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司法动态> 公安 登录注册

重庆希尔顿涉黑富豪性贿官员 拥有地下出警队

2010年10月29日 10:00 新华网我要评论0字号:T |T
核心提示:重庆地产大亨彭治民涉黑案细节披露,彭在经营色情业大量敛财的同时,对当地多名官员进行性贿赂。彭治民的公司还组织“地下出警队”进行暴力拆迁,为其地产项目扫清障碍。

引言

2005年,庆隆南山高尔夫项目建设现场,彭治民视察工地。入口处,约40名头戴钢盔、身穿迷彩服、脚穿高帮马靴、腰间还别着对讲机和电警棍的保安,分4排列队集合。“敬礼!” 保安齐刷刷地敬了军礼,然后大喊:“彭——总——好——!”彭治民说:“同志们好!”走了几步,彭治民说了句:“同志们辛苦了!”保安们又齐声喊:“为彭总服务!”

这一幕,来自彭治民的亲口交代。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画面,让重庆市庆隆屋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治民自我感觉“最为良好”。彭治民告诉专案组的办案民警,这样的场景让他极为振奋,因为,他花了大量人力和财力打造的这支负责“处突”的“地下出警队”,让他感觉“很正规”,能够“绝对服从指挥”。也正是靠着这支私人“武装”,彭治民涉黑团伙为非作歹、恐吓群众、肆意伤害无辜,短短十来年间聚敛了数十亿的财富。

在普通老百姓看来,亿万富豪彭治民极其“低调”、极为“神秘”,很多重庆老百姓至今都不知道,这位大老板长的什么样。老百姓认知的彭治民和真正的彭治民之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差?

日前,在我市打黑除恶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摧毁了如文强、彭长健等一系列重量级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市公安局091专案组,向本报独家披露希尔顿股东彭治民涉黑案的侦破内幕,还原了这位“低调”亿万富豪的黑金人生。日前,彭治民案已经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警方6月18日突然实施抓捕

今年6月18日,重庆警方决定对彭治民等人实施抓捕。“其实,从打黑除恶战役打响以来,彭治民就注定了有这一天。”专案组民警透露,警方早在侦查彭长健、王小军案子中就发现了彭治民行贿彭长健30万元、黑老大王小军入股钻石王朝等证据。发现彭治民涉嫌犯罪的线索后,为免打草惊蛇,警方开始了秘密取证调查。在将外围证据固定后,6月18日,警方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实施了对彭治民涉黑团伙人员的集中抓捕。

从傲慢到认罪:“我觉得自己太疯狂了”

彭治民到案初期,面对民警调查,态度非常傲慢。“我是一个合法商人,我是人大代表,我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行为。”在最初的交锋中,彭治民基本上都是这几句话,他甚至还威胁办案民警:“你们在乱来、乱整,在陷害我。我外头还有那么多工地、那么多工人,很多事情还等着我处理。出了事哪个都负不起这个责。”

在大量证据面前,彭治民发现百般抵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终于低头。记者在一份彭治民签名捺印的笔录上看到了彭治民的这样一段供述:“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这些年的确做年很多违法的事情,现在我愿意对自己的行为做彻底交代,主动坦白,希望政府能够宽大处理。”在谈到他动用私人“地下出警队”犯下的多起伤害无辜百姓的行为时,彭治民说:“想起我做的这些事情,真是太疯狂了。”

侦查机关认为,彭治民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损毁财物罪、高利转贷罪、滥伐林木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等。

他不止一次的向专案组民警表示:自己罪孽深重,并写下了悔过书。

见不得光的财富起点他非法倒卖香烟获利千万

“他不是低调,而是不得不低调。他对外低调,只是为了掩饰犯罪。”深入接触了彭治民的专案组民警说,彭治民不想暴露在公众面前,是因为,这位亿万富豪曾经是一个盗窃犯,他的起家、原始积累都是见不得光的,“他一直害怕被人揭了老底”。

彭治民今年47岁。年轻的时候,因为偷东西被处治安拘留10天。但这次处罚并没有让彭治民吸取教训。3个月后,因为犯下盗窃罪,彭治民被法院判刑1年半。服刑出来后,彭治民找了个单位上班。但是,不到两年,他坐不住了。“我从坐牢出来就开始想着做生意发大财。”彭治民交代,他听说倒卖香烟很赚钱,从1983年开始,就做起了倒卖香烟生意。

