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客服热线:010-57499208
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婚姻房产刑事债务劳动交通合同
23岁女子工作时被男友被杀害
石某来到小娟所工作的公司,残忍地将小娟杀害。
留学生漏洞消费超2千万
“发现银行漏洞消费”消息引发关注,究竟是怎样情况呢?
法邦网蔡绍辉律师走进校园
蔡绍辉律师特邀为三年级的四个班级共160名小朋友就法律知识方面进行专项课外知识教育。
首页法邦时评法律名人谈热点追踪法邦视频明星那些事儿曝光台民生社会贪腐深度

“一诉不再理”及其法理性辩证

2011年08月01日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  

一、“一诉不再理”较之“一事不再理”

作为一项相对长期在世界范围内获得大陆法系及受大陆法系影响的国家广泛认同的诉讼法原则,“一事不再理”之命题源于古罗马法,意即:对生效裁判已确定的争议,当事人无权再行起诉,裁判机构也不得再度受理。①直至现在,我国民事诉讼的立案受理操作仍遵其为一条不成文的基本原则。

为避免当事人一案多诉、法院重复受理、裁判自相矛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诉法》)第111条第5项规定:“对判决、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当事人起诉的,告知原告按照申诉处理……”。有的法律实务工作者将其视为“一事不再理”原则的法条化,望文生义地认为:当事人根据已决案件的事实再次起诉的,法院一律不予受理;并推及,当事人根据其他机构已受理的案件事实向法院提起诉讼的,也在不理之列。这种实则大谬不然的观念在有的基层法律界甚至长期占居主流地位,国内学界和有关高层对这一司法实践中的多发病也未予充分关注,故而导致屡见非怠于行使之民事法益被排斥于司法救济的羽翼之外。在我国各项法律制度日臻精细、程序公正日益成为人们独立价值追求的今天,达意地阐释“一事不再理”及《民诉法》有关规范的确切内涵,并进而予以理论和制度的创新,具有不容忽视的现实意义。

在我国,与当期法律体系相适应的法学理论演进至现代架构状态,作为未见诸具体单一法条的隐性原则的“一事不再理”的“事”的本质意义,已不宜理解为案件事实,而应视其为当事人根据案件事实所提出的“诉”;而《民诉法》第111条第5项的“案件”,则是法院已受理之诉及其所产生的诸项关系、各种活动的集合。“一事不再理”的符合诉讼法学原理的解读应为:对法院已受理和作出裁判之诉,当事人再度提起的,法院不予受理,概而言之,即“一诉不再理”;反而言之,当事人根据同一事实而以不同之诉分别提起的,只要符合条件,法院均应予受理,亦即“一事不同诉可再理”。由此可见,对于传统的根据其字面极易引起歧解的“一事不再理”之表述,以缜密、明晰的“一诉不再理”取而代之,更符合法律逻辑和现代法学理念,对立法和司法的导向更具确定性,更有利于诉讼法律制度的完善。

二、“一诉不再理”之法理适当性

(一)诉

在民事诉讼法学上,“诉”是诉讼当事人作出的旨在获得法院受理和支持的一种请求。诉的内容包括程序意义上的诉和实体意义上的诉。程序意义上的诉是当事人向法院提出开始审判程序的请求,实体意义上的诉是当事人向法院提出确认具体民事权利义务的请求,二者相互依存,共同构成诉的整体。诉的要素包括诉的标的和诉讼理由;②诉的标的是当事人发生争议而请求法院作出裁判的实体权利义务关系;诉讼理由是当事人支持自己主张的事实和法律依据。由是可知,诉是当事人基于案件事实的诉讼意志的法定表达形式,是由相互作用的若干要素按一定方式构成统一整体的、同外界联系着的系统,是启动审判程序的功能性单位。

