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首页-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法邦网>法律资讯> 社会与法 登录注册

百余民工被欠薪16年 最高法裁定下达2年如空文

2013年02月22日 09:43我要评论0字号:T |T

十六年讨薪记

主编:袁柏欣

一、茫茫讨薪路

春节过后,很多地方又迎来了新一轮外出打工潮。众多农民工兄弟背起行囊开始奔波于家乡和城市之间,打工养家,憧憬未来。但有一些农民工兄弟却无法过个舒心的团圆年,因为他们始终拿不到过年的工钱。在陕西,有100多农民工兄弟16年都没能拿到属于自己的工钱。来看他们的讨薪路。

早上9点,家住西安市长安区韩麻村的姜正顺和老伴刚刚开始吃早饭,早饭非常简单,一碗粥,一点自己家腌的咸菜,老两口边吃着饭,边商量着已经说了几天的事。姜正顺说,其实不仅是这几天,以往每年这个时候,要工钱,这都是夫妻俩固定的话题,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10几年。西安市长安区高桥乡韩麻村村民姜正顺说:“每年到这个时间,我们都去找他的。就是你看,挣钱10几年了,你良心能过得去,多少给一点,俺回去多少也能打发人家,给别人安排一下;你现在不给,俺也没办法。”

欠姜正顺钱的人,名叫权康虎,就是在这张欠条上签名的人,欠条显示,权康虎共欠姜正顺等人工资18.5万元。姜正顺说,1998年,自己带着妻子和村里十几名乡亲,在礼泉县建筑公司咸阳中医肿瘤医院工地忙了大半年,结帐时该结的工钱一分也没拿到,反复讨要几年后,2001年对方给他打下了这张欠条,这18万5千元中,自己和老伴的工资就有4万元,其它的是一起打工乡亲的。欠条到手已经13年了,这13年来,总共只要回来6000元。姜正顺说:“3016 这是转的那张欠条 2001年的条了 去了6次 两次给了6000。”姜正顺说,要回这6000元纯属侥幸,自己身体不好,有段时间高血压非常严重,他拿着欠条去找权康虎,磨了几天,最终拿到了这张欠条,这是另一个人欠权康虎的,他拿着这张欠条,上门跑了6趟,才拿回来6000元。讨薪无门,着急上火,姜正顺的身体每况愈下,2012年3月住进了医院。姜正顺的妻子说:“3426 这是一个月 一个月这么多 一个月得多少钱 一个月一千多些 你看我们农民 一个月一千多元的药 。”

去年春天,姜正顺住了两次院,心脏置入了四根支架,花费11万多元,去掉医保报销,自己个人还花费7万多,这场病不仅彻底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债四五万。借钱时,姜正顺特意嘱咐,让妻子给人家打上欠条。姜正顺说:“ 第一盘 3813 借钱全是她出面 要是万一我一口气没上来 咱得认帐呢 。”如今,62岁的姜正顺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家里三亩地,每年种小麦玉米最多收入六七百元,日常生活只能依靠儿子在外打工,但今年,儿子的工钱也没能拿到。姜正顺的儿子姜武说:“第一盘 5757 打电话,还得几天,老板不见,就是会计。”

地里收入太少,儿子工钱也拿不到,手里这张欠条现在成了姜正顺还债的唯一希望,就在一个星期前,他还给打欠条的权康虎打过电话。姜正顺说:“4844 前一个礼拜,我打过电话,他接过一回,他咋说,他说我也正在给你要,还是没办法。这些话已经听得人起茧子了。”记者到来时已经快到农历小年了,姜正顺家里却一点年货都没置办。不仅是老伴催他,一共打工的乡亲最近也来了几次电话,姜正顺琢磨着,得去权康虎家跑一趟,记者的到来,也让他增添了一点希望,老两口掏空了口袋,凑了94块钱,这是两人现在全部的现金,姜正顺决定,带记者去咸阳讨薪。

驱车走了二十多公里,记者和姜正顺来到了咸阳郊外的一处村落,眼前这间房子就是权康虎的家,锁着门,门前还长起了草。姜正顺说,自己这几年经常来讨薪,周围的邻居已经认识他了。住的地方找不到人,姜正顺问了好几个邻居,终于要到了权康虎的电话。

二、讨薪老板背后的隐情

老实本分的姜正顺深受讨薪的困扰,为了不让别人为难,他治病借的钱全都让爱人打上欠条,为的是将来好清清楚楚还人家的债。相比之下,权康虎给姜正顺打下的欠条已经过了13年,现在权康虎住的地方没人,电话也不接,不过在多方打探之后,姜正顺终于在一起打工的工友帮助下,找到了权康虎。那么,这次能讨债成功吗?

