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综合法制> 经济与法 登录注册

北京摇号购车指标被曝可购买 暗箱操作或成捷径

2011年06月16日 17:27 新华网我要评论0字号:T |T

今年伊始,治堵新政——“摇号购车”开始在北京执行。在交通拥堵严重的背景下,这一新政对于限制车辆爆发式增长,缓解北京交通拥堵状况具有明显的积极作用。

今年1月26日,北京首轮机动车购车摇号开始实施,至今已过5个月时间。根据“摇号购车”细则,每月个人摇号指标为17600辆。与北京日益增长的购车需求相比,这些指标还是将很多有购车需求的人挡在门外。

“限购”政策随之也带来北京汽车销售量的下降,车市因此遇冷。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面对市场销售的压力,汽车经销商纷纷推出了众多变相购车服务,同时,一些汽车经销商“暗箱操作”获取车牌的手段逐渐浮出水面……

■发烧的车牌

摇号指标可以花钱买?

6月10日,记者以一名购车者的身份,在电话中向北京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一位汽车经销商进行咨询。

“我急着买车,却一直摇不上号,有什么办法能拿到指标么?”记者问。

“可以买,不过得花4万块钱。”经销商脱口而出。

循着这一线索,6月11日下午两点,记者以购车者身份到北京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进行了暗访,经销商对记者讲述了暗箱操作的过程。

“你参加摇号了么?”经销商问。

“参加了,一直还没摇上。”记者答。

“价格不是跟你在电话里谈了么?”经销商问,“多少价位能接受?”

“电话中说4万,我觉得太贵了,这个价格还能商量么?”记者问。

“这个价格跟我们没关系,只要对方开口说4万或5万,我们就没法再讨价还价了,毕竟是求人办事。”经销商说。

“这个方式可行么,你们操作过吗?”记者对此表示怀疑。

“我们曾经办过一个,当月就摇到了号。”经销商说:“比如你这个月想操作的话,11号交钱,26号应该就能办下来。”

“找的什么人,我们不太相信啊。”记者又问道。

“我们有一个朋友认识车管部门一个领导,如果实在摇不到,可以给点钱,让那边给安排一个。如果你觉得四五万有点贵的话,公司有一些备案号可以租给你用。”经销商开始推荐起租牌的业务。

“保证能办成么?”记者问。

“百分之七八十吧,上次我们是办下来了。”经销商说。

“为什么这么贵,去别的商家也要这个钱么?”记者又询问道。

“差不多都得这个价,”经销商说,“这其中有个比例,如果你买一个旧车更新的指标,价格是六万五到六万八。花钱找人买指标,价格是比这个低一些,可也不可能太低。北京的二手置换备案车有两万多台,如果那种方式的价格太低了,谁还买这些车去啊。”

虽然经销商语气十分肯定,记者依然感到,这也许是经销商为扩大销售而使用的“骗术”,仅为个案。然而经过进一步调查,记者又在多家4S店得到证实,“花钱买指标”的说法或许并不是“空穴来风”。

■无奈的车市

当暗箱操作成为一种捷径

6月12日上午9点左右,记者拨通了位于北京朝阳区某现代汽车4S店一位销售员的电话。

“我现在着急买车,又没有摇到号,你们4S店有什么服务可以提供吗?”记者问。

“可以使用我们租的牌照。”销售员说。

“听说有经销商可以花钱帮客户买摇号指标,你们这里能办么?”

销售员迟疑了一下,对记者说:“这种方式也是可以的。”

“找什么人办?”记者问。

“我们店也不认识人,只能再托人给您办。”销售员说。

“你们曾经办过吗?”记者又问道。

“我们曾经为客户办过。客户交5万块钱,我们可以保证购车者在两个月内摇上号,哪怕没有摇号资格的也可以办。”销售员说。

6月12日中午12点半左右,记者来到回龙观汽车交易市场,偌大的市场显得非常冷清,很多店面门口都是门可罗雀,只有一两个前来看车的消费者。

在位于市场入口的上海大众4S店,记者看到,整个销售大厅非常安静,只有记者一个人前来问询。

“想买车摇不上号,你们店里有什么办法?”记者问。

“摇不上?慢慢摇呗,总能摇中吧。”销售员答。

“有花钱买指标的渠道么?”记者说。

“这个得几万吧,您不觉得贵么?”销售员说。

“这种花钱买的指标是走二手车置换还是直接走摇号的指标?”记者追问。

“二手车置换的比较多,我们这市场里花几万办的都有,不过这种方式主要是没法参加摇号的人。如果您有摇号资格,我们不建议您这么办。”销售员说。

“我们有同事说,4S店也能帮客户办花钱买摇号指标,你们这里能办么?”记者问。

“别人能办的,我们也能办。”销售员说。

接着,记者又来到位于市场中部的一家现代汽车4S店咨询。当记者问到,能不能花钱买摇号指标时,销售员肯定地回答道:“可以买,6万块钱左右吧。”

