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 社会与法 登录注册

阳江公务员锤杀妻子分尸63块

2011年11月30日 11:54我要评论0字号:T |T

  日前,广东阳江公务员锤杀妻子分尸案引起网友热议!

  11月24日下午2时,晴,微风,广东省阳江市江城区体东路85号,阳江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接待处副科级干部周腾越家的大门紧闭。开门进屋,一股肃杀之气迎面扑来。在一楼狭小卫生间内,在二楼楼梯扶手旁,在客厅和厨房墙壁上,警方勘查留下的10多处标记仍未褪去,勾勒出血案发生时的打斗轨迹。三楼的卧室内,周腾越和妻子陈珍的结婚照散落一地,相片中两人神情平淡相依相偎,无声地诉说着幸福的过往。

  同样是在一个晴朗有风的下午,那是7个多月前的4月2日下午2时许,周家对门不足50米开外的江城区第十四小学围墙内书声琅琅。正欲离家去上班的周腾越,与妻子陈珍因一笔12万元存款的去向及女儿的教育问题等琐事再次爆发激烈争吵。冲动间,夫妻俩从三楼卧室一路撕咬、扭打到二楼客厅、厨房。至一楼时,周腾越夺过一把铁锤朝陈珍头部猛击,致其倒地后,又抄起一块木板继续朝妻子头部、身上抽打……

  看着斑斑血迹,意识到妻子已死的周腾越为了掩盖犯罪事实,竟将妻子拖进卫生间,持刀将她的头颅、大腿、手臂等一刀一刀卸下、割开。尸体一共被分成63块。次日,周腾越租来一辆小车,将尸块打包运至50多公里外的乡间竹林挖坑掩埋。在妻子家人连日搜寻、报警以及警方的调查下,试图掩盖真相的周腾越一度离家出走,终在案发11天之后的4月13日主动向警方投案。

  追问12万存折 妹妹诡异失踪

  周腾越案发前任职阳江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接待处,是一名副科级公务员。

  “每每想到他对我妹妹犯下的恶行,我就整晚整晚睡不着觉。”数月之后,死者陈珍的哥哥陈锋谈起案情,仍无法抑制住愤怒与激动。陈锋的老家在广东省阳春市阳春镇的一个偏远山村,17年前,陈珍与阳江市江城区男子周腾越结成夫妻。周腾越案发前任职于阳江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接待处,是一名副科级公务员。陈珍则在阳江市一个机关的后勤单位工作。基于夫妻俩稳定的工作和收入,2010年10月份,他们投入68万元在阳江市江城区体东路85号,买下了一栋4层半的房子,这是夫妻俩买的第二套房。

  然而就在一家三口入住新房不到半年,一起震动阳江的血案,就在这栋装修一新的房子里发生了。今年3月18日,远在广州市花都区工作的哥哥陈锋,致电妹夫周腾越询问一笔约12万元存款的去向。这笔存款是陈锋父亲的退休金,一直寄放在妹夫周腾越家中。“那天他说在出差,要回到阳江之后再办存折的事情。”陈锋回忆,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他多次致电询问存折的事情,周腾越则多番以不在家等理由回避。

  心里开始生疑的陈锋于是直接打电话给妹妹陈珍,叮嘱其早日拿回存折。4月3日,当陈锋再度给妹妹打电话时,陈珍的手机关机,转而追问妹夫周腾越,“他说夫妻吵架了,我妹妹负气离家出走。”陈锋当时心里一阵急怒,责备妹夫并让其连夜将陈珍找回家。

  警方登门调查 妹夫突然跑了

  民警前往周腾越家中调查,“他表情很淡定,说话也不急。”

  “一开始我没多想,以为妹妹真的只是离家出走了。”陈锋回忆,4月4日一大早,他再度致电妹夫周腾越,对方回复仍未找到。陈锋于是打电话给大姐等家人,未果。4月6日清明假期结束一上班,陈锋又给陈珍打电话,手机依旧关机。“她再赌气,也不可能不上班啊。”感觉不对劲的陈锋,直接致电阳江市城东派出所报案,但警方以家庭纠纷为由要求家属先寻找。陈锋于是质问妹夫周腾越,为什么不报警。根据警方调查,当天傍晚,周腾越前往城东派出所报案,声称妻子吵架后离家失踪。

