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 法治评论 登录注册

张生贵:司法负面样板极易引发“药家鑫们”的秒杀

2011年04月06日 09:20 法邦网 张生贵律师 北京市天依律师事务所我要评论0字号:T |T
核心提示:司法判例结果对“撞伤不如撞死”的怪理念存在负面样板,尤其是目前受害人主张残疾器具赔偿数额远远高于残疾赔偿金本身,有些案件的残疾器具的赔偿甚至高于死亡赔偿金,判决出现赔偿责任与赔偿数额倒挂现象,即责任小一方反而要比责任大的一方赔偿更多的款项,一定意义上造成新的不公平,这样的利益不公平或者说价值错位才是真正造成秒杀的基本所在。

  近日有一则微博写道“我要是他我他妈的也捅……怎么没想着受害人当时不要脸来着?记车号~你记么”,很难想象,据留言人的资料显示,如此的话语竟然来自一个大学生。我不好判断她或他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但这样的想法却在我们的身边很普遍,这句近似在“胡说八道”的话被一片拍砖指责声淹没,但却没不了这样的心态,对此教育、心理专家称“药家鑫们”给我们的教育敲响警钟,网友们称其“心理问题极大”,认为当今人们学了知识忽略道德。

  令人哀叹的是人们为何在大是大非面前竟不明事理,这都怎么了,难道学习知识而忽略道德学习?其实,这并不是道德能解释得了的。

  回忆起去年的一个交通事故赔偿案件,也是机动车与行人之间发生的,俗称“机非”相撞,如果裁判死亡赔偿金的话,除保险以处,肇事方可能只赔偿二十多万元,如果事故致受害方伤残的话,则赔偿额却高出当事人的承受能力。此案法院判决高达七十多万,给果就给所为谓道德的人留下撞伤不如撞死的怪想法。

  虽然法律对何何赔偿有明确规定,但是针对残疾器具赔偿周期、年限、功能的司法确认各地作法不一,一定意义上影响了司法统一及裁判权威,如何坚持即要保障受害人得到合理合法的赔偿,同时又不加重赔偿义务人负担的司法原则。

  司法判例结果对“撞伤不如撞死”的怪理念存在负面样板,尤其是目前受害人主张残疾器具赔偿数额远远高于残疾赔偿金本身,有些案件的残疾器具的赔偿甚至高于死亡赔偿金,判决出现赔偿责任与赔偿数额倒挂现象,即责任小一方反而要比责任大的一方赔偿更多的款项,一定意义上造成新的不公平,这样的利益不公平或者说价值错位才是真正造成秒杀的基本所在。

  实例剖析:甘肃杨某2008年考入某医校学习,2009年12月份,杨某的同友刘某骑自行车带杨某到市区街道穿行,途经市中心交通枢纽时,发现前方人行道停着一辆面包车,便绕机动车道上抢道行驶,未发现机动车道上正常行驶的一辆大客车,不小心碰撞到机动车后侧,自行车倒地,杨某的左脚被大客车左后轮轧伤,经当地交通警察部门现场勘查后,确认停放在人行道的面包车承担主要责任,骑车人与大客车驾驶员共同承担次要责任。杨某的伤情为六级残,各方当事人调解不成,杨某起诉各事故责任者,将两家保险公司追加为共同被告,诉求赔偿七十多万元。杨某起诉主张的赔偿额达七十多万元,其中“未来”残疾辅助用具一项达五十五万元,各被告针对此项赔偿额提出异议;杨某是在校学生,没有误工费,杨某要求赔偿误工费三万元被告也有异议,另外争议还体现在两车与车外行人事故,其中一车交强险过期,但投保了商业三者险,另一车只有交强险,没有三者险,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与承保三者险的保险公司该如何承担多车事故的保险责任。

