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 反腐倡廉 登录注册

武汉大学后勤系统出现腐败窝案多名官员落马

2010年12月14日 09:59 中国青年报我要评论0字号:T |T

12月10日,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对武汉大学后勤保障部原部长江建勤作出一审宣判,这所全国著名高校里的后勤腐败窝案将以这名副厅级领导的锒铛入狱告一段落。

与江建勤同时被判刑的还有武大后勤保障部原副部长闵启武;此前,武大后勤服务集团原总经理朱山河、武大后勤服务集团原副总经理何力、后勤集团维修队长彭烈相继落马。

湖北当地政法人士透露,近年来,武大连年有人被判实刑,其中大多出自后勤基建部门。

一所大学的后勤系统里,部长、副部长,总经理、副总经理,一般干部纷纷倒下,即使在高校腐败案频发的今天,这份被不断拉长的名单还是有些骇人听闻。

透过这一集体腐败弊案,我国高校后勤腐败生态也得以让人一窥究竟。

正副部长的沦落

12月10日,江建勤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7万元,以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7万元。

武大后勤保障部原副部长闵启武犯贪污罪,同案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

判决书显示,法院审理认定,1993年至2009年,江建勤在担任武大学工处处长、武大出版社社长、武大后勤保障部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先后收受程某、陈某、巴某等14人贿赂共计40.8529万元、美元0.6万元,并为他们谋取利益。

2005年至2009年,时任武大后勤保障部部长的江建勤与时任副部长的闵启武共同贪污公款16.5万元。江建勤实得赃款5.4万元,闵启武实得赃款4.3万元。

法院另查明,2009年5月5日,湖北省纪委在掌握江建勤收受程某29.5万元(其中含江建勤妻子已退还的10万元)后,对江采取“两规”措施。江建勤在“两规”及被刑拘期间,主动交待了上述受贿及挪用公款、贪污事实。案发后,江建勤、闵启武退缴全部赃款。

法院的判决大致勾勒了江建勤的犯罪轨迹,中国青年报记者辗转获得的一份起诉书则透露出了更多细节。

检方指控,2004年至2008年,江建勤在担任该校后勤保障部部长期间,先后为十余下属评定职级、职务升迁、调换工作岗位谋取利益。

这些下属分别来自后勤保障部庞大的子系统,包括:维修办、综合办、总务、公房办等多个部门。

比如,江建勤曾收受武大后勤保障部维修办一名副主任1万元贿赂款,为其调换工作岗位事项上谋取利益。江也曾收受武大幼儿园某临时工教师1.1万元,帮助其转为合同代理制教师。

而内部领导沆瀣一气,对公款集体私分的情节,则暴露了后勤保障部的乱象。

资料显示,2005年2月,江建勤让下属取出特支费5万元私分,给闵启武1万元,给前任部长、主任、副主任数额不等,自己得款1万元。此后,下属用一张虚开的5万元“武大旅行社收款收据”,经闵启武、江建勤签批后,在学校财务上核销。

2007年“五一”节前,江建勤从15万元对外协调和招待费中拿出3万元,经与闵商量,以加发奖金的名义分给自己1万元,闵启武1万元、王某1万元。同年8月,江建勤又拿出1万元,以加班费名义分给自己4000元、闵3000元、王某3000元。事后,再次用一张虚开的发票找财务核销。这种贪污公款的做法,他们进行过多次。

闵启武在庭审中表示,自己的所得是江建勤主动发给他的奖金,他出于对上司的敬畏才被动服从接受这些款项。

事实上,江建勤案是由程发明案引发的,程发明曾担任武汉大学人防办负责人,同时也是湖北新纪元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为了转干及公司申请贷款,程数次给江送钱,一共送了29.5万元,但在案发前,江的妻子已退还了10万元。

知情人透露,程发明牵出了江建勤,江建勤则牵出了武大副校长陈昭方、党委副书记龙小乐。在武大弊案中,江建勤扮演了关键角色。

12月11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分别电话联系了其家人。江建勤的妻子庄克萍说了句“没有什么好说的”,随后挂断了电话。闵启武的家人则告诉记者,闵外出办事了,并表示对此事不愿多谈。程发明也在电话里拒绝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表示要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

后勤窝案

事实上,在武汉大学后勤保障部部长、副部长双双落马之前,武汉大学后勤部门已经“坐在了喷发的火山口上”,不断爆出令人震惊的新闻。

2007年,由武汉大学后勤保障部监管考核的武汉大学后勤服务集团两名负责人都因受贿被抓。

时任集团总经理的朱山河,利用全面负责后勤服务集团行政管理工作的职务之便,于2002年12月至2004年1月间,先后收受业务往来单位有关人员给付的贿赂共计人民币20万元、美金2000元。