“那个时候我主要是背着烟草公司从贵州、宜宾、泸州等地暗地批发进货,然后在菜园坝、八一路、储奇门等烟草批发市场销售,这个生意很赚钱,利润也高,最多的时候每天可以赚好几万。”彭治民交代说,其间也被执法人员逮到过十几次,但每次处罚都是罚点款。

在巨额的利益诱惑下,他一直铤而走险。10年违法香烟生意,彭治民挣了两千多万。

直到后来,国家专门对“烟草专卖”立法。“偷偷摸摸的工作,抓住就要判刑。”由于有过坐牢的惨痛经历,彭治民认为倒卖香烟风险越来越大,被迫决定转行。1993年,彭治民成立了他的第一家公司:重庆庆隆屋业发展有限公司。

权钱交易、暴力拆迁 他信奉“钱能摆平一切”

倒卖香烟,不仅让彭治民挖到了第一桶“黑金”,还让彭治民总结出了一条为人处事的“逻辑”:“遇到事情用钱摆平就是了。”直到面对专案组民警,彭治民也坦陈:以前倒卖香烟的时候是这样,后来做了更大的生意也是这样。遇到任何事情,用钱摆平就是了。

“给那些对我公司发展有利的权力部门和相关的头头儿行贿,我觉得我在这方面是很大方的,花得多才回报得多。在公司经营过程中,如果产生了违法后果,也得花钱去了结,比如派保安‘处突’、拆迁打人这些方面。”彭治民说,“很多人都说我耿直,给他们的钱多就肯定耿直噻!”

当然,彭治民也很注意公司形象,他花了很多钱做广告,包括请巨星刘嘉玲代言他开发的楼盘、花钱请明星到他开发的楼盘,拍摄《好奇害死猫》等多部电影。彭治民承认,之所以这样做,“大家一看我是明星企业,正当商人,有实力,有背景,做事就方便多了。”

在公司内部,对于那些做事得力的手下,除了工资以外,彭治民还另外发奖金。据专案组查证,彭治民的几个得力手下都是拿高年薪,比如被专案组列为彭治民涉黑组织负责暴力拆迁的骨干成员杨晓,年薪达到了50万,过年的时候,还要再发几十万奖金。每年,杨晓能从彭治民手里拿到100多万。此外,比如保安听从指挥,每次喊打人都打人,喊威慑就威慑,“处突”得力,过后都是有现金奖励的。

能“玩转黑白两道”他是12个公司的绝对老大

截至案发时,彭治民在庆隆公司之后,陆续成立了重庆希尔顿酒店等11个公司。彭治民交代,这些公司实际控制人,都是他本人。希尔顿“钻石王朝”俱乐部老板曾智强、重庆市三立机械化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蒲体华,“都在我手下找点钱,很多方面都得听我的。”

彭治民承认,在他的公司里,最看重的是“绝对听从命令服从指挥”,听话就有赏,一旦不听招呼,即使是跟随了他很多年的老伙计,彭治民也会毫不犹豫地把他辞退。

这么多的公司和员工,彭治民是如何管理的?“我下面的人是分工明确的,各自负责各种的分管工作,对我负责。”据彭治民交代,他的组织是层层负责的金字塔式结构,而他,正处在金字塔的最顶端。在遇到麻烦事情的时候,相关的部门负责人就直接去处理,处理不下来,才是他亲自出面。

彭治民的一名得力手下蒲体华也证实:公司员工都怕彭治民,除了因为是老板,还因为彭治民“很霸道、是绝对的老大”,还有就是,彭治民能“玩转黑白两道”。

“我也怕他,给他打电话就像下属给领导,骂我我也不敢还嘴,经济上要依附于他,业务上听命于他。”蒲体华说,“为他干了工程,他不给我结工程款,还要主动借给我钱,收我高利息。借了我2500万元,利息要收1200万元。”证据显示,截至案发,彭治民已从蒲体华处收取高额利息共计1700余万元。

