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司法动态> 公安 登录注册

拆迁户除夕连送12年水饺蔬菜给她--南京仙霞路社区女民警武斌二三事

2010年12月17日 09:42 人民网我要评论0字号:T |T

12年了,每到除夕这天,总有一名曾经的贫困妇拎着一包水饺和蔬菜,或在南京宁海路派出所门口,或在回家必经之路上等一个人。看着这个情形,被等的人木呐得说不出话,她就是仙霞路社区民警武斌。

7年了,王强留下那张纸条离家出走后,再没音讯,父亲病重想见儿子。她通过多种方式寻找,打了一下午电话,晚上8点多终于拨通:“王强,你一走就是7年,其实父母早原谅你了……”细声慢语说这番话的,正是武斌。

5年了,社区内最棘手的一场房产纠纷调解眼看就要签字画押,姐妹俩为5000元再起争执,旁边一人猛地一拍桌子:“都别吵了,这5000块钱我出!”声高八斗让人意外的,也是武斌。

陪记者走在南京市剑阁路这条小巷里,一路上不断碰到打招呼的熟人,买菜回家的老太,去接孩子的家长,回来休周末的学生,甚至路边杂货店门口窝篮里熟睡的一只小狗,“你看,又在睡,它就没个醒的时候。”武斌笑着说。

44岁的武斌,是南京市公安局宁海路派出所仙霞路社区普通女民警。就在很多人抱怨不知道自己社区的民警长什么样的时候,武斌以10多年的默默奉献,构建了一张全新的社区警民共建名片。

最意外的饺子“传奇”贫困拆迁户除夕连送12年水饺蔬菜

春节将至,武斌知道,那熟悉的饺子又要不期而至。12年来,不论送饺子的人住在仙霞路社区,还是搬到城南的安德门,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招呼,在每个端午、中秋和春节都会出现在宁海路派出所门外,或者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上。送饺子的人叫林丽,她的爱人李义原是宁海路街道仙霞社区居民。“那是1998年我刚做社区民警不久。”武斌记忆犹新,李义41岁,爱人和两个女孩户口在外地,一家人生活在贫困线上。早年,李义失足有前科,回南京后找不到工作,就骑着三轮车给人送货。妻子来自农村,也没固定工作,靠为人送煤气罐挣辛苦钱。

“李义生活困难,也因为之前的事抬不起头来,他找我是要解决两个女儿的户口问题。他的两个女儿因为户口在农村,上学不得不借读。”武斌说,实际上以李义的条件,他的女儿是符合农转非条件的,但因为心理压力却一直不敢、也不想找警察。

鼓足勇气后,李义找到武斌。武斌的热情让这个41岁的汉子几乎哭了:“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把我当人看的。”按政策,武斌很快给李义两个女儿办妥户口。考虑到这家人的困难,武斌又与辖区的力学小学沟通,把两个孩子中的一个送进力小,并说服学校象征性地收了600元学费——即使12年前,进力小也要5000元的赞助费。

“我后来陆续给两个孩子买些衣服,当初只是出于同情。”武斌说。但李义却把这当成莫大恩情,有人告诉他“你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他随即从自己微薄的收入中拿出一些钱买了些礼品,想找机会送给武斌“表示表示”。

当时,武斌家人住院,她在医院陪护。李义在派出所门口守了几天也没等到,后来几番打听,就拎着礼品在医院门口守候,一等就是两三天,终于看到走出医院的武斌,把礼品递了过去。

“我当时很惊讶,也有些感动。”武斌坚决推辞掉礼品,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但几天后,当她从派出所下班,回家路上被人喊住,一看竟是李义的爱人林丽提着一包饺子和蔬菜。

“大姐,你既要上班,又要照顾老人,没空做饭,这些饺子,还有蔬菜我也洗干净了,回家直接下锅就行,你一定要收下。”林丽再三诚恳地说。林丽是北方人,包得一手好水饺,送礼遭拒后,李义和她商量,用自己最拿手的水饺来感谢他们的恩情。这次,武斌没好意思拒绝。