2007年11月9日,朱山河被当地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

10天后,朱的副手,武汉大学后勤服务集团副总经理何力步其后尘,以同样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

由中央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监察部驻教育部监察局主办的《教育纪检监察》(2008年第7期)记录了两人的贪腐轨迹:

朱山河喜欢打牌,某施工承建单位的老板投其所好,与其成了“牌友”。这位“牌友”不仅请朱山河打牌,而且在打牌之前还忘不了送给他“底子钱”。

何力则利用负责武汉大学学生公寓和教职工校外住宅建设工作的职务之便,收受5家工程承建单位人员共计21次贿赂,其中一次单笔受贿竟高达人民币20万元;这期间平均两个月就收贿一次,平均每次受贿人民币3万元。

何力说,接触工程承建商、包工头的机会越来越多,认为“前期是因为他们希望我能在工程方面关照他们,后期是他们出于对我的感谢和感情,慢慢就成朋友了”。他在享用了工程承建商、包工头安排的茶酒休闲之后,也经常收到“朋友”送的“装有香烟和人民币的纸袋子”。

除这两人外,后勤集团干部成某也在主管武大校园网三期工程建设中,因收受贿赂落马。同时落马的,还有原网络教育学院院长郭某。郭在负责学校网络建设工作期间,先后收受网络工程承建单位、网络设备供应商提供的贿赂款30余万元。

在这份落马长长的名单中,甚至还包括后勤集团的一名维修队长。

此外,近年来,武大还有采购中心副主任鲁某、职工胡某,财务部会计毛某因为贪污、受贿等问题被查处。

对于上述曾在弊案中被判刑的人士,中国青年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其中的几位,但他们无一例外地不愿意接受采访。(雷宇 叶铁桥)

江建勤:走到这一步,是因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震惊全国的武汉大学陈昭方、龙小乐窝案关键人物之一,武汉大学后勤厅官江建勤在61岁生日刚过完一周后迎来一审判决。

据参加过江案庭审的人士透露,当江建勤走上法庭时,最显眼的是他的满头白发。由于患有心绞痛等多种疾病,他行动显得迟缓,法庭因此准许他坐着接受庭审。

江建勤大学毕业后即在武大工作,此前曾在武大多个重要岗位上出任正职,担任过武大学工处处长、出版社社长、驻京办主任、师资培训中心主任等职务,在武大工作了37年。

酷爱拉京胡的江建勤,还是武汉大学原党委书记庄果的女婿,庄果在上世纪60年代和80年代两任武大党委书记。

在2010年8月5日的一审开庭中,江建勤多次表示认罪,并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检讨,称对不起武大的栽培,对不起同事和家人,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是因为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江建勤2009年7月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4日经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叶铁桥 雷宇)

漏洞不堵住腐败难铲除

一名在武汉大学后勤集团弊案中曾被判缓刑,目前已退休的人士表示,出了问题,首先当然是个人的原因,“但制度上也有漏洞”。

高校后勤社会化改革致使两类后勤并存

武大后勤部门频发的腐败案件,最为显著的背景是高校后勤大规模社会化改革。

2000年8月,原武汉大学与原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原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原湖北医科大学合并,成立新的武汉大学。而此时,正逢大规模本科扩招,武大规模迅速膨胀。

原有的服务支撑体系显然无法满足扩招和并校后的需求,与其他高校一样,后勤社会化改革势在必行,武大后勤部门由此迅速膨胀。

武汉大学官网显示,目前,该校后勤保障部内设机构有:综合办公室、总务管理办公室、维修管理办公室、住宅管理办公室、公房管理办公室。

此外,后勤保障部还有一个挂靠单位: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室,4个代管单位:水电管理中心、幼儿园、社区居民委员会、家具管理科。

数据显示,2010年,后勤保障部共有员工290人。

还有更多的人云集在由后勤保障部监管的后勤集团里。据后勤集团相关网页介绍,集团下辖14个单位,现有员工2841人,业务遍及饮食服务、建筑、运输、劳动服务、酒店、旅行社等领域,系统之庞杂可见一斑。

然而,机构膨胀的同时,后勤保障领域却存在定位不清、监督不明等问题。

根据制度设计,在定位上,后勤保障部与后勤集团是甲方和乙方的关系,甲方代表学校对乙方行使行政管理职责。然而,乙方的领导其实也是武大干部,而且级别相当高。

记者在一份2005年年底武汉大学校内公文上发现,时任后勤集团总经理的朱山河甚至进入三级职员推荐名单,同在这一级别的只有当时的武大组织部长、校长助理等寥寥数名重要干部。

武汉大学的官方网站上对于混杂的定位给予了清晰的描述:后勤集团中的部分单位仍然是为学校的发展服务,以社会效益为主的服务型后勤;另一部分则是按市场经济规律运作,实行自主经营、独立核算,逐步实现自负盈亏的产业型后勤。并称,“根据我国国情和校情,这两种类型的后勤,在现在乃至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会长期并存。”

