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邦网客服热线:010-57499208
法律资讯法律咨询找律师找律所法律法规法律常识合同范本法律文书护身法宝法律导航专题婚姻房产刑事债务劳动交通合同
23岁女子工作时被男友被杀害
石某来到小娟所工作的公司,残忍地将小娟杀害。
留学生漏洞消费超2千万
“发现银行漏洞消费”消息引发关注,究竟是怎样情况呢?
法邦网蔡绍辉律师走进校园
蔡绍辉律师特邀为三年级的四个班级共160名小朋友就法律知识方面进行专项课外知识教育。
首页法邦时评法律名人谈热点追踪法邦视频明星那些事儿曝光台民生社会贪腐深度

决定吴英生与死的几个因素

2012年02月13日    我来说两句(1人参与)  

没想到吴英案被如此关注,陈光中、张思之、潘石屹、任志强等诸多法学界及经济界著名人士纷纷发表意见。笔者由于其他原因没有特别注意此事,没想到2月8日的一篇博文引起了当地媒体的注意,当日《金华晚报》就给部分刊登了出来。媒体对本人法律意见的注意,使我为法治建设增砖添瓦的信心又有所增强,特意整理了一下思路,索性再谈一谈对该案的看法。

一、吴英生与死的关键因素

(一)是构成集资诈骗罪还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由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在形式上都是非法向民众集资,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相似性,但对犯罪主体的处罚却有可能是生与死的关键。因为前者的最高刑罚为10年有期徒刑,后者的最高刑为死刑。如果吴英触犯的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不是集资诈骗罪,其生的希望几乎是可以肯定的。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构成此罪与彼罪成为决定吴英生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是否同时具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和使用诈骗方法是区别这两罪的本质。

1、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认定。根据有关司法解释,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可以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情形有: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的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肆意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不能返还的;携带集资款逃逸的;将集资款用于违法活动的等8个方面。应当特别注意具备这几种情形之一不是“应当”,而是“可以”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所以在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该目的时,应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的认定标准,全面分析行为人的集资行为。

根据有关司法解释所规定的认定标准,本案以下几种情形需要厘清。

(1)所涉资产与集资额、无法偿还借款额这两者的比例。如果经营规模与其集资额及无法偿还的借款比例极小,明显不成比例,则说明集资不是用来发展经营而涉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如果成一定比例,则有可能排除具备这种目的。

(2)集资款额主要用途。 如果集资款主要用来投资,不是用来挥霍或其他非法活动,即使造成严重的资不抵债,应当认为不具备占有集资款的故意。反之,则涉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同样道理,如果集资款主要用于归还本金及高额利息,不是或很少用来挥霍或其他非法活动,即使造成集资款不能返还,因为没有或极少存在非法占有的事实,不宜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反之,则涉嫌非法占有集资款的故意。

(3)案发前四处躲债行为。如果四处躲债并没有同时伴随携带或隐匿资金等行为,应当认为是单纯的民事躲债,不宜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躲债时伴随有携带或藏匿资金等行为的,则极有可能构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2、诈骗方法的认定。根据有关司法解释:“诈骗方法是指虚构资金用途,以虚假的证明文件和高回报率为诱饵,骗取集资款的手段”。如果行为人在集资过程中实施了解释中所讲的方法,应当认定具有诈骗的故意。否则,应慎重对待诈骗方法的认定。

企业所做的远景规划,如果不含有虚构资金用途,提供或伪造虚假证明文件等内容,因为市场经济本身就具备预测与结果可能相背离的特点,不宜认定为具有诈骗故意。没有伪造虚假的证明文件,也没有编造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企业或项目,借款时只是声称做生意或者企业经营缺少资金,只有以高回报率集资的,也不宜认定为使用了诈骗方法。

(二)是否构成单位犯罪是影响吴英生与死的第二个关键因素

以单位的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归单位所有的,是单位犯罪。单位犯集资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可见如果为单位犯罪,吴英也可幸免于死。

这里需要注意,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公司,或公司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不以单位犯罪论处。盗用单位名义实施犯罪,违法犯罪由实施犯罪的个人私分的,依照刑法有关自然人犯罪的规定定罪罚。

二、决定吴英生与死的其他非关键因素

所谓非关键因素是指影响不能确定,即不能像前面讲的关键因素那样与结果的关联性相对较大。

(一)舆论监督的作用。单纯的“尊重生命”、“罪不至死”、“融资制度的牺牲品”等观点。这类观点似乎针对的不是吴英这个具体个案,确切讲这种观点针对的是破坏金融秩序类犯罪,所要求的是对这类犯罪应当取消死刑,因为这类犯罪应当取消死刑,所以吴英才应罪不至死。所以这种观点首先要解决的是立法或法律修改问题,而不是具体的司法或法律适用问题,对该案的影响存在变数较大,有待观察。

(二)是否具有可以从轻或减轻的情节。影响量刑的情节包括法定情节与酌定情节,如果具备法定应当从轻或减轻的情节、可以从轻或减轻的情节、酌定从轻或减轻的情节等等,也有可能对行为人的量刑产生影响。

总之,出于尊重生命及人道主义考虑,笔者希望给吴英一个生的机会。该案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这才是笔者的最大希望,这也是法治最大需要。

(李红钊律师供法邦网-法邦时评专稿,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法邦网-用法律解读新闻:律师介绍

李红钊律师



[责任编辑:马琳]

网友评论

 共1人参与 - 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法邦网立场。

时评律师介绍

李红钊律师
李红钊律师,在职研究生,近三十年工作经验。中央司法警官学院法律系本科毕业,后在中...
李红钊律师
北京市冠腾律师事务所

18610336787

婚姻家庭 遗产继承 合同纠纷 交通事故 房产纠纷 工程建筑 量刑 刑事辩护 调解谈判

近期更新

时评律师

蔡绍辉律师
时评律师:蔡绍辉
擅长领域:  婚姻家庭
李先奇律师
时评律师:李先奇
擅长领域: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李顺涛律师
时评律师:李顺涛
擅长领域:医疗事故 交通事故
高文龙律师
时评律师:高文龙
擅长领域:刑事辩护
吕方征律师
时评律师:吕方征
擅长领域:罪与非罪 量刑

推荐阅读

©2007-2019 Fabao365.com 版权所有  关于法邦网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反馈留言 | 京ICP备1021068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176号
法邦微信号:fabangwang