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综合法制> 经济与法 登录注册

1682家申报37亿元债权 太子奶资产多已抵押

2010年12月07日 09:52我要评论0字号:T |T

本报记者亲历武警保护下的太子奶破产重整第一次债权人会:

太子奶审核确定的12.13亿元债权面临增加。

12月4日,株洲市体育中心,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株洲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湖南太子奶集团供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太子奶)破

产重整的第一次债权人会在此召开。

警察、特警在债权人会入口实行严密审核及安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辗转潜入会场。面对着中小债权人,湖南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陈建宏表示“大致确认的债权”可能会有20亿元,“大家可以算一算,申报的债权有近40亿元。”

“湖南太子奶依然很难办。”会后,陈建宏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怎么办?只有尽可能消灭占大头的金融债权,‘打掉’一部分;再就是,去追索太子奶流失的资产。”株洲当地一权威人士透露。

湖南太子奶的拯救者不得不选择与银行尴尬对战的原因,还在于庞大债权下湖南太子奶所剩资产的惨淡图景。

新闻发布会上披露称,根据管理人清查核资的初步结果,湖南太子奶核心资产主要为:栗雨工业园约39.8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约20.8万平方米建筑物所有权、422个有效商标(其中包括2个“中国驰名商标”),以及31个有效专利等。

陈建宏承认,土地使用权为最核心资产。

但本报独家掌握的太子奶抵押贷款情况显示,上述工业园约39.9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多已在2008年被抵押给招商银行及工商银行,其中约12.3万平方米被抵押给招商银行,评估总额仅为5506万元,贷款4640万元,至今未归还。

不解开这些大头,“5亿顶多拿回10%,5000万元可能都不到。”有人士透露。

1682家债权人申报37亿元债权

株洲市T59路公交车站牌上,体育中心距“太子奶厂”有8站。这个去太子奶厂的必经之地在12月4日这天成了见证它重整的地方。

体育中心羽毛球馆在4日一早即被封锁,给1315名债权人代表留下 “债权人会议南A入口”和“债权人会议南B入口”两个出入口。

“太子奶竟然都倒闭了。”在“债权人会议南B入口”处,威武站立的4位武警中,两位武警也谈论起了湖南太子奶这次的债权人会。

据会场人士介绍,当日到场的警察、武警、特警、消防及城管等约有千人。债权人会议实施了严苛的安检,债权人代表进入会场,须凭借12月3日登记、领取的债权人代表证,经过比机场更严密的安检通道,“钱包都得一个个打开看”。

进入羽毛球馆,场地北部横挂着“公开、公平、公正”、“湖南太子奶重整第一次债权大会”和“依法重整太子奶”3块巨大的蓝色横幅。在这里面,“手机信号已经被屏蔽”。

从9时至11时30分,湖南太子奶重整第一次债权人会中,总计不过5位人士作了6次发言,分别为株洲市中院两位法官、德恒律师事务所两位律师和太子奶集团党委书记韩月平。“债权人则只能听,连站起来说一句话的权利都没有。”湖南太子奶的一位债权人表示。

在债权人会上,韩月平代表李途纯作了简短道歉,称管理不当,加上金融危机,造成太子奶集团资金链断裂,“给广大债权人带来伤害,表示深深歉意。”

在韩月平之后,湖南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开始交待湖南太子奶债务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认,官方在湖南太子奶重整的第一次债权人会上明确指出,截至11月17日,在法定申报期限内,管理人总共收到1682家提交的债权申报材料,其中包括税收债权2家,申报金额约为2238万元,“不包含金融机构的其他债权有1664家,申报约23亿元债权;金融机构债权16家,申报约14亿元、699万美元以及港币若干的债权”。

这也就是说,湖南太子奶1682家债权人申报了总共超37亿元债权。

此后,株洲中院的法官很快宣布债权人会结束。

比照株洲市官方在会后的披露,1682家债权人申报了约37亿元债权的信息并未出现,代之以“该次会议共有579家债权人与会,其中金额确定的有552家,代表金额约为10.5亿元,另有27家金额待定”。