彭治民交代,重庆希尔顿酒店是一个非法人分支机构,隶属于庆隆屋业公司。“庆隆屋业公司是请希尔顿酒店国际管理公司来参与酒店具体的管理和经营,作为业主方,我们只是运用希尔顿酒店的管理模式。希尔顿酒店的实际出资人、决策者实际仍然在我们庆隆公司。”彭治民向警方交代,“希尔顿酒店所有重要的文件和签订合同都要经过庆隆公司同意,希尔顿酒店的重大人事变动和任用都要经过我们庆隆公司同意;凡是部门经理以上的任用,必须经过我们庆隆公司签字同意,也就是董事长我签字同意才作数。”

收租金赚房费还便于“勾兑”官员 夜总会让他“三赢”

据彭治民供述,庆隆屋业公司本来就打算在希尔顿酒店负一楼搞夜总会,“这样可以让客人入住时感觉到希尔顿酒店是一个吃、住、娱乐比较完整的场所”, 在彭治民的规划中,俱乐部相当于酒店的一个配套实施。为此,彭治民甚至花了8万多美元的设计费,请美国的设计师设计了夜总会的装修方案。2003年,曾智强得知此消息后,通过中间人找到了彭治民,二人对在希尔顿酒店负一楼开办夜总会、组织妇女卖淫一拍即合,双方还约定由曾智强出资装修新建俱乐部。

曾智强交代,事实上,他完全听命于彭治民。就连夜总会的设计、装修,都要符合彭治民要求了才能开业。

因此,曾智强开始装修时候,彭治民明确要求俱乐部的装修一定要上档次,甚至,那纸8万美元买来的设计图,彭治民也交给了曾智强,要求曾智强严格按照图纸进行装修。

装修好后,彭治民亲自去验收,他同意之后,俱乐部才得以正式开业。就连夜总会在打广告等方面,也必须按照彭治民的要求来做的。

虽然交了每年170万元的“租金”,但是在经营俱乐部的过程中如果发生经营上的问题,曾智强还是要找彭治民解决。比如2004年俱乐部开业后,由彭治民点头后,夜总会才与酒店签订了订房优惠协议。

彭治民还承认,搞夜总会,“一方面可以直接产生经济效益,我一年可以收170万的租金,其次就是,经常有俱乐部客人带小姐上酒店‘开房’,这样可以提高酒店的开房率,酒店也可以获得利益”,第三方面,“我业务上经常要对相关的业务部门和政府官员进行‘公关’和‘勾兑’,我就可以直接安排到楼下的夜总会进行,不需要再外出另找地方,这样我可以做到隐秘和方便些。”

专案组搜集的证据显示:彭治民在该俱乐部对多名政府官员实施了性贿赂。

规范俱乐部小姐上房、阻止“野鸡”抢生意酒店发放“出入证”

按照彭治民和曾智强的约定,彭治民负责通过希尔顿酒店各管理部门,为钻石王朝组织妇女卖淫活动提供协助。据彭治民交代,夜总会刚开业的时候,有卖淫小姐跑到酒店房间乱窜、多次出现敲错房间门的情况,有客人投诉。之后,彭治民就要求手下去给酒店保安部提要求:立刻制定相关规定,保证俱乐部的小姐不要敲错客人的房间。于是,酒店保安部给俱乐部的小姐发放了出入证:俱乐部的小姐上房卖淫,只要出示出入证,保安就可以放行,不用再查验小姐的身份证件。同时,彭治民还要求手下给酒店前台打招呼:凡是钻石王朝工作人员到酒店开房的,一律不查验身份证件。

彭治民交代,要求保安部这样做,有两个目的,一是有一个特殊的标志,规范俱乐部的小姐上房,二是便于保安区分从外边进入酒店的“野鸡”,从而对外边的小姐进行阻拦,以提高俱乐部小姐的上房率,这样就阻止了外边小姐和钻石王朝俱乐部小姐的竞争,防止了“野鸡”抢生意;三是酒店入住的客人如果想耍小姐,也只能够在俱乐部内要,因为外边的小姐进不来,这样俱乐部小姐上房的几率就提高了。

据专案组查证:2004年7月18日到2010年6月18日,钻石王朝俱乐部的营业额达5000万元以上。从2005年至今,钻石王朝俱乐部为组织卖淫在希尔顿酒店开房次数达2000次以上。

