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 社会与法 登录注册

吴忠警方说抓就抓说放就放 被指严重危害公信力

2010年12月02日 11:21 中国青年报我要评论0字号:T |T

本报北京12月1日电(记者刘万永)今天晚上,王鹏的父亲王志昌接到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区分局的电话,称“准备释放王鹏”。王鹏的工作单位甘肃省图书馆今天也接到了吴忠警方将释放王鹏的通知。

11月23日,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区分局将王鹏刑事拘留,理由是“涉嫌诽谤罪” 。

据了解,王鹏曾写信举报同班同学马晶晶公务员考试中存在问题。

马晶晶,吴忠市人,2007年毕业后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共青团银川市委。马晶晶的父亲马崇林现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办副主任,母亲丁兰玉现任中共吴忠市委常委、市政协主席。

11月27日,王志昌从吴忠赶到北京寻求法律援助。此案被媒体报道后,迅速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

12月1日下午,王志昌与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泽签订协议,委托周泽律师在侦查阶段为王鹏提供法律援助,如果王鹏被起诉,周泽将为其提供辩护。

12月1日晚,周泽律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受王志昌委托,他将于12月2日抵达吴忠,处理相关事宜。

周泽律师分析,估计吴忠警方将对王鹏取保候审,或直接撤销案件,将案件转为刑事自诉。

有评论认为,无论王鹏是否被释放,都应调查马晶晶父母及吴忠警方在此事中是否存在滥用公权问题。警察说抓就抓,说放就放,将严重损害公安机关的公信力。

吴忠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他自由了”

经历了10多个小时的等待,吴忠警方向媒体承诺的新闻发布会12月1日并未召开。12月2日1时多,吴忠市委、市政府召集媒体记者开会,通报决定纠正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刑事拘留王鹏错案,并处理了有关责任人。

据通报,12月1日23时许,利通区公安分局对王鹏解除刑事拘留。

“王鹏现在人在哪儿?”中国青年报记者问。

“我们也不知道。”吴忠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说:“他自由了。”

12月1日一早,记者来到吴忠市公安局采访。让吴忠警方欲说还休的是这样一种说法:警方以涉嫌“诽谤罪”拘捕王鹏,并不是因为其举报了“官二代”马晶晶,而是因为他多次举报马晶晶的父母——两名厅局级官员,存在“经济犯罪等问题”。

11月23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警方对身在甘肃的青年王鹏实施拘捕。舆论普遍认为,王鹏是因为举报昔日同窗马晶晶在公务员考试中存在作弊行为,才会被跨省拘捕。因为吴忠市警方一位姓石的刑警队副队长曾对《南方都市报》记者表示,王鹏的发帖行为损害了公务员考试的秩序和声誉,所以认定其“严重危害国家利益和社会秩序”。这个事通过当地公检法事前联合开会协调讨论,决定以公诉程序来追究王鹏的责任。

利通区公安分局一位高级警员12月1日却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此次拘捕王鹏与其多次举报“马晶晶在公务员考试中作弊”并没有直接关系。

该警员称,自2007年开始,王鹏就以匿名信的方式向吴忠市各大党政机关举报马晶晶父母存在“经济犯罪问题”。

马晶晶的父亲马崇林现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办副主任,母亲丁兰玉现任中共吴忠市委常委、政协主席。

据说此案已经惊动当地政界,“对马家正常的家庭生活造成了严重困扰”。该警员透露说,今年10月,马晶晶及其父母就匿名信事件,“求助”吴忠市公安机关,要求立案侦查。

按照吴忠警方这个说法,在某种程度上切割了“跨省拘捕”与“马晶晶公务员考试是否存在舞弊”二者之间的关系。

“相关问题,待会儿政委会给出详细解答。”该警员说。

自12月1日8时起,利通区公安分局政委和当事人马晶晶分别接受了央视和新华社的采访。

陆续赶到吴忠的其他媒体记者则被安排在另一间会议室。此前吴忠警方工作人员在电话中承诺,此案事实已经查明,媒体记者只要来到吴忠,就将得到满意的答复。见面后,相关人员也一再保证,利通区公安分局政委和当事人马晶晶随后会接受媒体的集体采访。

然而直到下午3时,案情通报会迟迟没有召开。随后,工作人员称发布会已被取消,理由是“因为央视已经参与采访调查,没有再接受采访的必要”。

在媒体记者的一再要求下,相关部门承诺,将重新准备有关材料,至少会提供一份新闻通稿。

一位11月30日就赶到吴忠采访的甘肃记者感叹:“过去的24个小时,就在请示、推诿和漫长的等待中度过。”

当中国青年报记者赶到利通区公安分局时,不少警员正在办公室里议论“跨省追捕”一事,相关工作人员也在查看媒体报道和网上舆情。

不时地有“热心网友”打电话来,对王鹏的状况表示关心。

“他好着呢,很健康。”一名警员在电话中这样答复网友。

在央视记者采访期间,几个工作人员在私下交流时认为,“事实都在那儿,一旦央视报道了之后,就能起到正确引导舆论的作用。”

远道赶来吴忠了解案情的媒体大多来自北京、上海、广州和兰州,宁夏当地媒体并未到场。自11月30日有关“吴忠警方跨省追捕举报人”一事见诸媒体以来,宁夏当地媒体对这一全国关注的案件并没有任何报道或转载。

本报吴忠12月2日电

纷杂背后的真实

与男友重逢的场面在王建华的脑海里反复出现好多遍了。那一刻,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去表达。

从11月23日中午那个没有接通的电话开始,一种不安与焦急的情绪便开始在她的内心里暗自滋长。这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和王鹏联系,但手机一连几次都不通。起初,她并没有多想。但之后的接连两天,男友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她开始着急:王鹏是不是失去人身自由了?