  4月7日,依旧没有妹妹的消息,陈锋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我质问他,是不是打了我妹妹,他承认打了架,说还被我妹妹咬伤了手。”陈锋于是追问12万元存款是否被挪用了。“他一开始否认,后来说用了3万元去还债。”对于妹夫的闪烁其词,陈锋意识到事情不妙。当日上午10时许,陈锋直接来到当地派出所再度报警。

  陈锋向民警讲述了自己的怀疑。当天,民警与陈锋一同前往周腾越家中调查,但却并未在房内发现明显打斗痕迹。“他表情很淡定,说话也不急,却把受伤的手插在裤兜里,怕我们看见。”陈锋称,事后证明其实妹妹陈珍早在4月2日就已惨遭杀害。“他还假惺惺去报警,去我妹妹单位问人,太能伪装了,犯下这么大案子,冷静得实在可怕”。

  警方多次登门勘查,周腾越坐不住了。4月9日上午9时许,陈锋接到16岁外甥女小兵(化名)打来的电话,“说爸爸也不见了”。警方调查得知,周腾越将手机放在了家里,人不知所终,家中摩托车也被骑走。

  11天后投案 交代杀妻过程

  消失多天的周腾越胡子拉碴,他说自己好几天没吃饭了,一见我们就大哭。

  警方事后调查得知,周腾越在骑摩托车离家失踪3天后,终在4月13日重新露面。当天上午10时许,周腾越一位相识多年的朋友谢王明,在阳江市程村西一路口突然与其相遇。“他让我帮忙约在阳江市人民医院朋友陈仲耿,晚上一起见个面。”当晚7时许,谢王明和陈仲耿看到,消失多天的周腾越胡子拉碴,两鬓斑白,看上去十分憔悴

  。“他说自己好几天没吃饭了,一见到我们,他就大哭,然后说对不起,很后悔,说对不起家里人。”陈仲耿描述,周腾越当时态度十分消极、厌世。追问之下,周腾越说出了此前因打架,并杀害妻子、埋尸的整个过程。

  最终,在陈仲耿等人的劝说下,周腾越于当晚11时许向阳江市公安局江城分局警方投案。

  斗嘴锤杀妻子 尸体肢解63块

  “她骂我没用,还不如嫁给其他有钱人。”周腾越反唇相讥,夫妻俩就动起手来。

  在向警方的供述中,周腾越承认在4月2日下午2时许,正要去上班的他与妻子在二楼客厅处,又因女儿在学校不听话的问题再次争吵。“她骂我没用,还不如嫁给其他有钱人。”周腾越反唇相讥,夫妻俩就动起手来。其间陈珍伸手抓伤了周腾越的脸,双方纠缠至一楼和二楼楼梯拐角处时,陈珍又将周腾越的左手咬伤。周腾越一气之下,推开陈珍并打了她一巴掌。陈珍于是又去咬丈夫的右手。周腾越一推,陈珍踉踉跄跄冲下了一楼。

  周腾越称,在一楼楼梯旁的一个鞋柜内,陈珍拿起一把铁锤朝他打来,他挡住后夺过铁锤,朝着妻子的头部打了几下。“当时她头上已经出血了,还用手抓着我的衣服,我又连续打了几下,她就倒在地上了。”周腾越供述,其后他又朝陈珍的头部、身上多次击打,并抄起一块木板不知打了多久才停手。

  周腾越瘫坐在地上,从妻子的裤袋中取出手机关机。“她说的话让我很气愤,我当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陈珍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头朝着江城区第十四小学的方向,头部血流不止。意识到妻子已经被打死,周腾越呆坐良久,从柜子里翻出一把40厘米长的单刃尖刀,上楼拿了两张白色透明塑料布,垫在一楼卫生间门口。他将妻子的尸体抱上塑料布,用刀割开衣服,将其双臂、大腿从关节处切下,并割下头颅,然后将尸块逐一切碎。

  当晚,精疲力竭的周腾越清理完现场后靠着卫生间的门睡着了。一觉醒来时,已是4月3日上午11时多,周腾越觉得有点饿,上三楼冲凉换好衣服,到二楼煮了点粥充饥。本想用摩托车将尸体拉出去埋掉,但他担心袋子太多,多次分运太麻烦,于是想着去租一部车回来。

