委主导的新股发行权力逐渐过渡给市场。时隔近一年半,我们依然希望能看到这一变化。

其实,管理层一直在强调,要借鉴成熟资本市场规则,寻找合适的时机将新股发行权力逐渐过渡给市场,但至今这方面并无进展,令人失望。

我们十分理解管理层想要充分加强创业板发行审核工作、从源头控制上市企业风险的良苦用心,但不知是否考虑到,过于繁冗的机构设置,可能会给权力寻租创造更多的机会和空间?

我们认为,应该将IPO这样完全可交由市场处理的事务还给市场,而不是由其再成为监管部门手中的工具。监管层若能学习海外机制,将IPO等事务交由交易所办理,就能回归监管本质。倘若果断改革,监管层既可摆脱很多骂名、远离矛盾中心,又可更好地出重拳,让市场的好孩子、坏孩子更清晰地得以甄别,证监会也能就此获得赞誉和信任。所谓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归位的过程,实际上是对监管层最有利、最值得追求的事。

有些人,你不去面对你不知道,

有些公司,你不去面对你不知道,

有些地方,你不去面对你不知道,

有些事情,你不去面对你不知道。

比如说,阳光私募,你总觉得他们在资本市场翻手为云,你总觉得他们不阳光,你总觉得他们贪得无厌。

其实,他们有些人的钱已经一辈子花不完,两辈子花不完,但这些人为什么折腾?

想来想去,面对他们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从公募基金、从券商、从PE转身,投入到一个激情和毁灭同在的阳光私募,可能是这些人内心的欲火,或者说追求,或者说理想,或者说梦想。

他们不停步,他们永不满足,在一些层面上讲,他们代表了资本市场或者说金融市场的尖锐力量。

他们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

他们应该受到媒体的尊重,

他们也应该受到《理财周报》的尊重。

又比如说,从中国的南海,到东海,到黄海,到渤海,是一个C形地理,

它们不仅是产品,不仅是一个一个的产品,

不仅是面朝大海时春暖花开的地方。

它们是一种战略,一种让人敬畏的地方,有些事情,只能面对大海时才想得明白,想得清楚,想得真切。

不知道103家创业板公司的管理者们,有没有看清楚前面的路该怎么走,有没有想真切平均每家4亿多元的超募资金应该怎么用。

这里不是要怀疑创业板公司的动机与能力,只是提醒一个事实:这些公司里的绝大部分,它们的管理者,从开始创业到现在,都没有管理甚至接触过如此规模的资金。

一夜暴富是一种幸福,更是巨大的压力。

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公司的很多资金——有342亿这么多——还躺在银行里生息,很多公司的很多资金——也有49亿这么多——用各种打政策擦边球的名目从超募资金专用账户中腾挪出来。

这些钱以后会被用在哪里,事实上正关乎创业板的成败,也关乎你的切身利益。

你必须知道。

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知道谁一直在裸泳。对于现在的创业板来说,这句话再恰当不过了,统计显示,截止到23日记者发稿时,在创业板上市的106家企业中,已经有84家发布了2010年中期业绩报告,同主板和中小板相比,此次创业板不仅业绩垫底,更是涌现出了一大批业绩骤然“翻脸”的企业。

统计显示,在已公布中报的84家创业板企业中,剔除无法比较的外,2010年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95亿元,同比增长26.7%。而在已经公布2010年中报的325家中小板企业中,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196.56亿元,同比增长42.1%;在两市已经公布中报的830家主板企业中,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3062.31亿元,同比增长43.8%。上半年业绩显示,被寄予“高成长性”希望的创业板成功垫底。

以单季数据来看,在已经披露中报的企业中,2010年二季度创业板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9.5%,中小板则同比增长32.3%,而主板也达到了25.6%。以每股指标来看,84家创业板企业平均每股收益为0.31元;在有数据可比的36家企业中,同比增长-40.3%。与此同时,325家中小板企业的平均每股收益则为0.27元,主板企业的平均每股收益则为0.16元。

但创业板的每股收益中却有着巨大的水分。W IN 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3日,106家创业板公司实际募资总额达714.92亿元。其中,超募资金总额达到471.87亿元,平均每家公司超募4.45亿元。在已公布超募计划的78家公司中,明确用途的资金仅116.2亿元,其余355.67亿元仍然躺在银行“吃利息”。WIN D统计显示,截止到8月23日,106家创业板企业平均总股本为1 .16亿股,即使以2 .25%的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计算,这部分超募资金也能提供每股7分钱的平均收益,如此算来,创业板每股收益还不如中小板。

