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综合法制> 经济与法 登录注册

河南潢川政府赖账风波调查

2010年06月03日 14:44 法人我要评论1字号:T |T

“依法行政”,是我们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维护和实现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集中体现,然而面对法院的生效判决,潢川县政府却可以置之不理——这场赖账风波的背后隐藏的是当地政府决策层“权大于法”的思维逻辑

文 本刊记者 范学伟 张驰

年过半百的张智华没有想到自己会为一起看似简单的工程款纠纷耗费了十余年的时间,十余年间,他不停地辗转于各级相关部门反映其自身的遭遇。终于,他盼到了一个相对客观、公正的法院判决结果。然而,从法院判决生效之日起,整整两年的时间,他的正当权益却没有得到有效执行。

“为了讨还公道,我放弃了身边其他所有的事,公司也陷于破产的边缘。有人劝过我:老张,你折腾啥呀,有这时间,你早就东山再起了。可我这个人爱钻牛角尖,不把事情弄明白我心里难受。”十多年的奔波并没有磨掉张智华身上的韧劲。

事情的由来

追溯历史,还要从1997年说起,当年的四月,广东八建华龙公司(下称“华龙公司”)承包了潢川县招待所装修工程,工程定价约为900万元,但华龙公司要垫资350万元。华龙公司为解决垫资问题,遂与张智华所在的河南潢川县华盛粮油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盛公司”)进行联营,并与1998年9月16日签署了《联营协议书》,规定了双方的权利与义务。

1998年10月18日,华龙公司与潢川县政府招待所对装修工程进行了验收移交,并签订了验收移交协议书,但潢川县招待所未按协议约定进行结算和给付所欠工程款,在多次催要无果的情况下,华龙公司以拖欠装修工程款为由,于2002年在信阳市中级人民起诉了潢川县政府招待所及其主管部门潢川县人民政府。

2002年9月5日,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判处潢川县招待所于判决生效后5日内,给付华龙公司工程款,4262666.17元及垫资款利息3027500元,延期付款赔偿金266323.20元。同时,以潢川县招待所三年未年检、无还款能力为由,判令主管部门潢川县政府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判决生效后,潢川县招待所和潢川县政府提出了申诉。2004年9月2日,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再审判决。

再审判决结果对潢川县招待所欠华龙公司工程款一事进行了确认,但给付给华龙公司的工程款及利息进行了重新认定,最后认定的工程款及利息总额为人民币7543993.20元。

潢川县政府招待所对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不服,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5月13日作出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年5月13日的民事送达后,潢川县招待所和潢川县政府没有履行还债的义务,华龙公司于2005年6月8日向信阳中院执行局申请恢复(曾因潢川县招待所和潢川县政府的申请再审而被中止)强制执行。

在强制执行过程中,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人员多次往返于执行申请人和被执行人住地,做双方的执行与和解工作,并向潢川县招待所所长、潢川县政府领导、华龙公司反复强调,如果双方愿意和解,必须在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员的主持下,在不损害国家、集体、第三人利益的前提下,自愿达成和解协议,经法院确认后方可履行,且履行款项须进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账户转付,否则,不具有法律效力。

突如其来的变化

然而,在恢复强制执行的近一年的时间里,华龙公司没有执行到款物,通过法院的判决书可以看到:华龙公司的朱小清曾多次表示,因潢川县招待所与潢川县政府没有诚意,他不同意和解,朱还表示,要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全额执行。此外,华龙公司还欠合伙人华盛公司的垫资款及利息、工人工资,如果联营合伙人同意的话,只需给朱小清本人100万元既可,其余的款项交由华盛公司处理。

2006年5月20日,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突然接到华盛公司张智华的紧急反映:潢川县招待所与华龙公司已经于两天前,也就是5月18日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华盛公司认为,潢川县政府招待所与华龙公司达成的《执行和解协议书》已经损害了华盛公司的合法利益,请求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依法确认这份《执行和解协议书》无效,以保护他们公司的合法权利。

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得到消息后,立即对潢川县政府招待所与华龙公司的和解行为进行了调查。

当时经过调查得知,潢川县政府招待所所长余胜华、县政府领导、华龙公司代表朱小清、八建集团公司副董事长梁河清及其法制室主任吴春,于2006年5月18日在湛江市八建集团会议室召开了执行和解协商会,并形成了《会议纪要》。在执行和解协商会上,潢川县政府招待所、华龙公司签订了《执行和解协议书》。和解协议书约定,潢川县政府招待所欠华龙公司的工程款7543993.20元,以及一审案件受理费5万元,共计7593993.20元,华龙公司同意潢川县政府招待所以400万元了结全案,其余款项及利息华龙公司放弃,不再向任何单位追偿,此前双方所有经济往来和债务互不再追究。