(二)诉与民事诉讼法律关系

民事诉讼法律关系是审判机关主导的、与当事人以及其他诉讼参与人之间在诉讼中所产生的、由民事诉讼法律规范所调整的、以民事权利义务为内容的社会关系,其构成要素是主体、内容和客体。民事诉讼法律关系的客体是其主体的诉讼权利和义务所指向的对象。民事诉讼法律关系中,最基本的关系是审判机关与当事人之间的关系,而审判机关与当事人之间的诉讼权利和义务所指向的对象就是诉。过去有一种观点认为,民事诉讼法律关系的客体是诉讼标的,③该观点显然混淆了程序问题与实体问题的区别。时下流行的观点是:民事诉讼法律关系的客体是案件事实和实体权利的请求,笔者认为,这种观点也值得商榷。因为诉讼实践中法院受理的是诉,各方当事人争执的范围也是整个诉,不仅包括案件事实和实体权利请求,当事人程序上有无诉权、实体上如何适用法律也往往成为某些案件争执的焦点和重点,法院最终要对诉的整体作出全面的确定性评价。因此,诉是法院行使审判权的起点和落点,是民事诉讼法律关系的客体。

(三)诉与诉讼请求

诉讼请求是原告在诉讼上对被告提出的民事权利主张,是法院借以确定诉的性质、明确争执事项和裁判范围的依据,是诉的纲领和统率。一项诉讼请求除了程序上的意义外,是当事人对一诉之标的的拥揽;一诉的主旨必然在其载体上表达为一项诉讼请求。虽然诉讼请求是审判活动围绕的主题,受理法院对诉的评价最终归结为对诉讼请求的肯定或否定,但法院受理的对象仍是诉,而不是诉讼请求。一份完整的裁判文书,必须针对诉的系统展开:裁判书的事实认定部分对应诉的事实依据、适用法律部分对应诉的法律依据、主文部分对应诉的请求。当事人提供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足以支持其诉讼请求,但法院审理后认定的事实适用法律可作为该诉讼请求依据的,该诉仍应受到支持;相反,当事人主张的事实成立,依照法律应享有一定权利,但其提出的诉讼请求不是该项权利的,该诉不能成立。可见诉讼请求在诉讼中至关重要的地位。

有学者把起诉的效力概括为:1、引起第一审程序的发生;2、诉讼时效中断;3、当事人不得以同一诉讼请求向法院起诉。④其蕴意即为一诉不再诉。

(四)诉与案件事实

案件事实是诉赖以成立的客观实在,是能为人的主观意识所反映,并有待于被人们的主观意识所抽象、概括的社会存在。广义的案件事实,即指与诉讼有关的社会事实(即本文反面观点所理解的“一事不再理”的“事”、人们通常所指的事实);狭义的案件事实,则是指法律规范规定的能够引起法律关系产生、变更和消灭的法律事实。法律事实寓于社会事实之中,若没有当事人程序与实体相结合的诉的意思表示,案件事实本身不能成为法院受理的直接对象。

从相对宏观层次看,一诉所根据的案件事实,往往仅是某一社会事实的一部分。如行李托运人根据客机坠毁事件向航空公司提出损害赔偿之诉,而该坠机事件又引发了其他大量而复杂的人身损害、财产损害、工伤抚恤、融资租赁等争议,行李损害赔偿之诉所采撷的无疑仅是坠机这一社会事实(也可视为法律事实)的一小部分,对坠机一事法院及有关部门予以再理势在必然。

从相对微观层次看,一诉所根据的案件事实,往往又是由若干子项事实所组成。如原告提出合同违约之诉,所依据的案件事实主要是由当事人之间的要约、承诺、部分履行、催告、拒绝履行等若干个法律事实(也可视之为社会事实)组成,就此而言,法院受理该诉又是数事一理。

