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 社会与法 登录注册

合肥银河公园命案昨闭门重审 杀人动机仍不明朗

2011年10月12日 09:21 中安在线-新安晚报我要评论0字号:T |T

合肥“银河公园命案”昨闭门重审 杀人动机仍一团雾水

昨天上午12时20分许,经过三个小时的闭门庭审,审判长宣布“合肥银河公园命案”重审休庭,当庭未宣判。记者了解到,陶萍、孙一新及李小燕(化名)杀死被害人张某的作案动机仍是争议的主要焦点。由于案情复杂,该案没有当庭宣判。

命案发回重审

去年6月11日凌晨,省城银河公园内浮起一具女尸,死者系附近一家茶楼的保洁员张某。3天后,警方宣布制造这起命案的两名犯罪嫌疑人李小燕和孙一新落网。据李小燕交代,她的父母在菜市卖菜跟张某发生矛盾,她雇孙一新在银河公园将张某杀死。同年6月25日,杀害省徽京剧院武生王少群的夏兴杰检举陶萍是“银河公园命案”的主凶,是她指使雇用李小燕和孙一新杀死了张某,后因此重大立功表现被减轻处罚获无期徒刑。

今年4月,合肥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陶萍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被告人孙一新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被告人李小燕有期徒刑15年。

一审宣判后,陶萍和孙一新均提出上诉。前不久,省高院对此案作出裁定,撤销了合肥市中院作出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刑事部分,发回重审。

律师质疑“闭门”

昨天上午9时许,记者赶到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当记者来到第11法庭时,法庭的大门紧闭,被害人家属、被告人家属以及大批记者都被挡在了门外。法警告诉记者:接审判长通知,该案不公开开庭。

据了解,该案不公开审理的理由是被告人之一李小燕被认定为未成年人。

然而,这个理由遭到被害人家属和律师的质疑。“我觉得应该公开开庭,一审时都公开了啊!”被害人张某的丈夫薛某手拿一审判决书对记者说:“一审的判决非常公正,重审我也相信法律的公正。”

与薛某一样,陶萍的律师曹采峰也认为,该案不公开开庭缺少依据,其依据是一审判决书认定李小燕是未成年人,但是一审判决书已经被省高院给撤销了,其判决就没有生效。根据检察机关的起诉书来看,李小燕并不是未成年人,开庭就应该公开。

家属庭外斗嘴

上午9时20分许,“银河公园命案”重审正式开庭审理。被挡在门外的人都期待从门缝外听到一些庭审内容,被告人的家属们也想看一看自己的亲人。很快,庭审进行拉锯战,聚集在门外走廊上的记者开始各自采访。

由于相距并不远,一些对话很快就引起另一方的不满。“孙一新和李小燕他们是恋人关系,我曾经多次劝过小姑娘,说她‘年龄不大想法挺多’……”陶萍的丈夫在接受一家电视台采访时,大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话音刚落,立即引起了孙一新家人的不满。“你乱说,我家孩子根本就没有谈恋爱,更不认识张某,他们之间没什么深仇大恨,都是你家陶萍太歹毒了,利用小孩不懂事,骗他去杀人,现在还血口喷人。”孙一新的姐姐立即反驳道。

面对反驳,陶萍的丈夫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案发当天陶萍在家,根本没有时间去和他们商量什么事情,这些相信法院都会查清楚。“李小燕和孙一新是恋爱关系,事情发生之前就肯定有商量,出了事两个人都是统一口径,都把责任推到陶萍身上。”

孙一新的母亲则告诉记者,“儿子从小就有病,脑子不正常,要不然怎么会为了区区1000块钱去杀人。儿子犯罪都是因为陶萍的指使,希望法院能够查清事实,给儿子一个公正的判决。”

说着说着,家属们便吵了起来,后来在记者们的劝告下,双方才冷静下来。

庭审四大焦点惹人关注

昨天的重审,公诉机关的起诉书内容并没有更改,不过庭审的焦点变得更加清晰。

焦点一:

杀人动机是什么?

据起诉书指控,陶萍雇用李小燕、孙一新杀死张某的动机是谋财。张某曾写给陶萍一张8万元的欠条,陶萍想杀害张某后向张某家人要钱。

在一审中,李小燕说:“陶萍跟我说张某欠她8万元钱,而我们家又欠了陶萍的钱,只要我帮她杀了张某,她就帮助我们家还债。”

随后孙一新在庭上供述,李小燕找到自己,要求其杀死与父母发生口角的张某,事成之后会给予5万元的报酬。

昨天,陶萍的律师曹采峰当庭辩护称,陶萍如果雇用孙一新杀死张后,可凭8万元的欠条向张的丈夫要钱,陶萍再从8万元中拿5万元给孙一新,剩下的3万元还要替李小燕还债,陶萍雇凶杀人能得到什么好处?再说,陶萍即使有8万元的欠条,能要到8万元的欠债么?很显然,“为8万元杀人”动机没有依据。

焦点二:

陶萍是否为主谋?