创业板业绩整体“垫底”,同时也涌现出了一大批半年报业绩突然“翻脸”的企业。

中报披露显示,华谊兄弟(300027)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11.71%;新宁物流(300013)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17.91%;奥克股份(300082)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24.49%;安诺其(300067)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24.63%;网宿科技(300017)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29.98%;汉威电子(300007)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49.78%;南都电源(300068)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69.48%;华平股份(300074)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76.60%;宝德股份(300023)上半年净利同比下降则达到了82.07%。

在业绩“翻脸”的创业板企业中,国联水产(300094)最为引人注目。2010年7月8日,国联水产正式在创业板上市,一周之后,7月15日,这个在招股说明书中号称“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内地首家亦是唯一一家获准‘供港活虾’企业”、“价值链向上游有效延伸,提升了企业的盈利能力”并“营业收入从2007年的7.4亿元增长到2009年的11亿元,增长48.72%”的国联水产随即发布公告称,“受对虾养殖季节性影响显著”和“政府补贴相比上年同期减少”,预计2010年中期净利同比下降15%至35%,每股收益下降25%至45%。其“翻脸”速度之快,可谓迅雷不及掩耳。

但要论及“变脸”的程度之大,则非宝德股份莫属。2009年年报显示,宝德股份2009年实现净利2683.28万元,同比增长72.71%;每股收益0 .56元,同比增长60%。到了2010年第一季度 ,则实现净利润301.65万元,同比大跌61.92%。2010年的中报则更令人失望,2010年上半年仅实现净利润303万元,同比大跌82.07%;每股收益仅为0.03元,大跌86.96%。

创业板企业业绩骤然“翻脸”难免让人产生重重疑虑。中信证券(600030)首席策略分析师于军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创业板出现这种整体业绩下滑和良莠不齐的现象并不奇怪。“创业板本身有其特有风险,此次创业板的业绩下滑主要是企业本身的原因。”他表示,2009年的新股改革限制了机构投资者的申购数量,推高了创业板的股票价格,使得投资者的预期过高。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证券业人士则更为直接的表示,创业板企业业绩的大幅下滑,是意料中事,因为许多已上市的企业根本就不具备“高成长性”,在当前高定价和超募的环境下,承销商和企业都有强烈的包装上市冲动,并且其中还包括PE(私募股权基金)“突击入股”等涉嫌腐败等行为。企业一旦上市,风险便显露出来,最后买单的只能是投资者。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随着“上市蜜月期”渐渐逝去,高管辞职现象在创业板市场中也日趋增多。与当初加入公司时的信心满满相比,“夫妻两地分居”、“身体健康堪忧”、“参加董事会不方便”等原因突然间都成了众高管请辞的“挡箭牌”。透过上述略显单薄的辞职理由,探究高管辞职幕后的真正动因,似乎显得尤为必要。

事实上,对有幸共赴“上市盛宴”的每位嘉宾而言,匆匆吃完走人还是细嚼慢咽品味,当属个人抉择问题。但是,高管们在上市后“起身离席”,往往被视作尽快减持套现的铺垫之举。虽然这一猜测在创业板至今仍停留在想象中,但记者通过采访及梳理发现,部分创业板高管辞职确实难逃减持套现的猜疑,而促使高管辞职的其他诱因则同样不可忽视。

高管离职渐成风

据本报统计,创业板开板至今尚不足10个月,但今年以来已有33名高管辞职,涉及24家公司。在具体身份上,董事8名、监事7名;独立董事8名;副总裁、副总经理等5名;董秘4名;核心技术人员1名。

作为昔日全力辅助公司上市的核心骨干,创业板高管们今年以来则以月均四名以上的频率向上市公司提出辞呈。

据本报统计,创业板开板至今尚不足10个月,但今年以来已有33名高管辞职,涉及24家公司。在具体身份上,董事8名、监事7名;独立董事8名;副总裁、副总经理等5名;董秘4名;核心技术人员1名。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高管的请辞申请均是在其任期未到期时作出的,而个别上市公司高管通过董监事换届选举而“隐性辞职”的现象则并未统计在内。但即便如此,今年以来主动辞去相关职务的创业板高管平均每月多达4名以上。

分月度看,今年3月堪称创业板高管辞职的“小高峰”,当月共有9名高管辞职,其中8人来自去年10月首批挂牌企业。

进一步统计显示,上述高管辞职事件均发生在2010年,且辞职人数与公司上市时间存在一定的正相关关系。其中,去年10月30日首批登陆创业板的28家公司中共有19名高管辞职,而去年12月25日以后上市的近70家公司中高管辞职人数仅为14名。分析人士不无忧虑地指出,若照此趋势,随着时间的推移,后上市企业高管辞职数是否也会随之“潮涌”呢?