37亿“大减法”:最终债权或20亿元

即便是在太子奶集团身陷困境时,各方猜测其债务也不过就在25亿元、26亿元上下。而1682家债权人申报高达37亿元债权,这使得湖南太子奶开始做“大减法”。

株洲官方在通报中承认了1682家债权人参与了申报,“截至11月17日,除劳动债权外,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的单位或个人共有1682家,其中包括税收债权2家,其他债权(不包括金融机构)1664家,金融机构债权16家。此外,职工债权无须申报。”

“初步确认不属于湖南太子奶的普通债权共计367家。”株洲官方在通报中随后指出。

湖南太子奶12月4日的债权会的组织人士也就此表示,“之所以请如此众多的警察和武警保护会场,也是为了保护债权人会不受上述367家人士影响。”

“这367家的人天天威胁我们,不把他们放到债权人里面就跟我们没完。”株洲当地一人士透露。

如此一来,经初步审核,确认属于湖南太子奶的债权降到了1315家。

上述1315家债权人中,“已确定债权金额的有1279家,审核确认金额总额约为12.13亿元;目前金额待定的共有36家,其中包括根据目前资料暂无法发表审查意见的债权12家;涉及诉讼未决的24家。”株洲官方的通报指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掌握的由“管理人编制”、12月4日出炉的 “湖南太子奶债权清册”显示,湖南太子奶1315家债权人申报的债权也达到30亿元之巨。

该份“湖南太子奶债权清册”详细列举了湖南太子奶1315个债权人的申报债权及确认债权情况,共有65页。

除开通报中提到36家债权人之外,编号“1~1277”以及编号“1314、1315”总计1279家的债权审核皆已确认,约为12.13亿元;而编号“1278~1313”的36家债权人的债权审核一栏仍为“待定”。

而这36家债权人,却占据着湖南太子奶债权的大头。

其中,花旗银行上海分行申报债权5.52亿元、美元7.66万元;华夏银行武汉江岸支行申报债权4063.4万元;苏格兰皇家银行上海分行申报债权1.99亿元、美元4618.7元、港元11.62万元;中国农业银行黄冈宝塔支行申报4117万元;兴业银行长沙分行申报661万元。

加上另外两家金融担保机构,湖南太子奶的待定债权就超过9.3亿元。再据“债权清册”,高科奶业和成都太子奶还各申报约1.88亿元、6.36亿元的债权,湖南太子奶待定的债权就超过17.5亿元。

至此,湖南太子奶1315家债权人申报的金额也就达到3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花旗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的约7.5亿元债权,已获法院初步认可。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曾于10月做出判决,责令太子奶关联公司及李途纯本人返还花旗银行贷款本金5亿元并支付利息,逾期将要支付高额罚息。

而苏格兰皇家银行上海分行诉北京太子奶、湖北太子奶、株洲太子奶等太子奶关联公司返还贷款1.5亿元的案件,上海市高院也已做出判决,法院支持了苏格兰银行上海分行的诉讼主张,太子奶关联公司要向苏格兰银行上海分行偿还1.5亿贷款及利息。

熟悉太子奶的人士认为,上述两起巨额债务纠纷的宣判,“使得这两笔巨额债务也基本确定了,太子奶集团方面提出了反诉,这才使得这部分债权暂时‘待定’。”

湖南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陈建宏在12月4日株洲体育中心一份未公开的讲话稿中透露湖南太子奶最终的债权可能将有20亿元以上,“花旗银行5亿元,苏格兰皇家银行2亿元,一共7亿元,占湖南太子奶大致确认的债权的1/3。”

太子奶仅剩资产多遭抵押

与湖南太子奶庞大的债务相比,其所剩资产颇为尴尬。

根据管理人清查核资的初步结果,湖南太子奶核心资产主要为:栗雨工业园约39.8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约20.8万平方米建筑物所有权;422个有效商标(其中包括2个“中国驰名商标”);31个有效专利;2155台机器设备;4625台办公设备以及50辆运输设备。