黑老大王小军入股 钻石王朝参照豪城夜总会经营模式

除了曾智强,钻石王朝的另一个股东,正是已经被无期徒刑的黑老大王小军。而警方也正是在侦查王小军涉黑案时,才发现了彭治民涉嫌犯罪线索,开始了秘密取证调查。

从2004年钻石王朝俱乐部开业,解放碑豪城夜总会老板王小军就出资250万元入股,并在夜总会收益中占20%。同时,钻石王朝也完全按照豪城夜总会的模式来经营:“妈咪”负责安排、介绍小姐陪客人喝酒、划拳、聊天,舞蹈队、模特队进行表演,还有就是组织小姐给客人提供性服务。

据曾智强交代,之所以让王小军入股,除了王小军有丰富的夜总会经营经验,同时,钻石王朝俱乐部涉及小姐陪酒、组织小姐卖淫,或者其他一些如涉赌、涉毒等违法犯罪的事,如果被公安机关查处了,就由王小军出面解决。同时,“社会上的什么事,比如发生了纠纷、打架、外来人员闹事等,也由王小军负责处理。”因此,王小军平时都派了两个手下到夜总会来帮助管理。

据在曾智强手下负责过夜总会管理的多人交代,夜总会的收费是这样的:客人需要陪酒、唱歌、聊天、娱乐,少爷(男性服务员)是100元,公主是300元,小姐也是300元,客人有时如果要给“妈咪”也是300块,如果客人要与小姐发生性关系,小姐就需要带客人上希尔顿酒店开房,价格是1200至1500元,酒店房价另算。如果客人需要带小姐外出过夜,价格就更高了。这样的消费还没有包含包房、酒水等在内。

喊打人就打人 他拥有全副武装的“地下出警队”

充斥着黑、黄、枪、赌、毒的希尔顿酒店及夜总会生意,其实只是彭治民涉黑组织经济来源的冰山一角。“他绝大多数的黑金,其实来自土地。”专案组民警说,已经掌握的证据显示:通过拉拢、腐蚀政府权力部门公务人员,借企业敛了数亿财富。而完成这一切,彭治民花下重金打造的“私人武装”——保安“地下出警队”,功不可没。

据彭治民交代,庆隆公司保安部成立于2004年。其实,彭治民的其他公司也都有保安部。然而,唯独庆隆公司保安部的负责人晏红,可以在彭治民的安排下直接从任何一家公司抽调保安“处突”。

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正规的保安组织应该是在有资质的保安公司聘请,单位要成立保安组织,也应该经过当地公安机关审批,但是,彭治民手下的所有保安部门成立至今,都是没有经过审批的“黑户”。

对招募的保安,彭治民要求 “无条件服从命令是第一位的”。进入彭治民的保安组织的人,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集中体能培训,上岗前还要接受纪律培训:必须无条件服从命令,喊打人就打人,喊威慑就威慑。“要求他们对我们的话绝对服从,遇到事情喊上的时候就上。”彭治民说,他对晏红的要求是:“在管理上,保安必须按照半军事化管理模式,统一食宿,统一训练、统一着装,看见公司老总,都要立正、敬军礼。” 彭治民交代说: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训练保安听招呼,办起事来战斗力也特别强。

“他的目标就是打造一支专门负责处理一切突发事件的‘地下出警队’,类似于私人武装。”专案组民警说,为此,彭治民的保安还统一配备了迷彩服,头盔,防刺马夹,军用高帮皮鞋,对讲机,电警棍,警戒带。同时,一台黑色切诺基,是这支“地下出警队”“处突”的专用车,此外,他们还配备有巡逻、“处突”摩托车。

“养这么多保安主要有两个方面的用途,第一就是负责各公司的保卫工作,尤其是希尔顿事情多,就连‘钻石王朝’卖淫的小姐进出和上房都需要规范;第二就是,我那么多工地,涉及到对付拆迁户,打架的时候才正规,那些群众看了才会害怕。”彭治民供述,在拆迁问题上,“我们的保安还是起到了很强的威慑作用”。

专案组透露,彭治民的保安组织人员庞大,仅目前涉案的保安人员,就约有30人。同时,当某地保安人员不够时,他还会从其他分公司抽调保安处突。

彭治民特别重视他的保安,专案组民警说,也正因如此,他的保安,工资待遇在整个行业中算很好的了。

没签赔偿协议 除夕前村民的家被彭治民强拆了

在彭治民公司开发庆隆?南山高尔夫项目的期间,经常出现拆迁户纠纷,彭治民也经常去那里视察工作。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彭总“大阅兵”的一幕。当听到保安们高喊了“为彭总服务”后,内心极度亢奋的彭治民即兴发表了“重要讲话”。这一番话,彭治民至今记得。

“大家很辛苦!你们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们!站好各自的岗,值好各自的班,要听从晏红的领导,听从指挥,有事的时候大家要齐心协力一起上!”