  偏僻竹林埋尸 两次佯装报警

  “最小的尸块不足拇指那么大,整整63块,挖出来之后在草地上拼了几个小时才算完整。”

  周腾越通过电话联系上好友刘文泮,称自己要去阳西,让其帮忙租了一辆小汽车。周腾越接到车后,径直开进了一楼大厅,将装有尸块的袋子、铁锤、刀具放进后尾箱,临走前还从家中找来一双塑胶手套、一把铁铲。

  开车出门,途经325国道,周腾越花4元钱买了一把小刀,往阳春方向行去。过双捷镇时,周腾越停

  车在快餐店吃了一碗面,又钻进一家商店买了两双塑胶手套和一支手电筒备用。一路兜兜转转,周腾越在离市区50多公里外的河口镇茶铺村一处偏僻的竹林深处,选中一处埋尸地点。看好地形,周腾越又将车开回了河口镇,天黑之后才再次前往选好的地点。他用铲挖出一个一米见方、深80厘米的坑,分好几次将装有尸块的袋子埋入坑内,填好土后离开。在返回双捷镇的路上,周腾越边走边将剩下的铲子等东西扔进河中,将妻子的衣物烧掉。当夜,他在市场吃完宵夜返回家中睡觉。

  4月4日,在陈锋对妻子下落的不断追问之下,周腾越只得去了派出所佯装报案。其于9日早上离家出逃去了附近的程村,住在山上。至13日,绝望的周腾越在朋友的劝说下投案。

  多日前,新快报记者在陈锋等家属的指引下重返埋尸现场,这片位于河口镇茶铺村河口河畔的竹林处,周腾越挖出的土坑已经长满杂草,警方起获装尸块用的尼龙袋已经分化成碎片。“最小的尸块不足拇指那么大,整整63块,挖出来之后在草地上拼了几个小时才算完整。”见证警方起获尸体一幕的村民刘伯惊讶不已。

  原因调查

  12万元存款去向和家庭纷争

  在周腾越本人的口供当中,并未提到12万元存折的问题,只交待了夫妻俩因女儿调皮、在学校不听话产生争吵。但在死者陈珍的哥哥陈锋等家属看来,周腾越和妻子此次冲突的导火索,主要就是那笔12万元存款的去向之争。陈锋认为,不排除在他和妹妹的一再追讨之下,周腾越不堪压力才与妹妹产生争斗。这一说法得到了凶手周腾越的姐姐周雪珍的证实,案发后的4月3日,周雪珍曾向周腾越询问两人是否因存折的问题吵架,周腾越曾予以承认。

  陈锋事后去银行查询父亲的养老金存折得知,约12万元的存款如今已经只剩下几十元。“就算是挪用了这笔钱,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有什么不能好好说,非要做这样的事情?”陈锋认为,周腾越曾有过赌钱的经历,输过几万元。他希望警方除了查清其刑事犯罪外,应该将12万元存款的去向,以及周腾越在外面的情感等问题调查清楚。

  “开朗,讲江湖义气,但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做这种事情”

  其实在陈锋的眼中,妹夫周腾越在事发之前一直是个不错的人,“性格开朗,对朋友比较讲江湖义气,对我们家族比较好,但怎样也不会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情”。陈锋称,周腾越从事政府接待工作,人缘广,各种类型的人都接触。周家中兄弟姐妹七八人,多数在当地政府部门任职,可谓公务员之家。

  在周腾越所任职的阳江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接待处,一位不愿具名的同事在聊起此案时,也深表惊讶。该同事称,政府接待工作要求他们性格开朗,礼貌待人,周腾越平时在单位表现不错,事发前也未发现有异常。“平时工作压力不算大,不会经常加班,他家里出了这种事,我们也只能深表遗憾。”

  幸福幻灭

  一段曾被男方家属反对的婚姻

  一个曾被女方乡亲羡慕的家庭

  与周腾越出身公务员之家不同,妻子陈珍则来自阳春市春城镇的一个偏远农村,家境相对贫寒。陈家兄妹四人,陈珍排行最小。陈珍的三姐陈芳回忆,初中毕业之后,姐妹两人就前往深圳打工,后来才返回家乡。1994年前后,陈珍与当时还是一名电工的周腾越,在阳江市闸坡的一次旅游中经人介绍相识。交往一段时间之后,陈珍怀孕,两人不得不开始考虑结婚大事。