让武斌没想到的是,到这年除夕,她刚走出派出所门口,又发现林丽守在那儿,同样捧着饺子和蔬菜。一见武斌出来,林丽直接放到车篓里,说几句祝福话就赶紧走,生怕武斌拒绝。

“说实话,那水饺包得真好吃。”武斌感慨道。她意外的是,到了第二年、第三年……每年的端午、中秋和春节前,林丽总会送来一份水饺和蔬菜。这一送就是12年。

武斌渐渐多了一个心眼,这些年的过节前,她就准备好一些油、米或其他一些食品,等林丽送水饺时回赠给她。一次次推辞后,林丽改变“策略”,“这几年她不提前给我打招呼了,到派出所门口后搞突然‘袭击’,等我一出来她把水饺丢了就走。”

李义说,武大姐不光一趟趟给孩子们办户口,办转学,前两年拆迁最困难时,也是她出了大力,直接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当时李义房子拆迁,一家人迁居安德门,走之前他和妻子为了选房的争执焦点竟是“离武警官远了怎么办”,但他20多平方米小屋的拆迁款无法承担宁海路一带的高房价。武斌帮他积极争取,拿到了现在住的一套90平方米的经济适用房。

李义一家人现在生活充满希望:两个女儿都上了大学,大女儿毕业后有了好工作;他本人买了货车跑运输,妻子摆起一个很受欢迎的早点摊。他知道,一切的改变除了自己的勤劳,也离不开武斌的帮助。

“他的大女儿谈了个男朋友,带过来让我‘把关’,定了明年结婚,说请我让我坐主桌,代表娘家人发言。”说起这门“亲戚”,武斌很是自豪。

10个小时的寻亲记儿子与父母七年分离她半天牵线聚首

“实际上我们举手之劳,就可能会改变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命运,关键是责任心。”武斌谈及李义一家人时很有感触,而这样的例子在她身上并不鲜见。

去年,一个老太太找到了武斌,欲言又止。“在我的劝导下,她说出了自认为难以启齿的家事。”老太家的小儿子,整整七年没和家里联系过,下落不明。

原来,2002年,这个名叫王强的年轻人丢下一封信后不辞而别。事情起因是王强在外与人打架后将人打伤,需要给对方医药费。“实际上他人并不坏,就是脾气急,之前也惹过事,而他的父亲身体不好,又打伤了人,被家里人数落,王强觉得无颜面对家人。”武斌说。

留下的信上,王强说:“爸妈,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不会给你们再惹麻烦了。”这一走就是整整七年。最初一两年,家人还能偶尔得到他的消息,但后来就再无音信,下落不明。王强的父母是知识分子,觉得这是个对外人难以开口的事,但靠自己又没法找到儿子。一年又一年,老人在担心中过着难捱的日子。焦虑到最后,他们找到了武斌。

接待老人的时候是中午,武斌用老人给的电话打过去却发现联系不上。一个下午,她都在技术系统里找寻王强的踪迹,一无所获。到下班时间,武斌不死心,留在派出所里加班,晚上8点多,她大海捞针似的找到一条2006年王强的涉警记录。

那是一个债务纠纷,王强作为欠债人身份出现,他并不是报警人,因此警方系统里没他的联系方法。

“我当时觉得很激动,也很担心,激动的是终于有了线索,担心的是这是唯一的线索,如果这个债务人很反感王强,可能会不配合,那唯一的线索就断了。”武斌想了想,还是给和王强发生纠纷的债务人打去电话。“这个报警人确实对王强印象很不好,但我想人心是肉长的,就把实际情况向他说了,希望他能体谅老人心情,最终他同意配合我的工作。”对方说自己并没王强的联系方法,但自己认识的人可能找到他,并提供了那人电话。

通过这个电话,武斌辗转联系上了身在栖霞的王强:“王强,你一走就是七年,实际上你父母对你的要求并不严,他们早就原谅你了,你无论如何该有个消息报个平安。”

“我爸身体怎么样?”王强问。

武斌心里一喜,感觉有戏:“不是很好,前不久住院。你一时想不通不要紧,你最好打个电话去报个平安。”

