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技术开发问题,拔打免费技术开发咨询电话:-专业技术开发律师为您服务!
法邦网  >    >  技术开发案例  >  著作权律师谈一起因技术出资引发的股东资格诉讼案件

著作权律师谈一起因技术出资引发的股东资格诉讼案件

正在读取...  作者:北京技术开发律师  来源:法邦网

【法谱知音】关联企业、集团公司之间的外国人就业证...

主讲嘉宾:邢洋律师

一、案情概要与法院判决

(一)案情概要

王某原是南京某公司(下称“南京公司”)大股东、创始人、法定代表人,该公司另有股东B、C。为扩大公司规模,王某与B、C决定,以B的名义拿出现金以及价值上千万元的专利、专有技术,与某上市公司(下称“上市公司”)共同投资,创立了上海某公司(下称“上海公司”)。B和C在上海公司中均为显名股东,而王某则与B、C就股权分配另有约定。对于其约定,上海公司及其投资人上市公司均知情。

上海公司设立后,王某担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通过近十年兢兢业业的经营,王某使上海公司很快从设立时注册资本3000万,成长为一家总资产3亿左右的行业明星企业。王某与B、C商议后形成协议,约定将B持有的应属王某的股权份额转让给王某。上海公司及所有股东均同意并形成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

正当王某为自己十年努力终于换来创业成功而欣喜之际,作为主要投资人的该上市公司发生实际控制人变更。新的实际控制人认为王某不忠,用尽手段,迫使王某离开上海公司。王某要求上海公司及B办理股权变更手续,均被拒绝和无限期拖延。万般无奈之下的王某,委托律师代理其案件,将上海公司及B诉至法院。

(二) 诉讼过程

诉讼过程中,上海公司以登报公告方式,召集临时股东会,以股东B出资不到位为由,解除王某的股东资格,并将该决议做为证据提交法院。王某认为上海公司股东会召集程序违法,另案起诉要求撤销该股东会决议。经审理,法院支持王某诉求,撤销了上海公司所做出的该决议。

上海公司并不罢休,又召开第二次股东会决议,再次决议撤销王某股东资格。令人费解的是,原本与王某利益一致的股东B、C,竟然完全倒向上海公司及其大股东一方,在决议及诉讼中均认为B的出资不实。

从形势中不难看出,上海公司的大股东协同其他股东,共同指证王某出资不实,进而侵吞其股权。然而,出资是否到位是个事实问题,不因任何股东的“串供”而改变。

为此,王某提交了有关B取得上海公司股权时所有出资已到位的一系列证据,并批驳了上海公司有关技术出资、股东身份等一系列问题上的错误观点,或混淆视听的说法。

(三) 法院判决

经过历时一年的审理,法院最终判决,上海公司解除王某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决议没有事实依据;B出资中的现金部分已转让至上市公司名下,与王某无关;技术出资中的专利已办理过户,专有技术也已向公司移交,因此王某出资完全到位,王某关于股权的诉讼请求得到全部支持。

二、技术出资纠纷中的主要法律问题

上述案例表明,技术出资纠纷很容易与解除股东资格发生关联,而技术出资是否到位本身,也是值得研究和探讨的法律问题。

(一) 技术出资纠纷与解除股东资格

对股东出资持有异议并提起诉讼的,可能是公司,也可能是其他股东,还可能是公司的债权人。

对债权人来说,其主要诉求一般是在股东抽逃出资情况下,要求其在抽逃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就公司及其他股东而言,可以要求该股东向公司返还出资本息,协助抽逃出资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等还要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除返还出资本息以外,公司还可以通过股东会决议的形式,解除未履行出资义务或抽逃全部出资有股东的股东资格。对此,需要特别注意两点:

一是解除股东资格有事实前提。《公司法解释三》规定,解除股东资格的事实性前提是,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此处的“未履行出资义务”,应是指未缴纳任何出资。也就是说,只要股东有一分钱的出资是到位的,便不能解除其股东资格,而只能通过追缴出资或限制股东权利等形式予以救济。股东身份并不是因为出资而成立,而是因为投资或股权转让的合同关系而确立。先有股东身份,而后才有出资义务。否则若不是股东,为何需要出资?这一点,可以通过《公司法解释三》所规定的“抽逃全部出资”这个条款得到印证。既然对抽逃的要求是“全部”,那么缴纳出资情形下,自然也应该是“全部”。