在昨天的庭审中,陶萍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完全否认,称她没有和他们杀张某,“李小燕前去自首,还是我让她去的,而且孙一新也不可能因为1000元就受我指使去杀人”。陶萍的律师也称,在整个杀人过程中,陶萍起的只是次要作用。同时,从本案的卷宗来看,并没有陶萍与李小燕、孙一新共同决定杀害张某的证据。

对陶萍的说法,李小燕的辩护律师称,根据庭审以及卷宗反映的情况来看,整个杀人过程应是陶萍指使的,李小燕在杀人过程中属于联络人,从犯,作用最小。

面对前两人的说法,孙一新当庭称,从一开始预谋到策划,均是陶萍和李小燕商量好的,自己只是一个执行者,并多次表示“其间,我说不想做了,可陶萍却威胁我,这件事不做可以,如果我泄露一点,她就会像杀张某一样雇人杀我,而且就算成功了,也不能把陶萍供出来,否则就算我和李小燕被关在看守所,陶萍也要想办法把我俩杀了”。

孙一新的辩护人陈永清认为,在三人的共同犯罪中,孙一新为从犯,并且认为孙是自首。因为案发后,孙一新给陶萍打电话问李小燕在哪个派出所,陶萍就问孙一新可回来,孙连续两次说回去,但孙却从手机话筒中就感觉到陶萍身边有警察,最终孙一新还是回去并被抓。

焦点三:

夏兴杰检举靠谱吗?

“银河公园命案”之所以备受关注,其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该案与“芜湖路徽剧武生被杀案”有联系。2010年6月25日,杀害省徽京剧院武生王少群的夏兴杰检举“银河公园命案”的主凶是陶萍,后因重大立功表现被减轻处罚获无期徒刑。

昨天,这封检举信也被律师带进了庭审现场。记者看到,这封信写得非常详细,“他们杀人都是小陶阿姨精心策划的,包括被害人的上下班时间和所经过的路线都是这个女人提供的”、“还有孙一新杀人时所穿的衣服都是小陶阿姨提供的”等细节被律师透露出来。

然而,正是这些细节,遭到陶萍辩护律师的一一质疑。曹采峰律师称,夏兴杰在检举信中检举了陶萍涉案的几个情节,首先是在本案案卷中,陶萍并没去过“案发”现场,也没有去过被害人上班的地方,被害人上班所经过的路线,陶应该是不知情,所以夏兴杰检举其提供被害人的“经过线路”不实;其次,孙一新所穿衣服的“疑点”已被排除,公诉人也未指控,夏兴杰的检举也存在问题;再次夏兴杰检举该案的发生是受陶的指使雇用,但该案中的证据并不能完全证明。

同样,孙一新的辩护律师陈永清也称,案发后,孙一新也有揭发同案犯陶萍的事实,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焦点四:

孙一新李小燕是恋人?

在上诉状中,陶萍曾明确地称“孙一新、李小燕是情侣关系,事发前孙一新一直都在追求李小燕,是孙一新为了积极表现讨好李小燕才做下这恶果”。昨天的庭审中,孙一新、李小燕的关系也备受争议。

据陶萍的律师称,在庭审中陶萍多次表示“自己早已经害怕了,不让他们再去做,可孙一新根本就没有听,李小燕根本就没有和我在10日晚上合谋决定做这事,两个恋人在法庭上说的话,法庭不能相信”。

这样的说法遭到孙一新辩护人的反对,称两人并非情侣关系,孙一新自小患有癫痫病,并伴有精神抑郁症,其认知能力低下,作案的动机就是为1000元答应帮忙将被害人推下水。同时,陈律师还称,李小燕并非未成年人,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应高于被告人孙一新。

李越 本报记者 袁星红 摄影报道

看了《合肥银河公园命案昨闭门重审 杀人动机仍不明朗》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合肥“银河女尸案”开庭 嫌疑人背后另有主谋 2011-02-16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从陈明月案看交通

“菜刀队”VS“砍

卖小产权房被控诈

小产权房70年会员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马航MH17坠毁

尚权刑辩律师公

“法邦律师学院

相关知识
·
·
·
·
·
·
·张某、唐某某共有纠纷二审判决-房产纠纷-光华律师团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程某某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陈光华律师团
·离婚纠纷-竹山县卢某与陈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文道才律师团
·不动产登记纠纷案例-王某某等与徐某不动产登记纠纷一审判决-北京房产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