不久,彭治民和他的地下出警队,就迎来了一场动真格的“考验”:项目所在地上的一家住户,没有同意拆迁赔偿条件,始终不签赔偿协议。彭治民等人,决定拿这家开刀,以威慑当地其他拆迁“钉子户”。

2005年2月5日,正好是农历腊月27。一次泯灭人性的会议,在希尔顿酒店37楼彭治民的办公室召开。参加会议的,有公司副总杨晓、项目拆迁办经理代洪涛、保安部经理晏红,三立公司经理蒲体华等人。会上,彭治民直接下令:“工程推进不走,你们直接把人弄起走,把房子推了就是了啥。”有人提出“怕出事哦”,彭治民当即表态:“给我弄,弄出事我负责!”据彭治民交代,他接受了下属提出的方案,并在最后表态中强调:不管采取什么方法,明天必须办成。

按照彭治民的安排,杨晓是现场总指挥,蒲体华负责准备设备推房子,晏红部署保安“弄人”,善后由代洪涛负责。参会人员连夜分别召集了下属开会。第二天,腊月28,一场有预谋的恶行开始上演。此时,被拆迁户钟某、赵某夫妇还完全蒙在鼓中。

钟某接到通知,让他到村委会去谈拆迁赔偿事宜。钟某在村委会呆了一个多小时,只有一个会计跟他聊了些无关痛痒的话。丈夫钟某离家不久,一群彪形大汉冲进了屋。钟某90多岁的老母亲被人拖上了一辆车,老人吓得大小便失禁。经过一路颠簸后,老人被甩到了一家敬老院。钟妻赵某的境遇更是悲惨,她被一群保安拖上了另一辆车,期间,赵某拼死反抗,还遭来了一阵暴打。车子不知开了多久,也不知开了多远后,浑身是伤的赵某被保安扔下了车。车子扬长而去。

原来,将这家的3人弄出屋子后,蒲体华等人早已准备好的两台挖掘机,迅速将房子夷为平地。

据钟某证实,在村委会呆了1个多小时后,在场的会计突然告诉他:没事了,你可以走了。回家路上,钟某就听说房子被拆了。气愤难当的钟某晕倒在了半路上。醒来时天已经黑了,还下着雨。回到家,房子已经被夷为平地。“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妈和妻子也不知去向。”

既害怕,又没地方住。邻居给了一张塑料布,他们在家的原址搭了一个篷。第二天是腊月29,也是这一年的除夕夜,包括这一年春节,这一家人都是在这个塑料篷里度过的。房子强拆之后,钟某夫妇无奈签下了拆迁赔偿协议。

这场暴力拆迁,不仅毁了一个家,也让赵某受了伤,家中老人大病一场,很久都没缓过来。

“为什么要对农户进行强行拆迁?”面对民警的讯问,彭治民回答说:是为了加快施工进度。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杀鸡给猴看”,让别的拆迁户不敢再与他们对抗。

“保护性”施工 保安肆意殴打无辜村民

仅南山高尔夫一个项目,彭治民就多次动用保安“地下出警队”处突,他们称其为“保护性施工”。

2006年7月25日,南岸茶园长生镇高速公路2号涵洞。这个涵洞,是当地村民横穿高速公路的必经、也是唯一的通道。

而庆隆公司竟要堵了这个涵洞。唯一原因,就是双方就征地赔偿,一直没有达成协议。

当天上午,闻讯后的当地三户村民,跑到2号涵洞阻止施工。“你们把路堵了,我们通行怎么办?”村民想和庆隆公司方面理论,然而,没人有理会他们。不久,10余名身着迷彩服和防刺背心、头戴钢盔、脚穿军用皮靴、携带棍棒等工具的保安,赶到了现场。