在4年的恋爱经历里,这样的情形还是第一次出现。以前,两人每天要通话好几次,几乎每天都要见面。电话对这对恋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从2007年8月开始直至2009年9月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两人的爱情一直靠电话粥“保鲜”。彼时,王鹏回到江苏老家,闭门复习,志在考取国内一流大学的研究生。

她万万没想到王鹏果然出事了。他是在23日9时被吴忠警方在甘肃省图书馆的办公室里带走的。

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甘肃省图书馆典阅部主任徐双定回忆说:当时,一位石姓队长和两位警察在亮明刑事拘留证后,将王鹏带走了。

“过程很简单。”徐双定透露说,警方当场取掉了王鹏的手机电池,但没有搜查王鹏的办公桌,也没有带走电脑等物什。他还介绍说,宁夏警方曾于今年10月底在单位找过一次王鹏。

女友王建华也告诉记者,出事后,她曾到王鹏的住处看过,与以前并无二致。

带走前,徐双定提出不要带手铐,以免产生不好的影响。警方没有反对。临走时,徐还叮嘱王鹏多带点随身衣物。前来的警察回应说:“王鹏的生活,我们会照顾好的。”

作为王鹏在甘肃省图书馆的直接领导,徐双定对王鹏在职一年的工作表现十分满意,“平时按时上下班,工作很认真”。但关于发生在眼前的事,徐几乎一无所知,“他从来没有找我谈过”。

据了解,就在上个月,甘肃省图书馆助理馆员王鹏刚刚转正。

在蜂拥而至的媒体面前,王建华才发现,男友对自己来说,竟是“熟悉的陌生人”。这个22岁的女生焦急地穷尽所有努力,试图去帮助自己的男友。

“他对每一件事情都非常执着。”王建华说。他们在大学期间相识,当时,王建华被师兄王鹏的气质深深吸引。

在王建华的记忆里,男朋友“从来只说快乐的事情,忧愁的事情很少说”。有时候她问得急了,王鹏总是淡淡地说,“你知道得越少越好”。

她很想替他分担点什么。因为她实在找不出其他理由替男友当年重返甘肃工作的举动作出合理的解释,唯一的答案只有爱情。

这曾经让她很感动。

她告诉记者,王鹏在生活中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为人很正直,懂得感恩。有一次,王鹏的钥匙在大街上丢失了,有人喊住他,并把钥匙交给了他。这件小事曾让王鹏感动良久。后来,他还专程登门为此事道谢。

关于王鹏,仍有太多的谜。有很多信息尚待披露。

12月1日晚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兰州大学文学院教师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马晶晶的成绩也不是那么差,差的话不可能毕业。两人都按照学校的校规,达到了毕业学分。这是不存在疑问的。”

她还介绍说,“马晶晶并不是全年级的倒数第一名,在校期间也没有不良记录,遵守学校的校纪校规,否则也毕不了业。”

这位老师说,为什么王鹏当年没能保送成功上中国人民大学?她并不知情。据她回忆:当初中国人民大学打来电话询问情况,但“具体到底是谁举报的没有说”。当时,兰州大学文学院曾就王鹏在学校的表现情况予以及时回复,“接下来的事情不清楚”。

针对网上称文学院曾派辅导员赴江苏连云港化解矛盾一说,这位知情老师解释说,“这只是正常的就业回访。学校每年都要派人进行就业市场调研,并不是针对某一件事。”

“两个学生都还是不错的。”这位老师不无惋惜地说,“其实这件事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

当得知男友即将释放的消息,王建华喜出望外,继而忧愁重新占据了她的心头。她说,“高兴是暂时的。总得有个合理的说法吧,不能说抓就抓,说放就放,毕竟这件事给当事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本报兰州12月1日电

[1]

[2]

[3]

[下一页]

看了《吴忠警方说抓就抓说放就放 被指严重危害公信力》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吴忠警方称将释放王鹏警察说抓就抓说放就放? 2010-12-02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天顺国际百名业主

诺基亚高管演讲泄

“菜刀队”VS“砍

小产权房70年会员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马航MH17坠毁

除夕不放假 上

火车票实名制后

相关知识
·盗窃罪的量刑标准是哪些?
·盗窃未遂如何处罚?
·婚内强奸是否违法?
·
·婚内强行发生性行为算强奸吗?
·如何认定入室盗窃?
·“入户盗窃”的既遂与未遂如何界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