值得一提的是,与首批28家创业板公司相比,尽管此后上市的公司离职人数较少,但若以企业上市时间点为基准,其离职速度却明显增快。统计显示,首批创业板公司的上述19名高管平均辞职时点为上市后5.2个月。与此相比,此后批次上市公司的14名高管平均辞职时点则是上市后的2.1个月。

以同花顺(300033)为例,公司去年12月25日登陆创业板,未曾料到的是,公司董秘方超和监事易晓梅却于今年1月18日双双向公司提交辞呈,这距公司上市不足1个月时间。此外,梅泰诺(300038)副总裁施文波和三川股份(300066)董事来传华则是在公司上市后1个多月后便“挂冠而去”。

而在外界最为关注也最敏感的辞职动机上,仅有少数创业板高管明确表示“因个人发展”、“工作变动”而去职,而过半高管均是以“因个人原因”这一含糊其词的解释作为辞职的“挡箭牌”。面对自己为之奉献多年的“东家”,面对一家上市不足一年、前景广阔的上市公司,上述单薄的辞职陈词显然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无处不在的减持诱惑

统计显示,目前主动请辞的33名创业板高管中有14人直接或间接持有股份。而创业板高管辞职时点与其持股解禁日的关系常常令人浮想联翩。

低廉的投资成本,高比例的持股份额,减持过程中对公司股价的打压,套现完成后所获得的巨额收益……中小投资者对上市公司高管减持的“反感”,皆归于此。反观创业板市场,在不断高企的市盈率之下,一些高管的突然辞职,往往被外界解读成为日后减持套现铺路,因为与在任时“每年减持股份不得超过所持公司股份25%”的硬性规定相比,高管辞职后减持的规模和自由度大大增加。

虽然由于创业板高管持股目前仍处在禁售期,“辞职皆为套现”仅是一种市场解读,但有意思的是,对于高管离职一事,多家上市公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几乎一致表示,公司高管离职绝非是为日后大规模套现,但公司也不能保证股份解禁后高管不套现。高管辞职与日后减持的关系似乎成了一个很难求证的谜团。

统计显示,目前主动请辞的33名创业板高管中有14人直接或间接持有股份。其中,个人持股数额最高的是赛为智能(300044)原董秘、副总经理周嵘,目前共持有679万股;金亚科技(300028)原董事陆擎则以516万股位居次席。

从创业板的“老大哥”——中小板公司股份解禁后高管们频繁抛售来看,高管减持自家股份似乎不可避免,其中个别高管的“踩线减持”行为(即每年减持持股的25%)更是映衬出其套现之急迫。

而中小板高管中的确存在为减持套现不惜辞职的案例。自然人胡美珍于2008年6月18日辞去延华智能(002178)董事兼副董事长职务,而在6个月“禁售期”过后,胡随即在2009年1月、2月期间将其持股的一半(537万股)予以急速抛售,之所以未全部抛空,原因在于其曾承诺离职半年后的十二个月内转让公司股份不超过其所持股票的50%。而在第二轮解禁期过后,胡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期间再度出手减持。延华智能今年一季报显示,胡美珍已将所有持股减持完毕,套现离场。可以料想,如果胡仍在上市公司任职,每年均要受到“25%减持红线”的限制。而从目前仅1年时间即抛售一空的历程来看,其辞职的目的即是为了快速减持。

分析人士表示,纵览中小板减持案例,上市前极低的入股成本应是高管执著减持的主要动因,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高管旋即选择了“落袋为安”。

反观创业板辞职高管中,低成本获取上市公司股份者“比比皆是”。以梅泰诺离职副总裁施文波为例,2007年5月,公司股东苑锡玉和张敏分别将持有的上市公司合计10%股权无偿转让给施文波。而在2008年9月,施文波随即将其中4.975%以175万元转让给了余传荣、贾永和两人。这意味着,施文波目前在拥有225万股梅泰诺股票的同时,已经净赚了175万元,因此上述持股也便成为“负成本”。