二是解除股东资格有程序要求。公司在召开解除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决议时,应遵守公司法及公司章程,提前通知股东。问题是,拟被解除股东资格的股东要不要通知?我们认为,应当通知。因为既然是解除其股东资格,那么前提是公司及其他股东均承认其股东资格,否则不存在解除的必要。既然解除股东资格的决议在签署后才能生效,那么在该决议生效之前,该股东的股东身份仍然确立,因此需要通知其与会。至于具体会议议程,则需要根据公司章程进行。

(二) 技术出资是否到位的司法认定

无论是何种股东出资纠纷,争议的核心都是股东出资是否到位。就出资形式来看,现金出资大多有银行转账记录可查,土地使用权有不动产特性容易查找,但技术出资形态各异,大多具有无形性,出资是否到位问题容易产生争议。因知识产权中,有的要求办理登记,有的不要求办理登记,现以此为分类标准作分别探讨。

首先,对于需要登记的著作权、专利权,出资是否到位的认定标准是办理变更登记。此处的问题是,未能在出资阶段完成过户手续,其出资是否到位如何认定。《公司法解释三》的规定是,在法院指定期限内完成过户即可。表面来看,该规定给了出资股东相当大的宽限期,似乎被认定为出资不到位的可能性不大。但实际上,未及时办理过户的原因很多。

对于尚在有效期内的专利权等,在法院指定期限内完成过户的可能性较大。对于涉诉时已因各种原因失效的专利等知识产权,客观上已经无法继续完成过户,而法律及司法解释并未涉及此种情形如何处理。笔者认为,此种情形下,应考察造成未完成过户登记的主要原因,阻碍办理登记的一方应对此承担主要责任,进而应在诉讼中承担不利后果。

其次,对于不需要登记的知识产权,比如专有技术,其出资没有登记可作标志,因此出资是否到位的判定便相对复杂。司法实践中,有人认为专有技术的出资标准是公司实际使用,有人认为其标准是技术资料移交。

对该两种观点,笔者都不赞同。包括专有技术的任何出资,都不可能以实际使用作为判断标准。因为出资完成后,作为出资的资产已转移至公司名下,公司享有对其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完整所有权,是否使用、如何使用均由公司决定,与出资股东不再具有任何关系。否则,公司若100年不使用作为出资的财产,股东的出资义务便被视为100年未履行?

法律没有规定专有技术出资需要履行何种交接程序,所以所谓按交接仪式判断的说法在实践中无法操作。事实上,专有技术的无形性、保密性,决定了很难将其完全物化、固定化。如果硬性要求必须对其做技术资料的移交,则技术资料的实用性将受到影响,甚至造成实际根本无法使用。

对此,最高院有司法观点认为,专有技术的转让标志,既不是实际使用,也不是资料移交,而是权属确定。笔者同意该观点,因为专有技术既然难以通过技术资料或有形产品加以固定,那么就需要更高层次的权利概括加以弥补和保障。也就是说,只要股东与公司对专有技术的权属做出了约定,确定专有技术转为公司所有,则应认定股东的出资义务已经完成。至于专有技术是否已由公司实际掌握,具体适用何种判断标准,应留由公司及其他股东自行监督和决定。

北京技术开发律师温馨提示:

在合同中对功能项、技术参数、标准要确定,避免使用含糊或难以确定范围的词语。
如果您遇到技术开发问题,可以拔打免费技术开发法律咨询电话:,专业技术开发律师为您提供服务!
 

技术开发案例相关咨询

技术开发纠纷流程

只有大律师才能影响诉讼结果
专业技术开发律师温馨提示:
企业不能仅仅关注自身产品业务,对企业技术授权漠不关心。更应该重视企业的技术授权,通过聘请专业的律师保护企业核心技术不被侵犯。
如果您遇到技术开发问题,可以拔打免费技术开发法律咨询电话:,专业技术开发律师为您提供服务!

技术开发案例相关咨询

技术开发案例相关专题

技术开发案例热门专题

法邦技术开发律师为您提供最新技术开发案例、专业技术开发律师案例、最新技术开发法案例、技术开发纠纷案例等内容
如果您遇到技术开发方面的问题,可以拔打我们的免费技术开发咨询电话:18611325718。专业技术开发律师为您服务。或发布:免费技术开发法律咨询
法邦微信号:fabang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