保安以“保护性施工”为名,肆意殴打当地村民,导致7人受伤。事后,杨晓按照彭治民指示,为南山高尔夫项目部保安宿舍安装了空调以示奖励,并专门对“处突”中表现突出的保安予以了表扬。

直至今天,很多在当年暴力拆迁中受害村民,在面对专案组民警调查时,虽然不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叫彭治民,但他们都踊跃站出来作证:“是希尔顿的”,“那些人太恶了”。

除了出动“地下出警队”,彭治民等人偶尔还会动用社会闲杂人员对付钉子户。周某于1998年在南岸区长生镇租用当地村民的约30亩地经营一苗圃,因“庆隆?南山高尔夫”项目的开发拆迁,协议2006年春节后搬迁。2006年2月24日,周某正在对苗圃内的苗木进行移迁,而三立公司在苗圃内的苗木尚未移迁时,就对苗圃进行推土作业,周某等人因此阻扰施工。当天下午,十几名社会青年驾车赶到苗圃,手持砍刀等凶器对周某等人实施砍杀,致使二人受伤,其中一人颅骨被砍裂。

伤人之后,蒲体华还支付了这群闲杂人员1万余元的“打人劳务费”。案发后,因为致人轻伤了责任人要被追究刑责,不想事情闹大的彭治民赶紧安排庆隆物业公司拆迁部经理代洪涛对伤者周某等人进行赔偿,以逃避行凶者的刑事责任

蒲体华闹出的事,为什么彭治民会安排手下善后?彭治民供述说:“三立公司和庆隆公司虽然是甲方乙方关系,但是也是在给我开发,如果拆迁户不走,就直接影响到我公司的利益,所以我平时就对他们讲,遇到这些问题必须要协助我们解决,出了事情,我们去收场就行了。”

勾结官员南山毁林 无偿霸占国有林

随着侦查的深入,更多的真相浮出水面。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为了及早完成南山高尔夫项目,彭治民等人竟是通过收买官员、巧取豪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前提下大肆破坏珍贵的南山林地。

据查,2004年9月,彭治民在根本未获取“庆隆南山高尔夫”地块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即下令在该地块上开始了“庆隆?南山高尔夫国际社区”建设施工。而根据有关规定,该地块不能兴建高尔夫项目,因此,彭治民将该项目报建名字取名为了“重庆希尔顿国际体育度假中心”,工程的施工方正是以蒲体华为法人的三立公司。南山上大面积的林木被推伐,但项目一直没有办理《林地征、占用许可证》和《采伐许可证》。专案组搜集的证据显示:截止到2005年底,他们擅自毁掉的林地面积达到了1000余亩。

事情终于还是败露了。彭治民当即派出了得力助手、公司副总杨晓去去与区林业局那边“勾兑”。据彭治民交代,很快,他得到了杨晓的反馈意见:已经砍伐的上千亩林地有可能面临林业部门上千万罚款,还要遭追究刑事责任。经过“勾兑”,“南岸林业局专门给我们出主意:赶紧补办证来规避处罚。但是,他们的权限只能一次批150亩的采伐权,每次报的数字在这个范围以内,多报几次就可以了。”

彭治民说,“后来,杨晓就给林业局局长鲁永合、分管副局长何德富商量,剩下的采伐证就不办了,干脆给他们两人200多万,这两个人都同意了,我当时考虑到公司按照正规办理砍伐证还得缴纳400多万,这样可以节约200多万,于是就同意了。”彭治民的算盘是算得很精的:除了节约了200多万元的砍伐费,另外有80多亩的国有林,按照政策规定是不能纳入他们开发范围的,“经过勾兑后,这80多亩国有林他们也划给我们了。彭治民没有算的是,他最信任的手下,还在中间吃了30万的“回扣”。

彭治民交代,这80多亩国有林,他原本是准备修几套别墅的。只是,他没算到,别墅还没建,他已经落案。

拉拢腐蚀官员 处级以上彭治民才出马

“出手阔绰,正是彭治民拉拢、腐蚀官员惯用的一招。”专案组的干警说,彭治民涉黑团伙,不仅是在有组织犯罪,而且同时进行着有组织地贿赂官员。根据彭治民的交代,公司内部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有重要官员他才出面勾兑,一般的政府工作人员,则由分公司负责人负责搞定。比如,处级以上领导,彭治民才亲自出马。科级干部,最多杨晓出马就行了。