陈建宏在12月4日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承,上述资产中,土地使用权是湖南太子奶现有的“主要资产”了。

更将令湖南太子奶债权人担忧的幕后真相是,栗雨工业园约39.8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已经多半被抵押给了银行。

湖南太子奶先是在2007年将上述土地抵押给了中国银行董家塅支行。一份抵押合同编号为“2007年株中银董抵合字001号”的抵押文件显示,湖南太子奶上述土地的权利价值约为1.28亿元,授信金额则为1.4亿元,授信期限为12个月。

而在2008年,上述土地中的4块又转而被抵押给招商银行和中国银行。

《每日经济新闻》掌握的湖南太子奶抵押贷款情况显示:2008年5月,湖南太子奶所有的栗雨工业园约39.8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中,约4.7万平方米被评估约为2119万元,从招商银行长沙分行贷款1786万元;约2.3万平方米被评估约为1037万元,从工商银行株洲高新技术开发支行贷款500万元;约4.2万平方米被评估约为1886万元,从招商银行长沙分行贷款1590万元;还有一块约为12万平方米的土地被评估为5506万元,从招商银行长沙分行贷款4640.33万元。

这也就是说,湖南太子奶所有的栗雨工业园约39.8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中在2008年,至少有约23.2万平方米被抵押贷款,贷款金额仅达到8516.33万元。

湖南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德恒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陈建宏,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出示的上述抵押贷款材料,表示了默认,但拒绝回答关于如何处置这部分抵押贷款的问题。

“只有解决了抵押贷款,湖南太子奶的资产才能被释放出来,进行拍卖,只有这样才行。”株洲当地一位权威人士指出。

但上述土地拍卖几何,仍然面临不确定。

一位株洲市国土系统的官方人士12月4日表示,湖南太子奶在落地后,“基本就没缴纳过多少税收,一直在添麻烦。此外,它的土地属于工业用地,会有增值,但增值空间不会大。”

至于湖南太子奶所有土地上的厂房,也在之前大多被抵押。

《每日经济新闻》掌握的贷款情况显示,湖南太子奶栗雨工业园的部分房地产(1、4号厂房等)被抵押给招商银行长沙五一路支行贷款5000万元,贷款年利率7.47%;栗雨工业园的办公楼、厂房等则又被抵押给工商银行株洲高新开发支行贷款3000万元。

这已经占到湖南太子奶约20.8万平方米建筑物所有权的一半。

土地与厂房多遭抵押之外,湖南太子奶所持有的“太子奶”等2个“中国驰名商标”也已难拍卖出大笔现金。

陈建宏指出,实际上,湖北黄冈中院早就已对“太子奶”商标进行评估,“说是10亿元一个,两个商标价值20亿元。黄冈中院给每个(商标)只评估了6000万元,拍卖过,但还没卖掉。”

至于设备、办公用品以及运输车辆,资产价值就更微乎其微了。

看了《1682家申报37亿元债权 太子奶资产多已抵押》的人还看了...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从陈明月案看交通

诺基亚高管演讲泄

妻患精神病,夫叹

无责免赔被废,代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年终奖,你不得

马航MH17坠毁

尚权刑辩律师公

火车票实名制后

相关知识
·什么是故意杀人罪?-刑事辩护律师-刑事律师
·村长强行改变与村民签订的承包合同,能否撤销
·立下要赠与他人鱼竿的字据,能否撤销
·没有采用书面形式的合同,具有法律约束力吗
·预定的货物迟延送到,能否拒收
·“今还欠款”解释为“已归还欠款”还是“尚欠款”
·在无人居住的待租房内抢劫,是否构成入户抢劫?
·借用他人信用卡透支,偿还责任由谁承担
·买卖合同中未约定违约金,逾期支付货款应当怎么办
·办理健身会员因来回路程变长,而要求退订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