临近下午,在打了一圈电话后,姜正顺终于听说,几名工友已经找到了权康虎,姜正顺马上赶了过去,这个神情焦虑,已经有些谢顶的人就是权康虎,身边站的也是要债的人。看到姜正顺带记者来,权康虎明显有些不高兴,但面对镜头,他还是把姜正顺等人领进了这间小屋,屋子里零乱地摆着一些杂物,桌子上吃剩的米饭还留了半碗,整个房间只有十几个平方,没有任何取暖设施,权康虎进屋就躺到了床上,很快,屋子里的人越聚越多。不一会,小小的房间就坐满了人,这些人都和姜正顺有着共同的目的:要钱。

来找权康虎讨薪的,既有包工头,也有普通民工,粗略统计,权康虎欠眼前这些人将近80万,那么权康虎怎么欠了这么多钱呢,权康虎翻出了这份材料材料显示,1998年,权康虎以礼泉县建筑公司名义,带着一百多农民工,承揽了咸阳中医肿瘤医院建设项目,当年医院就拖欠工程款,2000年工程全部结束后,医院拖欠工程款100多万元拒不支付,多次讨要无门,权康虎2003年提起诉讼,并不复杂的官司打了5年。2008年,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咸阳中医肿瘤医院应支付工程款1007635元及利息。2011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又下发裁定,维持这一判决,在此过程中,咸阳中院执行了部分款项,但即使是最高院的裁定下达后,又是将近两年的时间过去了,还有170万元本金及利息一分钱都没能执行,权康虎走投无路,只能躲到这处小院落看门度日。

就在被农民工堵住的权康虎一边诉苦,一边哀求的时候,另一批人赶了过来。刚刚赶到的名叫阎国栋,他告诉记者,咸阳中医肿瘤医院法人田景丰也欠他钱。2003,阎国栋年承包田景丰任法人的陕西景丰制药公司建设项目,施工结束后,对方拖欠30多万元工程款。2006年,阎国栋也提起了诉讼,然而,一审就拖了一年多,直到当地媒体报道后才开庭,在诉讼中对方又不断提出各种理由,六年中审了四次。2012年12月24日,咸阳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一审程序有问题,又将案件发回原一审法院。

随着阎国栋一同赶来的这名农民工名叫杨发兵,家在四川,他带了五六个乡亲,先在权康虎的肿瘤医院项目打工,后又到阎国栋的景丰制药项目,这两个地方都欠薪,他现在只能靠自己打工给乡亲垫发工资,因为难以面对家人和同乡,杨发兵已经六年没有回老家了。面对着越来越多的讨薪人,权康虎时而沉默,时而无力地替自己辩解着,终于,在被围堵了四五个小时后,权康虎承受不住了,喊出了自己的委屈。他说:“法院不执行,还打我呢,你们不知道,我有证据,已经反映到咸阳市委、市政府,人大,政协,政法委,咸阳中院,不处理,找我的事,我咋面对这么多农民工。”

三、

姜正顺和一些工友千辛万苦找到了欠钱不还的权康虎,但没想到权康虎也是一肚子苦水,甚至有家不能回。原来咸阳中医肿瘤医院一直没有结算工程款。早在2003年,权康虎就开始打官司讨要工钱,直到2011年,官司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钱还是没有能拿回来。这个咸阳中医肿瘤医院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医院,到底能不能还起农民工的钱呢?

2月1号下午,记者随同姜正顺、权康虎等人来赶到了咸阳市中医肿瘤医院,医院位于咸阳市市区,正对着马路是八层的门诊楼,门诊室里挂着不少锦旗,大厅里摆满了关于医院的介绍,第一张图板上就是田景丰,上面显示,田景丰既是咸阳中医肿瘤医院的创始人,也是陕西景丰制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医院的门卫拦住了姜正顺、权康虎等人,随后把他们带到了办公室。这位工作人员打了个电话后,随后离开了,几个人在办公室等了十几分钟,没能等到任何人,焦急的权康虎离开办公室,打算自己到楼里找人,保安马上过来阻挡,不久,一位中年人出现了。

权康虎告诉记者,这位中年人名叫田少库,是田景丰的二儿子,现任咸阳中医肿瘤医院院长。田少库把权康虎一行又带进了办公室,不过看得出来,田少库对权康虎提出的讨要工程款一事非常不耐烦。话不投机,权康虎打定主意,不见到董事长田景丰不会回去,看到打发不走权康虎一行,田少库开始打电话。几分钟后,三名民警出现了。看见民警,权康虎仿佛看到了救星,滔滔不绝地诉起苦来。面对权康虎的陈述,这几名民警表示,虽然给予同情,但他们无能为力,只能按程序办,如果医院再报警,他们将对权康虎等人采取相应措施,眼看这一趟又要白跑,一直站在一旁的姜正顺沉不住气了。