除低成本外,创业板高管辞职时点与其持股解禁日的关系也常常令人浮想联翩。如福建一家创业板公司今年8月11日进行了换届选举,公司财务经理(持有50万股)和董秘(持有33万股)悄然离职。按离职后6个月内不减持的规定,上述两人在明年2月11日前无法套现。但事实上,明年2月11日恰好为该公司首批限售股解禁日。在此背景下,两人选择此时点“精确”离职,难免令人猜测其是在为日后减持铺路。

有意思的是,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巧合,记者发现今年3月辞职高管中多达8名高管均出自首批创业板上市公司。由于其所持限售股今年10月末方解禁,因此对于持股的高管而言,辞职后6个月的禁售期对其不造成任何影响,即1年锁定期一过便可随意抛股。

而经记者调查发现,高管辞职背后另一“隐情”是,部分公司高管“离职不离岗”,这很可能是为日后减持“精心而为”。江苏某中小板公司高管曾在2008年5月起的短短两周内抛出963.9万股限售解禁股,套现近1.6亿元,由此达到了当年“持股25%”的减持上限。随后,其在2008年7月辞去监事会主席职务,半年禁售期一过,卸下减持数量“枷锁”的该高管立即在2009年2月大笔减持,套现态势一直持续至今。据记者了解,该高管辞去上述职务后并未离开公司,目前仍担任上市公司党委书记一职。由此观之,其在职务取舍方面如此具有“针对性”,摆脱“减持束缚”应是最重要的原因。

创业板辞职高管中同样存在该现象。今年7月22日,持有77万股股份的张旭光因个人原因辞去立思辰(300010)监事职务。但据公司相关人士介绍,张此番仅辞去了监事一职,其目前仍在立思辰下属公司担任高管。在公司上市不足一个月即离职的同花顺原监事易晓梅,与公司实际控制人易峥为姐弟关系,间接持有同花顺122.4万股股份,而在辞去上述职务后,同花顺相关人士表示她现在的身份是“公司普通员工”。

显然,与单纯辞职套现相比,个别公司高管“离职不离岗”背后的真实意图更值得揣摩。

职业经理人“功成身退”

“秘而不宣的是,职业经理人在跳槽之前,多与新东家达成业绩目标、股权激励等约定。一旦公司顺利上市,职业经理人旋即辞职。”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就如同一份对赌协议”。

如果将创业板离职高管归类,职业经理人是其中很显眼的一个群体。众所周知,多家公司在IPO筹备期广引“强援”,重金招揽职业经理人。“秘而不宣的是,职业经理人在跳槽之前,多与新东家达成业绩目标、股权激励等约定。一旦公司顺利上市,职业经理人旋即辞职。”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就如同一份对赌协议”。

较为典型的案例是,华测检测(300012)两大高管一个月之内接踵离去。先是6月1日,公司副总裁魏屹因个人原因请辞;6月30日,公司收到副总裁聂鹏翔的辞职申请,理由仍是“个人原因”。

在华测检测公司网站上,董监高人员名单中依旧挂着两人的简介。不过,公司总机接线员向记者确认,两人均已离开公司。如今,魏屹、聂鹏翔与华测检测“藕断丝连”的唯一纽带是其“股东”身份,目前两人分别持有华测检测42.89万股和35.39万股,市值分别约为1100万元和900万元。

简历显示,聂鹏翔曾长期担任Intertek集团商用及电子电器事业部华南区高级经理及体系认证部中国区总经理,2007年加盟华测检测出任副总裁职务,分管消费品测试事业部业务。魏屹曾任麦当劳深圳公司高级营运经理、华南区培训中心高级培训经理,2007年1月出任华测检测副总裁,主管行政与人力资源管理。

事后来看,华测检测招揽聂、魏两人加盟显然是为冲刺IPO,且很可能双方达成某种回报约定。两人入职不久,2007年5月,华测检测便实施股权激励,聂鹏翔和魏屹分别获得4.443万元出资额,受让价为4.5万元。改制后两人的持股数均为8.59万股。3个月后,华测检测再度抛出股权激励计划,聂鹏翔、魏屹各获15万股,两人的持股数升至23.59万股。

