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综合法制> 经济与法 登录注册

河北围场近200村民北京挖煤患尘肺病 维权困难

2011年05月05日 11:47 长城网我要评论0字号:T |T

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为了生计,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一些村民陆续前往北京市房山区史家营乡的小煤窑打工。多年过去了,在小煤窑恶劣环境中工作的村民们,许多都患上了尘肺病,有的人在家以药养命,有的人早已撒手人寰。2010年,北京市房山区关停了所有小煤窑,如今回乡的尘肺病患者遭遇到了维权难的窘境。据当地劳动保障部门初步统计,围场有近200名村民因在房山小煤窑打工患上尘肺病。

再要也要不回健康

今年4月29日,围场降下入春以来范围最广、降水量最大的一场春雨。雨一直下到午后才停,这种天气,对于当地以山坡地为生的村民来说,是春耕的最好时机。半截塔镇什八克村62岁的祁秀廷,赶紧招呼妻子去地里干活。看着头发斑白的妻子拿着农具远去的背影,站在家门口的祁秀廷眼睛有些湿润。

30年前,年轻力壮的祁秀廷,带着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的渴望,和一些同乡前往了北京市房山区史家营乡打工。“听说那里有不少小煤窑,工资比干其他活高。”祁秀廷说,尽管小煤窑的环境很差,但当时这并不是值得重视的问题。

祁秀廷说,自己主要从事钻岩工作,“国家规定不让打干岩,但所有小煤窑都在打干岩。”祁秀廷称,打干岩会产生大量粉尘,在这种环境中,他一干就是20多年,而煤窑采取的防尘措施,只是发一个防尘口罩。

慢慢地,祁秀廷发现自己越来越没劲儿了,干会儿活就气短。“那时候,以为自己年龄大了,体力跟不上了。”10多年前,一位同在房山打工的同村赵姓村民,因肺病呼吸困难不幸去世。

同乡去世后,祁秀廷发现自己越发气短了。由于小煤窑没有和祁秀廷签订劳动用工合同,没有缴纳任何保险,2002年前后,身体虚弱的祁秀廷回到家中,不得不结束挖煤生涯。此后,祁秀廷的生活里少了粉尘,多了药片。2009年,河南民工张海超“开胸验肺”的举动,让尘肺这一职业病为社会所熟知。“看完电视后,我发现我的病和他的一样,那时我才知道,我也得了尘肺病,以前死的那个村民,也是尘肺病,怪不得他按照肺结核治,一直都没治好。”

在祁秀廷家里,记者看到桌子上摆放着各种止咳的药物。由于每天离不开药,身体已不适合干体力活,祁家只能靠几亩薄田度日。“我干不了活,媳妇一人干不过来,只能雇人种地。”为了节省药费,祁秀廷家里放着一个大针管,这是他为自己输液准备的。

一个月前,同村的刘玉国接到北京市房山区劳动部门的通知,要求其到房山做尘肺病检查。“如果被确诊是尘肺,会获得补偿。”刘玉国告诉记者,自己比祁秀廷幸运,小煤窑给他上了工伤保险。“现在结果还没有出来,不过我希望得不到赔偿,那样就证明我没病了。要不然老婆孩子怎么生活啊!”

谈起赔偿一事,祁秀廷感慨道:“再要也要不回健康了!”

骡子肺成了“石头”

这几天,围场郭家湾乡榆林树村47岁的郭海良正在北京治病。

见过郭海良的人都说,他已经离不开呼吸机了,连几步远的厕所都走不到,他的生命随时都有可能戛然而止。郭海良在电话中对记者说,他可能会再回到房山,用自己孱弱的身体,为自己和所有在房山区小煤窑里患上尘肺病的矿工呼吁,希望他们的权益能够得到维护。

2006年,郭海良的儿子考上大学,一家人欣喜之余,郭海良感觉到家里的收入已经入不敷出。听老乡说在煤矿上干活挣钱特别多,虽然也听说环境很差很脏,但为了孩子和这个家,郭海良还是跟着老乡来到房山区史家营,在一家叫北京荣耀煤矿的地方打工,被安排负责在煤井下打岩石挖煤。郭海良说,矿工们每天清晨6时出工,一直忙到下午6时。

郭海良告诉记者,挖煤时煤尘飞扬,有时能见度不过一米。因为被呛得喘不上气,加上井下气压低,自己买来几个口罩,干不了多久,就全被煤尘堵住了,根本无法呼吸。很多时候,矿工们不得不摘下口罩干活。