看着姜正顺、权康虎等人不走,并坚持要见到田景丰,双方僵持了起来,就在这时,一名五六十岁的妇女突然冲了进来。农民工们告诉记者,这名妇女是田景丰的妻子,他们以前就遇到过,有几次就是被她赶出来,眼看局面无法控制,一名警察出面,首先让姜正顺等人离开了医院,最后连拖带架把权康虎请了出去。跑了一天,无功而返,那么咸阳肿瘤中医医院经营状况如何,到底是否具备执行能力呢,记者注意到,除了正面这八层门诊大楼外,医院两侧也都是楼房,很多地方还被用作门市网点,这些经营者告诉记者,这几楼都属于医院。在医院的东侧,这几层楼面正在招租,附近的住户说,这里原来租出去做写字间,价格不菲。

咸阳肿瘤中医医院的网站也显示,这家医院是中国西部最大的中医肿瘤专科医院。除了八层门诊综合大楼,还有五层中试楼,专家公寓楼及医技楼,占地6000多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2800平方米。记者随后又赶到了咸阳市工商局,工商资料显示,除了拥有医院外,田景丰在2003年还与田焯明、田少库三人投资580万元注册成立了陕西景丰制药有限公司,这些年一直在正常年检,知情人透露,这位田焯明实际就是田景丰的大儿子,在咸阳市公安系统任职的田少鲜,使用的假身份证注册任股东,也就是说,景丰制药全部属于田家父子三人共同所有,占地达到5.6万平方米,还搞起了房地产开发。

四、

从记者的调查来看,咸阳中医肿瘤医院这些年正常运转而且在不停地发展壮大。当权康虎等人来到医院讨要工钱的时候,遭到了医院法人田景丰一家人的百般阻挠。为什么法院的判决始终得不到执行呢?作为包工头,权康虎有家不能回,只因为咸阳中医肿瘤医院一直欠薪不还,即便最高人民法院在两年前就下达了裁定书,权康虎也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当记者提出要和权康虎一起到咸阳中级人民法院问个究竟,权康虎却坚决不去,这又是为什么呢?

就在记者随着姜正顺找到权康虎的时候,记者就提出,希望随同权康虎等人一起去咸阳中级人民法院,但权康虎当即表示,他不敢再去。权康虎说,2011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下达后,他去咸阳中院申请执行,但咸阳中院却提出,由于被申请人亲属系咸阳中院工作人员,权康虎一案由咸阳市礼泉县法院执行,结果从那时开始,礼泉县法院一分钱都没能执行。2012年9月,权康虎申请提级执行,但一直得不到回复,2012年12月25号,权康虎又一次找到咸阳中院执行局局长张建安,他当时用手机录下了部分场面。

张建安所说的庞英是咸阳中院执行局的法官,肿瘤医院董事长田景丰的儿媳,咸阳中院就是因为这点,把权康虎的案件裁定给礼泉县法院执行。面对权康虎提出的提级申请,张建安显得十分不耐烦。正当权康虎在张建安办公室交涉时,庞英突然闯了进来。在庞英劈头盖脸的嗬斥之下,权康虎被连推带搡地带离了张建安办公室。那么权康虎提供的这一段资料是否真实呢,咸阳中院监察室主任吴永宽告诉记者,此事权康虎已经向他们提供了材料,部分媒体也给予了报道,咸阳中院在调查后,对庞英做了诫勉谈话。

但根据2009年陕西省法院制定的六个不准,不准对涉诉群众态度粗暴,语言生硬,凡违反规定,一律停职检查,再视情节追究责任。吴永宽承认,庞英现在还在正常工作,那为什么不按六个不准对庞英进行处理呢?采访中,咸阳市中院相关负责人承认,从2011年4月最高法裁定下达后,对拖欠权康虎的100多万元工程款确实一分钱都没有执行,那么执行不了的原因是什么呢?不过权康虎提供的一份通话记录显示,礼泉县法院执行部门给出的却是另一种说法。

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下达已近两年,面对占地6000多平方米,经营正常的医院,面对2003年就投资500多万元的制药公司,为什么这一百多万工程款还是一分钱得不到执行呢。采访中,咸阳中院纪检组长刘小刚透露,在近期媒体予以关注后,咸阳中医肿瘤医院已经交纳了十几万元,先执行一部分。刘小刚强调,是医院主动交纳的。2150 是医院主动把钱拿来的,不是法院发现了什么,媒体暴光之后,肿瘤医院有压力 都需要媒体 现在中央高度重视 那法院应该做些什么 能做些什么

对于记者的追问,刘小刚给予的只有沉默。离开咸阳市中院后,记者再一次见到了农民工们,记者也没能带来他们期盼的结果。街道上,红色的灯笼陆陆续续挂了起来,但从姜正顺、权康虎他们脸上,记者更多的看到还是茫然。临别时,姜正顺告诉记者,虽然这一趟没能拿回来一分钱,但他不会放弃。