得到王强承诺后,武斌随即把消息告诉老太,老人激动不已,电话里连声道谢。当晚9点半,王强赶到家中,七年分离半天相聚。

两天后,老太太写了一封感谢信,好面子的老人悄悄把这封信交给宁海路派出所民警,指名给武斌。民警以为是一封投诉信,打开一看却是封感谢信,这事这才被派出所的领导们知道。

武斌看来,这根本算不上件事儿。但正是这一起起看似很小的事情,却把一个个偏离正常生活轨迹的家庭拉了回来,也使社区和谐成为可能。

走在武斌管辖的仙霞路社区,一路上不断有人和她打招呼——这在很多社区并不常见。居民们和武斌的对话也不仅仅是寒暄:“你家宝宝还适应啊……阿姨你不是到我家找我的吧……武警官,那个亭子的事情马上要解决了……甚至路边溜过的小狗,武斌也能熟悉地说出它的特性,哪个爱睡觉,哪个更温顺。

和善女民警拍了桌子姐妹争房产签字前为5000元再起争执

正是扎实的居民基础工作,使武斌在社区如鱼得水。但也有头疼事儿,仙霞社区最大的麻烦就是人员频繁流动。这个社区传统意义上的外来人口并不多,但因辖区里有力小、29中两所名校,以及代代红幼儿园、南师大幼儿园,很多人为上学而买房、卖房,形成了几年一换的规律性“移民”。

户口空挂、租房、家人反目,围绕房子而起的纠纷,是武斌最头疼也不得不面对的。她印象最深的,是一对姐妹为了房子四五年的争斗。法院判决两姐妹共同拥有房子的产权,两人各拥有两个房间,公用部分共有。在这套房子里,亲姐妹开始了让人匪夷所思的战争,一个人拥有阳台房间,就剥夺另一方晒衣服的权利;另一个见此整夜大音量放广播,以影响另一方正在上学的孩子;一个人架了一个超大床挡住客厅的路,另一人不知从哪儿搞到大量鸡粪,涂满所有的墙……

“一闹就打110报警,我和同事们不知道跑了多少次。”那阶段,这对姐妹的纷争几乎成了宁海路派出所民警们的噩梦,谁出警谁就头大,化解纠纷的责任还是武斌担了起来。

情感开路。武斌出警时带着抹布上门,因为她知道,那个房间里外肯定全是鸡粪,进门二话不说开始擦鸡屎,“看到我这样一做,至少能将双方激烈的情绪放缓下来。”

再进一步,武斌找到问题的关键:两姐妹绝不能继续住一起,住下去还不知道要出多大事儿。她动员两人中的一个“赎买”另一方产权。两姐妹也进入疲惫期,经反复调解后终于答应这个方案。

紧接着讨价还价。多轮谈判下来,最后卡在5000块钱上,在社区办公室里两姐妹互不相让。急性子的武斌忍无可忍,猛地一拍桌子:“都别吵了,这5000块钱我出!”

这样一来,两姐妹反而不好意思,终于谈妥价格,纠缠了5年多的纠纷自此化解。而武斌事后也后怕:“要真让我掏5000块,我怎么向老公交待啊。” 和风光的刑警、特巡警相比,武斌和社区民警就在这些无休止的邻里、家庭纠纷中度过平凡而单调的每一天。“武斌更像是我们的社工。”仙霞路社区工作人员说从心里感激武斌的付出。而武斌也收获很多,除了12年没间断的饺子和居民们友善的微笑,她也被居民们选为鼓楼区人大代表,并多次获得表彰。自言从未后悔成为一个社区民警的武斌,虽然体形瘦弱,却扛起了整个社区的和谐与平安。(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看了《拆迁户除夕连送12年水饺蔬菜给她--南京仙霞路社区女民警武斌二三事》的人还看了...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菜刀队”VS“砍

买了被查封的房子

妻患精神病,夫叹

无责免赔被废,代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第十届尚权刑辩

马航MH17坠毁

新刑事诉讼法背

第六届尙权刑辩

相关知识
·
·郭某与陆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离婚纠纷-金开律师
·平某与杜某1、倪某离婚财产纠纷-离婚财产纠纷-铎声离婚律师
·柳某与潘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离婚纠纷-金开律师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