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司法动态> 公安 登录注册

精神病老妇成离婚丈夫夺房工具

2010年11月01日 10:19 新闻晚报我要评论0字号:T |T

年过花甲的女人,在一次车祸后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但由于每月有着两千余元的退休工资,还有一套等待动迁的房子,她却成了“亲人”眼里的香饽饽,一再遗弃她的前夫甚至偷偷把她从养老院接出来,并办理“复婚”。从未共同生活过的女儿,为了赢得母亲的监护权,打了一系列曲折罕见的特别程序诉讼,最终胜诉。

不过,这一切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从此,再也不用风餐露宿、饥寒交迫了。

1 小康之家闯入第三者

已过花甲之年的张晓文曾经也有过短暂的幸福生活。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师范毕业的她在一所小学作老师,经人介绍认识了某事业单位的研究人员孟庆。恋爱一年多以后,组建了家庭。婚后,两人养育了一个女儿,一家人生活得其乐融融。

可惜好景不长。年轻的张晓文,身材窈窕、面容姣好,长期跟小朋友相处,使得她的个性也比较天真,虽然已经生育了一个女儿孟静,但看上去仍像一个未婚的小姑娘。

女儿孟静五岁时,一名年轻男子出现了。男子叫尤岗,早年靠作临时工维持生计,因时常在张晓文学校附近出没,被活泼漂亮的张晓文吸引。他不顾张晓文已经结婚并育有孩子的情况,对张晓文发动情感攻势。情书礼物,像雪片一样地飞进张晓文的办公室和家里,甜言蜜语搅得张家天翻地覆。面对丈夫的误解,女儿的眼泪,张晓文有口难辩。最终,她不得不与丈夫离婚,并放弃了对女儿的抚养权。

张晓文离婚后,尤岗更是猛追不舍。两年后,两人再婚。同年,儿子尤咏出生。

2 一场车祸致婚姻破裂

事实上,尤岗的家庭状况非常糟糕,父母早逝,他住在父母遗留的不足七平方米的棚子间里。再婚后,张晓文搬进了这间棚子间。

尤岗婚后停止了工作,终日无所事事,一家人全部依靠张晓文的工资,生活常常捉襟见肘。为此,两人经常大打出手,婚姻关系不断恶化。

1995年,张晓文遭遇交通事故,导致其蛛网膜下腔出血,而后精神一直处于混乱状态,有间歇性精神分裂。就在这段时期,尤岗又以经商为由,将张晓文辛苦积攒的几万元积蓄套取一空。得知此情况,张晓文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丧失了辨识能力,生活无法自理。为了逃避照顾扶助义务,他于当年与张晓文办理了离婚手续。张晓文搬回了母亲的家里,尤岗对张晓文的状况一概不闻不问。

张母年事已高,要照顾一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女儿,实在困难。此时的孟静已经长大成人并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虽然当年母亲抛弃她和父亲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可毕竟血浓于水,听说母亲的悲惨处境后,孟静将母亲接到自己家中,悉心照顾并一同生活。

3 年过半百却风餐露宿

2003年,借张晓文的父亲去世,尤岗前来奔丧获得了张母的信任。而此时,由于孟静的父亲孟庆患了癌症,为了照顾父亲,孟静只得将张晓文又送回了张母家里。他顺理成章地接管了张晓文每月2000余元的退休金,于是每天出没于麻将室,还经常无端打骂张晓文。常常有邻居看到她在街头靠捡垃圾果腹。

得知这些情况后,孟静及张母多次报警求助,并与尤岗交涉,但收效甚微。 2007年,孟静在与张晓文原学校商量后,将母亲送进了长宁区敬老院。同年,张晓文原先单位分配的小房子面临着拆迁,得知此情况,尤岗又动起了脑筋。 2007年年底,在没有经得养老院同意的情况下,尤岗私自将张晓文带离了养老院,并在张晓文完全丧失辨识能力的情况下,采取隐瞒的手段办理了复婚手续。

如此,他既可以保证每月2000余元的收入,又可以在接下来的房屋拆迁安置中,以张晓文法定代理人的身份参与分配。可怜此时已经年过花甲的张晓文,又过起了餐风露宿、饥寒交迫的生活。

4 多个诉讼争夺母亲监护权

为了取得母亲的监护权,在律师的帮助下,孟静最终经过了一系列的民事诉讼特别程序。

首先,起诉法院要求认定张晓文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法院受理后指定司法鉴定机构对张晓文进行了行为能力鉴定,并最终确定她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这个结论确定了本案的基础问题,即张晓文是需要他人对其人身及财产进行监管的。

于是,就引出了第二个问题,即孟静是否具备申请撤销张晓文婚姻的主体资格。因为她早年曾被判决由父亲抚养,而根据法律规定,申请人必须是和被监护人共同居住的近亲属。通过大量证据的出示,总算证明孟静具备申请人的主体资格。

接下来,则是起诉张晓文和尤岗的第二次婚姻无效,这样就可以恢复张晓文的自由身,避免尤岗成为其法定代理人。当张晓文恢复了“自由身”之后,孟静再通过相关证据,取得了对母亲的监护权。

张晓文总算重新回到了女儿的身边,在衣食无忧的养老院颐养天年。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律师观点

上海南光律师事务所张勇律师对此案分析说:一个简单的民事纠纷,当事人通过三次诉讼才最终达到了诉求,期间的三次诉讼也都是普通民事诉讼中不多见的特殊案由,并且大部分都属于民事诉讼法的特别审理程序,这样的情况可能在上海乃至中国都是比较罕见的。一般像张晓文这种丧失自理能力的人都是像皮球一样在亲属之间被踢来踢去,类似的诉讼也都是以推卸监护人责任为诉求。

本案中亲属之间相互争抢监护权的情况比较少见,其实仔细分析下来还是因为一个“钱”。在当下社会越来越追逐金钱利益的现状下,像孟静这种主动承担赡养老人义务的行为应当得到肯定。而尤刚等人“高尚诉求”的背后其实是被刻意掩盖起来的金钱目的,他们一旦取得了张晓文的监护权就意味着取得了张晓文名下财产的管理和处分的权利。

“上海将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面对需要照顾的老人甚至是健康有严重问题的老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担负起自己的那份责任,而不是为了‘金钱’去‘承担责任’。 ”张勇说。

看了《精神病老妇成离婚丈夫夺房工具》的人还看了...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第十届尚权刑辩

除夕不放假 上

第六届尙权刑辩

相关知识
·
·
·
·哪些是工资薪金-劳动-法邦网
·离职原因有哪些-劳动纠纷---法邦网
·单位社保怎么交,交社保流程-劳动纠纷-法邦网
·
·办理离婚需要什么手续?离婚准备哪些材料?-离婚办理-法邦网
·如何处理妻子出轨以及妻子出轨的行为表现-妻子出轨-法邦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