  法院审理后2010年6月作出判决,针对残疾辅助用具的赔偿费用问题,判理认为:女性的平均寿命为74.02岁,按此计算安装假肢次数为以后的55年13.005次,根据假肢安装公司的证明,每次安装需花费49000元,共计费用553410元。杨某虽系学生但因其受伤耽误了学业,应计算误工费;杨的户口虽在农村,但其系08年医校学生,将来进入社会参加工作、收入和生活,与城镇居民身份没有实质区别,对待接受高校教育的学生,应当根据其人生发展的前景综合判断可能的损失,高校学生的户口可由学生自由选择,不应简单的以上学是迁入何处来判断其受伤将来的损失,所以本院支持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伤残赔偿金;据此,一审法院支持杨某的全部主张,判令各被告赔偿杨某七十一万元。本案属于两车与行人碰撞事故,即有投保交强险的情况,也有交强险过期而投保三者险的情况,实践中比较少见,司法判例相对较少,法律规定又不明确,原审根据情况判由承保交强险的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110000元赔偿责任;同时认为交强险过期的机动车违反交强险条例的相关规定,应由车主再自行承担赔偿110000元交强险责任;承保三者险的公司在事故责任限额内(25%)代为赔偿140000元的保险责任。针对两车碰撞造成一名受害人,是否应赔偿两个交强险伤残赔偿金限额的问题,目前的法律规定不明确,仅有交强险理赔实务规程(2008版)及《交强险互碰赔偿处理规则》(2008版)。全案十一位被告均对判决表示不服,提出上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针对无收入来源的伤残者,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标准应区分城乡差别,分别按农村居民与城镇居民的不同标准定型化赔偿。司法解释的目的并非同命不同价,无论农村居民还是城镇居民,身体健康及生命的价值都是一样的,不能用金钱衡量,由于适用了城镇居民的赔偿标准明显高于农村居民的赔偿标准,引发了“同命不同价”的争论,以财产价值来论断同命同价或同命不同价,本身就是极为错误的。法律规定加害人须以金钱赔偿,旨在保护公民的人身权不受侵害,同时金钱赔偿也能起到填补损害的作用。由于我国有现实情况是,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在收入和支出方面确实存在很大差别,因此,两者适用不同的标准,既可恰当地弥补受害人遭受的实际损失,又不致于加重赔偿义务人的经济负担,差别化赔偿是适应现实客观条件的需要,是法律衡平原则的有效贯彻,而不是人为给生命健康定价。只有在合理补偿受害人损失的同时避免加重赔偿义务人的负担,也才能体现司法公平。城乡差别化规定有其法律理论根据,《侵权责任法》没有取消差别化赔偿的规定。原审采用“将来进入社会参加工作”“人生发展的前景等”远期展望为理由,变通按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标准计赔,有违立法本意,变相加重了赔偿义务人的责任。关于残疾赔偿金推理认定缺乏客观性,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的差别化赔偿,按受伤前收入丧失为理论依据,是从公平角度考虑。2006年4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给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罗金会等旅客运输合同一案所涉法律理解及适用问题的请示》,经研究答复,残疾补偿金的赔偿应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结合受害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主要收入来源地等因素确定。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安全法施行后处理道路交通事故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7条规定,受害人的户口在农村,但发生交通事故时已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的,在计算赔偿数额时按城镇居民标准对待。本案受害人住所在地为农村,在城市没有收入,因此,应按农村居民收入标准确定赔偿。