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鉴于华龙公司与潢川县政府招待所执行和解行为的复杂性,遂告知华盛公司可另案起诉,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于是,华盛公司以原告的身份,把华龙公司告上了法庭,此案中潢川县政府招待所、潢川县人民政府作为诉讼第三人出现。

其后,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2007)豫法民一终字第220号],确认潢川县政府招待所与华龙公司签订的《执行和解协议书》、《补充协议书》无效;判决:华龙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之内,给付华盛公司垫资款本金3335535.14元,利息6364780.80元,鉴定费2.5万元;确定华盛公司对7543993.20元工程款享有共有份额,并判定潢川县政府招待所未付的3543993.20元,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直接转付给华盛公司……如果潢川县政府招待所资产不足给付时,由潢川县政府承担相应的给付义务。

此终审判决的日期为2008年5月29日。

“直到现在,我的公司账户没有收到来自潢川县政府招待所或是潢川县政府针对此案给付的任何款项。”张智华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说。

谜团重重

从一开始对所欠工程款总额的确认,却不履行,到在没有通知华盛公司以及信阳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的情况下,就与华龙公司签订了《执行和解协议书》、《补充协议书》,主动履行工程款给付义务,潢川县政府招待所与潢川县政府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有此变化,外人不得而知。

“我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他们是否串通一气,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肯定是达成了某种交易。”张智华判断。

潢川县一位知晓此案的人士向《法人》记者透露,在决定还款之前,潢川县招待所、潢川县政府的相关人士曾与朱小清做了深入的长谈。此后不久,潢川县政府还专为此案的解决开了一个规模不大的办公会议,再往后就是时任潢川县某副县长带队专程去广东湛江,促成了《执行和解协议书》、《补充协议书》的签署。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时任潢川县的政府主要负责人应当知晓并同意操作此事。”该知情人士说。

《法人》记者联系了时任潢川县招待所所长的余胜华,余胜华的手机一直处于秘书台转接服务状态,记者以短信的形式又与他进行了联系,但截至本刊发稿时,也没见其回复。

于是,《法人》记者来到了潢川县人民政府,在政府办公室,当记者亮明身份说明来意后,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媒体采访必须要到当地的县委宣传部联系才行,否则他们不会接受采访,后《法人》记者又到了潢川县委宣传部,宣传部的负责人说,按照规定,如果新闻媒体需要宣传部配合的话,他们会做好配合工作,但媒体采访有独立性,有些事不一定要经过宣传部,同时她表示,她已经联系了县政府法制办公室,具体的采访事宜,可以到县政府法制办公室接洽。

《法人》记者又到了该县政府法制办公室,办公室一位姓蔡的工作人员说,他们领导不在,他不方便接受采访,记者向其表明,因为事关重大,如果他不方便接受采访,可以请示一下领导,看看谁能代表县政府、或者是法制办公室对记者提出的问题作出正式的回应。

《法人》记者在县政府法制办公室等了二十多分钟, 这位蔡姓工作人员既没有对《法人》记者的问题作出回应,也没有打电话与领导沟通。

随后,《法人》记者又来到县政府办公室,再一次向他们的工作人员说明来意,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政府的主要领导都不在,《法人》记者表示,主要领导不在,县政府可以指派一个能代表政府的工作人员出面,对《法人》记者要采访的问题进行正面回应,政府办的工作人员直接回复说他们办不了这事。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漫长等待后,见没有任何回应,记者又到政府办公室对面的主任室,向主任室的工作人员(后经证实其为县办公室的负责人)说明来意,该人抬了眼看了《法人》记者一下,说了一句地方方言后,再也没有理会《法人》记者的存在。

又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等待,无奈之下,《法人》记者试着拨了该县县长的电话,电话是通畅的,但《法人》记者拨了三次却没有人接,《法人》记者又以短信的形式把来意给县长说明,县长回复:该案尚在诉讼当中,有问题可找法制办了解情况。《法人》记者又回:我们找法制办了,但法制办的人并不配合我们的采访。

此后,再无该县长的任何回复。

紧接着,《法人》记者又与现任的潢川县县委书记焦豫汝(此案发生时,其任该县县长)联系,截止本刊发稿时止,《法人》记者也没有收到焦豫汝的任何回应。

“这可以称为另外一种形式的‘躲猫猫’事件!”一媒体同行在知晓了事情的原委后戏谑地说。

一起并不复杂的执行案件,因为当地县委、县政府的缄默与刻意回避似乎又变得复杂了。

疑问难解

从2008年5月29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2007)豫法民一终字第220号]民事判决书的下达到现在,整整两年的时间,潢川县政府招待所、潢川县政府应支付给华盛公司的工程款却迟迟没有支付,究竟是什么原因?