一位购车者在采访中对记者说,他在北京石景山附近一家4S店,也问到了可以花5万块钱买摇号指标的情况。他气愤地对记者说:“公开摇号中居然有这种暗箱操作的行为,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4万、5万、6万,也许这些价格的简单差别不能代表什么,重要的是,从这些人的口中记者得知,这种利用管理漏洞超常规拿到车牌的做法,或许已在北京车市内部存在。

■善变的车行

变相购车服务在流行

除了花钱买指标外,“限购”政策也催生了一些变相购车服务业务,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些业务中也存在一些管理漏洞,亟待规范。

今年1月,北京市民杨亚琴加入了“摇号购车”大军,数轮过去,她依然没有摇中。

“您可以选择我们的租牌服务。”北京朝阳区十八里店4S店的一位销售人员对她说,消费者全款购买车辆后,以4S店负责人的名字做登记,每月支付一定的车牌租金,同时购买一份第三者责任险。

“我摇到号后,租牌合同可以中止,我再把车过户到自己名下。4S店将收回他们的车牌,并返退剩余租金。”杨亚琴说。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在北京车市,很多4S店和二级汽车经销商都推出了车牌租赁业务。

与杨亚琴比,张金鸣遇到的问题则更棘手。由于他没有北京户口,因此暂时不具备摇号购车资格。

“5年纳税期满再购车,时间就太久了。我正在考虑经销商推荐的二手车置换业务。”张金鸣说。具体操作办法就是,他先向销售商支付6.8万元,购买一辆备案的二手车,将这个旧车登记到他名下,之后销售商拿回旧车,车牌便落在张金鸣身上,他就可以拿着这个牌照去购买新车了。

业内人士指出,此种方法获得牌照基本没有风险。“但是花6万多买一个牌照,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值。”张金鸣说。

相对于购买备案车,“租牌”方案并不属于政策规定范畴,北京市交通委小客车指标申请办公室负责人也曾声明此举是违规的。

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屾山表示,“租牌”也就是变相“背车”,其中无论是“背车方”还是购车人都存在法律风险。比如“背车方”一旦把车卖给别人,购车人的车可能就要易主。“背车方”如果对外负有债务,该车可能会被作为偿债财产。车辆在使用中,若出现交通事故,在赔偿等费用负担上,也极可能引发双方纠纷。

“摇号限购”本来是一件缓解交通拥堵的好政策,但是经过上述调查,记者却发现,有一些有违“公开”、“公平”、“公正”原则的“暗箱操作”正在蔓延,也有一些不符合规定的购车业务已经盛行。专家指出,有关部门对此应引起足够重视,并加以治理,维护“摇号购车”、“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和权威。(记者 李慧 杨亮 通讯员 张小龙)

背景

“背车族”指出让户口和身份证供别人买车的人。根据法律规定:外地人在北京买二手车是不能直接把车过户到自己名下的,因此,一些人就想办法,花钱找一个有北京户口的市民,借他的身份证办理过户手续,这些出让户口和身份证的市民,就被称为背车族。摇号限购后,一些4S店为吸引不符合摇号条件的消费者买车推出的“租号购车”的方式,实际就是变相“背车”。租车实质上是消费者花钱买了一辆车,却落在了别人的名下。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号牌所有者作为名义车主将承担连带赔偿的责任。出借的一方把车辆身份出借给他人,发生交通事故的时候,由于交通事故处理机关按照号牌确定侵权责任,从车辆登记角度讲,交通肇事责任就应当由登记人承担。对于实际的购车人也会有一定的风险。如果号牌所有者因其他纠纷卷入诉讼,其名下的车就会被当做他的财产予以执行,实际购车人会因此白白遭受损失。

摇号政策实施至今已近半年,在前五次的摇号中,北京市共有8.8万人获得了购车指标,这对于缓解交通拥堵,控制小客车的合理增长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首轮摇号释放出的17600个名额,其60天的有效期已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却仍有近七成的中签者没有购车。这引起了屡摇不中却又急欲购车人的严重不满,需求的“强制性”压制也让北京小客车市场经历着“严冬”的考验。

针对“中签者不买车,买车者没中签”的情况,为了促进政策的改善和合理的调整,自5月26日起至6月8日,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在网站上公开征求意见,拟将对中签不购车者采取惩罚措施。但截至记者发稿时,相关部门对征集结果仍在统计分析中。