对于搞定官员,彭治民还非常有心计,他时常告诫手下:不要老是靠临时抱佛脚,“关系要长期维持起”,比如逢年过节送钱送礼,不定期约到希尔顿,吃喝玩乐一条龙。

更为恶劣的是,彭治民等人还时常强调,不仅要拉拢一个人,最好能搞定一个职能系统,这样从上到下办事就顺畅了。

南岸区林业局原局长鲁永合、分管副局长何德富在分别收受了彭治民送出的近百万元的贿赂后,被拉了下水,当上了彭治民涉黑团伙非法毁林的保护伞。目前,该二人已因涉案被逮捕。

官商勾结 十几亿工程他投入十分之一都不到

比起南岸区林业局来说,彭治民对南岸区国土局的“付出”更大,当然,他所得到的“回报”就更惊人。专人组有关人士说,这才是彭治民等人对国家、对社会进而对老百姓利益侵害最严重的犯罪。

在南山高尔夫地块的征地拆迁中,彭治民通过拉拢、腐蚀时任南岸区国土局局长黄红伟、副局长陈卫东、征地办部长张正中等人,由征地办垫资为南山高尔夫项目进行征地拆迁,而庆隆、众诚公司一直拖欠征地办土地征地拆迁费。截止案发前,南岸区征地办为庆隆公司的该项目垫付了征地拆迁费5000余万元。

彭治民的公司在南山高尔夫项目土地的征地拆迁中,使用暴力拆迁的方式加快推进拆迁进度,相关官员因为收受了彭的贿赂,对暴力拆迁犯罪行为放任不管,不履行监管职能,放任彭治民等人为非作歹,欺压一方。

在接下来“走过场”式的招投标中,彭治民通过与南岸区国土局官员串通,虚构了一个假象:庆隆公司已经向区国土局缴纳了土地整治费超过15亿,从而抬高了土地出让价格,吓跑其他竞争对手。实际上,彭治民公司真正投入的资金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就是通过这桩巨额的“空手套白狼”把戏,他拿下了南山高尔夫地块的土地使用权。

据悉,一个开发商要获得一块土地,除了向土地所有方缴纳土地整治费,还应该向国家缴纳土地出让金。然而,以南山高尔夫项目的其中一块地为例,彭治民在2005年11月获得该土地使用权时,应缴纳土地出让金1亿8000万元,按规定,应先缴钱后才能办理国土证,彭治民当时没得这么多钱,就找官员帮忙:先办证,通过银行融资,套出来资金后再补缴费。

到2007年底,在只缴了5000万元、尚欠1亿3000万元的情况下,彭治民已经分批办完了该宗地的全部114个国土证,然后,彭治民就利用这114个国土证进行贷款融资,从而盘活了其整个项目资金。

专案组民警说:通过送钱、送物、性贿赂、请出国旅游等方式,彭治民将相关领导干部纷纷拉下了马。

尾声

有着“重庆最大地主之一”之称的涉黑老大彭治民,在一些人认为“这一波打黑除恶风暴过去了”的时候落网了。这是自重庆开展打黑除恶行动以来,落案的又一重量级富豪。

近两年来,重庆警方利剑出鞘,通过艰苦卓绝的打黑除恶斗争,铲除了社会毒瘤,净化了社会环境,维护了发展秩序,保护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

打黑除恶是一项长期的、系统的、艰巨异常的任务。通过彭治民一案,也再次证明了重庆警方向市民作出的庄严承诺:“打黑除恶工作无论涉及到谁,无论有什么背景,都将一查到底,决不手软!”

黑恶必除、除恶务尽!重庆打黑重拳砸向彭治民及其团伙,也让老百姓看到了重庆警方旨在深入持久开展打黑行动雄心、决心和信心。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平安重庆建设,必将前途一片光明!

看了《重庆希尔顿涉黑富豪性贿官员 拥有地下出警队》的人还看了...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从险资举牌谈股

尚权刑辩律师公

第六届尙权刑辩

相关知识
·
·
·
·
·
·哪些是工资薪金-劳动-法邦网
·离职原因有哪些-劳动纠纷---法邦网
·单位社保怎么交,交社保流程-劳动纠纷-法邦网
·
·办理离婚需要什么手续?离婚准备哪些材料?-离婚办理-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