  确认残疾用具费的赔偿年限、周期及功能标准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规定,残疾辅助用具的赔偿期限应参照护理费的赔偿期限确定,即残疾辅助用具的赔偿期限根据受害者年龄健康状况确定,但最长不得超过二十年。实践中有些法院仅仅按照假肢安装公司工作人员的一纸证明,就确定高额的安装费用,造成赔偿数额过高,赔偿不合理。司法实践中,残疾辅助用具费一般按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伤情有特殊需要的,可以参照辅助用具配制机构的意见确定相应的合理费用标准。原审确定赔偿五十二年,赔偿期13.005次(每次49000元),年限主张到74.02岁,超出司法解释的立法本意。《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五:在残疾辅助器具的配制机构没有出具辅助器具的赔偿期限意见的情况下,司法实践有参照立案时上海市人均寿命予以赔偿的做法,我们认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三十二条规定,残疾辅助器具的赔偿期限应参照护理费的赔偿期限确定,即残疾辅助器具的赔偿期应根据受害人的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超过确定年限,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继续给付残疾辅助用具费用的,经法院审理查明,赔偿权利人确需继续配制辅助器具的,法院应当判令赔偿义务人继续给付残疾辅助器具费用五至十年。《最高院人身损害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二条对残疾用具费的计赔周期、年限、功能有明确规定,残疾辅助器具费按照普通适用器具的合理费用标准计算。“安装周期”可按具备相应资质的专家鉴定意见确定;“装配年限”可根据相关证明以及受害人的年龄、健康状况确定,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或受害人主张一次性赔偿的,最长也不超过二十年。原审裁判五十二年时间,于法无据。“功能判断”法律规定为“普通适用器具”,司法实践中常常以在一个地区统一适用的品种、被广泛或被普遍使用的残疾用具为判断标准,实物材质构成以国产用具为对象。也即本地普遍接受的价格或安装最多的情况确定。为规范此项内容,2010年3月24日国家残联印发了《残疾人辅助器具基本配置目录》,为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残疾人事业发展的意见》(中发〔2008〕7号)和《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中国残联等部门和单位关于加快推进残疾人社会保障体系和服务体系建设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10〕19号)文件要求,推动我国残疾人辅助器具保障和服务制度的建立,不断满足广大残疾人对辅助器具的基本需求,中国残联组织有关专家,依据我国国情和残疾人辅助器具服务工作发展现状,制定出《残疾人辅助器具基本配置目录》,对残疾辅助器具服务工作提出如下意见:参照《残疾人辅助器具基本配置目录》,协调有关部门制定相关保障政策,对残疾人辅助器具基本配置给予补贴或费用减免,切实保障残疾人获得辅助器具服务。根据《残疾人辅助器具基本配置目录》《残疾辅助器具分类和术语》,结合本地政策、资金落实情况和残疾人的实际需求,制定本地区残疾人辅助器具基本配置目录,满足残疾人辅助器具基本配置需求。规范辅助器具配置流程,加强产品质量监督检查,保证残疾人辅助器具服务质量。对目录中的辅助器具进行质量监督,公布质量报告,供各地在采购、使用中参考,切实保障残疾人得到质量合格、安全可靠的辅助器具。根据上述装配标准,踝关节缺如需要配置代步工具的装配标准或普遍使用的下肢一般为3200元,智能代步工具不在此限。

  2010年7月1日实施的《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已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的“残疾辅助器具费”改为“残疾生活辅助具费”,意味着从立法角度不支持过高的残疾辅助用具费,而代以生活辅助具费。

  由于本案受害人未能提供首次安装的规格、材质、品牌及企业资质备案登记证据,型号系自选,安装标准超出法律规定的普及型用具。《残疾辅助器具功能性质分类术语》国标规范针对各部位的器具功能类型有明确规定,赔偿义务人的责任范围是只承担普及型,而不应赔偿自选用具的超标部分的费用。本案的残疾相对双下肢的为轻,但法院判决赔偿数额远远高出重度残疾(双下肢的残疾器具费用不过一辆残疾车的价格3000元)一百多倍,造成残疾程度较低反而得到高额赔偿的倒挂现象,容易强化社会关于撞伤不如撞死的不良风气,此项判决明显不合理。