既使根据同一层次的法律事实,因提起诉讼的主体不同、诉的标的不同、法律依据不同,也可组合成不同的诉,法院有可能一理,也可能再理。

(五)诉与民事法律关系

民事法律关系是平等主体之间由法律事实引起的、符合民事法律规范的、以民事权利义务为内容的社会关系。原告基于不同的民事法律关系而提出的诉讼请求,必然代表不同的诉,凡符合起诉条件的,均在应理之列。有一个迄今尚十分流行的观点:在产品质量争议中,若存在供方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则购方可根据购销合同关系诉供方违约,也可根据损害事实诉供方民事侵权,但购方只能择其之一起诉。我认为这是受了旧的“一事不再理”观念的影响。因为购销合同产品质量违约的赔偿责任,与产品质量瑕疵给用户造成的人身权、名誉权损害的赔偿责任,分属不同的民事法律关系,其标的在现实中完全可能是交叉或并列的,如果去限定购方只能择其之一主张权利,在许多情况下显然会妨碍购方获得充分的赔偿,这是不公平的。笔者认为,购方根据该事实可以提出违约赔偿和侵权赔偿两个诉,并且有权选择以两诉合并起诉或分别起诉。当然,法院对两诉请求的重合部分,合并起诉的,对排列在前的优先给予支持;分别起诉的,对受理在先的优先给予支持。

基于同一民事法律关系的内容,原告可以形成一诉,也可以形成若干诉。如在合同纠纷这一民事法律关系项下,原告常同时提出确认之诉和给付之诉;有时因受制于条件,原告无法在一个程序中提出欲主张之数诉。如在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中,受害人拟提出医疗费、护理费、残疾生活补助费、人造器官安装费等项请求,但在疗程已终结、伤残等级要俟一年后视康复程度而定的情况下,如果原告即时提出诉讼,对残疾补偿等项就无法主张;如果待伤残鉴定作出后起诉,又会使医疗护理类项的请求超过一年的诉讼时效。这时,客观实际就要求法律允许当事人选择适当的时机和次数分别提出相对独立之诉。

(六)数诉可以一理

就诉的功能而论,一诉即能引起一理。为追求诉讼的便捷,实践中法院将当事人一方或双方为二人以上,诉讼标的共同或同一种类的诉合并审理,还常将原、被告相同的下列数诉合并审理:1、基于同一法律关系之数诉。这种形式已成惯例。2、基于同一事实之数诉。如离婚之诉与共同财产分割之诉、子女抚育费支付之诉。3、基于不同事实之数诉。原告如对同一被告提出履行债务之诉和损害赔偿之诉。4、法律关系相同,但提起之主体不同之诉。如原告本诉与被告的反诉,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之诉。《民诉法》对以上有的已有可以合并审理的明确规定;而对没有规定的可否合并审理,应以是否符合诉讼的经济便捷为准则。

(七)关系紧密之数诉不能分理

法院分别受理的数诉源于同一法律关系的,各诉应有相对独立性;一组诉之间存在下列直接的紧密关系的,不能分别受理:1、随附关系。如诉请返还原物与诉请支付其孽息。2、关联关系。如诉请支付医药费与诉请支付手术费、护理费。3、因果关系。如诉请确认合同无效与诉请返还履约财物。判断数诉是否属于直接的紧密关系,以一组诉分理后是否造成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的重复操作为准则。

(八)一诉不能再理

一诉由法院受理后,对该诉的审理活动已经展开,且必定会作出裁判,若法院再度受理该诉,无疑将产生重复受理的诸多问题。至于当事人撤诉后再起诉的,不属一诉再理。因为当事人再起诉时该诉已不在,且此前准予撤诉的生效裁定,并未对该诉作出定论。

三、“一诉不再理”原则扩及相关领域的适用

罗马法中的“一事不再理”原则适用于民事诉讼,也适用于刑事诉讼。而作为现代意义的“一诉不再理”原则,还应包括其在行政诉讼、经济仲裁、劳动争议仲裁、行政执法等领域的适用。因为在民事诉讼以外的执法程序中,受理机关也是围绕着某个系统运行,该系统与诉同源同功同构,是广义的诉。

(一)一事在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领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9条规定:“……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在第一审宣告判决以前没有提起的,不得再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但可以在刑事判决生效后另行提起民事诉讼。”这项规定表明:法院对同一事实可在作为刑事案件受理后再作为民事案件受理。

(二)一事在民事诉讼和行政仲裁领域

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关于交通肇事的补偿和抚恤问题的函》规定:职工因交通事故死亡,除了肇事单位根据肇事人所负责任发给一定补偿之外,原单位仍应按劳保条例规定发给抚恤费。这个规定意味着,死者亲属根据同一事实,可一面向法院诉请交通肇事单位支付死亡补偿费,一面向劳动争议仲裁机构诉请所在单位支付工伤抚恤费。