摇号 如何捍卫公平

北京因治堵而采取的“”政策受到广泛关注,这一政策在国内来说也是首次尝试。很明显,无论是“摇号”政策,还是调高停车费;无论是开通社区通勤快车,还是在快速路上划设公交道,都是从不同角度鼓励公共交通、限制私家车过快发展。应该说,治堵新政效果明显,北京交通委数字显示,第一季度交通拥堵指数比去年同期下降16.6%,平均拥堵持续时间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小时。同时,公共交通客运量有明显提升,其中轨道交通日均客运量同比增长两成。

在肯定效果的同时,有关的争议也此起彼伏。应该说,摇号上牌是一种相对公平的做法。但北京市交通委提供的数据显示,北京小客车首轮个人指标申请就达210178个,通过审核187420个,是全年240000个牌照指标额的近78.1%。很多购车者担心,随着每月摇号基数的不断增大,中签比例将越来越低。6月底北京要进行第六次摇号,中签比例估计为34:1。

面对这样的中签比例,一些家庭为了增加中签几率,往往是全家齐上阵,但这样的家庭可能并不需要这么多的车。一方面,目前中签者购车的比例仅为三成,京城4S店为此叫苦连天;另一方面,许多打算购买第一辆车的家庭摇了半年仍然不中签,购车计划只好搁置。

人们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基数的增加,中签机率将越来越低。万一运气不好,摇了一年还不中签怎么办?怎么才能让人看到希望?比如,对已有两部车的家庭可否进行限购?能不能完善摇号资格退出机制,对购车意向发生改变的个人和单位,可以申请退出摇号资格,避免摇号池越滚越大?对于连续一年或多年摇号不中的消费者可以单独申请购车资格?

“摇号”涉及千家万户的利益,政策设计的科学与否影响深远,而政策执行得好坏更是关系重大。购车摇号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摇号程序的设定。北京交通委一位负责人曾透露,选择何种摇号程序,有关专家曾经过多次论证,炒股打新股摇号、彩票摇号以及经济适用房摇号,程序都不一样。摇号是从2万个号中设置起始号,会采取由若干人随机确定一位数字,最终组成起始号的方式。起始号确定后,市民可根据程序模型的设定推算出摇中的号码,“据此验证摇号的结果,确保摇号的公开、透明”。

然而,为了谋求各自的利益,4S店、购车者可以铤而走险,一些掌握公共资源的个人可以践踏法律……当摇号指标可以花钱买,车辆牌照可以违规租赁,暗箱操作成为一种捷径时,越来越多人也清楚地意识到,公平与公正作为一个美好理想,要真正实现它,还需要制度的完善,还需要监管机制的落实到位,还需要相关利益主体为之付出更多代价。

在大家聚焦北京摇号政策之时,上海的车牌拍卖政策也格外受关注。自1994年实行拍卖之初,它就备受争议。尽管上海有关部门认为拍卖政策一定程度缓解了上海的交通压力,但拍卖带来的数百亿收益的去向,以及对沪牌消费者征收通行费等问题依然引起不少非议。已实施17年的上海拍卖政策尚在完善之中,刚实施半年的北京摇号政策更应有完善的时间和空间。

说起摇号,笔者不禁联想到几年前武汉市经济适用房摇号“6连号”一案,在电脑摇号摇中的124名市民中,竟有6人的购房编号是依次相连的,这种结果出现的概率仅为千万亿分之一。在媒体的推动和当地政府彻查下,短短的14天内,疯狂“6连号”现形了,一起关于申购武汉经济适用房造假的窝案大白于天下。应该说,无论是购房摇号,还是现在广为关注的升学电脑摇号派位,似乎都成了“没办法的办法”。而要真正保证公平,除了要完善摇号制度,加强监管措施,还应从根本上增加公共资源的供给,增加公共资源分配的透明度,进一步完善公共服务,让更多人公平享受经济发展带来的实惠。

购房摇号、购车摇号、入园摇号、升学摇号……摇号已越来越多地走进百姓生活。我们不能奢望用“摇号”来包治百病,但我们应该期待机会的公平,但愿摇号的结果不仅让人口服,更让人心服。(光明日报 冯蕾)

看了《北京摇号购车指标被曝可购买 暗箱操作或成捷径》的人还看了...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第九届尚权刑辩

新刑事诉讼法背

第六届尙权刑辩

相关知识
·
·
·
·
·
·哪些是工资薪金-劳动-法邦网
·离职原因有哪些-劳动纠纷---法邦网
·单位社保怎么交,交社保流程-劳动纠纷-法邦网
·
·办理离婚需要什么手续?离婚准备哪些材料?-离婚办理-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