  实际上残疾器具的安装与残疾等级之间有互补关系,根据医疗事故鉴定标准,肢体伤残情况能够安装残疾辅助用具的,必然相应地降低残级等级,赔偿残疾补偿金对伤后生活已有保障,因此,残疾辅助用具安装按普通适用以及实际发生数赔偿,过高赔偿是对行为人合法权益的侵害,造成新的不公平。参照《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二十七条、第三十条规定,残疾辅助器具费一般参照当地民政企业关于国产普及型的配制费用标准确定,受害人要求一次性支付的,可以支持,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两车或多车碰撞车外行人,一车有交强险另一车无交强险的赔款情况:法庭确已采信交通部门确认的责任划分情况,无证据证明交通部门的事故认定存在问题,则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实施条例第九十三条规定,应按事故划分责任比例裁决各方当事人的赔偿份额,而原审判决超出责任划分比例重新划分赔偿责任,缺乏证据支持。对同样是次要责任的两方当事人,一方仅判百分之五,另一方裁判了百分之二十五,一样的责任不一样的裁处,造成责任与赔偿倒挂。《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本案事故主要原因在于行人骑自行车违章带人闯入机动车道造成,行人应当承担主要责任。《保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行为人向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甘肃分公司投保不计免赔三者险,保险金数额二十万元,依据责任划分情况承担数额应在交强险限额不足的部分,按责任划分比例确定赔偿额,如未投保交强险的,司法实践及相关规定,如果商业三者险保险费额超出交强险限额十二万元的,视为已投保交强险,赔偿按责任划分比例由商业三者险承担。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的审理思路,应先行审核受害人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项目及费用,针对合理部分,按赔偿项目划分,扣除交强险限额,剩余部分按事故责任承担比例分配。本案中受害人的治疗费、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用具费中扣除不合理部分,应先行由交强险承担残疾限额110000元,并从合理费用总额中扣除交强险赔偿部分,剩余部分由商业三者除按责任比例承担。本案法院的审理思路是,系数支持原告的诉求,再扣除两份交强险赔偿限额之和,剩余部分再按事故责任划分,由各方当事人按责承担,结果造成责任轻的赔偿反而比责任重的还要多。原审判理认为行为人不依法投保交强险的行为违法,应由保险公司和行为人在强制险额内承担并扣除”,此述缺乏依据。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两车与车外行人发生碰撞事故,根据保险条款规定,一方投保交强险,一方仅投保商业险的机动车发生事故,属于特殊情况,根据第三者个数对应,有一个第三者则按一个事故整体对待,两车或多车合并碰撞车外财产或行人,按各机动车交强险限额占总赔偿的比例分别承担,其公式是总赔款×[110000÷(110000+110000)],总赔款=∑各分项损失赔款=(受害人伤残赔款+受害人医疗费赔款+受害人财产损失赔款)÷N-1(注N为事故中所有肇事机动车辆数),交强险分项赔偿限额内按责任比例计算赔偿,分项累计平均分摊,承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受害人的损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在商业险限额内按条款规定承担受害人的损失。无论多少机动车碰撞,如果只有一个三者受损,各机动车分项计赔的交强险总和按一个交强险的限额平均分摊到每个机动车,并非本案原审判决裁量两车共赔220000元,如按此判,有百车相碰造成伤残的,就会出现赔偿一百多万的怪现象发生。结合本案情况,第一被告的机动车投保交强险,行为人的机动车投保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属于两车碰撞车外行人,由投保交强险的车主在责任限额内承担交强险分项赔偿责任,并在损失总额中扣除交强险赔偿部分后,剩余部分由投保商业险的机动车与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按事故责任划分比例承担,行为人承担百分之十的赔偿额由商业三者险公司在二十万元内承担。依据《交强险理赔实务规程》规定四、赔偿计算(三)当保险事故涉及多辆肇事机动车时:(1)、各被保险机动车的保险人分别在各自的交强险各分项赔偿限额内,对受害人的分项损失计算赔偿。(2)、各方机动车按其适用的交强险分项赔偿限额占总分项赔偿限额的比例,对受害人的各分项损失进行分摊。某分项核定损失承担金额=该分项损失金额×[适用的交强险该分项赔偿限额/(∑各致害方交强险该分项赔偿限额)],可见,原审针对交强险过期的车辆在同一事故中只有一个受害行人的赔偿,在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赔付交强险以外,另行再单独确定承担一份交强险限额的裁判理由,不符合交强险立法原则。依据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面包车驾驶员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大客车驾驶员与骑自行车人共同承担次要责任(大客车责任比例应不超过百分之十五),本案在赔偿责任方面的争议的焦点是,两辆机动车与车外行人发生碰撞事故,其中的一辆面包车投保交强险,大客车的交强险过期未续保,一审判决大客车车主首先承担了交强险赔偿责任限额之后,再与其他共同侵权人分责赔偿,这样的判理是否合法?我们说机动车所有人有无投保交强险与交通事故的发生并没有因果关系,《强制保险条例》第39条规定,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未按照规定投保机动车交强险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扣留机动车,通知机动车所有人依照规定投保,处依照规定投保最低责任限额应缴纳的保险费的2倍罚款,机动车所有人依照规定补交机动车交强险的,应当及时退还机动车。显然,这是机动车所有人无投保交强险的法律后果。《广东省道路安全条例》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对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由机动车一方承担,但是未参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由机动车在该车应当投保的最低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该规定专指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形,强调和保护的是非机动车、行人的利益,而本案是两辆机动车与机动车以外的行人之间发生的事故,从大客车角度看,是该车与面包车之间的事故,行人是由于面包车的责任受伤,受伤的行人是面包车的第三者,并非大客车的第三者,既不能直接适用,也不能参照适用上述规定处理。一审判决上诉人大客车所有人在面包车所有人投保的交强险公司承担交强险赔偿后,再承担一份交强险赔偿责任,之后,再与其他各共同侵权人分责赔偿,显然不妥,导致出现负主、次责任的赔偿额颠倒的结果,有违公平原则。大客车所有人投保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二十万元,判决让大客车所有人自行赔偿十一万元的交强险限额责任,而商业三者险保险人仅在四万元内承担极少责任,既缺乏法律依据,又与投保商业三者险的目的相悖,使当事人难以信服。第三者责任保险作为保险合同关系的一种,合同的相对方是投保人和保险公司,保险标的是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交通事故给不特定的其他全部第三人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损害时,应当尽可能及时、稳妥的保障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得以实现,让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及时得到救治;同时达到分散损失赔偿风险,降低侵权人的经济负担的目的。中国保监会《关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保监发[2004】39号)明确:国务院《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正式颁布前,保险公司应采用现有第三者险条款来履行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的强制第三者险。《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保险公司对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承担的是无过错责任,即不论被保险人在交通事故中是否有责任,只要是在保险期间内保险车辆发生了交通事故,给他人造成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均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司法实践中的作法是,如果未投保交强险或交强险过期的,有投保商业险且商业险赔偿金超过交强险责任限额的,应由商业三者险保险公司在交强险与商业险两项总合中承担赔付责任。