  “那时候,他们父母和姐姐是有反对过的。”陈芳回忆,但两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1995年8月份,女儿小兵出生。至今,这段婚姻已经走过了17个年头。“他们家条件比我们好,刚结婚的时候,村里人觉得我妹妹嫁到城里了,都很羡慕。”陈芳说,这段婚姻17年来一直都为村里的老少所津津乐道,在外人看来,陈珍在城里过得很幸福。此案的发生,有如在陈珍的老家投下了一颗炸弹,陈家的幸福烟云瞬间幻灭,村民们转而对周腾越的凶残举动义愤填膺。数天前记者走进这个村落时,300多名群众自发聚集到陈家门前围观声援。

  陈芳说,妹妹和妹夫感情不好,经常吵架,但家人认为吵吵闹闹本就是平常事,没太在意。妹妹陈珍曾向她抱怨,周腾越一个星期只有两三天时间在家,大部分时候都泡在外面。为此,女儿小兵跟父亲周腾越的关系十分不好。有一次,陈芳前往探访时,发现妹妹一个人在家喝闷酒,醉倒在客厅。与此同时,多年来,周腾越的家人其实仍未改变对陈珍出身的偏见。“妹妹说在那边被他们看不起,大姑子常当着面奚落她。”陈芳称,加上周腾越受家人意见的影响大,为此与陈珍的感情一直不好。“但谁也不会想到是这个结果。”如今,两个家庭因为此案已基本互不来往,甚至在量刑的问题上形成了敌对仇视状态。

  案件宣判

  一审判死缓,女方家属欲上诉

  骇人血案一时间在阳江公务员系统内引起巨大震动,作为一名市政府接待处的副科级干部,此疯狂举动无疑令其同行匪夷所思,议论纷纷。

  2011年10月份,检方对此案提起公诉,阳江市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周腾越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判周腾越附带民事赔偿25万余元。

  法院认为,周腾越因家庭矛盾与妻子发生争打,持铁锤将妻子打晕后仍继续打击其头面部,致其当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为掩盖犯罪事实,周腾越将妻子尸体肢解为63块掩埋,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极坏,理应严惩。鉴于该案因家庭矛盾引发,且周腾越在案发后有投案自首情节,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有悔罪表现,可从轻处罚。

  法医尸检结果显示,死者陈珍头面部遭受多次钝器打击,双手有抵抗伤,头面部广泛软组织挫伤,面、颅骨多处骨折,其中后顶部为凹陷性、粉碎性骨折,认定其致命伤为头面部钝器伤致颅脑损伤,引起中枢神经系统功能衰竭而死亡,属于他杀。

  对于这个判决结果,死者陈珍的哥哥陈锋等家属表示不能接受。“夫妻两人打架,就算失手打伤了,你及时报警送她去医院,家人都还能原谅你,但是对自己的结发妻子做出这么凶残的行为,我们绝对不能原谅。”陈锋表示,他会继续上诉,以求法律对凶手进行严惩。

看了《阳江公务员锤杀妻子分尸63块》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广东阳江黑社会性质组织垄断海产品敛巨财 主犯获重刑 2013-01-05
·阳江将严肃查处违法自产自销涉毒花生油 2012-12-03
·阳江老板拖欠20多万元工资 获刑6个月缓刑一年 2012-10-17
·广东阳江4名处级官员涉嫌商业贿赂案被查处 2012-04-28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遭遇星河湾质量问

卖小产权房被控诈

买了被查封的房子

妻患精神病,夫叹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第十届尚权刑辩

马航MH17坠毁

火车票实名制后

新刑事诉讼法背

相关知识
·
·
·
·
·张某、唐某某共有纠纷二审判决-房产纠纷-光华律师团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程某某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陈光华律师团
·离婚纠纷-竹山县卢某与陈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文道才律师团
·不动产登记纠纷案例-王某某等与徐某不动产登记纠纷一审判决-北京房产律师
·何某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上诉案-光华律师团
·离婚纠纷案例-新蔡县黄某与付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离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