《法人》记者从其他知情人处了解到,该案还曾被河南省政法委列为挂牌督办的案件,而且信阳市政法委书记还是案件督办执行负责人之一,但一直到现在该案仍然是督而未办,具体原因不明。该知情人还透露,到目前为止,该案在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也处于无人接管的状态。

带着疑问,《法人》记者来到了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以案情敏感为由婉拒了《法人》记者的采访。

《法人》记者又联系了信阳市政法委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他们也会同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与潢川县政府、潢川县政府招待所进行了多次沟通,但沟通效果不明显。该负责人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县政府当时还写了一份书面的汇报材料给市政法委,其中提到一点,该案他们还准备继续寻找法律途径解决,所以从执行的角度,他们的工作力度也就没有原来的那么大,不过,他表示信阳市政法委会尽快协调解决此事。

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玉强认为,此案中被执行人潢川县人民政府招待所和潢川县人民政府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继续寻找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但都不能以此为借口阻却生效判决的强制执行。

在此案执行的过程中,潢川县人民政府招待所和潢川县人民政府不服河南高院2008年5月29日作出的(2007)豫法民一终字第220号民事判决曾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但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78条的规定,在再审期间,不停止生效判决的执行。因潢川县政府招待所和潢川县人民政府作为生效判决确定的被执行人,他们应当在判决生效后自觉履行判决确定的内容,不能以提起再审为由拒绝履行判决确定的内容,故潢川县人民政府招待所和潢川县政府不履行判决的行为显然是违法的。

不仅如此,张玉强律师还分析了上述案件执行难的原因,他认为,由于被执行人是潢川县人民政府与潢川县政府招待所,分别属于国家行政机关及其下属的单位,人民法院也属于国家机关,虽然行政机关和审判机关都属于国家机关,但在此案中,行政权力处于强势地位,作为国家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很难对潢川县人民政府及其政府招待所进行强制执行。

张玉强表示,“执行难”是一个长期困扰中国司法公正的老问题。人民法院生效的裁判,具有法律的权威,对当事人产生拘束力,当事人必须自觉履行。负有履行义务的一方当事人在人民法院裁判规定的生效期限内仍未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对生效裁判的内容予以强制执行。实践中,当事人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屡见不鲜,一些被执行人长期赖债而逍遥法外,使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变为一纸空文,严重损害了法院的司法权威,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

根据其研究,张玉强发现我国现行的立法是把强制执行规定作为一编单列在《民事诉讼法》中,为“执行程序编”。虽然《民事诉讼法》由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于2007年10月28日进行了修订,且针对现实中的“执行难”问题,对《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编条文进行了大幅修订和增加,即由原来的30个条文增加到现在的124个条文,但这远远不能满足极其复杂而又重要的执行工作的需要,因而执行中相当多的问题通过众多司法解释调整。但司法解释的效力有限,而且更多涉及具体的问题,无法提供完整的执行法律框架。

更重要的是,在《民事诉讼法》中同时规定审判与执行的内容并不合理。从实质上讲,《民事诉讼法》是规范诉讼和审判工作的,并不包括执行工作,执行与诉讼及审判工作在性质、任务、程序、措施、效力等诸多方面是不同的,规定在一部法律中并不妥当,对执行程序的完善也不利。将执行和诉讼、审判加以分立,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有关立法的一种趋势。为此,张玉强呼吁要从国家层面制定独立的《强制执行法》。

本刊将会持续关注此案的进展。

看了《河南潢川政府赖账风波调查》的人还看了...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马航MH17坠毁

尚权刑辩律师公

火车票实名制后

相关知识
·
·郭某与陆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离婚纠纷-金开律师
·平某与杜某1、倪某离婚财产纠纷-离婚财产纠纷-铎声离婚律师
·柳某与潘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离婚纠纷-金开律师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