武汉大学后勤服务集团现任总经理陈鑫在中国院校后勤信息网上发文认为,对于后勤保障,现在全国大多数高校实行的是一种“模拟甲乙的校内分开型”体制,“两个机构同时向学校负责,多数情况下两个机构都由同一个校领导主管”。

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其中的弊端,“这种甲乙方关系的主体地位不平等,实际上分而未离。”

据传校内十来平方米见方的小店一年能赚30万元

2000年10月8日,武汉大学后勤服务集团成立,一度成为全国的样板,2000年12月,“第二次全国高校后勤社会化改革工作会议”在武汉召开,全国兄弟院校500多名代表到武汉大学实地考察。

当时的《人民日报》这样描述武汉大学宿舍的新景象:电脑、电视、电话“三电”进宿舍;阳台、卫生间、沐浴器一应俱全;衣柜、书桌和凳子一律是经招标采购的标准家具。

此前,人们对高校宿舍的记忆还是:七八个人上下铺,共同挤在小黑屋,上铺下铺堆满书,床下还得放杂物。

然而,近年来,武大后勤保障的弊端开始丛生。

“后勤集团呀嘛,嚯嘿!大混蛋呀嘛,嚯嘿!你们的饭菜我吃不饱啊,吃不饱呀嘛嚯嘿!”2005年前后,一首名为《武大之饿得慌歌》开始流行于网络。虽然全国几乎所有高校的学子对食堂伙食都有诟病,但武大学子的声音尤其响亮。

教师也不满意。2009年,有报道援引武大教师评价校内食堂说,“除了桂园食堂,实行上下层分别承包,伙食好一点以外,其他樱园、梅园、枫园3个食堂稀烂”。

武大一位退休教授也告诉记者,武大“后勤垄断化”现象非常严重,许多食堂、超市及其他经营店铺都被垄断了,由这些部门及相关部门领导的一些特殊关系人士经营。

校内某些超市的货品价格远高于校园外超市,有学生说,桂园、樱园内一些面积十来平方米见方的小商店、小食堂,校园里盛传的说法是一年纯收入可达30万元,以至于很多武大毕业生戏言毕业后的梦想就是“在学校里开一家小商店”。

后勤部门的利益链条牵涉甚广。据报道,在武汉著名的广埠屯电脑城里,就有很多物业属于武大后勤集团,武大九州电脑公司承包经营的珞珈时尚广场就是其中之一。

据《中国经营报》2009年的报道,2008年9月,100多位商户经过招租进驻该广场。但不到两个月后,广场就因消防设施验收未合格即擅自招租而被叫停,物业管理陷入瘫痪,商户们不得不关门歇业。

这些商户要求武大九州电脑公司赔偿商户损失,他们在追查中发现,武大九州电脑公司法人代表是武大后勤保障部一位处级干部,有几名股东原来是武大资产管理部的人。商户们曾多次找时任武大后勤保障部部长的江建勤投诉,均没有结果。

多名武大教师向记者表示,后勤保障部门所牵涉的都是校园的民生问题,而武大的民生问题一度非常严重。武大一位副教授认为:“后勤保障部门这么腐败,什么都利字当头,哪有可能考虑提供什么优质服务。”

他认为,这次弊案之后,后勤部门应该及时理顺关系,加强监管。

事实上,近年来,后勤弊案频发已经引起了许多研究者的重视,有研究者认为,这源于制度设计上的缺失,一方面,学校领导仍然可以运用手中的权力调配后勤资源,决定一切,甚至滥用职权,以权谋私,跌入腐败的黑洞。另一方面,后勤实体模拟企业化运作,但又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其内部管理既有行政管理又有企业管理,缺乏规范性。“后勤实体的管理者和拥有一定权力的工作人员乘机大捞一把,中饱私囊”。

“最近十余年,高校人数、规模数倍于以前,却没有适应市场经济需要的健全而完善的财务等管理制度,很多人想不腐败都很难。”武汉大学一位老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叹息:“是制度害了人。”(雷宇 叶铁桥)

看了《武汉大学后勤系统出现腐败窝案多名官员落马》的人还看了...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第十届尚权刑辩

“法邦律师学院

火车票实名制后

新刑事诉讼法背

相关知识
·办理离婚需要什么手续?离婚准备哪些材料?-离婚办理-法邦网
·如何处理妻子出轨以及妻子出轨的行为表现-妻子出轨-法邦网
·
·郭某与陆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离婚纠纷-金开律师
·平某与杜某1、倪某离婚财产纠纷-离婚财产纠纷-铎声离婚律师
·柳某与潘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离婚纠纷-金开律师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