2008年,华测检测便有多人陆续离职,其所持股票被公司回购并转让他人,其中魏屹以8.22万元“吃”下其中5万股,持股数增至28.59万股。从持股成本看,魏屹、聂鹏翔的投入分别为30.87万元、22.65万元,2009年度“10转5派5元”后,成本进一步摊薄。

梅泰诺前副总裁施文波曾任中国建筑(601668)一局集团谊发公司机电事业部总经理、北京建工集团建工海亚公司副总经理,2006年7月出任梅泰诺副总裁。今年2月25日,施文波以“个人身体原因”为由辞职。目前,其持有梅泰诺225万股,市值约5400万元。

创业板辞职高管中级别最高的当属网宿科技(300017)原董事、总经理彭清。今年3月9日,彭清因个人原因请辞。资料显示,彭清出道于互联网,后转投PE行业,2007年3月加盟网宿科技。据彭清自己介绍,当时他给网宿定下3年内三大目标:其一是营收年增速50%;其二是完成IPO;其三是建立现代化企业管理体系。网宿科技近年的高速增长以及深创投、达晨创投的注资,彭清功不可没。

对于辞职一事,彭清曾在接收媒体采访时表示,完成业绩目标压力很大,是其辞职的主要原因。不过,从财富上看,彭清掌舵网宿科技的3年为其带来了丰厚回报。目前,彭清持有网宿科技431.51万股股份,市值约9100万元。

财务投资者的“生意经”

在公司上市后,部分创投或财务投资人便早早退出董事席位,为未来减持套现赢取“时间差”。

常在创业板公司身上上演的“剧情”之一是,中途入股的创投或财务投资者“以小搏大”,IPO后赚得盆满钵溢。而在公司上市后,部分创投或财务投资人便早早退出董事席位,为未来减持套现赢取“时间差”。

2007年末,南风股份(300004)新增注册资本400万元。其中,广东通盈创投认缴320万元,陈俊岭认缴80万元,价格为2.5元/1元注册资本。股份公司设立后,通盈创投持有414.81万股,陈俊岭个人持有103.7万股。资料显示,通盈创投成立于2007年6月,担任总裁的陈俊岭持有通盈创投36%的股权。两者的股票市值如今已逾2.5亿元,账面回报达24倍。

陈俊岭的履历显示,其曾任职于广东国际信托、骏丰频谱等公司,在投资南风股份之前在创投界籍籍无名。今年4月14日,陈俊岭“因个人原因”向南风股份递交辞职报告。

“创投机构投资项目后,往往会派驻董事以监督、指导公司治理和上市运作。”上海创投界一位人士表示,“创投委派董事在公司上市后辞职的情形分好几种:有些是双方事先就约定,一旦项目上市即刻退出董事会;有些是创投由于项目需要进行内部人员调配,接任者仍是创投代表;而个人持有股份的创投机构人员辞职,则可能是出于个人套现的目的。”

记者注意到,陈俊岭辞职后,接任董事的是南风股份副总经理李晓明,与通盈创投并无关联;上海佳豪(300008)三股东紫晨投资董事长李彧3月14日辞去董事一职系“工作安排原因”,接替者张华是紫晨投资副总;8月4日辞任新宁物流(300013)董事的张小明,为公司三股东昆山泰禾投资的总经理,尚未提名接任者。

与经验丰富的创投相比,“单枪匹马”的个人投资者更显长袖善舞的本色。2006年11月,自然人陆擎斥资1000万元拿下金亚科技1000万股。2008年末,陆擎将所持有的420万股、100万股和50万股以2.5元/股的价格分别转让给杭元福创业、谢福文和高敬杰,已收回投资成本并小有收益。其剩余所持的430万股经2009年度“10转2”后增至516万股,市值逾1亿元。

事实上,陆擎是个专职财务投资者。由中学体育教师起步的她,在塔牌集团(002233)和已过会的佳隆食品中均有斩获。2006年末,陆以300万元收获塔牌集团300万股,为第五大股东。该部分股份于2009年5月18日解禁后,陆擎的名字便从2009年半年报流通股东名单中消失。2008年9月,陆擎出资296万元认购佳隆食品新增的200万股股份,持股成本仅1.48元/股。

不同的是,陆擎在塔牌集团和佳隆食品并未任职,唯独在金亚科技任董事。今年3月31日,陆擎辞去金亚科技董事一职。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陆擎家在深圳,两地来回不便,考虑家庭及身体因素提出辞呈。不过,客观上看,陆擎辞去董事的时点颇为精准,由于其股份锁定期为1年,即在今年10月30日解禁;离职后6个月的限售禁令则将在9月30日消除。这意味着,10月30日解禁后,陆擎便可随意减持套现。