2008年下半年,郭海良开始经常胸痛,呼吸困难。而附近一个矿上发生的一件事,让郭海良和许多工友都感到恐惧。

据一些在房山打工的村民介绍,小煤窑机械化程度很低,需要用骡子从矿井里往外运煤。一天早上,一头干了两年多的骡子突然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后便死掉了。矿工们索性准备将这头骡子煮了吃肉。但在开剥后发现,骡子肉和体内其他器官都是好的,唯独肺部硬邦邦的,刀都砍不动。矿工们用石头把骡子肺砸开,发现里头都是黑渣子。“骡子肺成了石头”的故事,迅速在各个小煤窑间流传开来。听到故事后,郭海良觉得自己的肺可能要变得和那头骡子的肺一样了。

据了解,2010年5月31日,北京市房山区史家营乡最后一批小煤矿被关停,大量失业的矿工去医院检查,发现许多人已患上尘肺病。郭海良得知此事后,也到医院进行检查,结果被诊断为尘肺三期伴肺功能中度损伤,鉴定为二级伤残。这年12月,郭海良从北京市房山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获得一次性伤残补助17万元。但为了治病,现在郭海良已经花了20多万元。

围场尘肺患者将近200人

郭海良、祁秀廷等人的遭遇引起了围场政府及劳动保障部门的高度重视。

据围场劳动保障部门的工作人员介绍,经过入村走访调查,初步统计该县因在房山煤窑打工而患上尘肺病的村民将近200人。

为了切实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前不久,围场副县长高浚力带领该县劳动保障部门的工作人员专程前往房山区,与当地劳动保障部门商讨了对患病村民的赔偿和治疗事宜。据介绍,房山区劳动保障部门表示,将会以积极的态度解决此事。

围场劳动保障部门的工作人员介绍说,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一至四级工伤,除一次性补偿完,还应按月支付伤残津贴。记者在《工伤保险条例》中看到,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一级至四级伤残的,保留劳动关系,退出工作岗位,享受从工伤保险基金按伤残等级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从工伤保险基金按月支付伤残津贴等待遇。

对于此事,北京市房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表示,去年5月份,为了还北京一片蓝天,房山区将最后一批小煤矿关闭。当时,为了解决尘肺矿工的问题,特别成立尘肺协调办公室,并且采取先解决外地矿工,再解决本市矿工的政策,根据尘肺一到三期不同的严重程度,划分不同的伤残等级,再按照国家的相关标准支付赔偿。只有一到四级的伤残才能选择按月支付还是一次性赔偿,5级以上都只能一次性赔偿。已经签字按手印的一次性补偿协议,不可能撤销。

村民们介绍说,在拿到一次性补偿时,他们并不知道补偿标准,“后来我们问尘肺协调办公室的人,他们说一次性补偿能马上拿到一笔钱,而按月支付需要把钱先给矿主,再由矿主将钱给我们。现在矿都没了,钱应该谁按月给我们啊?”

围场劳动保障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小煤窑都已经关停,房山区劳动部门现在只负责解决缴纳过工伤保险矿工的问题。而没有缴纳工伤保险的村民,能否维权,如何维权,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解决办法。“没有缴纳工伤保险的村民大约有一多半吧!”

另外,村民们介绍说,按照职业病管理的相关规定,企业都应为职工建立职业病档案,工矿企业的工作环境也应当达到国家的相关标准,而这些规定他们以前不知道,也从未见到过有相关部门来监督检查,只是最近才知道“国家还有这么好的规定”。

看了《河北围场近200村民北京挖煤患尘肺病 维权困难》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河北围场一男子求爱遭拒 160余刀杀死前女友 2011-07-18
·河北围场尘肺病村民维权续:北京律师免费代理 2011-05-06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天顺国际百名业主

买了被查封的房子

妻患精神病,夫叹

无责免赔被废,代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第十届尚权刑辩

除夕不放假 上

火车票实名制后

第六届尙权刑辩

相关知识
·村长强行改变与村民签订的承包合同,能否撤销
·立下要赠与他人鱼竿的字据,能否撤销
·没有采用书面形式的合同,具有法律约束力吗
·预定的货物迟延送到,能否拒收
·“今还欠款”解释为“已归还欠款”还是“尚欠款”
·在无人居住的待租房内抢劫,是否构成入户抢劫?
·借用他人信用卡透支,偿还责任由谁承担
·买卖合同中未约定违约金,逾期支付货款应当怎么办
·办理健身会员因来回路程变长,而要求退订服务
·夫妻一方不能生育怎么办 不能生育能作为离婚理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