(三)一事在民事诉讼与行政执法领域

罗朝栋法官日前撰文指出:因民间纠纷引起的打架斗殴或者损毁财物案件,被害人可以在请求公安机关对行为人实施治安管理处罚的同时,诉请法院赔偿其人身和财产损害损失。⑤

(四)一事在刑事诉讼、民事诉讼和行政执法领域

《产品质量法》规定,对一宗产品质量问题,不同的机构根据有关方面的诉请,可以同时追究责任人行政罚款、刑事罚金和民事赔偿责任。《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也有类似规定。

以上所列表明,当事人根据同一事实不但可以不限于一次地向法院起诉,而且可以在不同的执法领域提起不同的“诉”,在符合主管和管辖规定的情况下,有关机构均应分别受理,不论该事实之前是否已作为另案的处理依据。因此,“一诉不再理”(一事不同诉可再理)可以作为不同类别执法领域受理程序的普适性原则。

四、完善立法,确立“一诉不再理”机制

(一)《民诉法》仅规定判决、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当事人不得再起诉,但对法院已受理的案件,以及法院已作出裁判、但裁判尚未生效的案件,当事人可否起诉未作规定。法律对此应作出明确的禁止性规定。

(二)《民诉法》应作出规定:当事人根据已提交有关部门处理,或已向法院起诉的案件事实,以不同的法律依据和请求向法院起诉的,只要符合起诉的条件,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其他执法领域的法律法规的程序部分亦可作出类似的规定。

(三)为限制当事人人为割裂诉权,缠诉对方,可在《民诉法》中规定:当事人将具有紧密关系的数诉分别起诉的,法院受理提起在先之诉,其余不予受理。

结语:最后,还是援引庞德师的精辟论断为本文思想作注:“法的功能在于调节、调和与调解各种错杂和冲突的利益,以便使各种利益中大部分或我们文化中最重要的利益得到满足,而使其他利益最少地牺牲。”“法的价值在于作为客体的法对一定主体需要的满足,追求公平、公正、公道等为价值内涵的正义的实现,体现法的合理性和道德性。”⑥可以确信,“一诉不再理”的规则化定能在程序上更大幅度地满足当事人诉愿,从而为在实体上保障当事人的利益提供更多机会。

注释:

①《罗马法》(高等学校法学试用教材),群众出版社1983年12月第1版。

②有一说认为:诉的要素包括诉讼请求、案件事实和法律依据,见刘翔光《诉的要素新解》,载《律师世界》2003年第9期。

③柴发邦主编:《民事诉讼法学》,法律出版社1987年6月第1版第45页。

④齐树洁主编:《民事程序法》,厦门大学出版社1998年8月第1版第134页。

⑤罗朝栋著:《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引发的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探讨》,《福建法学》1999年第4期。

⑥(美)庞德·R著:《社会学法学的范围和目的》。

(作者单位:福建朗辰律师事务所)

(刘翔光律师供法邦网-法邦时评专稿,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法邦网-用法律解读新闻:律师介绍

刘翔光律师



[责任编辑:马琳]

网友评论

 共0人参与 - 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法邦网立场。

时评律师介绍

刘翔光律师
刘翔光律师专业背景资讯; 曾事刑警、行政监察机关举报科长,1991年始...
刘翔光律师
福建朗辰律师事务所

18610336787

合同纠纷 工程建筑 房产纠纷 遗产继承 劳动纠纷 刑事辩护 资信调查 行政许可 国家赔偿

近期更新

时评律师

蔡绍辉律师
时评律师:蔡绍辉
擅长领域:  婚姻家庭
李先奇律师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李顺涛律师
时评律师:李顺涛
擅长领域:医疗事故 交通事故
高文龙律师
时评律师:高文龙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
吕方征律师
时评律师:吕方征
擅长领域:罪与非罪 量刑

推荐阅读

©2007-2019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关于法邦网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反馈留言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
法邦微信号:fabang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