董秘辞职各有原因

据统计,创业板公司辞职的董监高人员中,剔除正常换届因素,从董秘位置上辞任的共有4人,其中3人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股份。

众所周知,上市公司董秘的工作对象包括董事会、管理层、股东、中小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监管机构、中介机构等相关利益人,从中起到桥梁和纽带作用,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据统计,创业板公司辞职的董监高人员中,剔除正常换届因素,从董秘位置上辞任的共有4人,其中3人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股份。

今年4月29日,金亚科技原董秘陈建因“个人发展原因”辞职。陈建职业经历丰富,曾任期货公司盘房部主管、证券分析师,并曾担任上风高科(000967)董秘。不过,他并未在金亚科技拥有股份。“辞职主要是出于个人职业发展的考虑,并无其他因素。”陈建对记者表示,目前赋闲在家,仍未敲定下一步职业计划。

同花顺原董秘方超通过上海凯士奥间接持有1.2万股股份。今年1月18日,方超向公司提交辞呈,而此时距同花顺上市还不足1个月。方超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离开同花顺后,他与朋友合伙投资经营一家软件企业,运作模式与同花顺相近,“我对公司的未来前景非常看好,希望成为第二个同花顺。”

事实上,上市公司高管“另起炉灶”最终登陆资本市场的案例并不罕见。最新的案例包括乾照光电(300102)、易联众(300096)和星网锐捷(002396)等。其中,乾照光电成立仅四年,其核心团队成员均来自三安光电(600703)大股东三安电子,董事长邓电明原为三安电子总经理。易联众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古培坚,星网锐捷多名核心高管,均来自实达集团(600734)。不过,高管离职创业也面临“竞业禁止”的问题,由此引发不少案件。

而直接持股的董秘,在公司上市后“闪电”离职,难免让人引发减持套现的联想。

赛为智能原副总经理、董秘周嵘乃公司创始人之一,目前持有679.03万股,为第四大股东。今年4月7日,周嵘辞去董事、副总经理及董秘职务,不再担任任何职务。从股权演变看,其持股成本几可忽略不计,而其所持股票市值近1.7亿元,显然存在较大的套现动机。

探路者(300005)原董秘范勇建曾在北京证券投行部等单位工作,并曾任广电网络(600831)证券事务代表。2008年4月,范勇建出资100万元获得探路者22.65万股股份,经2009年度“10转10”后增至45.3万股。今年6月10日,范勇建以辞职信结束了在探路者2年的董秘生涯,理由是“两地分居、无法照顾家庭”。

“由于有实战经验的董秘比较稀缺,拟上市公司与引聘的董秘之间往往有一些利益约定,最主要的方式就是低价授予部分股权。”业内人士表示,不排除部分董秘存在“淘金”心态,在公司上市后离职套现,并转投下一个可以拥有股份的栖身之所。

在创业板公司中,不乏引入董秘并给予股权激励的案例。2009年4月,华力创通(300045)二股东王琦与吴梦冰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王琦将所持20万股以1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吴梦冰,原因是为引进人才实施股权激励。资料显示,吴梦冰此前曾任昆百大、北斗星通(002151)董秘,但均未持股份,2009年5月才正式出任华力创通董秘。目前,吴梦冰所持华力创通的股份市值约750万元,成为董秘成功“转会”的典型案例。

看了《叶檀:创业板必须剥下画皮》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叶檀:创业板造富“滋润”了房地产市场 2011-05-21
·叶檀:请在今年年内推出创业板退市机制 2011-03-08
·叶檀:中国真正的创业板在美国 2010-12-09
·叶檀:创业板是有意制造的泡沫 投机心理大暴露 2010-12-05
·叶檀:创业板 有意制造的泡沫 2010-12-02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从陈明月案看交通

“菜刀队”VS“砍

卖小产权房被控诈

小产权房70年会员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马航MH17坠毁

尚权刑辩律师公

“法邦律师学院

相关知识
·
·
·
·
·
·
·张某、唐某某共有纠纷二审判决-房产纠纷-光华律师团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程某某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陈光华律师团
·离婚纠纷-竹山县卢某与陈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文道才律师团
·不动产登记纠纷案例-王某某等与徐某不动产登记纠纷一审判决-北京房产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