  回到话题而言,人们在不停地感叹“太糟糕了,太可怕了”的同时,认为药家鑫们最基本的人性都已丧失,认为学校的教育非常失败,人们都没有了信仰,所以很多最基本的为人处事的原则都已模糊了,对应该明白什么应该支持什么应该反对无意识,这些从人性角度说事也没什么大错,但试想,如果事故发生后,针对赔偿的问题和方法如果在坚持补偿受害人的同时,不加重致害人的负担,交通事故肇事者还会有必要秒杀吗,正如药家鑫当初说的怕受害人难缠,一语点破了心中的想法,并非仅仅在于道德使然。

  作者:北京市天依律师事务所 张生贵律师

看了《张生贵:司法负面样板极易引发“药家鑫们”的秒杀》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张生贵律师:离谱的“内存条”离了民心民意 2011-12-01
·张生贵律师:骂人教授遭人骂的法律答案 2011-11-14
·张生贵律师:山东新泰参战参核老军人因优抚金待遇案件... 2011-09-26
·张生贵律师:赖昌星涉案罪名及量刑分析 2011-08-24
·张生贵律师:追忆温州动车事故 透析“铁路运营安全事... 2011-08-03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天顺国际百名业主

“菜刀队”VS“砍

小产权房70年会员

妻患精神病,夫叹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第十届尚权刑辩

第九届尚权刑辩

“法邦律师学院

第六届尙权刑辩

相关知识
·
·
·张某、唐某某共有纠纷二审判决-房产纠纷-光华律师团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程某某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陈光华律师团
·离婚纠纷-竹山县卢某与陈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文道才律师团
·不动产登记纠纷案例-王某某等与徐某不动产登记纠纷一审判决-北京房产律师
·何某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上诉案-光华律师团
·离婚纠纷案例-新蔡县黄某与付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离婚律师
·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史某与仇某离婚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案
·同居关系返还彩礼-兴化市耿某与钱某同居关系返还彩礼案-离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