五、

原来,权康虎在咸阳中级人民法院碰了一鼻子灰,还有过激烈的冲突。因为咸阳中医肿瘤医院创始人田景丰的儿媳妇在咸阳中级人民法院工作,因为这个关系,案件的执行工作交给了县法院。面对市法院都执行不来的局面,县法院显然也是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事实上,这起欠薪诉讼,在律师的眼中并不复杂。

浦志强 (微博),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对权康虎遭遇执行难一案进行过调研,浦志强认为,案件其实并不复杂。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浦志强说:“ 0440 那如果说有财产,有投资,有企业在,事实上要通过破产清算程序来解决这样一个基本问题,不执行。”浦志强说,并不复杂的案件一拖就是十年甚至更久,从法律层面分析,只能说明咸阳法院没有依法履行职责,咸阳中医肿瘤医院蔑视法律,两者都应当承担相应责任。他说:“应该用更大的力度来执行,如果有法官和法院机构,阻碍生效判断的执行,那么,应当按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的规定,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行政处分,调离岗位,中间有徇私舞弊 其它行为,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今年2月2号,北京安博律师事务所联合上百名律师,成立了 “全国法律维权公益服务平台”,通过法律维权公益服务热线和网络,帮助有需要的农民工追讨欠薪,安博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李升泉说,就权康虎一案来讲,执行处理上确实存在瑕疵。北京市安博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李升泉说:“ 因为本来中级法院已经提出回避了,然后中级法院不能去执行了,然后你还下放到一个管辖基层的法院,根本《民事诉讼法》规定,如果你去基层法院执行的话,如果基层法院还不执行,按照《民诉法》规定,应该是要找上级,找上级又回到中级法院了,一个恶性循环。”

李升泉说,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目前全国农民工2.5亿人,2010年欠薪比例超过1%,2011年降到了0.8%,农民工签订合同比例也由2010年的30%上升到了43%,欠薪总体是在下降,国家相应的法律法规也已基本完善,关键还在于落实。李升泉说,下一步“全国法律维权公益服务平台”将进工厂,下工地,为农民工提供更多的帮助。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浦志强也强调,从十几年的历程看,权康虎等人一直是在依法维权,对于他们的权益,陕西相关部门更应给予充分保障。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浦志强说:“ 044334 说明这样的老百姓,包工头,他实际上是相信中国法律,每个人打官司,他的权益保护,需要我们这个国家,来兑现给他的承诺,让胜诉的判决能执行,让破坏法治,不守信用的人付出代价,这个过程中,我觉得中国的法院,陕西的法院,应该做到这一点。”

六、

这个春节,权康虎还是有家不能回,因为他依然没有拿到欠款。而年前曝出各地农民工为了讨要薪水不得不扮作一些卡通形象、甚至是历史传说人物,目的竟是为了引起媒体注意,继而引发社会关注。这只能说国家法律在一些人的眼中已经没有任何神圣和威严可言。尽管近几年来关于农民工欠薪的事件有所减少,但依然没有从根本上杜绝,很多农民工继续流汗又流泪。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定罪量刑标准进行了明确。成都某大型楼盘承建商,因拒不支付农民工工资394万余元,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20万元。希望这样的判例能对其他地方的欠薪案有所警示。

(原标题:百余民工被欠薪16年 最高法裁定下达2年如空文)

看了《百余民工被欠薪16年 最高法裁定下达2年如空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阅读
·百余民工讨薪遭40多人持大刀长棍殴打 6人受伤 2011-01-13
·山东潍坊百余民工静坐围堵政府机关 6人被刑拘 2010-09-30
·东莞重点工程欠百余民工400万工资 承建方消失 2010-08-09
·包工头和百余民工因开发商逃跑住烂尾楼15年 2010-06-30
天下法制,尽在法邦网资讯频道 news.fabao365.com
返回资讯频道首页
精彩推荐

天顺国际百名业主

诺基亚高管演讲泄

“菜刀队”VS“砍

退市新政,先拿创

遇到法律问题?“搜”一下就解决!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我要咨询咨询框太小,放大点!
评论排行
热点追踪更多

那些让爱情变味

年终奖,你不得

火车票实名制后

第六届尙权刑辩

相关知识
·
·
·张某、唐某某共有纠纷二审判决-房产纠纷-光华律师团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程某某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陈光华律师团
·离婚纠纷-竹山县卢某与陈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文道才律师团
·不动产登记纠纷案例-王某某等与徐某不动产登记纠纷一审判决-北京房产律师
·何某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上诉案-光华律师团
·离婚纠纷案例-新蔡县黄某与付某离婚纠纷一审判决-离婚律师
·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史某与仇某离婚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案
·同居关系返还彩礼-兴化市耿某与钱某同居关系返还彩礼案-离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